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74章 二震严家门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4章 二震严家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若是欢迎,就不会个个带着杀意。

    严卿面无表情,凝视高墙片刻,随手一挥手,温大叔立刻上前,躬身等候吩咐:“少城主?”

    到了南城,公子便不再是公子、也不是主子,而是南城的少族长,也是少城主。

    “今日城门,我定然要入,你且拿了令牌上城墙,若是不肯放行,那就别怪我严卿翻脸无情。”

    “是。”温大叔策马而上,还没到城门楼,两个带刀兵将刀戟阻拦,眉目冷峻,根本不认识温大叔。

    楚容钻出马车,整理微微发皱的长袍,双手一前一后,大步走上去。

    “这位官爷,我等送亲队伍远道而来,并非城禁之时,只是为何不得而入?”楚容昂着头,面带微笑,小小的个子,气势却不输高大威猛、仗刀守城之兵将士卒。

    为何?

    不让入还需要理由?南城是严氏的南城,不让某些人进入,只是一句话的事。

    不过…

    “小少爷见谅,南城最近不太平,某个盗贼张狂嚣张,连盗八户人家,我城城主便下令严查,出入自然受到打击。小少爷,为了新娘子安危着想,不如择日进城,以免被盗贼欺辱了去。”一士卒粗着嗓子说道。

    楚容唇角旋出一抹笑意,戏谑中带了三分冷漠:“这盗贼还真是猖狂,夺人家财不说,还败坏姑娘名声。只是,素来听闻南城城主、严氏将军武功高强,手下兵将个个出类拔萃,为何…一个小小盗贼竟是抓不住?”

    说谎之人脸皮再厚,被拆穿之后总会有几分细微的表情变化,如眼前的士卒,眼神明显闪躲,唇角微微颤抖,耳根子也开始发红。

    “还请小少爷谅解,并非我南城兵士无用,实在是盗贼太过猖狂,而一个小小盗贼而已,用不上我南城将军亲自出马,只不过当成新兵小将一次上马磨练罢了。”又一士兵开口道。

    盗贼,不是抓不到,而是用来磨爪子,给新晋入门的新兵小将磨磨爪子,试试水而已。

    楚容唇角笑容浓郁三分:“倒是本公子失礼,两位莫怪,家中姐姐吉日良辰就在眼前,可否请两位行个方便?当然,欢迎两位大人派人埋伏我送亲队伍当中,若是那盗贼现身,不是正好一举抓住?”

    说来说去还不是要进城?

    年纪不大,却是心眼不小,逼着他们一个又一个的谎言胡诌八扯,偏偏人家打着一副为他们好的旗子:“封城并非长久之计,抓住盗贼才是根本,日子长了,我等外来者倒无甚感觉,然,城中百姓呢?”

    会觉得他们没用!连一个小盗贼都抓不住,可不就是没用么…我呸!

    两个士兵齐齐脸色发青,什么盗贼全都是胡扯出来的,百姓又如何觉得他们没用?不过是不允许这群人入城罢了,谁知道反被将一军!

    个小东西!

    贼精贼精,真是讨厌!

    看看,那几个同样被堵在城门外的百姓,原本听到城里盗贼打了退堂鼓,这会儿被这小东西说得犹豫不决,甚至带上怀疑之色。

    人家都牺牲、允许军人混入送亲队伍中,以配合抓住盗贼,你们还拿乔什么?

    南城严氏的军队,可不是孬种!一个小盗贼都抓不住!

    两张脸通红一片,燥得直喘粗气,义愤填膺,偏偏直来直往惯了的大老粗想不出说辞来,只能绷着脸,虎目圆睁,煞气凛然,企图吓退这小东西。

    奈何人家不是普通的小东西。

    温大叔暗笑,面上却是一派从容,取出袖口一枚令牌,低声道:“两位,可是看仔细了,你们将军就在城楼之上,可带上去询问真假。”

    令牌上,一个大大的‘卿’字,背后是严氏的‘严’字,复杂图腾栩栩如生,古朴韵味浓重。

    “少、少城主?”两人声音都扭曲了,急忙就要下跪,脸色已经不是铁青,而是惨白。

    得到的命令只是拦住送亲队伍,并不知道队伍中是什么人,原本只以为是普通小老百姓,谁知道竟是他们的少城主,严氏这一代唯一的男嗣,若无意外,将来整个南城严氏,都将塞入他的手中。

    而他们,却是得罪了少城主。

    温大叔一手一个:“此时请示你们将军为好,免得上面怪罪下来,抓出来顶缸领罪的人是你们。”

    两人面色大变,连连道谢,而后匆匆看一眼高头骏马上气宇轩昂的两个男子,联系少城主的年纪,很容易认出那个才是他们的少城主。

    躬身行了一礼,一人留下战战兢兢,另一人拔足狂奔,冲上城墙。

    楚容功成身退,登入马车之前,瞥一眼城墙,那里站着一个年轻男子,长跑古袖,身姿颀长,眉目明朗冷静,两缕青丝垂于胸前,束手而立,君子端方如玉。

    “你是定了亲的。”楚开霖一把将盯着某个男人看的楚容扯进去,不算大的手掌遮盖眼帘,声线平淡:“女子当从一而终,不可朝秦暮楚…嘶,粗鲁小女子!”

    楚容微怒,扑上去,狠狠掐了他一把:“小哥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一个人么?”

    腰间肉被拧了一圈,楚开霖却是双手张开,小心护着怀中的小妹,免得磕碰车厢:“不然小妹为何盯着一个陌生男人看?”

    楚容:“……”

    眨了眨眼,道:“小哥哥看到了那人?月牙城之前那场‘山贼’刺杀留有他的身影,我在猜测他的身份。”

    楚开霖轻轻颔首:“然后呢?何等身份?”

    “军师。”楚容毫不犹豫吐出这两个字来:“此人纤弱书生气,一看就不是孔武有力武将,加之自由行走军队之中,隐隐以之为首,除了军师,似乎没有别的了。”

    楚开霖推开她,兄妹俩拉开距离,面对面而坐:“此人严宗明,南城严氏军中弱冠军师,两年前京城神秘军师失踪,严宗明声名鹊起,崛起的速度快得惊人,我大成已然有‘第二军师’的呼声,去岁开始,边关战事小打小闹,无一不再试探军师是否真的失踪,严宗明借此腾飞,朝堂大臣曾经说过,若是军师再不出现,严宗明将取而代之。”

    “自古卧榻之旁不容他人酣睡,我朝皇上不担心南城严氏叛乱?”楚容的认识中,皇帝都是心眼针尖小的,容不下有人大出风头,前面一个神秘军师,声名赫赫,叫她这等小山区的小农女如雷贯耳,现在又一个冒出头来,还取而代之,接受大成百姓爱戴,难道皇上不会心生钉子,恨不得除之后快么?

    你南城严氏是什么居心,竟然养出这么一个诡谲多变的军师?

    楚开霖一脸古怪,莫名其妙盯着她看了半天,屈指,在她头顶重重一敲:“胡思乱想什么?大成嫡庶分明,血脉正统才是众人拥护,军师再聪明绝顶,顶了天也就是封侯拜将,难不成还能…不成?那张椅子,有资格坐上去之人,寥寥无几,但绝对不会是外姓人。”

    楚开霖为什么说得这么肯定?楚容不敢问,小哥哥打人还是很疼的,明明弱不经风!

    龇牙咧嘴,捂着脑袋一脸控诉,终于是忍不住,直接将他扑倒,小爪子这里掐掐,那里挠挠,得寸进尺大概就是如此。

    小哥哥只会敲她头,拿手指,拿书籍,却不会真的动手揍她。

    这就是楚容的底气。

    两兄妹闹成一团,马车外面,队伍得到放行,已经顺利进了城。

    “将这两个没有眼色、冲撞了少城主的人拉下去杀了,我少城主尊贵无双,岂是你们两个小小士卒能够得罪的?在场的所有人也给本将军记住,再有下一次,一律格杀勿论!”城门口,一将军朗声说道,声音之大,叫城里城外的百姓都清楚听入耳中。

    原来,他们久不露面的少城主竟然是这样霸道强势之人。

    这下子可不好了,城主宽厚待人,南城人无一不以他为荣,但人都有老去的时候,城主老去自然有少城主继位,只是,这样动不动就杀人的人,真的能够守护一方天地?

    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要是、要是城主还有另外的儿子就好了…

    就在这时候,温大叔去而复返:“咦,这是干什么?两个小兵为何被抓起来了?”

    “装模作样,要杀人了,还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一冲动百姓脱口而出,下一刻面色惨白,就怕被当场杀了。

    温大叔听在耳朵里,心下骇然,原来三公子所言竟是成真,面露错愕:“杀人?为何杀人?杀了谁?两个小兵么?”

    “是这样的,这两个小子年轻不懂事,又是第一次守城,难免犯错,还请少城主不要怪罪才是,我一定让人重重惩罚他们!”那将军上前,一副为两人求情的急切样子,话里话外却是少城主要惩罚人。

    温大叔面露不赞同:“我家少城主就担心他走后两个小兵说不清楚,这才叫我跑一趟,还好来得及时。他们不过是奉命行事,何罪之有?将军你也大惊小怪的,动不动就杀人可不太好,每个人都是人生父母养的,生恩养恩尚且没有归还,就这么死掉可是大不孝啊!可否讨个便宜,叫两人跟随少城主左右?”

    少城主定然是恨毒了这两个小兵,才会讨了去亲自折磨!所有人面带戚戚然,对这个少城主更加害怕了。

    这一次,没有人敢说话,免得被殃及池鱼。

    “自然可以。”那将军面带微笑,眼底深处满是轻蔑不屑,不过两个人罢了,讨了去,他派人杀掉就是,一样可以冠上杀人不眨眼的残暴骂名!

    这就是他的目的。

    温大叔似笑非笑看了那将军一眼,随后带走两个生无可恋、一脸死气的小兵。

    死定了,早知道是少城主,他们又怎么会动手阻拦?

    大字不识一个的他们,根本想不到当中的阴谋诡异,你来我往的交手切磋。

    另一边,送亲队伍在严卿早早备下的小院停下,只待八月十五正式过门。

    八月十四,楚开墨匆匆而来,洗去一身风尘仆仆依旧遮掩不住眉宇之间浓重的疲惫。

    “大哥,小妹,边关战事起,商队折损太多,安抚与后续我不得不跟进,过了明日,我…”又要走了。

    这是楚开墨第一次在自家大哥面前昂首挺胸,他手下握着几万人的命,责任与使命扛在肩头,放不下去,也不愿意放下去。

    楚容抿直了唇角,踱步上前,抓了他的手细细摩挲,小脸一点点变成白色,神色诡谲,虚弱得几乎听不到声音,问道:“二哥身边一直跟随不离身的人是谁?”

    此去九死一生,偏偏一线生机系于旁人之手。

    楚开墨看到小妹眼瞳之中流淌着恐怖惊人的漩涡,一时间心惊肉跳,急忙将之按入怀中,遮挡住她的眼瞳:“不要在外人面前这般,小妹。”

    声音带着颤抖畏惧。

    小妹知道什么?为什么摸摸他的手掌就会知道?所谓的金字预言…

    一个诡异、叫人不敢相信的念头浮出水面来。

    楚容:“…二哥告诉我,那人是谁…我…想看到二哥平安归来。”

    楚开翰猛然站起来,大步流星关了门窗。

    这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那个人的存在,关乎楚开墨的小命。

    一个高大男子闪身而出,向来最气息与危险敏感的楚容却是一无所知,这人,绝对是当世顶尖高手!

    “夜蝙蝠。”那男人冰冷吐出三个字,是他的名字,也是代号。

    楚容钻出楚开墨怀抱,眼瞳已经恢复正常,只是脸色惨白得可怕,比之死人并无差异。

    楚开墨捂着嘭嘭直跳的心口,死死盯着她看,楚开翰捏着拳头,沉默不语。

    楚容猛然一撩袍子,双膝重重跪在地上,也不在乎对方闪躲得迅速,面前空无一人,郑重道:“我不知道阁下何许人也,然,既然阁下陪伴我二哥多年不离不弃,可否在以后的时光里,倾尽所学,护我二哥周全?”

    倾尽所学?

    夜蝙蝠蹲坐衡量之上,冷硬得不知道怎么表达的脸上扭曲了一瞬,看死人一样冷冰冰的注视她,手中锋利指骨绷紧,寒光四溢,就像一头积蓄满力量的猛兽,盯着猎物随时准备攻击。

    “我可以助你大仇得报,以之为交换,护我二哥平安无事。”楚容再道。

    “好。”夜蝙蝠很是果决。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