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78章 刀枪不入还是铜皮铁骨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8章 刀枪不入还是铜皮铁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而在这之前,楚开墨、墨家主就在南城之事已经人尽皆知,奈何对方跟一只见不得光的小老鼠一样到处躲藏。南城虽然不大,但是在严氏的掌控之下,已经形成严谨的规章制度。

    更有名震天下的顶尖学府在这里形成片区,没来来往往的人多如牛毛,生面孔更是数不胜数,想要找到一个人,根本不算容易。

    楚容就抓住人多脸杂,一行三人不停的变换住所,居无定处,要寻找证人,知道他们在南昌,却不知道究竟在哪个地方,从而纠结更多的搜索之人。

    “人多才热闹。”楚容摸着下巴,看一眼战战兢兢的楚开墨,那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一看就是故意的,故意装作害怕的样子,也故意跑出来吸引视线。

    追杀之人不傻,看到这副模样的楚开墨,没有布下陷阱打死他们都不相信,自然会犹豫三分,并且分散几个人,打探四周。

    猛然间,夜蝙蝠周氏笼罩一股强烈的杀气,那双阴冷如刀的眸子死死盯着某个方向。

    楚容在他的视线看过去,竟是空无一人。

    “子时楼里的刺客,上的第一课就是隐匿,藏不住自己只能死,没有第二天出路。”夜蝙蝠冷冷开口,不似回忆,更像在数罪状。

    楚容沉声道:“收回你的凝视,杀手刺客最敏锐的便是视线。”

    夜蝙蝠依言不去看那处,扫一眼装模作样的楚开墨,突然道:“你为何不问我的仇恨?”

    楚容瘪嘴:“有用么?你会说么?”

    “没用,不会。”夜蝙蝠果断直接。

    楚容:“…你看,那我为什么要问?白白浪费口水!”

    “或许你可以尝试着问问,心情好了会说。”夜蝙蝠低吟片刻,认真道。

    苏锦无所谓耸了耸肩膀:“那夜蝙蝠大侠,你为什么要灭了子时楼?纵然子时楼残忍恐怖,终究养了你那么多年,还交给你这么多本事,说来并没有亏待于你。”

    想要别人对你好,就要有足够的利用价值。世界上所有人只有父母对你好不求回报、不看利益,而外人…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其实就是互相利用。

    没有足够的利用价值,你算哪根葱?

    有些人需要利用你赚钱,所以看中你,对你和颜悦色,因为你有赚钱的价值。有些人需要利用你对比,因为你比他们优秀,你是他们的奋斗目标,也因为你比他们差劲,你是他们的垫脚石。

    利用,价值,其实是现实的东西。

    就如子时楼,他们需要杀手为他们赚钱,杀手需要活下去,就要不停的杀人,说来,就是互相利用,区别在于谁占大头,谁处于弱势,仅此而已。

    更何况,夜蝙蝠从小被子时楼供养着长大,以这个世界无法解释的迂腐、死心眼、认死理、愚忠得不可理喻,夜蝙蝠该用生命去办法才是。

    夜蝙蝠侧头去看楚容,这张干净的小脸太过冷静,半点没有好奇之心,就像真的不好奇,也像…本来就知道,所有一切了然于胸。

    唇角微微上扬,无端给人之中利刃浸泡毒液的阴冷毒辣之感,唇瓣微启,吐出四个字:“不告诉你。”

    楚容:“……”

    意料之中,夜蝙蝠从来不是善类,此时不过是有些激动,进而转移话题罢了。

    下一刻就听夜蝙蝠说:“你不是精通测算之能么?自己算一算?”

    楚容翻了翻白眼,小脚往墙上一搭:“你的破事我没兴趣,人来了,不想看看第一个死的人是谁的人么?”

    夜蝙蝠抬头看了看天空,明月高悬,清冷如霜,漫天星辰闪烁,并不是最合适杀人夜。

    将将戍时。

    子时楼定然不会出手。

    最先动手的会是谁

    楚容抬头看一眼屋檐,深吸口气,双脚猛然点地,随即轻盈翻上屋顶,转身,一张黑漆漆的布遮住口鼻,再一张布包住头发,紧紧透出一双格外惊动的眸子,此时,正拦着他:还不上来?

    夜蝙蝠微微眯眼,若是我辈中人,自然会有感应,偏偏他没从这个小鬼身上感觉到半分内力,但她却能够轻松上墙。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小鬼比他强大太多太多,已经超出他的感知范围!

    任凭心思百转千回,夜蝙蝠依旧冷着个脸,抱着把剑,脚下一蹬,也跟着上了屋顶。

    几乎两人刚刚卧趴在瓦片上,数道黑色身影便疾驰而来,轻飘飘落在楚开墨面上,刷刷两下,刀光剑影交替出现,凄冷月光也变得诡异与冰冷。

    楚开墨眨了眨眼,认真的看着这一二三…足足九个想要他命的人,看身形骨架子,看脸庞轮廓,似乎不是大成的人,而是九朝部落。

    九朝部落是个草原国家,这里没有君王制度,而是以部落合并为一个国家,只有长老,九个部落长老共同执政。他们残暴凶狠,最喜欢战斗,野蛮又粗暴,能用拳头解决的事坚决不会动脑子!

    “拿我九朝部落精良悍马送给大成,墨家主,你也够胆子!”一人粗声粗气、用蹩脚的大成语言说道,一双眼睛凶狠无比,比之草原上的狼也不遑多让!

    楚开墨送了耸肩膀:“不过是互相帮助罢了,你们想要布料、想要盐和水果,而我想要脚力强悍的骏马,我便给你们布料、盐和水果,你们给我骏马,这样大家都很开心,不是么?”

    “可你拿走我们马还少么?整个大成的军队几乎被你换了一遍,墨家主,你就不怕大成皇帝拿了你小命?”

    楚开墨摊手,一阵古怪的风吹过,有什么东西混入风中,又似乎没有。

    只听他道:“你可冤死我了!什么整个大成军队几乎换一遍?最多也就四成而已!”

    全部换了?

    楚开墨有心,却也有顾及,野心太大终究不好,何况插手军营之事,弄不好要掉脑袋的,毕竟大成性成不姓楚,小打小闹,于高高在上的掌权者来说不过是蹦跶的小跳蚤,随时都可以捏死,但是大肆作为…你是想干什么?将军营变成姓楚的么?

    别小看了战马!

    如今四国天下,九朝部落崇尚拳头,大成注重文武兼修,天齐、顺容王朝处于弱势却也苦练兵法之道。

    可见,打字其实占的比例很重。

    膘肥体壮的骏马很大程度能够帮助绝对取得胜利,试想一下,两支军队对战,一支步兵,一支骑兵,结果会如何?

    跑,都能两人跑死,马蹄一撩,能将人踹死!

    战场上瞬息万变,有时候一点点的时间就能够扭转败局。

    蛮不讲理的九朝部落就是想象兵强马壮不将其他三国放在眼里。

    因此,他敢同马官做生意,却不敢同大成所有的马官做生意,皇上那双眼睛可是看着呢,他贪财知道惜命。

    对面那人面色发青,在大老粗面前,四跟九是是一样的数字,他们的四舍五入比较广泛,四约等于九!

    “少废话!今日是你的死期,乖乖等死吧!”那人威胁道。

    楚开墨一脸‘你是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你没毛病吧?谁想死?我楚开墨手中家财万贯,还没享受过呢,怎么能凄惨等待死亡?”

    随即看了看其他几人,已经有人开始身形晃荡了,楚开墨便知道药效起来了,得意的龇开一口小白牙:“你们不觉得心慌意乱么?不觉得天地都要摇晃么?不觉得…很想睡觉么?”

    嘭!

    第一个人倒下去,人事不省。

    “你!?你下毒?!”那威胁楚开墨等死的人捂着心口,双目赤红:“卑鄙无耻!”

    “你这人好生没有道理!只许你动手杀我,不许我下毒报复?”楚开墨后退了两步,生怕这人倒地之前给他来上那么一刀子。

    这可是真刀真抢,不是开玩笑的。

    “你!”那人终究是倒下了,七窍流血而亡,九朝部落的人太过相信武力,也习惯真刀真枪的拼斗,根本没有想到这是一个陷阱,对面那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小子是个毒蝎子。

    楚开墨心有余悸,顿在原地等候老半天,确定九人都死得透透的,才敢松一口气。

    行走四国多年,见过的死人不少,也借别人的手杀过人,但真正动手却是第一次,不过也就是心口慌慌,片刻之后就烟消云散了。

    从踏出家门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善良与纯真已经离他远去,双手会一点点染成黑色,再也洗不干净。

    但那又如何?心之所向,亦我之所愿。

    哪怕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命!

    很快打起精神来,他可没忘了,想要杀他的人不止一个!

    年轻的脸庞绷紧,环顾四周,却发现,寂静无声,仿若无人,也许这九个自以为是的九朝部落人给他们一个血的教训,不敢轻易动手,更是藏在某处观望。

    足足半个时辰,楚开墨站得双脚发麻,却依旧没有人冒出来,忍不住蹲下身,打算坐在地上休息下。

    谁知…

    “老子不忍了!杀!”

    一道洪亮充满暴怒的声音响起,随即两个粗壮大汉前后窜出来,手中各自一把长刀,直逼楚开墨面门而去!

    冷冽寒光在脸上闪过,楚开墨没有防备,狠狠吓了一跳,双腿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也险险躲开擦着脸庞而过的利刃。

    “喂!出来前打个招呼啊,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楚开墨惊魂未定,捂着嘭嘭直跳的心口,小脸惨白惨白,却是下意识出口怨!

    “不要和他废话,直接杀了!”免得给他下毒的机会!

    后面的话谁也没说,但谁都知道,那什么毒能够直接将人毒死,并且无声无息,可见毒性之强烈,还有这个看起来无害的小鬼,也是个狠角色!

    九个人放倒了硬是没有离开半分。

    果然,能够以十四岁稚龄置下庞大家业,不只是手腕了得,更是心狠手辣!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而后一左一右合击,小心逼近楚开墨,企图抓住机会一击必中!

    就在这时候…

    楚容突然抬起头看向一个方向,低声道:“夜蝙蝠,官府的人来了。”

    夜蝙蝠:“杀了。”

    楚容一噎,这官府是严家的,严家是严卿的,严卿是她姐夫,换句话说,官府是自己人,只不过此时跑出来坏事!

    杀了?

    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么?

    狠狠瞪一眼夜蝙蝠,楚容留下一句:“看着他,不许他受伤,否则承诺作废!”天涯海角也抓你抵罪!

    之后便匆匆离开。

    那一闪便消失的恐怖速度,叫夜蝙蝠双眸猛然收缩,冷硬面容崩裂出几分震惊。

    哪怕被子时楼奉为最强的他,自认武林中少有对手,也没有这等功力!

    “请诸位止步于此。”

    楚容不知道这群人是不是严卿的人,要知道严将军可是恨不得严卿去死,自然也会仇视严卿的舅兄弟。

    因此,她捏了捏袖口的药粉,若是赶不走,就全都就在这里过夜好了。

    “小…小弟?”严卿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隐隐带着着急:“怎么回事?我听说二弟出现在这里?找死是么?”

    原以为再见很难,却不过短短一个月而已。

    楚容微微一笑,袖口里的东西收了回去,道:“姐夫且回去,今夜无事,二哥也无事。”

    熊孩子!

    严卿疾步而来,狠狠瞪了她一眼,拖着她往旁边走去:“事关生死,江湖杀手、各国暗卫,你以为你刀枪不入还是二弟铜皮铁骨?”

    楚容拍开抓着衣领的大手,从容淡定道:“我说过不会有事。”那就一定不会有事。

    恍惚之间,严卿想到过去的日子里,小东西也是经常这般高深莫测的下结论,并且事事成真,分毫不差!

    下意识开口道:“你知道什么?”

    楚容只道:“我知道我们都不会有事,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严卿沉默半天,终于选择相信她,道:“我自幼学武,叫我跟着,你姐姐不放心。”

    不是我不放心,是你姐姐不放心!

    楚容笑容忍不住深刻了三分,道:“好。”

    严卿赶走跟来的府兵,跟着楚容小心翼翼回到屋顶,夜蝙蝠深深看了严卿一眼,便没有搭理他,倒是多看了楚容好几眼。

    这个小鬼,又想要干什么?

    自然是…分散兵力!

    单凭楚开墨一个人,这么多狼环肆各方,什么时候才能灭杀干净?这时候就需要另外一个他们恨之入骨的对象。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