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72章 墨爷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2章 墨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死了大半的人,马匹受惊四处狂奔,已然追不回来,一行大幅度缩水。

    “前方不远就是月牙城,不妨进城休整一番,制备马匹车辆。”楚开墨面不改色,好似见惯这等杀戮一般,成功引来楚开翰意味深长的注视,下意识一抖,什么面不改色,瞬间变成了心虚气短。

    “咳、我,我在月牙城有一个院子…”

    “楚开墨,你能耐啊!”楚开翰似笑非笑,脸上汗水与点滴血水融合,顺着下巴滴落,唇瓣因为受惊而发白,此时还没有恢复,生生给人一种妖魔鬼怪附体之感,叫楚开墨差点吓尿了。

    “大哥,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真的,我发誓!”楚开墨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叫你多嘴,这下好了,底细都快藏不住了。

    严卿嘴角一抽,早知道这两个舅兄弟相处十分古怪,乍一见还是忍不住无语,吩咐温大叔清理尸体,免得吓坏过路人,自己则快步跑向唯一一辆被守护得密不透风的马车。

    楚容远眺山头,那里已经没有了人。

    月牙城比之三里镇繁华百倍,过往行人摩肩接踵,吆喝声此起彼伏,空气中弥漫酒气香而浓。

    楚开墨蔫哒哒道:“大哥跟我走便是。”

    一行人不多,在这人满为患的街道根本不能纵马而行,只能牵着马,徒步走。

    楚云已经退去红妆,前行道路存在难以预知的危险,叫她不得不放下新娘的娇贵,被严卿护在身侧。

    没多久,一行人来到紧闭的漆红大门前,门口两尊石狮子矗立两端,门口却是空无一人,若非清扫打理得十分干净,说是无人居住也不会叫人生疑。

    楚容心有戚戚,果然不能小瞧古人的智慧,只要给他们机会,给他们平台,完全可以闯出一片浩瀚天空。

    依稀记得,那一年,那一天,她说:“二哥,你知道最赚钱的是什么么?”

    他说:“良田百顷,稻谷满仓,所有人吃饭都要看着我,自然给我送来多多的银子。”

    她摇头:“并不是,二哥,最赚钱的并不是地主农民,而是…奸商。”

    他说:“士农工商,商为末等…”

    她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他问:“…商,如何多赚钱?苛捐杂税、走关系、拼人脉、搭前路,样样要钱,商者,如何多赚钱?”

    她答:“走私。”

    那一年,她六岁,他九岁,那一年,他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身边只有一个挂在脖子上的小算盘,那是他爹亲手给他做的。

    那一年,她送了他一路又一路,跟了一路又一路,离了家再回到家,而他一无所有。

    那一年,他知道什么是奸商。

    如今,她十一岁,他十四岁。

    接收到自家小妹的眼神,楚开墨挺起胸膛,下巴微微抬起,隐隐流淌得意与自豪,看,我做到了,可是满意?

    楚容哑然失笑。

    一个老者开了门探出头来,看到一群陌生人愣了下:“你们找谁?”

    楚开墨上前,抽出袖口一颗算盘珠子,那老者眯眼凑近一看,面色迅速一变,急忙开了门,弯腰就要跪下去,楚开墨连忙扶起他,道:“不必。”

    “对不起墨爷,奴才没有认出您来…”老者一脸惶恐,几年前他搬到这里居住,只知道自己有个少爷,然而长什么样子却是不曾见过,唯一看过的也就是一张十来岁的画像,人老眼花,又过了那么多年,根本无法和眼前这位少年重叠在一起。

    楚开墨摆手:“你并不曾见过我,好了,让人准备客房,热水和膳食,另外,使人备上良驹马车,明日我等离开此地。”

    “墨爷为何不多停留几日光景?奴才好将此地收入相册交于墨爷…”

    楚开墨面色微微僵硬,余光瞥了自家大哥一眼,意料之中的黑沉脸庞,老东西害死我,‘此地收入’是个什么意思?不就是说他不只有这处院子么?

    完了完了,刚刚没全部交代清楚!

    严卿面露惊讶,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舅弟也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低头看身边的小百合,这丫头也是蒙在鼓里。再看小东西,好哇,竟是隐而不报,想来与之同流合污了!

    不过想想也是,就这小东西才会揣度舅弟做些匪夷所思之事,看吧,家里出了个超级大富翁,一家人却被瞒得死死的,半点风声也没有。

    老者面露不解:“墨爷?”

    楚开墨尴尬,以拳抵唇,闪索其词:“快快命人备上饭菜才是。”

    快别说了,大哥会揍我!

    老者急忙让开路,将一行人迎进去,亲自将人送入客房,而后匆匆告罪一声,跑厨房做饭去了。

    楚开翰里外打量一番,似笑非笑看着楚开墨,道:“墨爷?墨大爷?坦白从宽,还是抗拒从严?”

    楚开墨一怂,低垂眼帘,道:“我招。”

    当年楚开墨一人离家,加入一个行走商队,顺利去到天齐,那个和大成最为相似的大国,那时候他还不甚了解什么是走私,只知道一个大概,那就是贩卖大成官府严加看管之物。

    无非就是盐。

    盐,大成产量不多,经营与销售完全掌握在官府手中,起价多少自然有官府说了算。

    楚开墨第一次接触的便是盐。

    天齐的盐产量高,同样掌握官府手中,但是自古以来,利益是商人争相追逐之目的,只要给予合适的价位,挖墙脚之事根本不算什么。

    就这样,年纪小小的他见到了奸商,知道了奸商,以被骗的结局带回来一袋精盐。

    冥思苦想良久,也有天赋作祟,楚开墨很快振作起来,学会讨价还价,学会见人说鬼话,再后来,他盯上九朝部落,这个马背上行走的大国。

    他们盛产良驹骏马,羊群漫山遍野,肥牛成群结队,楚开墨看出了商机。

    九朝部落缺什么?

    地理环境所致,他们缺少粮食和水,大成四季分明,粮食不缺,但,马匹得到很大的抑制,比之盐更甚,因为它们用在军队,必不可少之物。

    第一次冒险,楚开墨激动刺激又忐忑,却叫他顺利闯出第一笔巨额财富。

    利益熏心,楚开墨不再满足,盐、马匹、牛羊、布匹、茶叶,乃至后来的花卉草木,甚至金银珠宝,只要别人需要的,他就能想办法弄到手,再高价倒卖出去!

    不过五年,楚开墨脱胎换骨,身价千百万倍。

    不过,在家人面前,他永远都是那个害怕大哥的、精于钱眼子的普通人。

    楚开墨略忐忑,不时偷看楚开翰,半晌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也全部都招了,真的!”

    楚开翰蹙眉,沉默良久,道:“据我所知,边关,也就是四国交界处不时升起小火星子,摩擦不断,纠葛不轻,你…是如何过界的?”

    楚开墨咧了咧嘴,吐出两个字:“灾民。”

    战火纷飞之地最不缺少的就是流离失所的百姓,他们完全失去官府的掌控,名帖失去作用,更有隐户躲藏其中,官府忙着应付征战,忙着军队中尖细滋生,自然顾不上流离失所的百姓,浑水摸鱼其实并不困难。

    没有谁会想到,一个落魄潦倒得不行的人,怀中揣着巨额。

    这就是楚开墨的起步。

    楚开翰眼帘低垂,不知道在想什么。

    楚容却是笑道:“墨爷?二哥,是不是觉得墨爷比较霸气?”

    楚开墨深知年龄落差容易叫人小瞧了去,因此,除非必要,否则他是不会出现在别人面前的,反而将‘墨爷’二字传出去,渐渐镀上一层威霸不可得罪之赫赫威名。

    楚开墨尴尬一笑:“我没读书,也想不出其他的代号来…”

    “墨弟当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严卿叹息一声道。

    楚开墨凶巴巴道:“谁是你墨弟?别乱认亲戚!”

    常年奔走在外,楚开墨和几个兄弟姐妹的感情只停留在一起长大的那几年,现在,他唯一的姐姐要被这个野男人叼走了,莫名觉得膈应!

    严卿摸了摸鼻子:“可是怎么办?你还真就是我弟弟呢?”

    “哼,那就等拜堂成亲了再说!”楚开墨其实不看好两人,主要原因就是家世,门当户对是现世娶亲嫁人最主要的考察,富家小姐与穷书生的故事只存在杂文之中!

    女子高嫁,其实是给自己上了一层枷锁。

    将来受委屈根本无人可以申诉相帮,只能往肚子里咽,比不得农家人,过得不如意了,家中父兄一声招呼,能叫对方低下头来。

    南城严氏威名太显,以整座大城为附属,世代出良将,手握百万雄兵,掌人生死,定人富贵,堪称一方土皇帝,想来也只有当今天子可以压制一二。

    但是姐姐愿意,小妹默认,他不好说什么,最多就是强大自己,哪怕真有那么一天,打不过人家,也能用银子砸死对方!

    “小的们在外求见墨爷!”

    门口传来整齐的呼声,楚开墨呼吸一滞,下意识心虚的看向自家大哥,见他似乎没有不悦之色,隐隐松了一口气,却听到门口再次传来呼声——

    “请墨爷准许一见!”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整齐嘹亮。

    怎么办?大哥会不会觉得他太过分,隐瞒不报不说,还装模作样,养了一群人呼奴使婢,自己过得富贵逍遥,却叫爹娘窝在小山村里?

    会不会挨揍?

    感觉身上一紧,楚开墨有些纠结。

    楚容看在眼里,微微摇头,老实说,从小到大她都没看明白,二哥为什么见到大哥跟耗子见到猫一样,恨不得将自己藏起来。

    上前一步,笑道:“二哥你出去见他们吧,我们可是累坏了,没得进来吵人。”

    楚开墨偷看楚开翰一眼,试探着走出一步,而后加快步伐,急匆匆跑了出去。

    楚容道:“大哥可是生气?二哥很小的时候就显露经商天分,只不过走得道路更加坎坷危险,然,世上真正安全之地并不多,当真畏惧生死,该永远想不到,经不起风浪。”

    楚开翰眯起眼睛,直言道:“是你助他”

    一个人一消失就是大半个月甚至一整个月,说没有人打掩护是不可能,更何况,长在农家,见识有限,如何想到‘倒卖’一事?定然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出了小妹,他想不到第二个人。

    楚开翰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与官府作对,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楚容摇头,道:“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四国鼎立终究不会太久,大哥,四国,有一天只会是一家。”

    这个预见,在段白黎出现之后、再盛世天下传说之后,更加清晰。

    官府重新洗牌,格局大变,到时候自然会是另一番境遇。

    既然是一家,那么‘走私’二字,自然算不上,与官府为敌作对,那也是过去,只要好生经营转型,神不知鬼不觉转为正经商人,其实并不困难。

    “你也说了,天下纷争将起…”边关战事,死个人什么的也很正常。

    楚开翰始终觉得不太合适,以性命拼荣华富贵,当真值得么?

    楚容却道:“事在人为。”

    拥有足够的实力,从战场上活下来的人多了去了,二哥只是经商,不是扛枪作战。

    楚开翰沉默,好似没有听进去,又好似在努力接受,楚容不着急,大哥从小看几个兄妹很重,觉得危险冒险之事都该他亲自去,弟弟妹妹躲在他的羽翼之下就可以了,然而,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刷新认识,打击一颗兄长拳拳爱护之心。

    楚开霖站起来,抚平身上褶皱,只道:“路是自己走的,即便跪着,也要走完。”

    一路的奔波,加上路上闹山贼,百无一用是书生的他疲倦得很。严卿紧随其后,带着楚云找房间休息去了。

    门外,楚开墨一离开房门,整个人气势立刻就变了,眉目冷峻,浑身透露一股精明犀利,回头看一眼紧闭的门,微微抬起手,那群激动得呼吸急促的人憋住气,眼睛火辣滚烫的注视他,他却不动声色打了个手势:到书房去说。

    一群人让开位置,叫楚开墨走在前头,他们则紧紧跟在后面,半分不敢越矩,也不敢落下。

    【未完待续】

    ------题外话------

    推好友文:苏落欢《锦绣乾坤之倾世宠妃》

    宠文+深情+双洁

    金戈铁马,万丈荣华;红颜枯骨,江山如画。

    他是容冠天下的恭亲王府世子舒言;

    她是珍珠蒙尘的相府庶女玉锦笙。

    大娘只手遮天,爹爹以她为耻,她自幼饱受欺凌。

    皇上一纸诰书,她瞒天过海,五年戎战,成为令敌军闻风丧胆的鬼面将军。

    舒言、玉锦笙,一冰一火,火花无限。

    张扬放肆的慕堇浔小侯爷,温文尔雅实则深沉的西楚皇子沈君痕,高贵孤傲的东灵太子南宫漓…

    这里,有快意恩仇的江湖,有阴谋迭起的朝堂,有割舍不了的亲情,有生死相随的爱情!

    且看他们如何携手,绘出云州大地的波澜壮阔。

    一对一宠文,欢迎入坑!

    9号12:00到12号12:00评论剧情有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