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83章 征兵令,残酷的现实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3章 征兵令,残酷的现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容丝毫不知道自己扔下多么凶猛的炸弹,带着一行人匆匆往家里赶。

    八月初离家,眼看着如今已经进入十一月,果然最不经用的就是时间,它永远不会停下脚步等候任何一个人。

    夜蝙蝠重承诺,已然潜伏在楚开墨身侧,俨然就是一道如影随形的影子,除了楚容兄妹之外,无人知道他的存在。

    香山村,段白黎看着手中的信,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但是习惯他的尚华却知道,公子终究是放不下天下百姓。

    “公子…”

    尚华有心劝慰,说已经离开京城,离开是非之地,那就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又觉得往日公子付出太过,一心不过是希望百姓安宁,免受战乱之苦,然而,几天之后,大成百姓将面临第一次骨肉分离。

    仅仅是第一次而已。

    段白黎眸光闪了闪,道:“容容该回来了吧?”

    “是。”尚华低声道:“大皇子将将与之错开,子时楼覆灭一事,大皇子有心追查,却是没有证据。”

    顿了顿,尚华娃娃脸挂了一丝笑意:“严卿虽然不在南城长大成人,手段略显稚嫩,到底是将门之后,扫尾还算干净。”

    子时楼深藏书院群落之中,不好追查,那一夜突然之间死了很多人,纵然无人跑出来亲眼目睹,可那浓郁的血腥叫人无法忽视。天云书院的学子并不是死人,只要有人知道,秘密便不是秘密。严卿处理的手段果断直接,聚众言明子时楼的恐怖危害,叫学子们恐惧入骨,也激起胸中正义浩然,成功叫子时楼成为臭水沟的老鼠,人人得而诛之。

    也因此,子时楼倒了,众人抚掌称快!

    大皇子以县令的身份路过南城暂歇,暗地里买通人询问当夜之事。奈何这些学子已经被灌输了‘子时楼死有余辜’的念头,贸然有人询问,学子面上胡乱应答一通,转身便告到城主府去。

    “这人什么心思?是想叫我们南城内乱么?不过到底是朝廷命官,尔等虽为天子门生,当避开为好,只管叫面上无错便可。”严卿正色说道。

    迂腐书生有迂腐书生的好处,他们热血澎湃,心中满是正义、君子仁德、不畏强权,子时楼在南城已经叫他们心惊肉跳了,好不容易覆灭,突然冒出一个朝廷命官询问,他是什么目的?

    总之,南城严氏才是他们信任之人。

    “少主放心,吾等知晓如何应对。”

    于是,大皇子殿下周旋在一群迂腐书生之中,终日得到似是而非的消息。

    大皇子却是笑着摇头:“民心所向,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严卿此人,成长之快叫人惊讶。”

    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没有生气。

    子时楼一事就这么虎头蛇尾的淹没在一群热血少年口中。

    尚华突然说道:“公子,容容姑娘叫严卿训练一批猛犬,说他日可充作大军之用。”

    段白黎手指收紧,节骨微微泛白:“此法有利有弊,猛犬伤人凶狠,尚可借之一用,然,脱离掌控,便是刺入己方腹腔之利刃…”猛然止住了话语,段白黎幽幽一叹:“万物有灵,畜牲其实比人类更值得相信…尚华,你且亲自出马,让人送一批幼犬,养于身侧,以训兵之法每日严加训练,一年后我会检验成果。”

    尚华娃娃脸微垮:“公子这是在赶我走么?”

    段白黎摇头:“非是如此,猛犬终究不是人,野性难驯,寻常人兴许治不住,尚华虽年幼,武功却是不弱,当真出现意外,定然能够全身而退,将损失减少到最低。”

    尚华心旷神怡,娃娃脸浮现两朵红云,忍不住得意的抬起下巴。

    啊,公子夸他了,公子的眼光一直这么毒辣!

    却不知,段白黎支开他另有所图。

    十日之后,十一月中旬,楚容一行人大摇大摆回了三里镇,震慑之威足够强悍,三里镇依旧埋伏着各种各样的人,却是谁也不敢动手,因为这一路死的人可不少。而且是那种死得莫名其妙,就好像一只无形大手将他们捏死了一般,诡异得很。

    三国自顾不暇,暗卫也不是源源不断的,死了一批再死一批,也就收了心思,打算完全斩断墨家羽翼之后,再腾出手解决楚家。

    而那些受雇于人的刺客侠客,在知道子时楼一夜覆灭之后,也打了退堂鼓,为了银子冒死一拼者,无一不是莫名其妙死得凄惨,想动手,自然再三犹豫,毕竟,命可比钱财重要得多。

    “娘啊,别别别,别揪我耳朵,我疼!”楚容拼命的踮着脚,歪着脑袋,好叫自己在孟氏手里的耳朵好受一点。

    孟氏一脸愤怒:“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个女孩子?啊?穿成这副鬼样子,你是想干什么?”

    楚容心肝肉颤,面色通红,道:“娘,我走出去又没人认识我,有什么关系?况且,我不是完完整整的回来了么?你叫我回屋换掉这副‘鬼样子’好不好?被人看见了多不好?”

    孟氏瞪眼,一巴掌打在楚容肩头:“死孩子,你还知道被人看见不好?赶紧给老娘滚去换了,叠整齐了还给你三哥!再有下一次,老娘扒了你的皮!”

    孟氏自楚容女扮男装之后便心有戚戚,就怕这么不着调的死丫头被人发现了,胆子贼大,竟然敢穿成男儿的样子,简直伤风败俗!

    楚容委屈得不行,揉揉通红的耳朵,再揉揉发疼的肩膀,扭头去看她的父兄。

    楚长河脸颊颤抖,好似忍得很辛苦,从小将小女儿捧在手心,什么时候看到她又是掐耳朵又是捶打肩膀?心疼得要死,恨不得以身替之!但是这孩子实在是太过火了,不知道天高地厚,连男子也敢冒充,就不怕被发现之后,名声毁于一旦么?简直欠收拾!

    忍啊忍,忍不住想要出手解救,脸颊也变得扭曲起来,好在她娘有分寸。

    楚开翰也是一脸难看,心疼的啊,自家小妹自家疼,纵然知道娘是为了小妹好,却还是忍不住心疼,那小耳朵都红了,该多疼?

    只有楚开墨一脸幸灾乐祸。

    小东西,叫你吓了我整整一夜,就该好好被收拾一顿,看你下次还敢这么冒头!

    那一夜的厮杀,楚开墨从楚容干巴巴的描述中得知,但他也从夜蝙蝠生硬的讲述中明了,又是中毒又是吐血的,小妹可是受大苦了!

    双喜是大嫂,自然而然跟着楚容进了屋,聊一聊几个月发生的事。

    各人心思潜藏心中,一夜转瞬而逝。

    翌日,一张征兵令如同沸腾的油中滴入冷水,瞬间掀起凶猛白烟!

    “边关战起,天齐兵不甘被太子殿下赶回老家去,竟是卷土重来,来势凶猛,眼看着岐辖关就要再次失守,朝廷军队镇守各地,空不出手来,只能征兵,还请诸位踊跃报名,每个入伍者可得十两银子补助。”负责传达消息的官差一脸正气。

    香山村的村民却是个个面色惨白。

    十两银子很多,简朴的人家能够生活两三年,但这十两银子相当于买命的银子,用流着和自己相同血脉的亲人的命换来的!

    官差不敢多留,他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知道征兵意味着多少人家家破人亡,但是没办法,牺牲小部分人,成就大部分人,此等买卖不亏!

    不久,崩溃的嚎啕大哭平地而起。

    楚容眼睁睁的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跪在地上哭天喊地,也看着某些少年面带惶恐不安,那些当家人强作镇定,其实双手在剧烈颤抖。

    “村长,我家有银子,能否用银子抹去名额?”三丁抽一,老百姓家里讲究多子多孙多福气,随便一户人家都要四五个兄弟,一次征兵就要走两三个,家里劳动力一下子少了,生活还如何继续?

    自然有人会想到银子摆平一切。

    村长早得了准信,允许百姓出钱添作饷银,以换取名额,深吸一口气道:“可以,十两银子可换得一人。”

    也是官府网开一面,给老百姓选择的路走。

    要么倾家荡产留下亲人,要么…得十两银子送走亲人!

    怎么选,众人心中自有一把秤。

    “娘,我们家里没银子,两个侄子还在吃奶,我便算一个名额吧。”一十四五岁的少年露出一口白牙,笑着安慰身边哭得满脸泪痕的母亲。

    那母亲颤抖着抓着他的手,失声痛哭:“儿啊,你大哥刚得了两个儿子,家里家外都离不开他,你、你除了爹娘无牵无挂,便是,便是…去了也…”

    后面的话竟是说不出来,喉咙卡得难受,眼泪哗哗的滚落。

    少年朗声一笑,是楚容熟悉的破铜锣嗓子,这也是一个处于变声期的孩子。

    “娘放心,儿子一定会平安归来,没准能借此机会飞黄腾达呢!”

    那母亲哭得更发生了,抱着儿子的脑袋,悲痛欲绝,儿子也哭,只有在母亲看不到的时候,才露出茫然与畏惧之色。

    “也就是楚家人命好,家里一连出了两个秀才一个举子,那么多男丁,竟是一个也不用出。”楚老爷子一行人十分突兀,因为秀才之家可以免除兵役。

    因此,楚老爷子带着三个儿子出来参加村子里的会议,脸上却没有半点痛苦之色,自然不会叫人看漏了眼,甚至…隐隐带着得意。

    村长看了楚老爷子一眼,默默摇头,沉声道:“你们谁想要花银子讨要名额的,只管到家里来,记住,只有三天,三天之后,名册便会报上去,那时候无法再更改。”

    他家里也有四个儿子、十几个孙子,舍了谁都心疼,心里算计着家里的银子,打算全部抹了。

    回到家,楚长河一脸唏嘘,孟氏得知了一切,犹豫道:“五丫,你说,我们家不是还有些银子么,不如…”

    楚容扭头,面无表情道:“娘想干什么?替他们掏银子?”

    善良不一定是好事。

    孟氏呐呐道:“也不是直接掏钱给他们,可以借,这张收条什么的,毕竟这一去,也不知道能不能好手好脚的回来…”

    楚容道:“娘,你想过没有,掏银子容易,别人什么心思,感恩戴德?还是理所当然?”

    楚家的花房暴露在外,很多人看楚家也带了几分恭敬和讨好,这就是有钱的腰板粗,说话大声的底气。人心是世界上最难预测之东西,楚家可以替他们掏银子,也有能力替他们掏银子,一开始或许会感恩戴德,视若再生父母。然,久了之后呢?须知法不责众,香山村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村子,富裕之家少之又少,换句话说,短时间内,这笔银子是收不回来的,时间长了,自然更收不回来。

    渐渐的,这些人也就会忘了当初楚家的雪中送炭,毕竟,很多人没还银子,也不是只有他们一家,抱着这种法不责众的心思,这些银子就是打狗的肉包子!

    楚容再道:“退一步讲,娘,银子收得回来,对方也感恩戴德,又或者楚家不差那点银子便不计较了,但是官府呢?整个村子没有一个人参军,官府怎么看?”

    楚家是想干什么?仗着银钱打算和官府作对么?正值需要众多兵力之时,楚家却出手阻挠,是犯上作乱的意思么?造反么?

    “那时候,香山村只会死更多的人。”楚容冷冰冰说道,并非她冷血,而是事实如此,楚家能帮一时,却是帮不了一世。此战并非短时期可以结束的,毕竟三国此时还没有联合起来,真正的战火纷飞还没有掀起风云。

    孟氏急忙摇头,她只是个小农妇,一辈子也就是围着丈夫孩子转,想得最多的也就是衣食住行,太深的她想不到,可不代表她傻,与官府作对只有死路一条,毕竟官府在老百姓眼中就是天地,就是乾坤,动动手就能死一片人。

    楚容缓了缓口气,道:“娘,你也别一时心软,有人出声借银子你便顺势奉上,不患寡而患不均,借了这个,没借那个,将来只会落一身埋怨,里外不是人。”

    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群算是一起长大的竹马哥哥去送死。

    楚容心里隐隐有个想法,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三天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还有,娘,我那外公外婆家可没有秀才可以免除兵役,二舅母很快就会上门来。”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