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65章 简在帝心才是保命上策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5章 简在帝心才是保命上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开明死了,死在百花楼柴房之中,仅是一具漆黑的焦炭。

    楚家三房夫妻二人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地方还冒着白烟的尸体,白布遮盖下,隐约可见凄惨的黑色。

    “娘,哥哥真的死了么?”小花儿被陈氏紧紧抱在怀里,此时睁着天真的眼眸问道。

    一句话,扯断了陈氏的神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哑声道:“花儿不要胡说,你哥哥在挣钱给花儿买花戴,这里的人不是他,不是他。”

    楚长湖捂着脸,看不到情绪,也不知道是悲伤过度,还是冷漠隐忍。

    片刻之后,白布被花儿扯开,惨不忍睹的焦炭模样差点吓死人,小花儿面色惨白,连尖叫都不会了,捂着嘴,双眼瞪得老大。

    陈氏哭号起来,声声入耳,悲伤欲绝。

    楚开翰抹了一把脸,走到楚长湖身侧,低声问道:“三叔是打算讨回公道,还是拿了补偿叫五郎入土为安?”

    区别在于前者上告公堂,人尽皆知,后者私了,旁人只会知道楚开明死于意外。

    楚长湖想也没想道:“不能传出去,五郎还有姐姐妹妹要出嫁!”

    死在花楼太过难听,很容易影响女儿家出嫁,儿子已经死了,再搭上女儿就得不偿失,不如拿一笔银子,叫家里过得舒坦一些。

    楚开翰并不意外他的选择,可是还是觉得有些失望,但凡这个三叔有点血性,就应该追究到底,孩子还小,为什么会通风月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被关起来?甚至丢掉一条小命。

    这一些,楚长湖都不知道,就打算拿了银子了事。

    冷漠得叫人心寒。

    说到底,还是胆小懦弱了些,可惜了小妹费心的布局。

    三房夫妻带走了楚开明的尸体,楚长江身为大哥、大伯,当仁不让为之讨回公道,也就是赔偿多少的商定。

    与此同时,楼玉树砸了一个书房,沉声道:“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是再三叮嘱你们小心照顾好楚家郎,你们的照顾就是看着他死在火海之中?还有,大火何处起?追查原因了么?”

    “东家,楚开明一直很安静,我们就守在门口没有进去,谁知道…大火怎么发生的小的也不知道,不过最先起火的却是厨房,柴房距离厨房近,我们守门也就闲暇,听到有人求救,立刻上去帮忙,等大火得到控制,这边的柴房已经烧起来,火光冲天,控制不住。”一人跪在地上请罪,满头大汗,却是不敢有任何隐瞒的尽数说出口。

    楼玉树冷冷一笑:“大厨房起的火…”

    百花楼每天人来人往,想要抓住这个纵火之人并不容易,毕竟人太多太杂,每个人看起来都十分可疑,真的追查只会累吐血。

    垂眸思绪良久,楼玉树面色冷峻三分:“看来楚家人早就知道楚开明之事,只不过隐而不发,等待时机…去找个仵作验尸,说不定…”

    这时,门口走来一个人,低声在楼玉树耳旁道:“东家,插入碧玉山庄的人失去踪迹,似乎…被灭口了。”

    “好好好,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好手段!”楼玉树捏碎了手中的玉佩,白净的脸上一片狰狞。

    原本打算借楚开明之事得几分好处,顺便使人潜入碧玉山庄,说不得还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惊喜。

    结果的确是惊喜。

    十一岁的孩子,管一个庄子却是滴水不漏。

    仵作在楚开明入土为安之前开棺验尸,确定尸体是个十四岁的男孩子,所有特征和楚开明一般无二,楼玉树憋了一口气,总觉得尸体上有猫腻,却找不到破绽。

    年级小小就意外死亡,这并不是好事,尸体停了三天便匆匆下葬,丧事从简,香山村的人甚至还没从那么小的孩子就死掉的冲击中回神,尸体就深埋土壤之中了。

    也掩盖了一段事实,一段真相。

    同时,楚家三房得了一百两银子的赔偿,算是揭过了此事。

    然,得了银子一时欢喜,但是三房就楚开明一个男丁,这下子还去了,三房后继无人,又有得闹了。

    楚容找到温大叔,道:“这楼家不会善罢甘休,我碧玉山庄他伸手我剁爪,大哥那里有护卫队在,姐姐有严卿,小哥哥聪慧过人,楼玉树十之**会从我爹娘处报复,温大叔可否借一个人给我?要女子,通武艺,懂医术的最好。”

    温大叔嘴角抽了抽,你当这人才是大白菜么,还挑挑拣拣的,不过借人不该找公子么?找他干什么?

    楚容道:“姐夫叫我来找你!”

    这主仆二人也是够了,想来知道楼家会有后续报复,竟然串通着看她忙得团团转,简直不可饶恕!

    温大叔笑得和蔼可亲,终究是叫苏锦带走了一个人。

    香山下,小院中,段白黎和尚华被一群人团团围住,个个手握刀剑,一副寻仇的模样。

    楚容知道楼玉树会报复,却没想到会对段白黎动手。

    “阁下光临寒舍所为何事?”段白黎每日关注楚家,自然知道楚家发生的大事,只是对突然冒出来,打算抓他当把柄的人有些意外。

    什么时候,他成了容容的弱点?

    对外,段白黎重病缠身,久养不愈,很明显有短命之兆,所有人都认为段白黎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殃子,自然会觉得他好欺负。

    柿子挑软的捏,段白黎是楚容的未婚夫,抓了她的未婚夫,不怕楚容不投鼠忌器。

    “少说废话,看你弱不经风的模样,最好束手就擒,免得多受皮肉之苦。”为首一人冷漠说道。

    随即一挥手,道:“动手!”

    至于尚华,太过稚嫩的脸庞无法给人威慑力。

    再一次验证了都不能小看任何一个人的真谛,尚华突然发力,纵身跳起,将段白黎安全送到屋顶,塞给他一把特制的铁钉,之后怒气冲冲,横扫四方,所到之处,鸡犬不宁,血流成河!

    偶有人偷袭段白黎,都被他手中的铁钉子击中,当场殒命,习不得武,他学的是暗器,自幼聪慧,学习能力强悍,很容易将暗器使得出神入化。

    楚容得了消息脸色大变,使出平生最快的速度,眨眼间出现在小院之中,掠过遍地尸体,穿过刀光剑影,窜上屋顶,挡在段白黎面前,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手中一柄锋利的匕首,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很快,一张小脸染了杀戮的血腥。

    眼看大势已去,楼家人不得不放弃此事追杀,并且得到不可告人的惊天秘密,迫不及待打算回去通风报信,如此也不算任务失败。

    “想走?做梦!”尚华娃娃脸上一片阴骘,一声轻喝,手中长剑长了眼睛一般飞驰而去,斩杀为首之人。

    还有几个漏网之鱼,尚华微恼,大声道:“尚安死小子你还不滚出来!等死呢?!”

    沉静了几息,几道黑色人影刷刷而出,其中一人意味深长的看了尚华一眼,眼中冷静,尚华却看出了嘲笑。

    “这混蛋!”尚华气得哇哇大叫,跺跺脚追杀刺客而去,以发泄心中怒火。

    转眼之间,所有人走光了,除了段白黎和楚容,以及满地的尸体。

    “啧,你的人是太相信我,还是忘了你?”楚容忍不住取笑道。

    小手因为用力过猛而微微颤抖。

    段白黎眉目依旧,不喜不怒,不急不缓,低头看着楚容,那张脸上染了鲜血,平常人看着只会觉得心惊胆战,段白黎却觉得顺眼极了。

    上前一步,将之抱入怀中,轻声道:“谢谢。”

    谢谢你还记得我。

    男子的声音平淡,一如既往的动听,楚容却从中听到丝丝温热。

    这么一个清冷之人,感情比不得别人,他很少主动,就算主动了也给叫人感觉到疏离。

    楚容却敏感的这人情绪波动了。

    轻咳一声,有些尴尬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所以来救你不是因为你特别,而是因为我愧疚。

    不知道段白黎有没有听懂,楚容只感觉到背上的双手紧了三分。

    段白黎不是个任人欺负了不还手之人,原本不打算掺和这争斗,奈何人家将主意打到他的头上,那便不能忍。

    “楼家的嫡系在阳新郡,这些年没少揽不义之财,与官府勾结霸道祸害乡里,大人是不是该出手为民除害了?”段白黎不打算自己动手,毕竟身份敏感,因此,他找到了县令大人。

    县令大人死死瞪着早已陷入死局没有任何缓和余地的棋盘,心里恨得牙痒痒,这人,每次来就杀他个片甲不留,然后冷静的说事,丝毫不在意他每次火冒三丈,几次三番打算抓了人打一顿再说。

    然而,他是青天大老爷,不能做出有所身份之事。

    那就忍吧。

    伸手一扫,孩子气的打散棋子,眼不见心不烦,这才开口道:“本官这是个县令,管不上州郡府城之事,段公子高看本官了。”

    段白黎不急不缓道:“是么?那我就告辞了。”

    说罢优雅起身,拂去肩头落花,抬步就走。

    气得县令大人差点拍案而起,这人求人还不能有求人的态度了么?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是怎么一回事?

    咳,县令大人忙道:“啊黎且慢,家里进了一批新茶,叫你带点回去尝尝。”

    没有人知道,这县令大人和段白黎年幼时有过一段交情,说来,离开京城,逍遥一方,还是段白黎的功劳。

    段白黎依言停住了脚步,却是没有回头,不急不缓道:“你是不容侵犯的皇族,百姓安居乐业,并非圣上一人之事,在内,你是孝顺的儿子,在外,你是清明的眼线。”

    县令大人沉默,明白了段白黎的意思,简在帝心才是保命上策,他是皇子,注定躲不开纷争,不争不抢就是死。而他真的无心皇位,又不想死,只能想方设法的远离皇城,以为如此,便没有任何威胁,那些兄弟会放过他。

    现在看来,三里镇才是最危险的地方,比之皇城都要惊险三分。

    因为这里尽出些不是人的妖孽!

    扯了扯僵硬了嘴角,道:“我知道了。”

    一封奏折以家书的形式飞回京城,很快被放在御案之上,皇上觉得有趣,道:“是皇儿送来的?这么多年朕差点忘了这孩子。”

    从离京开始就像失踪了一样什么消息都没有,若非每年年末的回京述职,他都不记得自己有个儿子在外任官,并且一当好几年不挪位。

    公公连忙道:“回禀皇上,正是大皇子殿下,殿下还遣人送来三里镇的特产,说是尝着新鲜,送些给父皇、皇祖母试试。”

    “哦?呈上来。”皇上也不急着看信了,饶有兴趣的等候着。

    公公急忙跑出去,将送去检查的东西小心翼翼提回来,呈现给皇上看。

    一碟花儿一样的糕点,颜色鲜艳、栩栩如生,看着叫人舍不得下口,一袋子活蹦乱跳的河虾,留有纸条一张,指明了如何烹制,还有一盆碗莲,粉白粉白,看着实在喜人。

    这些都是皇上没有见过的,不免好奇得很,立刻让公公带着河虾去御膳房盯着烹煮,而他则捧着糕点,端着碗莲,眉目温和朝着太后宫殿而去。

    那封信被塞在怀里,倒是被他忘记了。

    “皇儿今日气色不错,可是碰上喜事了?”太后的宫里无非就是一群后宫女人争宠,太后觉得无趣,但是没有她们就更无趣,这才容忍她们在眼前晃荡,一句话九曲十八弯的绕。一看到皇帝儿子立刻忘了这群女人,眉目含笑的看着他,随即看到了他手上的碗莲。

    眉眼飞扬起来,眸子也亮了三分。

    皇上知道母后喜欢花花草草,因此也不卖关子,直接开口道:“儿子的儿子给儿子送花送吃的,儿子现在送给母后送花送吃的,母后试试看?”

    什么儿子的儿子,太后听得发懵,难得见皇帝儿子调皮,心里也是一阵欢喜,视线从碗莲移开,看到了精致的鲜花糕点。

    旁边的嬷嬷立刻上前,以银针试毒之后小心递给太后一块。

    旁边的女人惊讶了下,得皇上直接称呼儿子的皇子是谁?会是自家皇儿么?众女人心思白转,恨不得回宫问一问自己的皇儿。

    奈何和皇上共处一室的机会太少,不能放过,一个个露出最美好的一面,侍奉二人左右。

    且不管皇宫如何热闹,此时,楼玉树再次砸了一个书房,一张保养得宜的脸直接扭曲了:“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普通人都抓不住?要你们何用?全军覆没,全军覆没…楚家好样的!”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