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77章 子时楼,命不过子时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7章 子时楼,命不过子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墨家家主现身一事,比楚容猜测的要更加凶猛,几乎第二天,四国都知道他们又爱又恨的墨家主是个还没成年的小鬼,而且出身农家,不起眼得叫人无法相信。

    大成皇城,承德帝负手身后,眸光深深眺望远方,夕阳下余晖阵阵,红霞满天。

    “哦?三里镇么?若是朕没有记错,皇儿便是于此地任官为政?”

    身后的太监总管忙道:“是,皇上没有记错,不久之前,大皇子还曾派人送来各色花草,叫太后娘娘开怀一笑呢。”

    承德帝眸光微闪,隐约记得很多年前,他的少年军师曾经说过:“三里镇是个好地方,国师早前可是提醒过世人,诸多见不得之英伟人物诞生此地。”

    国师,那个惊才绝艳的男子,一生从未出错,这一番提醒,叫四国在三里镇埋下很多钉子,而他也将大皇子放送下去,名为贬谪,实为寻找可用之人。

    转眼,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终于出现了么?

    墨家主?一个十四岁的孩子?

    “将楚家查清楚,任何一人都不可放过。”承德帝沉声说道。

    太监总管忙取出一本小册子,道:“回禀皇上,奴才得知墨家家主身份之时,已经快马加鞭让人彻查了一番,包括香山村所有的村民,此册记录所有,刚刚传送回来,皇上请过目。”

    承德帝投去一抹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太监总管大汗淋漓,双腿忍不住打摆子。

    揣度君心,他,这是在自寻死路!

    “别紧张,朕很满意你的用心。”承德帝失笑摇头,的确,心思被人看穿,多少有些恼怒,然,未尝不是为了缩短他宝贵的时间?办事效率就该如此!

    揣度圣心可以,但把握尺度便可。

    册子上,承德帝越看脸色越冷静,良久才指着一个人名,道:“景宏么?朕似乎模糊记得,将军府那庶出大公子便是这个小字,还是朕亲自为之赐下的?”

    这位小少年自幼聪慧过人,手下文章叫人忍不住拍掌称好,小小年纪进退有度,懂得察言观色,他曾一度想要将之收入太子伴读之中,碍于出身不得不再三衡量。

    不等他做出决断,将军府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这位小天才随之迅速隐没,更有不好的名声传出。

    天下之大,从来不缺少聪明之人,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个早慧少年罢了,可以了几句也就抛之脑后。

    果然,他的军师不久之后冒出来,更加不会记得这个天才小少年了。

    “是的,皇上。”太监总管屏气凝神。

    承德帝道:“让人查查他的动向再来回禀,另外,楚家二房的几个孩子重点保护起来,尤其是墨家主,此人不可多得,户部那些老东西若是有他圈钱又识趣的一半,我大成何愁不兴盛?”

    太监总管急忙应是,又听承德帝道:“楚家三子进京了么?传信叫沿途官员大开方便之门,房太傅家的老儿子一路同行,倒是不需要操心他国刺杀。至于那最小的女儿…查不到踪迹就算了,一个女儿家,后院方寸之地才是她的归宿。”

    其他三国得知墨家主身份,齐齐下了追杀令,带回人头者不论身份贵贱,一律封侯拜将!

    四国为之轰动。

    而被众人惦记的墨家主楚开墨一脸懵逼:“以我为引子是个什么意思?”

    楚容看了看不打算开口,或者说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夜蝙蝠,道:“二哥你知道你现在多值钱么?”

    楚开墨点头:“我知道,家财万贯的墨家主怎么可能不值钱?但那又如何?与夜…蝙蝠大哥复仇有什么关系?”

    “子时楼潜藏学府群中,但藏在某个具体角落却是不得而知,一点点摸查排除不现实,引蛇出洞才是良策。”楚容顿了顿,道:“二哥如今得三国下令追杀,大成各路军官四处寻找,子时楼自然不会错过这等赚大钱的美差,只要二哥出去晃荡一圈儿,定然吊出大窝子时刺客,进而摸到子时楼的具体位置,然而…铲平子时楼!”

    楚容眸光发冷,口气慎重。

    其实她是知道子时楼身在何处的,但是二哥身上的必杀令太多太多,躲藏起来不合适,唯有震慑才能叫那些人收敛!

    “二哥立刻传令出去,叫四国各地收拢售卖大手,震一震四国天地,叫这些人知道,动了你,四国该如何天翻地覆,想要杀你,先做好被杀的准备!”

    这才是楚容的目的!

    楚开墨行走四国之间,摊子铺得很大,几乎每个国家、每座城池都有他的人,他的势力,很是深刻的影响个个地方。

    这时候,墨家名下所有产业齐齐闭门不售会如何?

    纵然该做法无疑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却是可以叫四国众人知道,墨家的势力已经庞大到影响四国各州县郡府,他们处理起来必将大动干戈,当中再出现什么变动,就是他们不能够承受之事。

    楚开墨立刻想到自家小妹的用途,四国皇帝一旦知道他的手伸得多长,必然会动刀子想要将之剁掉,然,只要手足够坚硬,剁不掉反而会崩了刀,下次出刀可是要掂量三分!

    此为震慑!

    楚开墨庆幸自己当初贪财,什么都参上一脚,这时候才拥有足够的底气…罢工不开店!你能奈我何?

    “我知道了。”

    楚容点头:“子时楼是四国头疼又无可奈何的血腥江湖势力,来无影去无踪,毁去子时楼,一是夜蝙蝠报仇雪恨,二是,震慑天下,比不过子时楼的江湖势力自然知难而退。”

    毕竟,连最恐怖的子时楼都因为墨家主毁于一旦,其他人自然要掂量着手中的福气继续享受还是找死赌一赌运气。

    夜蝙蝠微微眯起眼睛,再一次泄露杀机。

    这个小鬼,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

    子时楼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所有刺客杀不掉任务对象只有死路一条,同时,子时楼覆灭,所有刺客必然跟着陪葬!

    这条不成文的规矩其实是有约束的,每个刺客身上都中有剧毒,几个月得一颗解药,或者几年、几十年得一颗解药,断看刺客的能力强弱。

    子时楼覆灭,这些解药随之消失,刺客们有心苟活也活不了多久。

    然后,他是子时楼刺客的身份便会烟消云散。

    他的终极目的,就是找到解药保命,顺便摆脱见不得光的刺客身份。

    这个小鬼,又知道了他的心思,实在可怕!

    楚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略带几分高深莫测道:“你可以动手杀了我,但是你考虑后果了么?”

    后果?

    当然是没有后果!楚容只是小农女,死了也就死了,最多爹娘兄弟姐妹伤心流泪几天,将她埋了之后就没有然后了。

    此话,不过是虚张声势。

    一个测算精准无错之人,会是普通人么?

    不会。

    所以想来心思缜密,走一步需要费心研究会不会有危险的夜蝙蝠会忌惮她!

    夜蝙蝠别开头,杀意随之抹除。

    ……

    “公子,属下跟丢了容容姑娘。”尚安一脸羞愧,跪在段白黎面前几乎抬不起头来。

    尚安的实力他一清二楚,大成少有对手的尚安竟然跟丢了人?

    段白黎脸色微变:“事无巨细,一一道来。”

    旁边原本打算取笑尚安的尚华也变了脸色,绷着娃娃脸,满是阴沉。

    尚安不敢有一丝隐瞒,从夜蝙蝠突然出现说起,包括怎么带走楚容,包括楚容和夜蝙蝠之间的对话,完完全全说得明明白白。

    良久,段白黎开口道:“江湖中有个子时楼,命不过子时的江湖势力,最顶尖一杀手就叫夜蝙蝠,此人专注杀人,招招致命刁钻,隐匿之能堪称无人能敌,你败于他手也是正常。”

    甚至还要感谢他不杀之恩。

    尚安却认为是自己太弱,今日一个夜蝙蝠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带走容容姑娘,他日说不定就带走公子,那可就是天塌地陷了!

    不能忍!

    尚安决定好好回炉重造,打不过夜蝙蝠,就不算强大!

    随即听到自家公子的轻笑声,错愕之际,听公子道:“容容此招最是简单粗暴,的确能够达到目的,却也…动摇皇家根本,除了我大成皇上,想必其他三国疯了一样拔除墨家的势力…不过,倒是可以一番利用呢,歪打正着。”

    尚安第一次觉得脑子不够用,公子转动得太快太急,扭头去看尚华那小子,却是一脸兴奋激动,面红耳赤,也不知道这小子是听懂了没有?

    很快,尚安就明白了自家公子所言。

    战报传来,失踪已久的太子殿下出现了,这一次,太子殿下不再是青涩稚嫩,而是大胆勇猛,借着天齐国整顿内政无暇他顾之时,悍然发兵!

    墨家一夜之间关闭名下所有产业,百姓一大早茫然站在凄冷大街上,这时候人们才发现,墨家的势力已经遍布大街小巷,深入衣食住行,短时间无法取而代之。

    民心大乱,官府不得不出面,紧急调取别处粮食,然而…别处也是如此。

    墨家的反抗如此简单粗暴,真实有效。

    众多地方官抓耳挠腮,想办法弥补,却是无功而返,求救无门。

    各国皇上震怒,砸碎了不少珍贵好物:“不过是一介商人,你们却叫他在你们管辖之地置下如此庞大的家业,你们眼睛都是瞎的么?”

    瞎?怎么会不瞎!

    银子送到面前,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是没有想到,市侩得叫人看不起的商人,竟然野心勃勃,遍地开花!

    承德帝哈哈大笑:“这个墨家主,当真有趣。”

    一腔爱国之心叫人叹服,四国之中唯有大成一如往昔,百姓安家乐业,笑脸盈盈。

    “皇上!太子殿下平安无事,并且带着三千亲卫队,夺回岐辖关!”

    八百里加急战报送至京城,承德帝猛地从龙椅上站起来,连道三声好极!

    却是原来,三国知道墨家的势力庞大,卧榻之旁不容他人酣睡,进而哪怕大出血也要铲除了墨家的势力,正好墨家此时暴露无遗。

    军队便受了冷落,粮食衣物军饷得不到供给,将将入冬之际,军人便死伤无数,军心动摇,根本无心作战。

    太子趁机气势,憋着一股闷气与愧疚,率领三千亲卫队,竟是一鼓作气,抢回岐辖关,斩杀万人之数。

    “对不起!也…谢谢!”城墙之上,年轻的太子泪撒当场,向来不曾弯曲的脊背深深弯曲。

    就是在这片土地,他亲手葬送了十万亲人,也是在这片土地,死去的十万亲人,用鲜血和骨肉教会他使命与责任。

    若不是储君不能折了尊容,其实他更想下跪,忏悔自己的自大轻狂!

    白纱笼罩整个岐辖关,一片哀伤蔓延天地间,所有人,包括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竟是亲身为那些惨死的军将披麻戴孝,多少挺天立地的汉子掩面而泣。

    “啧,这太子倒是懂得抓住时机。”楚容轻叹,果然不能小瞧古人的智慧,她让二哥绕开大成,有试探大成皇帝的意思,若是心眼小,疑心重,自然会彻查身边墨家的商铺,好在这位皇帝似乎肚大能撑船,或者从来不将一个商人看在眼中。

    倒是太子殿下,审时度势,借力打力,洗刷了身上十万条人命的罪孽,还赢得了大成民心,军营军心,一举数得!

    楚开墨却是心疼得直抽抽,那么多银子来源渠道,说断就断,每每听到哪里的铺子被官府打击了,楚开墨就彻夜难眠,咬牙切齿,看楚容的眼神变得凶狠,又无可奈何,纠结得大把掉头发,简直折磨得生不如死!

    “我可怜的手下啊,又有一大波人失业了,他们的家人该怎么过活?”楚开墨幽怨不已,昂着脑袋,悲伤欲绝。

    楚容失笑:“银子没了能再赚的,二哥。”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是你的,你当然不知道心疼…”楚开墨怨气冲天。

    楚容:“…咳,二哥,今晚就出发,免得夜长梦多。”

    少了官府的关注,今晚的吊楼行动会更加顺利。

    夜蝙蝠站出来:“我会护你平安无事。”

    楚开墨一抹脸庞,抹除脸上的心疼扭曲:“你自己小心点。”

    夜蝙蝠抿唇不语。

    当天夜里,楚开墨绑了一身毒药,出现在南城繁华书院群中,各方势力瞬间被吸附过来。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