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82章 阿汪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2章 阿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舅舅道:“丫头,阿汪看到陌生人都会如此,除了大虎,没有人能够叫它安静下来。”所以不要放在心上,不要和一条狗计较太多。

    楚容扯了扯嘴角:“我会和一条狗计较?”

    小舅舅一脸‘不是和狗计较,你走什么’的表情,委婉道:“不会,没事和狗计较什么?是这样,大虎难得看到许久不见的友人,你会留下来的吧?”

    楚容转头,眼含深意道:“可是有什么想说的?或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和大虎有关?”

    小舅舅脸皮厚,丝毫没有被人揭穿的羞燥,反而打蛇随棍上,道:“你会帮忙的吧?”

    楚容好笑:“小舅舅从哪里看出来我是个热心肠的人?”

    小舅舅微微一顿,认真道:“你是大虎的师傅,你…我听昨夜‘天云书院’刀剑交鸣之声嘹亮,我听说你一身鲜血入我茶楼。”

    楚容挑眉:“说人话。”

    小舅舅心一横,低声道:“看到不该看的都能够活下来,想来你这个师傅心中是有大虎这个弟子的吧?还有,不要叫我小舅舅,差辈儿了,不合适。”

    楚容沉默了片刻,唇角带着浅浅的笑容:“你需要我帮什么忙?”

    小舅舅抬眼看了四周,此时天亮不久,出来行走的人并不多,为数几个便是自家茶楼的小伙计,打着哈欠,根本没注意旁人在说什么。小舅舅放下心,道:“大虎性子太憨太傻,我担心他…”

    楚容却是笑了:“那你就看走眼了,有些人面上看着憨憨傻傻,其实心里清楚得很。”

    能在刺杀中藏得叫人无法第一时间注意到,大虎心思并不浅薄,相反,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比如,哪怕心里好奇得要死,哪怕和楚容是师徒关系,也不敢开口询问。为什么?便是谨慎与通透,为什么说傻人有傻福,便是如此,有时候不知道比知道来得可贵。

    小舅垂头不语,片刻之后摇头:“也怪我教他太多没用的。”话音落下,便看到楚容一脸‘你说得没错’的深以为然,苦笑道:“我得到一个消息,不日征兵,大虎家中男丁四个,三丁抽一,四个抽两个,我那好姐夫定然肯出银子买一个名额,再一个便是傻大虎顶上去。可我只有大虎这么一个侄儿,也可以出钱帮他抹了名额,但是…”

    但是什么?

    无非就是家里那双后爹后娘有些除了大虎,明知道参军入伍十之**会回不来,定然还会将他推出去!

    楚容关心却是…

    “征兵?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楚容面色平静,眸光却是暗沉了两分,家里有个秀才,倒是不担心征兵之事,爷奶家也有四叔和大堂兄在,但她记挂的却是边关战事起。

    战争最受苦的永远是百姓,打赢了还好,最多死些人,若是打不赢呢?粮饷、小兵,都是从老百姓口中抠出来的,一直打不赢,不是一直需要征兵交税收?最受苦的依然是百姓!

    猛然间,楚容想起段白黎大方给她的厚厚一沓地契。

    也许,这厮早有预料?

    给她地契便是看中她碧玉山庄比别处产量大,进而借她的手耕种更多?

    隐隐冒出火气来,楚容不自觉带出些许,飘浮在脸上,竟然多了几分难以接近。

    小舅舅低声道:“茶楼人多嘴杂,最是打探消息的好地方,南城的确比不得京城广博繁华,却也是出过严氏这等大世家的。”

    南城出了严氏,同样还有文人雅士争相追逐来往,这里汇集众多顶尖学府,文人那颗脑袋、那张嘴,比之武将的刀刃也不差!

    茶楼地势特殊,正处于书院群落之中,每日来往听书的大多是闲赋在家的老者,这些老者可都是急流勇退下来的,自然消息较旁人灵通三分。

    “你想叫我带走大虎?”楚容眼睛一转,便知道小舅舅心中所想,大虎不是孝敬父母么,不是挂着百善孝为先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楚容也是他的师傅,还算的上父母,那么她说的话自然应该听从!说要带走他,再不甘愿也只能憋着!

    想到那熊孩子,小舅舅一阵头疼,也不知道当时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叫熊孩子整日跟在他屁股后面,也学了几分迂腐愚善。

    每每想起,他就忍不住想要掐死这死孩子!

    郑重点头,小舅舅拱手一礼:“南城是个好地方,南城也是个不好的地方,大虎…他是我的命根子,还请姑娘行个方便,小生感激不尽!”

    楚容看着他,轻轻摇头:“你只看到南城隐藏的风起云涌,你可知道三里镇其实更加人蛇混杂?大虎虽然不起眼,但只要他跟在我的身边,就注定不会风调雨顺。单就昨夜来看,你确定将之托付于我?多个人,于我而言多双筷子,于大虎而言,却是全新而未知的开始。再者,你心有此意,大虎,他知道么?”

    南城的确是个好地方,严氏一族守护这里,只要他们还想要权势地位,南城就不会出事。但南城也是个不好的地方,同样因为严氏所在,此前严将军带兵出征,老巢就一个外出多年的稚嫩儿子,怎么看都是一块无人看守的肥肉。

    釜底抽薪,可是一记好策略。

    小舅舅闭了口,盖因为此事只有他知道,大虎那个憨子丁点不知晓。

    也就是这个时候,安抚了阿汪的大虎带着狗走了出来,此时,楚容才注意到,阿汪这条狗异常庞大,四肢直立有大虎腰高,矫健结实,威猛霸气,昂着脑袋、一对黑津津的眼眸布满凶光,就这么盯着人看,能叫人脊背发冷。

    楚容来了几分兴趣,不知道这只在现代素有‘天然警犬’之称的黑背、也就是德国牧羊犬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古代。

    “它叫…阿汪?”嚼着这两个字,楚容就忍不住嘴角抽搐,要知道在现代,这种警犬可谓是威风凛凛、警中军中不容忽视的小伙伴,哪个名字不是配得上它威风八面的威猛外形?

    脑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楚容眸光变得灼热,盯着阿汪不免长久了些。

    这位异常敏感的黑背原地绕圈圈,发出阵阵警告的呜鸣声,若非大虎按着,楚容毫不犹豫的怀疑这条狗会扑过来撕碎她,而不是挠开青砖下的沙尘。

    大虎拍了拍阿汪的大脑袋,有些得意道:“是,我家阿汪最厉害了!”

    小舅舅摇摇头,这傻孩子也就会这么一句!

    楚容赞同道:“嗯,它很衷心,大虎,师傅就要回去三里镇了,你有没有兴趣走一趟?”

    大虎眼睛一亮,随即黯淡下来,摇头道:“不去,小舅舅说,父母在不远游。”

    楚容笑着看向脸色难看到极点的小舅舅,再一次被击中心脏,小舅舅定然满心郁猝吧?

    何止满心郁猝?简直恨不得掐死这熊孩子了!

    “小…小弟!”

    楚开墨的声音远远传来,隐隐带着急色。

    楚容回头看到,面色苍白得好似白面的二哥穿着昨日的衣裳,皱巴巴又凌乱不堪,三步并两步走疾步而来。

    楚容回头看着大虎甥舅二人,拱手一礼道:“多谢两位款待,就此告别,他日路过我三里镇,还请入家门坐坐。”

    大虎一急:“师傅你这就要走?就不能留下来么?”

    楚容轻轻一笑道:“不了,已经入了十一月,再过不久便是过年,此地到三里镇还要近半个月的光景,耽误下去,可赶不上回家吃年饭,我家爹娘该担心了。”

    你不是百善孝为先么?楚容就用这个堵他的嘴!

    果然,大虎一脸欲言又止,又憋不出一句话来,生生将脸给憋红了。

    楚容忍着笑,扭头去看小舅舅,只道:“放心便是,若是大虎愿意,你便叫人将之送入严氏,我很托人照看他。”

    征兵,征的是未成兵的兵,只要大虎成为严氏府中一个小兵,自然不需要再掺和征兵之中。

    刚好,严卿是她姐夫,一句话的事,就当全了这段若有似无的师徒之情好了。

    小舅舅似乎松了一口气,急忙叫来一个小伙计,好一阵吩咐,这才对楚容道:“多谢,家里也没什么好东西,便包一些南城享誉盛名的茶叶吧。”

    话说得简单,等小伙计再回来时,身后跟着两辆马车,装得满满当当的,而且份量还不轻,看那车轱辘几乎绷不住便知道了。

    楚容面色微微一僵,意思意思推脱了两句,便收下了。

    楚开墨抓着她的衣领,绷着小脸,千万万语噎在喉咙里,吐不出来,不愿意咽下去,小脸绷得更紧了,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势,叫大虎不敢凑近一分。

    楚容带着两车东西,带着绷着脸的楚开墨,直接离开南城

    “姐姐并不知道昨日之事,怕她担心,我没敢说一句。”甚至没有见一面。

    楚开墨声音突然哑了,那种哑不是心里难受,喉咙发紧而变得沙哑,而是…

    “二哥,你这成人的时候也太晚了些!”

    没错,正是男儿的变声期。

    当年楚开翰也有这么一段时候,简直跟村里头的鸭子一样,叫他被家里弟弟妹妹嘲笑了好一阵子,连话都不愿意说了。

    楚开墨面色瞬间涨红,抖着手指着楚容半天,忍不住屈指敲了她额头:“小女子!难怪小弟最喜欢敲你脑袋!”

    说罢捂着还在嘭嘭直跳的心口,好歹不是提着快要跳出嗓子,简直吓死人了。

    抹了一把脸,楚开墨咽了咽口水,太阳升到半空,暖洋洋打在身上,驱散他慌张不安了一夜的心。再多的追问也没用,只要小妹平安无事便可,至于做了什么,有什么关系?

    想通了,楚开墨才觉得喉咙干涩得厉害,有什么东西卡着一般,涨红的脸就更红了,那时候大哥变声,他娘就说了,等嗓子好了之后,就可以娶媳妇儿了!

    阵阵羞躁翻滚着,小孩子羞涩得不行,以至于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好似贼一样,接触身边的女人就面红耳赤,也不管是老的还是少的,总之就是手脚不知道怎么放。

    另一边,楚容抓着身边的严卿,低声道:“刚才那只大狗看到没有?”

    那么大的狗,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到!

    严卿不是瞎子,所以:“看到了?怎么?你想要?要我给你抢回来?”

    “想什么呢!?”楚容瞪了他一眼,认真道:“这种狗你有没有兴趣,老实告诉你,此类犬可谓是聪明伶俐,身姿矫健不说,精力旺盛,一双眼眸犀利如刀,鼻子更是敏锐得望尘莫及。”

    严卿面色冷肃,小东西认真的时候,往往说明对方有利用价值:“还请直言。”

    楚容道:“我曾在一本传记上看到过,一些聪明的犬训练有素不会输于一个士兵,而且,它忠诚听话,与人为善,作用得当…一支犬军,你觉得如何?”

    严卿面色从未有过的沉重,狗,谁都不陌生,看家护院随处可见,咬人伤人之事更是比比皆是,而且它们行动灵巧敏捷,也衷心护主,更是凶狠残忍,只要不是箭雨,躲开并不困难,只要训练得当,无异于一支虎狼之师!

    猛然之间,严卿脸色一点点发红,呼吸急促,眼眸也迸发出灼热的光彩。

    抬头正想和楚容说什么,却发现,那小东西已经带着人和马车走得无声无息。

    严卿捂着心口踉跄了下,深吸一口气:“小东西害人不浅,扔下这么大一块铁饼,拍拍屁股走得无声无息,本公子,本公子…”

    “主子,姑娘说了,那件事她不掺和,也不要拉她入水,不过可以叫二公子帮帮忙,毕竟他行走四国,还有,大虎那孩子能帮就伸伸手扶一把,不要打阿汪的主意。”温大叔留下来跟着楚容的那人原封不动的将楚容的话转达。至于是什么意思,训练有素的他并不会出口询问。

    严卿狠狠跺了一脚,怒道:“没一个好东西,就会叫本公子给她收拾烂摊子!”顿了顿,小声嘀咕道:“也就是小百合好一点…”

    那人看一眼严卿,再道:“还有,先叫大夫诊治一番,制一批解药出来,被狗咬伤可是会中毒的。”

    这时候没有狂犬病,只是将之认为是毒,潜伏较久的毒。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