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60章 重生与死亡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0章 重生与死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转眼到了六月二十六,这一天,整个香山村好似回到大过年,老人孩子纷纷走出家门,上村口那处表演提线木偶的临时戏台看热闹。

    锣鼓喧天,鞭炮声起,拍掌叫好连绵不绝。

    楚家人满为患,村子里的妇人不管老幼,全都挤了过来,煎炸烹煮、洗菜切肉,忙得不亦乐乎,年长妇人手捧炒得香香的咸瓜子围坐在一起,说着这日的主角,楚家二郎楚开翰。

    “哎呦,这时间真真快,当年还在城里当伙计的孩子,都长大成人,马上就要娶亲,这下子可好,楚家大郎娶亲了,现在是二郎,很快就是三郎四郎五郎,大家伙可有不停的喜糖吃了!”

    “可不是?我家那臭小子和二郎同年,这会儿都是两个孩子的爹了,也是二郎成亲晚。”

    “这二郎也是一表人才,那相貌没得说,十里八村多少小伙子都比不得二郎俊俏,那新娘子听说也是一等一的好模样呢!”

    三姑六婆,将楚开翰从头夸到脚,一遍又一遍,真心与否无人可知,大喜庆日子,最是喜欢听好话,说出来自然也是一茬一茬不要钱。

    一条大红色鞭炮碎屑从楚家门口一直铺到香山村村口,两旁大红色玫瑰花开得正艳丽,罗汉松、富贵竹镶嵌立两侧,点点芳香,盎然绽放。

    “新娘子来了!”调皮的孩子一声欢呼,其他的熊孩子立刻蜂蛹而来,口中呼声一浪一浪,将迎面驶来的大红色马车围了个水泄不通,寸步难行。

    赶车的楚开墨一身大红色,眉目俱是喜色,手中鞭子一扬,抓一把铜钱混合糖果,用力撒出去,大声道:“孩子们,快抢,有糖有铜板啊!”

    抛铜钱十分有气势,朝着马车边,一把又一把的撒。

    孩子们欢声笑语更加浓烈,楚开墨哈哈大笑:“走!”

    旁边的楚开霖难得多了几分人间烟火之气,静静坐在中间,被两个哥哥围绕。

    楚开翰胸前一朵大红色的花,衬得整张脸喜气洋洋,红光满面。

    兄弟三人并排而坐,同样一身大红色锦袍,区别在于楚开翰的更为精致华贵,一圈圈卷边金色,看起来格外耀眼。

    马车后,两排迎亲队伍敲锣打鼓,整齐大红色耀眼袍子赏心悦目,鞭炮声此起彼伏。

    迎亲队伍慢腾腾的走,再慢也很快到了楚家门口,媒人早早立在一边。

    楚容笑眯眯的看着这热闹的一幕,人小的她十分有自知自明的往旁边站,免得被踩两脚,迎接新娘子,拜天拜地拜父母,媒婆一声‘礼成’,昭示着楚开翰从一个男子变成一个男人。

    生命中的责任多了一个。

    院子里好几桌整齐排放,穿梭的伶俐伙计一个个都是高手,在人来人往的狭窄过道里,依旧能够保证手中菜肴不滴落半分,也不会破坏菜肴的整体造型。

    洞房之中,楚开翰喝过交杯酒便出去敬茶,双喜被留下来,红盖头已经被掀起。

    楚容几个小姑子陪着她,还有村里几个小姑娘,因为好奇而挤进这间新房。

    人靠衣装这话果然不假,容貌本就不差,这时候这么一打扮,整个人光彩夺目,绝色倾城,引得小姑娘们一阵阵惊呼。

    “双喜嫂嫂,这妆容是你自己画的么?好生精巧的手法!”

    “是啊,是啊,我娘说女人成亲的时候是一生最美丽的时候,现在看到双喜嫂嫂我相信了,好美好美!”

    “嫁衣好好看,是城里哪个绣娘做的?等我成亲了也找她去!”

    小姑娘你一言我一语,眼睛亮晶晶,热闹无比。

    双喜羞涩不已,却道:“这新娘妆是我家小姐亲手给我画,嫁衣是青嬷嬷亲手绣的。”

    承载了小姐与嬷嬷所有感情。

    想到今日送她出门的小姐,双喜眼睛不由得发热,喉咙发堵。

    眼看着就要掉下眼泪来,楚云忙道:“好了姐妹们,外面已经开席,我们快去占位置,准备用饭吧!”

    男尊女卑,所以女人是无法和男人同一张桌子用饭的,也就是楚家比较奇葩,特意开了两桌什么女子专用桌,招待村子里的女眷。

    更多女人则捧着饭碗,蹲在厨房里吃。

    顺利将人打发走,楚云道:“大嫂不必心忧,啊卿回来了,定然能够照顾娇娇。”

    双喜重重点头:“我知道了…大姑子。”

    楚云愣了下,随即笑开花,口气亲热两分:“大嫂,饿了吧,我去给你端吃的,娘早早给你准备了的。”

    说罢匆匆就走。

    房间里只剩下楚容和双喜,一个坐在床头,羞涩、忐忑又激动,一个平静、好奇又温和,认真道:“大嫂,我现在告诉你一件十分严肃的事。”

    双喜正襟危坐。

    楚容满意的点头,取来一个红木匣子,直接塞给她,道:“这是我大哥的聘礼,之前那些只是表面的,这里才是重要的,还请大嫂仔细收好,另外,也大哥这人很好,所以请大嫂好好待他。”

    双喜微愕:“我不能收的,小妹,你大哥的聘礼早就给我了,这样做不合适,还有,你大哥是我的相公,我自然会真心待他。”

    楚容露出笑容:“大嫂,你是个有福气的女人!”

    双喜眉开眼笑。

    门外,一脸忧心如焚、悲痛欲绝的严卿摸了一把缩回伸出去的手。

    很快找到楚云,将她扯到无人的房间里,抱着她就是一顿啃,沙哑而颤抖道:“小百合,妹妹她…没了!”

    楚云满脸通红,正想骂他几句,听了这话明显愣住:“你再说一次,我没听清。”

    “妹妹她才十八岁,我才刚刚知道她的存在,只一眼,她就走了,永远闭上眼睛,和当年娘亲一样,将我抛弃…”七尺男儿,将脑袋埋在楚云颈肩,哭得像个孩子,温热的液体湿透楚云的肩膀,渗入心扉,疼痛入骨。

    说不出安慰的话,楚云干脆伸出手将他紧紧抱住,手掌轻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慰。

    门外,刚得了消息的楚开墨叹了一口气,算了,反正姐姐也是严卿的未婚妻,两个人年纪也不小了真发生什么,成亲就是了。

    摇摇头,大哥今日忙得很,此事还得他去料理才好。

    深吸一口,露出美好的笑容,好似没什么都没发现,穿梭酒席之间,敬酒喝酒,为楚开翰挡去不少酒水,而后找到楚开霖,低声交代了几句,这才装作不胜酒力,吐去了,实际上悄悄翻墙走了。

    楚开霖看了看二哥离开的方向,端着酒杯子,跟在大哥身边,不需要太多的言语,那张不染世俗的脸,就吓退一波又一波凶猛如潮水的灌酒风浪。

    “公子,我总觉得这三公子有些面熟。”尚华偷眼看楚开霖,忍了忍没忍住,低声道。

    段白黎没有说话,钱老却给了他一巴掌:“傻小子,快吃吧你,这么多食物都堵不住你的嘴!”

    面熟么?

    不过是和自家公子有几分相似罢了,当然,这是以前,以前的公子没有经历生死,胸有丘壑山峦,不装红尘俗世,一举一动,好似寂寞冷月,孤单寂寥。

    而现在…似乎经历过生死之后,公子多了几分人气,容容姑娘经常夜里爬墙,也从最开始的不赞同,到后来的期盼、等候,直到默契。

    心有期待,便变得可亲,变得容易亲近。

    而这三公子,完全是个弱质书生,一心追求圣洁无暇,追求君子之风,不动安然,便是书生特有的气质。

    尚华娃娃脸一皱,不甘心的瞪着钱老。

    很快,楚开翰装成被灌醉的模样,身躯晃了晃,几欲摔跤,楚开霖连忙扶着他,顺便叫来两个人高马大的人将他送入洞房。

    同时,带出了楚容。

    楚容眼睛一扫,一院子的臭男人!

    目光很快落在段白黎脸上,脚尖不由得一变,大步走了过去。

    “啊黎,菜色可是附和口味?”

    农家人,做出来的饭菜都是大分量的,重油重盐,比不得段白黎口中食的精致好看。

    段白黎轻轻点头:“尚可入口。”

    楚容斜眼,装模作样,入乡当随俗,啊黎,你现在也是个泥腿子。

    一夜很快过去,第二天一早,双喜拜过双亲,领走改口费,这才听到自家小姐已经过世的消息,一激动…没晕倒,只是拎着裙摆,忘了身边所有人,飞奔而去。

    楚开翰:“……”

    楚长河夫妻:“……”

    楚开霖平静道:“大哥,追上去。”免得太难看了。

    楚开翰恍然惊醒,匆匆追上去。

    楚开霖又道:“小妹你是女孩子,留在家里,那里有大哥二哥便可,大姐会跟着去,你就不要去掺和。”免得沾了晦气。

    楚容也不拒绝,点头道:“我知道了。”

    楚开霖拿出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的地契,递给楚长河,道:“爹,大哥成亲了,很快会有小侄子小侄女,我们家房子不够住,是时候搬出去了,分家与否不甚重要。”

    一起是,可以分家,若是没办法,那就算了,但是另外起屋子是必须的!

    但这事他不能开口,只能交给爹娘去处理。

    楚容笑容满面,默默递出去一本册子,道:“爹娘,提出分家,若是不愿意,只管将这册子交给四叔,他知道该怎么做。”

    楚长河惊愕万分,两个孩子之间来回看,看样子这俩孩子是早有预谋。

    楚开霖觑了她一眼,没有询问册子里何物。

    楚长河艰难开口道:“你们可知道,父母在不分家的道理?确定分家么?之后我们家的名声定然不好听。昨日成亲你们应当看到了,虽然那些婶子嫂子们口中说着好听的话,但也有人议论毒杀一事,并且和我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关系,这就是人言可畏。因为二郎成亲,摊子铺得大,这些人有心不来也会忍着,一旦我们家落魄,不一人踩一脚已经是菩萨保佑。若是我们分家,不管原因是什么,承受唾沫的一定是我们,孩子,你们都还太小,不知道人情往来的重要,分家…分家就算了吧?”

    楚开霖点头道:“爹不必忧心,就算不分家,有杀人一事在,楚家的名声就不会太好。”

    不过是粪墙之上再抹粪水罢了。

    楚容附和道:“爹,你也说了,因为排场大,叔婆婶子们才纷纷而来,而不是避而不见,人就是这么现实,我们家有钱,所以他们舍不得也不敢得罪我们,有钱,说话才有力量。”

    这个道理,古今中外无一例外。

    钱不是万能,没有钱万万不能,有权的为了钱,有势的还是为了钱,钱是万恶之源,也是离不开的终极目标。

    孟氏叹息道:“索性我们家两个女儿都定亲了,男儿倒是好办些,你们想分家就分吧,孩子他爹,我们什么走一趟?”

    毒杀一事过后,楚家二房被独立,但独立又如何,过去那么多年也是这么过来了。

    楚长河想了想,道:“就明日吧,办一桌,将大哥他们和爹娘请过来。”

    孟氏点头应下。

    楚开霖和楚容携手离去。

    严娇娇葬礼办得很简单,因为年纪轻轻得病去了,又没什么亲朋好友,说简单,其实更应该是凄凉。

    双喜赶来的时候,青嬷嬷哭得撕心裂肺,手中纸钱不停的烧:“…烧金烧银让你买路走,买路过…占好位…投好胎…”

    严卿要处理一切后事,繁琐得很,只能时不时走过来看一看严娇娇的棺木,发一会儿呆,而后继续忙碌。

    楚云身穿白服,以长嫂的身份为严娇娇清洗身子,换上干净整齐的衣裳,这才将她送入棺木之中,而后跪在地上烧纸钱。

    双喜眼泪如水流,沉默的跪在地上,任由眼泪滚落,颤抖的肩膀,跟着一起烧纸钱,折金折银。

    简单的灵堂,充斥着低沉的悲伤,没有说话声,更叫人心头发疼。

    楚开翰上了一炷香,便悄悄退了出去,感叹年纪轻轻便乍然离世,同时也浮现几分疑惑,钱老明明说过,好生将养还能有几年光景,为何…

    心有不解,便寻了严卿询问。

    “那个傻丫头服用了虎狼之药,这东西不知道怎么来的,当初从南城远道而来,就是这药撑着,否则也走不到三里镇。”

    一个月前,由为了双喜吞服此物,身体负荷不住,加上兄妹相认太过激动,两番刺激之下,竟是孤零零猝死在夜里,什么话也没有留下来。

    【未完待续】

    ------题外话------

    嫁人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脱胎换骨,也叫做重生。

    娇娇出场得不多,但是我喜欢她的干净纯洁,心无瑕疵,也喜欢她为了在乎的人付出所有,哪怕代价是脆弱的生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