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59章 归来的楚楚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9章 归来的楚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钱老叹息一声,该说的、能说的他都说了,至于容容姑娘愿不愿意相信,会不会相信,那就不是他所能预料的了。

    走了几步,钱老突然道:“容容姑娘,我家公子即将拔去体内寒气,我该准备什么?”

    叫他出手,一样可以让公子恢复康健,只是无法在短时间,而是两三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此法妥帖稳当,不会有任何后遗症。

    然,容容姑娘不同一般,他更想知道,她到底怎么拔除那寒气而不伤根本。

    楚容歪头想了想:“准备点食物吧,我们会在温泉处呆上三天,啊黎入口之物需要细腻,可参照幼儿食谱。至于我们…”

    楚容恶劣的笑了:“自然是大鱼大肉。”

    叫啊黎只能看不能吃,不知道那张素来冷静、无风无浪的面容会不会变得难看?

    她很期待呢。

    和钱老分别,他去准备自认为该准备的东西,楚容径直回了家,手工整齐精巧的大红色双喜字从楚家大门一直延伸到村口,两旁道路摆上喜庆繁盛的花卉,花枝招展,好似在迎接所有过路人。

    几个碧玉山庄的人手拿棍棒,来回走动以守护这些珍贵美丽的花,还有几个花房的护卫队,包括阿尧在内,一个个雄赳赳,喜气洋洋,好似迎亲的人是他们一般。

    楚容走过去,所有人朝她行礼,她连忙道:“不必多礼,大家辛苦了,今晚家里大摆筵席,犒劳犒劳各位!”

    这个小东家最是大方,在楚容手底下干过活的都知道,当下也不客气,连连应和,还熟练的提出要求:“姑娘,家里的猪头肉不错,能否多上一些?配点小酒,简直美上天!”

    “姑娘,我喜欢家里的羊肉串,多多的上,还要冰块,对,也要多多的!”

    “烤鱼,烤鱼!越大越好,搭配那什么芽的,黑乎乎的菇子,恨不得将舌头吞下去,这东西不能少!”

    “就我一个喜欢肉丸子么?牛肉丸子、猪肉丸子,还有什么蟹肉做的丸子,对了,猪肚汤不能少了,还有卤面!”

    几个人凑在一起,不停的吞咽口水,这些东西看似清淡无奇,却是他们以前没吃过的,跟了小东家之后好胃口也被养叼了,越是新鲜的菜肴,也想要尝尝味道。

    楚容小手一挥:“管够!”

    想要马儿跑,就要给马儿吃草,楚容深谙此道,经过玉儿背叛之事,却是收敛很多,但也没多少,只是更加揪住卖身契。

    楚容叮嘱几句,之后便回了家。

    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应该关在大牢里的楚楚。

    不过几天,这娇花一样的女子脱胎换骨,本就清瘦,现在更添三分骨感,眉目之间再没有之前的骄傲、目中无人和自以为是,她就像一丛盛开的玫瑰,叫人容易忽视花丛中带了尖刺。

    楚容眸光微闪,早知道大牢能够这么改造人,应该叫姐姐住上几天才是。

    随即又摇头,她舍不得她害怕恐惧。

    “五妹妹。”

    不是五丫,而是五妹妹。

    楚容微微挑眉,从小到大,除了在外人面前见过几次,此外,都是五丫五丫的喊,所以,这女人是想干什么?

    不由得提高了警惕。

    “大姐。”楚容道。

    楚楚上前,微微低头,叫楚容看清楚她脸上的歉意,道:“对不起,之前是我太过自以为是,觉得糕点从我们家拿出去,只能是二妹妹做的,但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害死人,那孩子被毒死和我没有关系…”

    楚容不语,凝视楚楚,案子已经结案,那孩子的尸体由衙门亲自埋葬,蒋氏被娘家人带回去,听说得了楚家的赔偿,已经将之当成嫁妆,另觅良缘了。

    既然已经盖棺定论,现在翻出来有什么意思?

    不知道她目的何在。

    楚楚顿了顿,幽幽一叹道:“罢了,现在说不是我害死人,也没有人相信,如此,多说无益。”

    楚容很给面子的点头,本来就是,给你申辩的机会,你却被堵的一句话没有,事后再说什么无辜冤枉,有屁用。

    楚楚因为她的态度面色微僵,却很快调整过来,道:“我今日厚脸皮求上一求,能否放了我大哥,考科举那么多年,好不容易得了个秀才的名头,转眼之间被扒得干干净净,为此,大哥大嫂经常吵架…”

    “那你应该找大人去,我又不是县令,说什么就是什么,何况,大堂兄撸去功名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品行不端?连血脉相连的弟弟都能下得去手,枉为读书人!”

    最后一句话落下,楚容明显感觉到某处气息焦躁起来,视线无意一瞟,黑白分明的双眼迸发出一抹杀意,转瞬即逝,快得叫人抓不住。

    楚楚眼泪滑落,瘦弱身躯摇摇欲坠,竟是就地跪下,道:“五妹妹,我知道开霖弟弟同房先生关系不错,此人是我三里镇文人界一方泰斗,能否请开霖当说客,拜房先生为师?”

    原来目的在这里?

    只不过,这个女人凭什么认为小哥哥会为了一个想要害他的人奔波劳碌?

    “抱歉,小哥哥身体不好,又惊吓过度,这些天一直没能出门。”楚容面无表情道。

    这话是楚开霖的借口,这熊孩子关在房间里好几天了,说在最后修订《楚氏字典》,七八年的积累,足以将所有文字变成认识的,并且工工整整载入册子中。

    此书,见证楚开霖读书生涯的开始,以及,一手出色毛笔字的练成。

    不等楚楚再说,楚容接着道:“与其找人当说客,不如放弃读书之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不一定非要走仕途,人生太短,何必过分执着?”

    “少假惺惺!谁不知道,要不是楚开霖有人相帮,怎么会将我陷害至此?凭什么我要放弃功名?楚开霖敢陷害我谋害他,我一定不会叫他好过!”楚开阳绷不住了,从隐藏的角落里跑出来,朝着楚容就是一巴掌。

    楚容冷笑一声:“当年的事,看来大堂兄是忘记了啊。”

    抓住那只打过来的手掌,猛然反身,用力一弓背,直接将高大的楚开阳掀翻在地,一只脚踩上去,楚容屈身:“有知府大人撑腰,大堂兄但是撑住气啊,可以了四叔为你谋划的一切,生生叫你自己给毁了。”

    早在注意到楚开阳的时候,也注意到另外的几个人,是什么人她不知道,不过,隐约可见反射阳光的刀锋。

    什么人有资格佩刀?

    在这偏僻的小山村,只有官府的人,而县令明显不会出现在此地为楚开阳做主,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赏识楚长海的知府大人。

    而躲在暗处偷偷观察的人,不是知府大人,也会是铺头捕快一类的。

    楚开阳面色大变,见鬼一样看着楚容,双目赤红:“你这个妖孽!”

    十一岁的孩子,将他掀翻在地,并且再也爬不起来,只能是妖孽。

    “抱歉,你要打我,我自然要还手,我师傅离开之前一再提醒我不能堕落了他的名声,否则下次见面会剥了我的皮。”楚容没有任何诚意的说道。

    说到师傅,自然而然想到叶燃城,也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样了,当日连告别都没有,不知道叶叔叔有没有找到他?

    楚开阳认命的闭了眼睛,都是忘了这死丫头有个飞天遁地的杀胚师傅。

    “你可以再试试动我的人,这一次是剥去功名成为白身,下一次就是…人生最不缺少的就是意外,大堂兄悠着点。”说罢,拍了拍他的脸颊看了一眼完全傻掉的楚楚,之后大步离去。

    看样子,楚长海盯上了小哥哥,这可不妙啊。

    “你说这楚家小儿最好拿捏,结果呢。”楚长海面前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手中抱着一把刀,冷漠的看着他。

    楚长海连忙告罪:“是我失算了,原以为失去了师傅撑腰,楚容只是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子…”

    “原以为?这就是你的办事方式?凭借自以为是?”男人冷硬唇角掀起丝丝讽刺。

    楚长海心里将楚开阳骂了千百遍,面上却不敢有任何抱怨。

    若是楚容在此地,定然会认出这个陌生男人曾经见过面,可惜,此时的楚容完全想不到,再见的时候,竟是那般场合。

    而被楚容惦记的叶燃城,身处广阔无垠的大草原之上,来往的羊群、牛群、马群、风一吹,带来阵阵清新的凉风,无一不叫嚣着豪气万丈的魅力。

    “爹,我不想去什么九朝部落,我是大成的子民。”叶燃城不喜欢空气中散发的浓重粪便气息,不喜欢身边的裸露半个膀子的糙汉子,十几年的大成百姓生活,已经叫他彻底养成大成的生活习惯。

    “对不起,臭小子,再给我一点时间,为你娘报了仇,到时候你想去哪里,爹随便你,可好?”

    这是叶北第一次提起叶燃城的亲娘。

    叶燃城皱了皱眉,主动上前,用他日渐宽阔的胸膛揽住他:“对不起爹,我会陪着你,娘不只是你的责任,也是我的责任…能不能跟我说说娘?”

    在叶燃城看不到的地方,叶北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臭小子,到时候你可就抽不开身了,跟我斗,再吃十年的盐再说。

    “你娘是天底下最美丽的女子…”父子俩找了个地方坐下,身边是平坦的草地,烈风带来阵阵灼热,也带来属于青草的气息。

    身后十来顶帐篷一字排开,一段美丽又凄楚的故事被挖了出来,从此在叶燃城心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此时暂且不提。

    且说,尚华抓了一只鸽子匆匆入门:“公子,九朝部落来信了,我们的人已经和叶将军联系上,也达成合作意图,叶将军很满意公子列下的多条规矩,只是提出…”

    段白黎不急不缓,淡淡瞥一眼扑棱翅膀想要飞走的白鸽,道:“想要他‘徒弟’?”

    尚华瞪大眼睛,哪怕知道公子聪明绝顶,能从只言片语找到可用之处,但每一次亲眼所见,都忍不住惊艳一番。

    “公子怎知?”

    “叶北临行前给容容一个玉佩,传媳不传子,意思很明显,而上面的图腾是叶家特有的家族图腾,追溯叶家百年,便能知道玉佩送出去的意思。”段白黎道。

    也正因为叶北的举动,他才迫不及待用一纸婚书束缚容容。

    顿了顿,段白黎道:“直接拒绝,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还有,将我定亲之事传出去,他们知道怎么做。”

    尚华激动了,这消息传出去,叶将军还想着容容姑娘两只就是痴心妄想,公子是什么人?公子手下之人的神,他们心目中的神所承认的人,那决定只是是公子的人,别人妄想染指,脖子洗干净了再说!

    和公子抢人,那是在找死!

    就是这么霸道,这么蛮不讲理!

    “你又在搞什么高深莫测的事?嗯?还和我有关系?”楚容趴在墙头,目光在段白黎四周张望着,惊讶道:“今日怎么没有茶水点心款待?”

    段白黎没有避讳楚容,取下信鸽上的纸条,咬破手指涂抹上去,上面的字迹才显现出来,仔细端详片刻,他径自将纸条交给尚华,而后将尚华打发走。

    楚容已经跳下墙头,凑近他追问:“为什么今日没有花茶喝?”

    段白黎:“叶北赠予你的玉佩交给我。”

    楚容微愕:“你也知道是师傅送给我的,我为什么要交给你?”

    段白黎静静看了她片刻,而后塞给她一本书:“除非你想成为草原上的…母狼。”

    楚容差点被口水呛死,胡乱抓了书本一看,整个人沉静了下来,忽略段白黎,忽略周遭一切,心里眼里只有书上的文字。

    还真的是…母狼。

    “咳,师傅误我,啊黎,没想到我师傅竟然是这般传奇的一个人物。”楚容迫不及待将玉佩扔给他,好似扔掉烫手山芋一般。

    “是与不是,他日再见当面询问便是…好了,已经深夜,容容回家去吧,还是打算与我同床共枕?”段白黎满意的收了玉佩,难得给楚容一个欣赏的眼神。

    楚容:“……”刚来就被驱赶,这不合适吧?

    “啊黎,赏点茶水喝喝,你家的茶特别可口诱人,喝了戒不掉,看我大半夜爬墙来喝茶,你可不能不负责任!”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