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79章 不眠之夜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9章 不眠之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开墨看着身边倒地的两个人,双手沾染了黏稠的鲜血,血腥味很重。

    两人身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三角铁镖,几乎扎成了刺猬。

    谁能想到,这个会用毒药的墨家主身上竟然藏着不可思议的精密暗器?

    这些暗器收敛杀意藏在楚开墨身上,在有人靠近的时候猛然发力,出其不意将人放倒,也直接抹杀!

    第二次交手,手无缚鸡之力的墨家主依旧全身而退。

    “会不会不太好?二弟才多大年纪,一个面对这般凶残恐怖之事,当真不会留下阴影?”屋顶上,严卿有些担心。

    老实说,这个二弟经常不在家,他也不是很熟悉,但这个孩子十分贴心,好吃的好喝的全都塞给小百合,小百合自然推脱,于是姐弟俩一起解决的好东西,这份心思他永远记得。

    楚容摇头:“我不知道。”

    从小就知道家人的未来一直在改变,她能看到的都是短暂未来,更远的,触手不及。

    因此,她也不知道叫楚开墨接触血腥好不好,但她知道,四国战在即,谁都无法避免,身为墨家主更不可能置身事外。

    猛然间,严卿趴不住,纵身一跳,从屋顶上扑下去,大声喊道:“楚开墨快躲!”

    只见,怔愣中看着双手出神的楚开墨背后徒然飞出数根利箭,而他一无所知。

    楚容扭头看夜蝙蝠,只道:“动手。”

    夜蝙蝠哼了一声,随手揭开一片青瓦,扬手甩出去,铿锵一声脆响,瓦片支离破碎,利箭断成两截落在楚开墨身后。

    因为角落十分刁钻,又有夜色掩护,严卿飞快冲出去,很容易误会是他出的手!

    严卿身躯顿了顿,感觉到凝视身上的视线徒然增多,一时间反应过来,小东西这是要叫他当成箭靶子啊!

    果不其然,嗖嗖嗖,看不清箭矢来处,听得到势如破竹的声音!

    严卿脊背一冷,暗骂一声小东西残忍!

    重重将楚开墨扑倒,低声道:“别发呆了,到处都是人。”杀你的人。

    楚开墨恍然回神,正想说什么,严卿自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双腿一蹬便跳了起来,同时将楚开墨一起拎了起来:“跟着我,别紧张。”

    楚开墨张了张口,犹豫道:“其实…”将他退出来的小妹给他准备了一身防身武器。

    奈何刚吐出两个字,箭雨随之而来,严卿已经挥舞软剑,形成一个保护区。

    楚开墨的确不懂武功,这么密密麻麻的箭雨飞来,整个吓出一身冷汗,下意识抱着脑袋跟在严卿身后,又怕碍手挨脚,因此只能小心的保持距离。

    屋顶上,楚容盯着箭雨出现的方向,好几个弓箭手成排而立,这是势必要杀掉墨家主的意思,低声道:“看样子,官府并没有自顾不暇。”顿了顿,楚容踹一脚夜蝙蝠:“快点,全部杀掉,我知道你的能力,子时楼的此刻最擅长突击,以一挡百没有没有问题。”

    夜蝙蝠杀意四起,讽刺道:“不怕泄露了我的存在,叫子时楼退去?”

    楚容不屑的笑了笑:“你觉得呢?之于他们来说,你只是一个死人,又或者…叛徒,看到你,你说他们是追杀你,还是放过你?”

    夜蝙蝠沉默,当然是追杀,子时楼不容许背叛者存在。

    沉默之间,楚容猛然一脚将之狠狠踹飞出去,夜蝙蝠怒了,成为顶尖高手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哪个人敢在他头上张牙舞爪,楚容时第一个,调整身形落地之后,竟是看不到那个小鬼的影子!

    空气中,血腥味渐浓,夜蝙蝠收拢怒意,瞥一眼狼狈躲藏的楚开墨,身形一动,于夜色中起起伏伏。

    打斗中严卿感觉到压力骤减,抬头一看,月光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入云层之中。

    最后一支箭矢被打落,楚开墨好似脱力了一般,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息:“这天齐国还真是看得起我!”

    严卿不语,每一个国家,乃至每一个人,所用的箭矢都有不同之处,端看箭尾的标志,因此,楚开墨认出是天齐国并不意外。

    楚开墨爬起来,掏出一个小瓶子,道:“快点吸两口,这个地方早已被毒气熏染过,两个时辰不服用解药只能沦为鱼肉。”

    严卿脸一黑,狠狠吸了两口,怒道:“既然早有准备,将我推出来干什么?”

    “你不是说我姐姐不放心么?叫你亲眼看着我们都平安无事,不是正好?”楚容笑眯眯缓步而来。

    脚下是密密麻麻的断箭,身后是存在感低落得可以忽略不见的夜蝙蝠。

    严卿脸色黑沉得厉害,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也就是这个小东西,才会将陷害说得这般理直气壮。

    敢情还是他自找的?

    哼了一声,严卿将脑袋别开。

    楚开墨急切道:“不是杀手此刻很多么?你们跑出来干什么?”

    楚容忙道:“二哥不必担心,追杀的人很多,死伤也不少。”知难而退的更多。

    没看到天齐国的弓箭队都全军覆没了么?没看到每一个出手的人最后都死了么?

    墨家主可是能在箭雨之中活下来的人,保护他的人个个强悍无比,他们只是扛着大刀而已,打不过事小,丢命事大,想了想,自觉得实力不够者,便生了退意,而后悄然离开。

    楚容就是想营造一种墨家主暗中跟随保护的人很多,而且实力诡谲难测的假象,不过…

    想着不知道能不能从段白黎手中讨要几个人来?

    那个尚安实力不弱,跟在段白黎身边的尚华也不弱,想必他手中实用之人不会少,讨要几个应该不过分…吧?

    远在三里镇香山村的段白黎突然觉得耳朵好痒,碍于君子风度而生生忍下来了。

    尚华犹豫了半点,终于道:“公子,夜深了,该歇息了。”

    段白黎抬头看一眼黑漆漆、只有星辰高挂的夜空,低声道:“马上子时了。”

    子时怎么了?

    尚华不明白,娃娃脸上满是茫然,来不及开口问出来,就听到他家公子道:“大皇子可是带人去了南城?”

    尚华急忙回神,一派严肃的样子:“是,公子,三天前,大皇子已经带人去南城,此前接到圣旨,隐约提到墨家主…公子,你说皇上是不是也容不下墨家主?”

    段白黎轻轻摇头:“一个商人不足为惧。”

    是的,在掌权人眼中,其实一个商人不足为虑,商人,士农工商最末等,他们最需要看的就是官府的脸色,给他们时间机会,他们可以遍地开花,但官府只要一个命令,一点小算计,就能覆灭了整个铺子!

    尚华松了一口气,相处久了,总会有感情,何况楚开墨是容容姑娘的兄长,爱屋及乌,容容姑娘是公子的救命恩人,自然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尚华不想看到救命恩人的兄长出事。

    好在皇上是个明君。

    “公子,我们需要做点什么?”尚华道。

    墨家主名声太显,大皇子带人去南城就说明皇上也是知道的,万一惦记墨家那万贯家财可如何是好?

    段白黎眸光清冷,好似一层薄雾蒙在脸上,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听到淡然道:“不必,南城是严氏的天下,也是读书人的天下。”有些事轮不到他管。

    更何况,他的行踪终究是泄露了。

    楚家,楚开翰彻夜难眠,又担心扰了双喜而不敢乱动,只能睁大眼睛,眸光深处满是担心。

    墨家主一出,四国为之动荡,来自各地的杀手、此刻、趁火打劫者纷纷赶往南城,平静了一辈子,最多也就是吵吵闹闹的楚开翰只觉得危险重重,犹如悬崖走钢丝,下一刻就会面临死亡。

    若是别人,最多唏嘘几声罢了,但是墨家主是他弟弟啊!

    揉了揉眉心,闭起干涩的双眼,楚开翰心忧得不行,早该想到的不是么?

    不过那个神秘的人抓走了弟弟妹妹,应该不会有事的吧?毕竟,小妹在啊!

    越想越担心,模模糊糊睡了过去,却在一片刀光剑影、浓重血雾中猛然惊醒!

    “相公?你怎么了?”双喜担忧的问道。

    楚开翰捂着心口,衣襟已经湿透,脸色惨白惨白,心脏跳得飞快,抬眼看向窗外,天色蒙蒙亮而已,晨雾很重,看不到外面景象。

    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道:“无事,做噩梦了,你再睡会了,花房还有事,我先走了,告诉娘一声,我晚上回来吃饭。”

    说罢掀了被子,转身照顾双喜重新躺下,这才匆匆离去。

    不能这样提心吊胆,他是大哥,要为弟弟妹妹扛起一片天空!

    不说楚开翰如何忙碌,如何布置,只说楚容一行人。

    在子时终于来临之际,几十个和夜蝙蝠气势相似的夜行者终于出现!

    楚容眉目冷峻,将楚开墨往严卿身上一推,带着几分严肃道:“拜托,务必带走我二哥!”

    之后跟着忍不住已经冲出去大开杀戒的夜蝙蝠,同他一起和子时楼的此刻斗在一起,仗着速度快如闪电,那些此刻意想不到而瞬间放倒了好几个!

    楚开墨心惊肉跳,哪怕不懂武功,也知道这些人完全不是之前那些人能够比拟的,抓了藏在胸口的药包就要上前,却被严卿一把拉住,大声道:“你放开我,我不会死,我身上都是好东西!”

    生怕他出意外,楚容在他身上藏了各种毒药解药,更有防护心脏等要害之处的宝物无数,可以说武装到头发丝!

    但…

    “你以为你真的铜皮铁骨刀枪不入?这些人是子时楼的刺客,以杀人为生,一辈子就研究者怎么杀人了,你身上宝物是很多,但是他们的手段比你知道的要多!此去不过是拖累!”严卿自然知道子时楼刺客的赫赫大名,这群刺客来无影去无踪的,最擅长隐匿和刺杀。

    对待君子可以正大光明的搞偷袭,对待小人再隐秘的偷袭也有风险!

    楚开墨还真的就觉得自己刀枪不入,但最后一句话却狠狠打醒了他,的确,他冲上去只会是拖累,夜蝙蝠出身刺客,本身实力不容小觑,他担心的自家被宠大的小妹!

    从小被兄长父母保护着,上个街都不同拿东西的,唯一的坚持也就是那个破庄子,因此,楚开墨对楚容的保护已经刻在骨子里,能不叫她动手的一定不要她动,她已经动手了,作为兄长的一定要跟着!

    下意识的,就忘了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小妹其实从小会打架。

    更有神秘诡谲的师傅教她神奇的武功!

    “你说得对,我不能拖后腿。”

    好似想通了一般,楚开墨抓着严卿转头就跑,谨记到陌生的地方最先要弄清楚地势分布的真谛,他虽然胡乱的跑,却是有目的的。

    严氏是城主府,严氏是军人出身,还有哪个地方比这里更安全?

    因此,楚开墨撩开膀子,拖着严卿往城主府跑。

    严卿:“……”该说这人还没有昏头么?

    到底不是常年锻炼者,跑了一会就脱力了,气喘如牛,严卿嘴角一扯,总算找回几分面子,反手抓着他跑,偶尔动用轻功,拖着他。

    楚容偷空看一眼,彻底放心了,扬手一动,一朵炫目的烟花在南城上空炸裂开!

    与此同时,温大叔等人追着烟花所在而去。

    夜蝙蝠深深看一眼楚容,道:“你知道子时楼所在?”

    楚容并不否认:“我说过我通测算之能,世上没有我想知道不知道之事。”手中匕首鲜血滴落,楚容脚上踩着一个双目瞪圆的吃客,冷道:“别借题发挥,你不也没直接告诉我子时楼所在?”

    恨子时楼入骨,夜蝙蝠会不知道子时楼藏在何处?

    简直荒谬!

    夜蝙蝠别开头,继续斩杀刺客,的确,他有隐瞒,毕竟对方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小鬼,他完全相信她是不可能的!

    大势已去,子时楼刺客便准备逃跑,本来任务失败该自杀谢罪,但是他们还有一个任务,便是曾经的一把手刺客夜蝙蝠活着回来了,还带着帮手!他们需要报信,之后再自杀谢罪!

    带着这个认知,幸存的刺客十分默契的选择护着一个人逃命,剩下的打掩护,帮助这人逃跑报信!

    “想跑回去通风报信么?”夜蝙蝠冷笑一声,故意露了一个破绽,放走了那人:“那就去吧!”

    斩杀最后一人,夜蝙蝠头也不回追着那特意放走之人,楚容却是顿在原地,等待温大叔带人前来之后,才道:“留一个人回去报信,顺便清理此地,温大叔带人跟我来,子时楼今夜必将灭亡!”

    温大叔没有任何询问,冷静吩咐一声,便带着追上楚容!

    此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