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65章 鬼才段白黎的手段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5章 鬼才段白黎的手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七月初,三里镇表面上风平浪静,百姓安居乐业,实际上风起云涌。

    夜里,楚容一如往昔翻墙而入,静静坐在段白黎面前,喝着茶,眼睛不时的看向他,却没有开口说一句。

    眼神太过炙热,段白黎想当成不知道都不行。

    再一次斟茶,段白黎道:“容容为何频频投以关注?可否言明?”

    楚容认真点头:“我在想,我下半辈子就跟你过下去似乎也不错?”

    两人的婚约,楚容一直没当一回事,毕竟,思想前卫,一张纸从来不是束缚她的绳子。

    段白黎微微挑眉,笑道:“那就一起过下去好了。”

    楚容突然笑了,那就一起过下去好了。

    这么赏心悦目的一个人,每天早晨都能够第一眼看到,想想也是至高无上的待遇了。

    尚华明显感觉到这日起,他家公子和容容姑娘关系更密切了,公子的书案上,经常能够看到容容姑娘一颦一笑,公子着魔了而不自知。

    消失了一段时间的钱老终于出现了,急哄哄道:“快快收拾行囊,马上三伏天了,上香山给公子拔除寒气!”

    一年中最闷热难忍的时刻,却是拔除寒气湿气最好的时候,为了这一刻,钱老可谓付出良多,两条腿都快跑断了!

    尚华急忙反应,掰着手指头数着需要准备的物品,一个人跑上跑下,山上山下来来回回好几趟,务必给公子一个优质的养病环境。

    “上山之前,解决楼家,好平心静气为我治伤。”段白黎如是说,推脱了楚容早去早回的论断。

    与其心有牵挂而分心他顾,不如解决了后顾之忧再去。

    楚容算了算,三伏天还有一段时间,可是解决楼家哪有那么容易?

    楚家隐隐冒头,那也是小荷才露尖尖角,而楼家,算是三里镇的庞然大物,嫡系一脉在阳新郡遍地开花,可谓是枝繁叶茂。

    蚂蚁撼树需要勇气,一个不慎就是崩溃的后果。

    不等她抓耳挠腮想太久,段白黎却是动手了。

    先是阳新郡爆出假酒之事,有人一状子将楼家告上官府,原因是贩卖掺水的假酒,楼家绝口不认,还动用私刑,那人气不过,这才将之上告。

    结果当然是楼家全身而退,那人以诬陷罪被打了五十大板,死没死却是瘫了。

    平静的湖面掀起小波浪,很快就平息了,

    不过几日之后,楼家一下人处理落胎妇人尸体时不慎被人撞破,楼家人个个貌美的秘密被揭开,原来是使用了紫河车。

    若是药用的也就罢了,这东西虽然叫人心惊肉跳,却也不是没有。

    但人家食用的是新鲜的,刚刚从妇人身体里脱离出来的!

    这可就灭绝人性了。

    想想楼家几代人,纵然一个个大腹便便,那张脸却是如花似玉,这得残害了多少无辜妇人?

    想想就觉得心惊肉跳。

    这下子激起了民愤,州郡官员有心袒护,抓了叫嚣最凶狠之人重重打了一顿,以绝对的压迫力暂时按住了势头,却在几天之后迅速反扑。

    死了妇人的人家好似商量好了一般接二连三击鼓鸣冤,同时楼家何处铺子缺斤少两、以次充好的事屡屡被揭穿,一张张状子叠得高高的,差点压垮了书案!

    楼家一事成为阳新郡百姓人人关注之事。

    太过巧合,若是没有推手,是个人都不会相信!

    “查!给我查!到底是谁针对我楼家!”楼家当家人敢这么做自然兜得住,也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却忘了,你有钱,别人也许比你更有钱!

    而且,有时候不需要钱财,只要一个契机,就能激发内心深处的仇富与落井下石的恶意之心。

    楼家在阳新郡是一大户,很多人畏惧楼家的势力,当然也有人恨不得楼家去死,这下好了,楼家摔跤了,与之对立的人急忙上去踩一脚,务必将之彻底踩进泥里!

    墙倒众人推,楼家渐渐出现颓势。

    但也只是出现倾塌之相,在钱财的诱惑下,楼家人奔波走动,终究还是被他稳住了局面。

    这时候,一张文书下传阳新郡,叫郡守不敢再包庇,扔烫手山芋一样急切的踹开了楼家。

    在楼家人还没有查清楚是谁动的手时,在刚刚喘息一口气时,楼家被一举推倒,一家几百口人除去分家在外不涉此事者尽数下狱等待判决,楼家人不得不散尽家财以换得身心自由。

    “到底是谁针对我们楼家!”短短几日,楼家当家人老了十几岁,没有紫河车的滋润,脸上的皱纹再也藏不住,然,心里最恨的就是背后之人,找不到死都无法瞑目!

    女眷更关心的却是:“爹爹,楼家宅子被收走了,我们该怎么办?”

    望着脸色苍白的女儿们,往日娇养宠爱,今日落魄潦倒,娇花也会失去水份,颤颤巍巍,好似狂风暴雨之后,随时可能变成碎屑的模样。楼家当家人一抹脸,沉声道:“去三里镇,你们小叔叔在三里镇过得不错。”

    阳新郡楼家的事很快传到楼玉树耳中,等他急哄哄准备出手时,楼家已经日暮西山成为过去,对方动手又快又狠,一撩一个准,要么是早有准备,要么就是此中高手。

    楼玉树在书房沉默了两天,终于正视了楚家的重量。

    能和官府攀上交情,楼家用了十几年,楚家只用了几天,这样的对手太过可怕。

    楚开翰得到这消息一脸懵逼,是楼家自己倒大霉,还是有贵人相助?他更相信后者。

    将此事告知楚容,见对方惊讶了下便点头表示知道了,楚开翰立刻反应,这贵人,小妹认识。

    是谁,隐有猜测,更多的却是不甘心。

    不够不够,才会屡次需要外人出手相助!

    于是楚开翰更加忙碌了,终日出入各种聚会之上,人脉一点一点的扩宽。

    深夜,踏着月夜,带着一身热气,楚容坐在段白黎面前,咕噜咕噜喝点微凉的茶水,道:“是啊黎动手了么?”

    段白黎取了帕子给她擦汗,面色平淡,道:“是我。”

    楚容微微一笑,歪着头将脑袋凑过去,调皮道:“帮我擦汗。”

    段白黎抿唇,手指微微一僵,凝视楚容笑意盈盈的眸子,走近她,轻轻擦拭汗水:“我是你未婚夫,有事不需要去打扰严卿,可以直接找我。”

    楚容眸光微闪,鼻息跳动着属于段白黎的香气,以前疏离的青竹冷香,现在温柔的浅浅花香。

    “好,我的未婚夫。”

    “暗处之人是尚安,有事吩咐只管招呼他,你是我未来的娘子,等同于我。”段白黎继续说道。

    楚容明显感觉到某处的气息停滞了一息。

    早知道暗中有人,只是从来没有露面,也没有半点恶意,便没有过多的放在心上。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啊黎就已经派人保护她了,张开双手,给段白黎一个大大的拥抱,道:“谢谢啊黎,你保护我,我也会保护你。”

    十一岁的孩子并不高,瘦瘦弱弱的,抱着段白黎的腰,就像和大人撒娇的孩子。

    等到楼家人拖家带口来到三里镇已经是七月中旬。

    “大哥,说来是我害了家里。”楼玉树看着苍老得惊人的大哥,忍着心中的排斥,沉痛的说道。

    美了一辈子,楼玉树是个重度颜控,乍然看到老树皮大哥,整个人都要炸了。

    楼家大哥唇角微僵,道:“到底怎么回事?”

    楼玉树便简明扼要将来龙去脉说清楚,末了补充道:“可我总觉得楚家没有那么大大的本事,更可能是南城严氏在后面推波助澜,大哥,那严卿可不是好惹的,我曾偷偷接近他许诺不少好处,愣是被严卿冷脸拒绝了。”

    若是南城严氏为楚家出头,那楼家短时间大厦倾塌便可以合理解释。

    只是…

    “你说那严公子看上了楚家一女儿,并且定了亲不日完婚?”楼家大哥掌权多年,知道什么是重点。

    既然楚家凭借的是严卿,若是严卿不出手了呢?而严卿愿意为楚家出头是因为楚家那姑娘,若是那姑娘死了或者出了什么事呢?

    严卿会愤怒抽身离去顺便踩死楚家吧?

    心中有了计较,楼家大哥便放下了对弟弟的怨恨,道:“个中缘由你知我知便可,莫要告知第三人,免得惹来是非。”

    楼玉树忙点头,转身安排一家人的住所。

    楼家人就这样在三里镇住下了。

    而此时,段白黎已经带着一家老少出现在香山之上,楚容问道:“那楼家全部堵在三里镇,和楚家是不死不休的仇恨,万一对我爹娘下手呢?啊黎,你不厚道,下手不干净。”

    段白黎微微一笑,将一脸控诉的小丫头抱入怀中,轻声道:“放心便是,尚安不是被你留下了么?”

    况且还要严卿。

    这个人从一开始就针对他,也是时候教训教训了,到底是从小养在外面,比不得正经世家贵子,少了一份气度,多了一份随性,就让他为之磨练出来吧。

    要知道这人肩膀可是要扛起万千黎明百姓的。

    钱老忍不住捂脸,动不动搂搂抱抱、占容容姑娘便宜的男人,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公子么?才十一岁的孩子也下得去手,简直,简直…禽兽!

    尚华鼓着眼睛一脸肯定,是公子,只不过变得太快了。

    钱老默默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水,罢了,公子开心就好。

    一行人入住临时搭起的竹屋子,钱老每日粘着楚容进进出出的跑,准备各种药材,将之小心衡量了份量包起来,待用。尚华跟着段白黎保护他,也盯着他每日灌下大碗苦哈哈的药水,看着他都觉得苦涩,心疼得不得了,恨不得代替公子喝了那汤药。

    但是不行,公子身体不好,喝了药才会康健起来,所以公子忍忍吧,他也忍忍吧。

    山下,严卿双目赤红冲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人去楼空的小院子里,咬牙切齿一阵破口大骂:“景宏你这小人,剪了老虎须子就跑,要老子承受老虎的利爪,你不是人!”

    骂着骂着,气顺了,咧咧嘴,嘀咕道:“也不是老虎,最多就是披着老虎皮的黄鼠狼…”

    面色一变,狰狞又凶狠道:“可是你不该拿我的小百合当饵子!小人!”

    发泄够了,严卿急匆匆离开香山村,因为小百合被抓了,本来那些人还打算抓走楚长河和孟氏,却被几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暗处的人挡了。

    严卿生气愤怒的便是如此,你说,保护两个人是保护,多保护一个人会死么?会死么?

    偏偏冷眼看着小百合从眼皮子底下被抓走!

    若非打不过那些冷冰冰的木头人,老子杀了他们!

    心不在焉安抚快要哭瞎的孟氏和坐立不安的楚长河,严卿跑到山脚下的小院发泄一通,而后匆匆离去。

    与此同时,楼家人所在楼房之中,楚云被扔进无人房间之中,楼家大哥定定的看了她良久,只道:“容貌不如何绝美倾城,却迷得严氏公子团团转,看来是真的爱重于心了。”

    楼家大哥认为,男子喜爱女子,无非也就是喜爱那张出色的面皮,得到了就会失去新鲜,若是女子容貌算不得倾城色,那就唯有真爱可以解释。

    这可就棘手了。

    自己的未婚妻被掳走被羞辱,是个男人,哪怕已经因此厌弃未婚妻,也要狠狠出一口恶气才行,倒霉只会是楼家。

    人已经抓来,仇怨也已经结下,不能不想法子化解。

    想了想,楼家大哥道:“叫三小姐过来。”

    在没有抹去楚云在严卿心中的地位,还是不要轻易动手得好,男人的报复手段不容忽视,尤其是被戴了绿帽子的有权势男人,所以在此之前,他该做的却是找个人顶替楚云的位置,说不定能够借此机会铲除楚家,顺便得南城严氏的相助。

    楼玉树在一旁止不住的眉心跳动,按他说,该拿楚家其他人来做文章,而不是动二房的人,偏偏大哥对他心有芥蒂而不愿听取。

    现在,他有一种风雨欲来的诡谲危机感。

    三小姐在家中容貌最为出色,被宠得天上星星也能得到,在知道自己比不得一个农家女时,竟是悄悄来到关押楚云的房间。

    “也不怎么样嘛,一个低贱的女人!”三小姐自认骄傲高贵,哪怕家中落魄,但在小叔叔家里还是要风得风,而她,竟然要抢一个贱民的男人。

    想想就窝火。

    “你过来,给我扒了她衣服,上了她!”三小姐一脸厌恶,随便点一个守在门口的家仆,做出叫她付出一辈子的事来。

    看着陌生男人的走近,勉强镇定的楚云终于忍不住吓哭了,这一刻,绝望而又恐惧,口中无意识叫唤的人不是爹娘、不是兄长,也不是负责她下半生的严卿,而是小妹。

    “小妹救我!”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