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61章 请允许我带她离开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1章 请允许我带她离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停灵三天,严娇娇变成了一捧黄土,葬在严卿特意为她寻找的风水宝地,还买了一户家人,还给他们卖身契,只要求他们每年清明、生祭死祭不能错过。

    这时候的人,十分崇尚香火传承,也注重死后有人焚香点蜡。

    处理好这一切,严卿便准备回南城,因为不知道妹妹的事是真是假,所以他是秘密离家,严将军等人是不知道他偷偷离开的。

    短短几天,严卿瘦了一圈,看得楚云心疼万分,又找不到劝慰他忘记的法子,只能变着法子给他做好吃的。

    严卿找到楚容,一脸疲惫难以掩饰,哑声道:“小妹,我想带走小百合。”

    不经历死亡,永远不会知道当中的彻骨疼痛,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一闭眼,就是妹妹那张苍白如纸的音容笑貌,挂着浅浅的微笑,虚无缥缈,然后就是支离破碎,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坟墓。

    在乎的人就那么几个,好不容易多了一个,转头却是阴阳相隔,甚至在不久之后,就会忘了妹妹的存在,因为,他想不到与她有关的记忆,所有的痛彻心扉,归咎于血脉相连,骨肉相亲。

    疲惫,不安,无助,茫然无措…

    从前不曾体会过的各种情绪,蔓延心头,压抑着肺腑,叫人难以自由呼吸。

    这种疼痛,他不想再体会,他要用双手为在乎的人撑起一片天空,呵护在羽翼之下,给予全部的守护。

    楚容定定看着他,沉声道:“好。”

    严卿微微一愣,没想到说服小姨子这么快,这么容易,有些不敢相信。

    楚容道:“什么前世今生我相信,严卿,因为你对姐姐好,所以我同意你带走她,但请记住我的威胁,他日敢叫姐姐受委屈,我有的是法子叫你生不如死。”

    严卿不将这威胁放在眼里,心中自知不会有这个机会,在他心中,哪怕血脉相连的妹妹,都没有小百合的重要,她是他的全部,甘愿为她放弃所有,也争抢所有的理由。

    “多谢,还请帮我一帮,岳父岳母那里…”

    “放心,他们会同意的。”楚容说得自信满满,因为她知道,只要她松口,大哥也会跟着同意,大哥同意了二哥不敢反对,小哥哥不会反对,爹娘他们会选择尊重姐姐的意思。

    到头来,只要她同意,只要姐姐同意,那么这件事就**不离十拍了板子。

    这点严卿也是知道的,这才会第一个找楚容。

    楚容认真叮嘱道:“但我有一个要求。”

    严卿洗耳恭听。

    “你们尽管胡闹,但是十八岁之后才能要孩子。”

    严卿面色一红,能将这种事拿到台面上说的人,想来只有眼前这么一个人了,轻咳:“我同意。”

    孩子什么的他暂时想不到,毕竟孩子娘还没拐到手。

    两人一前一后朝正堂而去,楚长河夫妻正和大儿子楚开翰说着事:“爹娘一听分家,立刻脸红脖子粗破口大骂,而后甩了一个鞋底子,告诉我想要分家,先弄死他。”

    楚开翰问道:“那爹说了什么?为何今日得到这分家文书?”

    楚长河看了楚开霖一眼,有骄傲,也有心疼,这孩子才十三岁,心眼却是不少:“六郎说可以帮楚开阳恢复功名,前提是分家不能有损楚家二房的名声,否则,能恢复,自然也能再次抹杀。”

    楚开霖姿态端方,好似没有听到这话一样,捧着一本书,手中一支毛笔,不停的起起落落。

    楚开翰摸了摸鼻子,对这个小弟完全没有办法,轻咳一声道:“小弟,你怎么帮楚开阳恢复功名?可是需要大哥帮忙?”

    楚开霖终于撩起眼皮,缓缓道:“大哥不必担心,此事我自有分寸。”

    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也不会夸下这个海口,他说出口的话自然能够兑现。

    楚开翰再次摸了摸鼻子,不知该说些什么。

    倒是楚开霖看了他一眼,继续道:“大哥请专攻此事的匠人前来修缮房屋吧,村长处我已经打过招呼,官府也备了案,旁人只会知道楚家人口多,孩子相继成亲,屋子不够住而在别处另起屋子,却不会知道我们已然分家。此分家文书一并交于大哥保管,待爷奶百年之后再拿出来,如此,名声便不会有多大的损伤。”

    楚开翰点头,随即和他商量起房屋修建之事,连同楚长河,父子三人交头接耳,楚开霖手中一张设计图渐渐明了。

    楚容和严卿正好这时候走进来,看着父子三人的孟氏笑眯眯的迎上去,委婉的表示对严卿妹妹过世的惋惜,没敢太直接,免得这孩子心里难过。

    楚容好奇的凑过去看那张设计图,惊讶于楚开霖的笔锋惊人,同时问道:“娘,分家文书拿到手了?”

    孟氏将刚刚和楚开翰说过的事再说一遍,道:“你和你小哥哥想到一块去了,你爷爷最在乎的读书美名,老人家几十年的心愿,纵然前面有个楚长海,但到底一个秀才名下能免不少税收,老爷子舍不得放手,只说给老人的钱不能少,家里有事要搭把手,到底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

    分家的事楚容很早就想过,奈何古人尊卑看得很重,一家人注重儿孙满堂,长辈在不分家,因此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而这一次,正处于楚家二房地位高涨、处于楚家人忌惮二房的时候,运作得当,完全可以顺利抽身,同时,名声什么不受半分损伤。

    楚容很快想到爷爷的弱点与不可抗拒的诱惑,那便是读书人的功名,一个楚长海明显不够,楚老爷子向来觉得读书人不嫌多。

    楚容点头,这些都是情理之中,爷爷并不过分。

    只是…

    “奶也痛快同意?不能吧?以我对这老太太的认识,定然要抓爹一脸。”楚容开了几分兴趣。

    孟氏唏嘘:“可不是,你爹差点被抓一脸,你奶奶这个人啊,目光短浅,能看到的只有手中那点好处,最难缠,其实也最好收买。”

    她没看清楚小儿子给老太太说什么,但她印象深刻,小儿子说了什么,那张牙舞爪的老太太立刻安静了,不再反对,甚至偶尔会帮腔一句。

    被忽略一旁的严卿轻咳一声,将众人的视线吸引过来,这才严肃认真而又慎重道:“岳父岳母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孟氏似乎才反应过来冷落了他,而后才是他口中的自称,一时间竟是呆愣住。

    楚开翰父子三人缓缓抬头,看向严卿,等待他后续的话。

    老脸一红,觑了楚容一眼,严卿绷着脸道:“我想带走云儿,我们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成亲了。”

    此话落下,立刻感觉到头顶几道视线变得危险起来。

    ……

    “爹娘,你们为什么同意他们分出去?只要我们还是一家人,这二房就不会太过分,这么多年,他们不也不敢将底细全部拿出来?现在扒光了底细,知道二房有的是银子,凭借亲兄弟这份感情,就不信占不到好处!孟氏娘家侄子可以,我们楚家三房人同样可以!只是爹娘为什么要放走这么大一只金猪?”

    楚长江很是不理解,得到三弟传信说二房被分出去的时候,整个人都蒙住了,他爹明知道二房不能放走,为什么要写分家文书?

    狠狠的瞪了楚长湖一眼,这个也是个蠢的,木纳呆滞,爹娘老了糊涂了,你不知道阻止么?

    楚长湖低下头不去接触他的脸色,阻止,怎么阻止?那十三岁孩子提出来的诱惑他都无法抗拒,爹娘更不愿意放过了。

    尤其是给甜枣之前还打了几板子,叫老爷子老太太心生畏缩又惦记诱惑。

    然后楚开霖说:“打断骨头连着筋,我们始终是留着相同血脉的一家人,爷奶,分出去,并不代表我们不是一家人。”

    一边是这份承诺,另一边是无法抗拒的诱惑,老爷子老太太才点头同意的。

    楚老爷子不悦道:“我怎么做不用你教,你只要知道,大郎以后可以继续念书,身上秀才功名也可以回来便可。”

    楚长江呼吸一滞:“爹说的是真的,大郎还是秀才?”

    因为儿子这秀才,村子里好多人巴结他,给他送这送那,将他捧得高高的,忘乎所以,这才几天,就从云端掉下来。

    但是那飘飘欲仙的滋味叫人无法忘记,因此,他做梦都想儿子还是个秀才,他还是秀才的爹。

    楚老爷子点头:“若非为了大郎,我又何必低下头?正如你所说,这时候二房不缺银子,跟着他们少不了好处,我不会叫他们顺利分家。”

    摸了摸缝在衣服里的布兜,微鼓的触感叫他心情愉悦。

    银子,二房的确不缺,随便出手就是一百两银子,楚老爷子根本无法抗拒。

    这下子楚长江没话说了,儿子功名恢复,他无法拒绝,二房家财万贯,他同样无法拒绝,只是事已成定局,再无法改变。

    楚长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楚长海全程不说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二房送给他一本册子,这册子可不得了,有他指使赵氏父女参与毒杀一事的证据,也有他侵吞方家财务、远送丈母娘方夫人离开的证据,包括方夫人此时的具体位置,还有他同知府大人来往信件…

    这么多把柄落在人家手里,楚长海再不敢开口反对,反而还要添一把火,叫二房彻底脱离,否则,等他的不只是功名革除,更可能是牢狱之灾。

    楚家几房人心思各异,楚家二房此时也是心思各异。

    严卿久久等不到回答,不由得抬起头看去,却叫几个人冷冷的瞪着他,好似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般,一时间竟然有些哭笑不得,也感动于家人对小百合的宠爱。

    正想说什么,楚云推门而入,放下手中的盘子,直接跪在严卿身边,小手抓着严卿的大手,道:“爹娘,哥哥,对不起,是我不孝,请允许我跟啊卿的亲事,我们即日成亲。”

    严卿感觉心口格外的滚烫,这个傻姑娘,口中的话轻飘飘,换成在别家,绝对是不知廉耻,她这是豁出去了。

    紧了紧手中的小手,严卿慎重道:“我严卿以性命为誓,此生不负云儿,有违此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死后不得安眠魂飞魄散不得善终!”

    本就安静的屋子这下子更安静了。

    楚云呆呆的看着严卿,睫毛上挂着泪珠子,楚容嘴角含笑看着严卿,沉默不语,楚长河夫妻呆愣愣看着他,一脸回不过去。

    楚开翰兄弟俩互相看了一眼,决定保持沉默不说话。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严卿不是死人,只觉得额头上满是汗水,小声嘀咕道:“我都发毒誓了,这样的好女婿哪里找,岳父岳母还不快快同意?”

    孟氏扑哧一声笑了,被楚长河瞪了一眼,才掩着笑意道:“起来说话,跪在地上坏了膝盖怎么办?”

    严卿连忙将楚云拉起来,小心翼翼拍去她膝盖上不曾存在的泥土,轻声道:“谢谢,小百合。”

    楚云轻轻摇头,眼眸深处是浓浓的愧疚,手掌一阵冰凉,这是她做得最过分的一件事,爹娘一定很难过很生气吧,毕竟生她养她这么多年,却不如一个男人。

    低下头,楚云却不愿意违背心意。

    爹娘身边有哥哥弟弟妹妹,而啊卿只有她了。

    楚容道:“多大点事,娘,你不是说女儿家早晚要离开爹娘的么?如今姐姐找到自己的归宿,也是时候离开爹娘了,还是说,爹娘想叫姐姐一直留在家里变成老姑娘?”

    孟氏瞪了她一眼道:“你这孩子胡说什么?爹娘什么时候说过不同意了?只不过是舍不得…”

    说罢,眸光隐隐闪过水光,养了那么多的女儿,转眼之间变成别人家的了,还不容许他们为难为难这个抢了他们女儿的人?

    楚长河也是舍不得,却知道一直压着不放也不可能,若非真心喜爱,严卿就不会等云儿那么多年,感情是经营的,需要双方维护,而不是严卿一直的一厢情愿。

    想了想,道:“我同意你们成亲,啊卿啊,你去准备聘礼吧,看日子的事交给爹娘…交给你大哥来。”

    严卿顿时喜上眉梢,多日来因为妹妹过世而带来的悲痛愁云,终于被拨了开。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