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58章 时日不多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8章 时日不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过一日的功夫,楚开翰便搞定了认定的媳妇儿,并且麻利的补上婚书,请官媒配合孟氏操办一切成亲事宜。

    楚家变得热闹起来,进出的人很多,都是送礼来的,也是花房长久的客源,看得楚家几房人眼红不已却不敢妄动。

    “咳,你们这么看着我作何?”人逢喜事精神爽,楚开翰一直认为自己是兄长,必须端着架子,底下的弟弟妹妹才会听话,服从管教。

    这会儿,被楚开墨和楚容盯着看,脸皮再厚,架子再大,也忍不住羞躁难当。

    楚开墨叹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哥,竟然直接将大嫂吃了,不过大哥的法子很好,女人嘛,印上了你的印记,就只能是自己的人了,跑都跑不掉…啊!”

    捂着被揍的脑门,楚开墨一脸幽怨,触及自家大哥的眼神,心口一颤,下意识瑟瑟缩缩,委屈巴巴的往楚容身后一躲。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哥!”楚容昂着头,认真的说道。

    一脸正值,却做出登徒子、色胚才会做的事,果然人不可貌相,古人诚不欺我。

    楚开翰发窘,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楚容道:“我和二哥还想着怎么帮你追到大嫂,没想到大哥自己出手了,还这么快拿下大嫂,不过大哥说了什么,大嫂怎么就同意了?”

    楚开翰眸光闪过笑意,道:“也没什么,就是问她需不需要帮助,双喜就自己开口说要找到他家公子,叫小姐与他兄妹相认。”

    “所以大哥用帮她找到公子为代价,叫双喜姐姐答应嫁给你?”楚容双眼含笑,这位大嫂比她想象的更容易欺骗呢。

    楚开翰点头,道:“虽然算不得君子所为,但我本来就不是君子,不兴君子之道,何况本来就是你情我愿之事。”

    直到很久以后,楚开翰才知道,当时还是小丫头的娘子跟他回家,觉得被他玷污了,不得不嫁给他,哪怕后来他没有逼迫,娘子也会逼他迎娶她。

    总之,不管如何,终究会成为一家人,相濡以沫,直到苍苍白发、身埋黄土。

    婚事定下,成亲事宜很快上了轨道,合八字、请期,成亲之日定在六月末。

    双喜满心纠结的站在小姐门口,听着房门里不时传出来的咳嗽声,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楚云抓着她的手:“大嫂这是干什么,娇娇妹妹正盼着你,你却自己哭了,这不是叫娇娇妹妹担心么?”

    “可是…”双喜后悔了,嫁了人就不能跟在小姐身边,没人保护小姐,小姐该怎么办?

    楚云笑道:“你放心,娇娇妹妹是啊卿的亲妹妹,自然就是我的亲妹妹,过去的都过去了,之后我会照顾她的。”

    想了下,补充道:“我和啊卿都会好好照顾她的。”

    楚容点头道:“大嫂别担心,温大叔找了大夫给姐姐看病,姐姐很快就好了,严卿那里也得到有个亲妹妹的消息,姐姐以后会有很多人疼爱。”

    双喜哭得撕心裂肺,在楚容姐妹的注视下,哭哭唧唧道:“我不想哭的,只是想到不在小姐身边,眼泪就不听话了。”

    “再哭,我带你回家了。”

    一句无奈的话,顺利叫双喜止了哭泣,扭头瞪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听了多久墙角的楚开翰一眼,轻哼一声,而后推门而入。

    楚容朝着楚开翰竖起大拇指,楚云犹豫了下,跟着竖起大拇指,表情一致‘大哥你好棒棒’!

    楚开翰轻咳一声,信步离开。

    屋内,双喜一看到自家躺在床上几乎看不到隆起的小姐,哇的一声就哭了:“小姐…对不起,双喜来晚了…”

    “哭什么哭,住嘴!”青嬷嬷满脸不爽,觉得哭哭啼啼晦气无比,也因为双喜抢了她觉得还不错、可以给小姐当相公的男子。

    口气自然而然带出几分排斥与厌恶。

    “嬷嬷。”娇娇看了青嬷嬷一眼,而后撑着床板坐起来,苍白得好似白纸的脸上一如往昔的温和如水,也脆弱不堪。

    青嬷嬷心疼不已,听话的不再开口。

    抓着双喜的手,娇娇道:“双喜,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不是姐妹,更甚姐妹,转眼双喜都十六了吧,也是时候出嫁了,快别哭了,成亲嫁人是好事呢,小姐会亲自送你出嫁的。”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娇娇苍白得脸便成了红色,弯着腰剧烈咳嗽,气息紊乱而沉重,一副重病不治、随时可能死去的模样。

    双喜连忙轻轻拍打她的后背,熟练掏出一个荷包,往她嘴里塞药丸子,青嬷嬷转头抹泪。

    另一边,楚容兄妹三人与温大叔围坐一起。

    “我请了三里镇所有大夫,始终都是一句话…公子那里也送了信,叫他寻找一个京城的大夫,否则小姐她…”温大叔叹气。

    小姐死而复生之事叫他惊惧不已,刚刚尝试着接受,却又得到命不久矣的消息,再没有比这更叫人难以接受的事了。

    楚容想了下,道:“我认识一个神医,据说是宫里退下来的。”

    楚容只是说说,请钱老过来是一定,但她知道,这位娇娇小姐,没多少时光。

    换句话说…必死无疑。

    “能否传信叫严卿回来?兄妹俩见见面也好。”楚开翰一看自家小妹的神态,便知道结果,但他同样不会说,别人死不死和他没关系,他不想小妹的神奇本事被人发现。

    楚云沉默,从小一起长大,很清楚彼此的性子以及神态的意味,心里酸涩得不行。

    温大叔确实不知道兄妹三人的心思,只以为好心相帮,笑道:“这是自然,公子得了信,已经说了会赶回来…在这之前,还请姑娘帮忙。”

    楚容点头:“放心,我会请到钱老的。”

    温大叔眼睛一亮,钱老,曾经在三里镇有头有脸的神医,却在一年前不知所踪,没想到姑娘竟然能找到他的踪迹。

    这下子小姐有救了。

    解决了心头纠结之事,温大叔道:“公子还说,大公子欲迎娶双喜姑娘,便认了双喜姑娘为妹妹,以南城严氏嫡出小姐的排场出嫁,公子亲自背她上花轿。”

    双喜一个人孤零零,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就是主子,偏偏主子是个病重之人,手上也没什么东西送给她当陪嫁。

    可以说,双喜嫁人,完全就是一个人孤军奋战。

    严卿的意思是给楚家一个体面,同时,也是一个威胁,敢亏待双喜,哼,背后还有整个严氏呢!

    楚开翰严词拒绝:“很抱歉温叔,严卿好意我心领了,请你转告他,我楚开翰迎娶的是双喜,不是严氏小姐。”

    说爱还是太过了,此时的楚开翰对双喜最多也就是有好感、觉得可以相处的阶段。

    这么一个女人,还比不得家人重要,没道理让一个女人背上尊贵名头,叫没什么见识的爹娘小心翼翼。

    楚容拍了拍自家大哥的肩膀,道:“温大叔,大哥的意思是,我们家不看重身份地位,只要我大哥真心喜欢,这就够了。”

    温大叔静静的看着兄妹几个,突然之间不知道开口说什么好,娶了严氏的女儿,等同于迎娶一座金山,一座庞大的靠山,严氏矗立百多年,积累的财富难以想象。

    严氏小姐出嫁,哪怕只是个记名的,那嫁妆也不会太少,毕竟,严氏丢不起那个人。

    至于靠山,端看严卿从无到有就能知道南城严氏这顶帽子多么好用。

    不过想想也是,钱,楚开翰自己会挣,严氏的赫赫威名,云姑娘嫁入严氏一样维系双方关系。

    想到这里,便不再多提。

    婚事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大红色喜服准备完成,各种喜糖、喜饼连带着喜帖一起分发出去,剩下的,只等待成亲之日。

    ……

    “啊黎,借钱老一用,还有,这是喜糖,来,张嘴,听说有"qing ren"的喜糖最甜了,尝尝看。”楚容不由分说的塞了颗糖给段白黎,之后拽着钱老大笑而去。

    段白黎面色第一次皱了起来,他不太喜欢这种甜甜腻腻的东西。

    尚华也知道公子的喜爱,这会儿紧张的盯着他看。

    段白黎却是一点一点将糖给吃光了,轻声道:“有"qing ren"喜糖…的确很甜。”

    末了却是喝了一整杯的茶。

    尚华暗笑不已,在公子眼神瞟过来时,忙绷起娃娃脸,憋红着脸道:“公子,得到消息,严夫人的人已经追过来,看样子是要斩草除根。”

    段白黎道:“拦住他们,拦不住直接杀掉,另…叫尚安过来,跟在容容身边。”

    尚华有心询问,想到前几日,想到公子不喜多嘴多舌之人,急忙咽下去,恭敬应是,之后匆匆离去。

    段白黎拿起桌上大红纸包裹的喜糖,犹豫了下,终究剥开一颗,含入口中,阵阵清甜在口中散开,清晰品尝到花香,叫人沉醉。

    这厢,楚容带着一脸无奈的钱老来到城里。

    温大叔和娇娇姑娘已经等候一旁。

    瘦瘦弱弱的身躯,被宽大椅子包裹,更显三分脆弱纤细,面上依旧蒙上一层轻纱,好看的眼睛凝视来人。

    温大叔柔声道:“小姐,且让大夫看看,这位可是当世神医,曾经给皇上看过病的,手段绝佳出众。”

    娇娇姑娘轻轻点头,将细弱得只有手骨的手臂放在茶几上,青嬷嬷赶忙取了帕子覆盖,钱老拱手之后,就坐温大叔让出来的位置,手指搭上娇娇姑娘的脉搏,细细诊断。

    双喜紧张的捏着楚开翰的衣角,一双眼睛死死瞪着钱老。

    楚开翰反手抓了她的手阵阵温暖传递过去。

    楚容看得无语,谁说古人保守不能随便牵手的?看,我家大哥大嫂这么正大光明的拉拉扯扯,简直是旁若无人。

    片刻,钱老收了手,没有任何言语,径直往外走,温大叔连忙跟上去。

    “嬷嬷别担心,钱老可是神医,一定能够治好我的。”娇娇轻笑,小心拍着青嬷嬷的手背,安慰她紧紧蹙起的眉头。

    青嬷嬷却是摇头嗓子干哑得厉害,竟是说不出一句话,若是真没事,神医就不会避开小姐说话,甚至一句最简单的敷衍都不愿意说。

    双喜被楚开翰抓着,想出去出不去,又怕出大力气伤了他,因此只能干瞪眼。

    楚容倒是跟出去了,意料之中的结果。

    “…最多三个月,看在容容姑娘的份上,老朽会尽力延长她的寿命,然,老朽并非神,无法解救她脱离阎王殿,也许一年,也许半年,老朽尽力而为…”

    后面的嘱咐话语温大叔显然没有听进去,整个人如同雷电劈中一般,直愣愣、双目无神的呆滞住了。

    不明白好好过了十七八年的小姐,怎么就在和公子相认之前,没有多少时间了。

    楚容给钱老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离开鲜花饼屋。

    “钱老,尽力而为之便可,人啊,最是脆弱不堪,谁都逃脱不过一死。”楚容说道。

    钱老低头看她,轻轻一笑:“我以为你,你会叫我不惜所有代价,救她。”

    楚容摇头:“首先,生死自有天命,大夫再怎么冠上神医之名,也有解救不来的圣灵,其二,于我而言,这位严娇娇不过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能做的已经做了,我问心无愧,其三…”

    楚容停住脚步,身边是来来往往的过路人,清晰可以闻到各种味道揉杂一起的怪味,

    抬头仰望天空,阳光正好,天空澄净如洗,声音飘渺好似远方幽幽叹息:“她死了,对谁都好。”

    双喜大嫂不会再惦记主子,一心一意只有大哥。姐姐不会焦头烂额,照顾一个病西施妹妹有多苦楚容不知道,但她深信‘久病床前无孝子’。严卿最多难过片刻,毕竟十八年未见,说感情深厚那是不可能的,整个严氏,于他而言,只会充满仇恨。

    总之,与她相关的人都会很好,至于其他人怎么想,比如青嬷嬷,不在她的关心之内。

    钱老微微挑眉,容容姑娘总是这么冷静。也可以说冷血,与她有关的人,她愿意倾尽所有守护,与她无关的人,死了最多也就是叹息一声。

    这点,竟是和公子莫名的相似。

    摇了摇头,钱老道:“这孩子从小可怜,若非身边的青嬷嬷细心照顾,活十八年只会是奢望,容容姑娘身边若是缺人,可以将青嬷嬷收揽,此人略通膳食调养之能。”

    楚容点头,似乎听进去,也似乎没听进去。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