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70章 就当没看到我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0章 就当没看到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看楚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一张脸还没有我楚楚姐姐好看,却能够得到严卿这个男人的喜爱,三姐姐不比楚云差,为什么不能有一个像严卿一样的男人?还有五丫楚容,才十一岁就这么不知羞耻的勾搭上男人,这种女人不守妇道,就该拖出去浸猪笼,三姐姐,难道你不是这么认为的么?”楚香幽灵一样行走在楚蝶身后,唇角挂着习惯性的凉薄浅笑,语气阴森,眼里满是算计。

    楚蝶咬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犹豫了良久才道:“那我该怎么办?他们找来的…男人,都是地地道道的泥腿子…”自然比不得严卿和景宏。

    那两个人,容貌顶出色,一看就是人中龙凤,偏偏眼中都只有楚家二房的女儿,再看不到旁人。

    楚香阴森道:“我说过我会帮你的,你看楚家二房,他们自私自利,不准被人越过他们,才会找来泥腿子给你当未婚夫、未来的相公,我们怎么能如了他们意?既然他们不仁,那我们上抢了他们的未婚夫好了,三姐姐喜欢严卿还是景宏?我都可以帮你的。”

    这话说的,好似两人是大白菜,随便楚蝶挑选一般。

    楚蝶面色瞬间羞躁,咬唇半天,终于吐出两个字:景宏。

    而后好像羞涩得抬不起头、见不得人而捂脸逃走。

    身后的楚香笑得意味深长。

    进入八月,楚家二房的房子紧张锣鼓的敲起来,同时,楚云的婚事也筹备起来,孟氏忙得脚不沾地,双喜跟在身侧帮忙,婆媳两个忙碌中也精进几分感情。

    楚开翰花房更加忙碌,八月之后,迎亲嫁娶之人增多,乔迁修筑房屋也不少,随着花卉走进生活中,人们已经习惯在住所地种上赏心悦目的花草树木。其中,花房的花卉形状各异惹人喜爱,加之寓意深刻喜气,更叫人无法忽视,这才叫花房的生意笔直上升。

    楚开霖忙碌学堂与鲜花饼屋之间,房先生要求他日日进学,鲜花饼屋生意大不如前,却也不打算关门,他这个账房先生自然不能玩忽职守。

    楚开墨依旧看不到影子。

    楚长河第一次嫁女儿,心里眼里都是复杂,手中雕饰各种椅子柜子,还要虔诚的说上一句,叫我女儿一生平安,夫妻和睦,子孙满堂。

    香山脚下,小院中里。

    段白黎一身轻松,面容已经能够出现汗水,后背被打湿,竟然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公子,京中来信。”尚华绷着娃娃脸走进来,眸光身处清晰可见焦急之色。

    钱老就是个医痴,亲眼看到楚容的驱寒气针法,整个人着了魔一样闭门不出。

    段白黎擦去额头的汗水,接过尚华手中信件,撕开一角,扯出里面信纸,研读起来。

    神秘军师失踪一事被圣上瞒得死死的,然而,三国隐约察觉猫腻,已然探出爪子试探大成胡须,目的就是摸底,更有三国埋在大成的钉子冒出头,目的同样是神秘军师。

    段白黎稍稍一想,便知道圣上的意思:“莫要轻举妄动,京城钉子不少,叫他们冒头一个打死一个,边境…皇上已经有了领兵之将。”

    尚华皱眉:“可是领兵之将身边无军师啊,公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成带兵之将身边定然跟着一个众观全局、心气磅礴大气的军师。他们头脑清明,眼中只有博弈,审时度势,可叫杀红眼失去理智的军将认清局势。

    其中,最近失踪的神秘军师最是天纵奇才,随军多次,从无败绩,三国眼中最为忌惮之人,背负盛世天下的责任。

    “皇上的心思我们不可多加揣度,尚华,大皇子于三里镇,我之所在根本不是秘密。”段白黎轻笑浅一笑,唇边满是缱绻,竟是大步而去,从墙头抱下来一个女子,正是楚容。

    尚华扯了扯嘴角,想要说的话不得不咽下去,是啊,大皇子就在此地,公子的存在根本不是秘密,只是这大皇子似乎没有禀告皇上,又或者,皇上也是知道公子所在,却还装模作样的满世界寻找,为什么?

    军师名声太盛,没得功高震主!

    幽幽一叹,却听自家公子道:“他赏识一无所有的我,权势地位任我挑选,绝非容不得人之主,尚华,凡事莫要太过想当然。”

    尚华面色一惊,肃然起敬,不敢多加揣度。

    楚容一脸懵逼被段白黎牵着走,带进屋内,不知道主仆二人说的什么鬼。

    “容容怎有闲暇?”段白黎取了帕子为她擦汗,口气轻柔如水。

    房屋修筑,家中喜事,楚容都要跟着忙碌,原因是孟氏觉得楚容也大了,带在身边教导比较好,况且操持婚事可不常有,学会了就是一辈子不可抹除的财富。

    楚容道:“忙着呢,跑啊黎家里讨杯茶水喝,啊黎欢迎么?”

    段白黎失笑,温柔缱绻,眼底深处只有一个人影,黑沉深不可见,叫人不由自主陷入其中:“荣幸之至。”

    楚容轻咳一声,不自然的别开头,道:“八月中姐姐嫁人,喜堂布在南城,不日我将跟着哥哥护送姐姐出嫁。”

    此举不甚妥当,毕竟楚容是女子,当守在后院闺房之中,奈何楚容动用了预见能力,知道此行不会太顺利,自然不会放心叫哥哥们前去。

    段白黎沉默了片刻,知道:“家中有我,定还你一个原样。”

    楚容露出了笑容,果然啊黎懂她!

    她不在家,可是楚家还有魑魅魍魉蹦跶着,万一不小心伤害了爹娘怎么办?

    有啊黎在,她就放心了。

    “谢谢啊黎!回来请你吃饭!”楚容扬眉而笑。

    段白黎笑笑不语。

    八月初七,晴,宜出行,宜嫁娶。

    楚开翰亲自准备的送嫁队伍整齐出现在香山村村口,众村民第一次见这么声势浩荡的阵仗,一个个走出家门,又惊又喜的看着。

    楚家人来人往,虽然远嫁,但该有的规矩不能免除,酒席宴桌摆起来,一大早,楚家就沉浸在浓浓的香气之中。

    上门迎娶,哭嫁,兄长亲自背着上花轿,一系列程序走下来,已经到了正午时分。

    “该启程了!”严卿一脸激动的催促着,就在今日,就在刚刚,他终于将心中的小百合迎娶回家,等到拜堂成亲之后,小百合就是他的娘子,枕边人,厮守一辈子的伴侣,自然自然迫不及待的想要快一些,恨不得南城就在眼前!

    楚开翰瘦了一圈,双喜正一脸心疼的叮嘱他保重自己,也保护妹妹,扭头瞪一眼严卿,严肃道:“前面开路去!”

    严卿乐颠颠的点头,急匆匆跨马而去。

    楚开翰低头看着双喜,眸光温和:“娘子,为夫此去少不得八月底才会归家,家中爹娘便托付与你照顾。”

    双喜露出大大的笑容:“相公放心便是。”

    楚开翰摸了摸她的头顶,目光四处寻找,却是没有看到那张熟悉的小脸,忍不住皱了皱眉,终究放弃了寻找,朗声道:“出发!”

    人太多,楚容一身大红色锦袍混进队伍,竟是无人察觉不对劲,猛然回头,朝着某个方向调皮眨眼,看到那人唇畔的笑意,这才转回去,轻松跳上花轿后的一辆马车。

    “小、小妹?!”

    “小哥哥小声点,不要引人注意!”

    马车里,半靠着闭目养神的楚开霖一看到贸然闯进来的一脸喜庆的人,习惯了淡然处之的人声音都拔高了。

    楚容连忙扑上去,一把捂住他的嘴,道:“小哥哥小声点,被大哥发现一定会赶走我的。”

    楚开霖皱眉,扯下嘴上的手:“半点没有女儿家的模样,大哥赶你离开还不对了?”

    “小哥哥,我这样子出去以后怎么见人?”楚容憋红了脸,拎着他的衣领威胁道:“难不成叫所有人知道你家小妹女扮男装混入送亲队伍?”

    楚开霖顿住,眸光深深看着她。

    楚容再道:“何况姐姐远嫁,说不定以后一年见一次,就不容许我送她一送么?”

    楚开霖不语,依旧看着她,眼神微带嫌弃。

    楚容:“…咳,小哥哥行行好,就当没看到我,只要离开了三里镇,大哥一定不会赶走我,我保证。”

    楚开霖凝视她良久,终于低下头,当真当成没有看到。

    楚容:“……”小哥哥我腿酸,把位置分我坐一坐!

    一行人离开了三里镇,楚容胆子也就大了起来,直接掀了帘子走出去,大声道:“温大叔,给我送匹马来!”

    青嫩、雌性莫辨的声音,却是吓得在场几个人差点落马!

    楚开翰脸色瞬间变得难看,纵马退到马车边,低头瞪着她:“回去再收拾你,现在入马车不要露面!”

    楚容讨好一笑:“大哥,我没骑过马,叫我过过瘾怎么样?”

    “不怎么样。”楚开翰严词拒绝,大手一探,直接将楚容按进马车之中,警告道:“别以为出了三里镇我就拿你没办法,此地距离南城距离遥远,我完全可以快马加鞭送你回去,再跑回来和队伍汇合。”

    楚容刚探出去的脑袋瞬间缩回去,规规矩矩的坐好,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一旁的楚开霖露出浅浅的笑意。

    马车外的楚开翰哼了一声,驱赶骏马走到队伍前头。

    严卿脊背发冷,扶正了头上的新郎帽子,低声问道:“当真是小、容容?”

    这小东西怎么跟着来了?

    严卿心思白转,忍不住阴谋化,想了千种万种的可能,额头都渗出汗水了。

    楚开翰叹道:“是容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队伍的。”

    偏偏小弟还助纣为虐,帮着她掩饰痕迹,这才顺利出了三里镇而不为人知。

    严卿默默擦汗,暗暗回想南城的一切,就怕自己处理得不干净,叫小东西取笑他,进而拖延将小百合迎入门的时间。

    然后悲催的发现,似乎除了策动族老等人站在他身边,他老爹似乎还没有动半分?

    严卿坐不住了,恨不得立刻跑回南城,将闹心的老爹,善使阴谋诡计的继夫人死死打压,然后风风光光将人娶进门。

    想着想着,严卿也冷静下来了,脑子转动飞快。

    小百合一定要娶进门!

    旁边的楚开墨面容沉峻,好似沉浸在什么难解的纠葛之中。

    三里镇,香山村,一波风雨也开始了。

    “真是遗憾,楚云走得太快太急。”楚香望着二房半掩的门,二房三个男丁送楚云楚家,家里一下子冷清了下来,楚长河夫妻闭门不出,最多就是到门口扯一把青菜而已。

    那么楚容去了哪里?

    楚香游魂一样逛了两天,才确定这人不在,至于去了哪里她也不知道。

    楚蝶犹豫道:“五丫不在,我们要怎么接近景宏?那座院子可是不允许外人出入的。”

    “进不去,里面的人出得来。”楚香笑得一脸阴险狡诈。

    楚蝶犹犹豫豫,终究选择沉默。

    “她说容容的真面目?”段白黎面不改色,已经恢复红润的面容风采潋滟动人,唇边一抹清浅笑意,无端叫人生畏?

    尚华嗤笑:“容容姑娘是我们从小看到大的,什么底细我们会不知道?公子,同样十一岁,楚香可比容容姑娘差多了。”

    段白黎轻轻瞥了他一眼:“告诉她,明日我会准时到场。”

    “公子?”尚华微微一讶。

    段白黎没有解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容容太过不像十一岁的孩子,就是当年三岁的时候,就足够叫人侧目。

    的确有不为人知的真面目。

    事关容容,他十分有兴趣知道。

    转开话题一转道:“楚长海最近身在何处?”

    楚云出嫁,这人却是没有到场,就是楚老爷子和刘氏也是维持了表面的慈祥,太过平静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尚华面露不解,公子话题跳得太快,他跟不上节奏,不过还是道:“楚长海半月前出现在阳新郡,与州府大人相交慎密,至于说什么做了什么,我让人留意了,公子想知道我立刻叫他们整理成册送过来。”

    段白黎摇摇头:“不必着急,如今严卿不在,楚家二房的孩子也不在,正是夺取花房与碧玉山庄之良机,只需叫人守着这两处便可。”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