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57章 哭哭啼啼羞羞答答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7章 哭哭啼啼羞羞答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姐姐你别害怕,我们家都是好人。”楚容笑眯眯找到那丫头的打算探听一些事,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面对小孩子,很多人容易放下戒备之心。

    忙迎上去,笑道:“嗯,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

    否则也不会热心招待她,给她好吃的食物吃到心满意足,给她温暖的房间入住。

    想到今晚的饭菜,忍不住舔了舔唇瓣,没想到这普通农家,竟然有这么好吃的饭菜,简直欲罢不能,恨不得就此长住。

    “那我晚上跟小姐姐睡觉好不好?”楚容笑眯眯走近她,昂首看她。

    嗯,脸盘精巧,弯眉杏目,说着话,唇角边不由得带出两个浅浅的小梨涡,双目澄净如洗,是个好人。

    “叫我双喜吧,我和你大姐同一年,你叫我双喜姐姐好么?”双喜双手撑着膝盖,微微弯下腰,竖起一根手指,戳了戳她柔软的面颊,随即双眼放光。

    嗷!好软好软!和小姐养的那只猫一样软!

    楚容:“……”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小姐姐。

    正想开口说什么,双喜动作飞快,在楚容瞪大眼睛的注视之下,豪放的撕开了身上的衣服,只着白色里衣,大步爬上床,同时不忘将楚容拎上去。

    真的是拎上去。

    这时候,楚容才正视大哥口中的力气大。

    “双喜姐姐…”

    “嘘,睡觉,睡觉,小姐身体不好,往常到了天黑就该入睡,所以我也跟着睡了。赶了好几天的路,差点累死人,让我好好睡觉好么,容儿?”双喜像抱着个玩偶一样,将楚容抱在怀里不撒手,甚至舒服的蹭了蹭。

    楚容扯了扯嘴角,下一刻,浅浅的呼噜声传来。

    楚容:“……”

    原来真的有一躺就睡的人,大开眼界了。

    晃了晃双喜胳膊,楚容犹豫了下,轻声问道:“双喜姐姐,你家小姐是什么人?”

    “…不能说…小姐说了…出门在外…身份这东西已经成为过去…现在她只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楚容眉眼弯弯,该说她衷心还是耿直?一句话没有说明白主子的身份,却也暗示主子身份不一般。

    “双喜姐姐喜欢家里的饭菜么?比你们家的怎么样?”

    “哇!当然是晚饭好吃!你不知道,我在家从来没吃饱过…青嬷嬷还说女孩子吃太多嫁不出去…可为了嫁出去而不吃饱饭,我宁愿不嫁人…只是小姐说了,不允许她的丫头过十八还没嫁人…呜呜…小姐好可怜,至今不得我家公子承认…”双喜哭哭唧唧的说了一通,楚容表示没听懂多少。

    想了下,再次问道:“双喜姐姐家住何方?”

    “南城,我们家是南城最大的房子…”

    说完这一句,双喜就再也不开口了,眼角挂着热泪,皱着眉头深深睡死过去。

    楚容眉心一跳,一个诡异的念头浮现心尖,暗道不会这么巧吧?

    一夜无话,第二天楚容匆匆和家人告别,朝着城里赶去。

    原来的鲜花饼屋门口惨淡,伙计都坐在门口打苍蝇玩,楚容看了一眼,径直往后院去。

    “姐,你在忙什么呢?”

    后厨中,楚云袖子挽得高高的,手上都是白白的面粉,面前的桌上摆放五颜六色的面团子。

    楚云扭头看了她一眼,道:“啊卿把铺子交到我的手中,我却叫它沦落至此,必须想办法叫它活过来。”

    意料之中的事,楚容隐隐露出狡诈的笑容。

    当日毒杀案沸沸扬扬,再没有人敢光顾这间铺子,但在这之前,完全可以避免这等祸事,需知晓,温大叔等人都不是吃闲饭的,

    只是,楚容觉得自家姐姐被家人宠着,被严卿宠着,早已是那等承受不住风吹雨打的娇花,而南城严氏却是个龙潭虎穴。

    纵然有严卿保驾护航,但永远不会比自己眼明心清来得重要。

    因此,在严卿八抬大轿上门迎亲之前,必须叫姐姐从娇嫩的花,变成铸铁的钢铁花,任凭风起浪涌,我自巍然而不动。

    “姐,你加油,需要帮助尽管开口,温大叔老来成精,不会的、想知道的,尽管去问他。”楚容留下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便匆匆离去。

    她不是来找好几天没回家的楚云,而是来找老奸巨猾的温大叔。

    走得太匆匆,没看见楚云唇边的一抹苦笑。

    温大叔早早得到下人的传话,已经置下一桌子茶点,焚香烧水准备泡茶。

    楚容也不客气,随手抓了一块栗子糕塞入口中,直奔主题道:“温大叔,南城最大的屋子是谁家的?”

    温大叔笑道:“自然是南城严氏。”

    楚容点点头。

    温大叔继续道:“南城,是先皇赏赐给严氏先祖的封地,同诸位皇子一样的封地,不同的是,除非严氏子孙绝种了,否则南城只会姓严。”

    而皇子的封地会随着时间推移,三代之内不降爵位,之后一代一代降爵位,缩小封地大小,再五代之后,封地几乎就只是小地主的范围。

    那时候,血缘关系出了五服,已经算不得尊贵的皇族。

    绝种?

    楚容微微挑眉:“严卿有没有亲妹妹?我说的是同一个娘生的亲妹妹。”

    温大叔收敛了笑容,郑重道:“倒是有一个,只是在出生的时候便夭折了。”

    随之,严氏夫人悲伤欲绝,竟是大出血跟着去了。

    话头一转,温大叔道:“姑娘为何有此一问?”

    楚容深深看着他,闭了闭眼,道:“我想,你们家那位夭折了的小大姐活过来了!”

    嘭!

    温大叔一只手竟然不知不觉按碎了椅子的扶手,整个人瞪大眼睛,满脸惊疑不定。

    不待楚容多说,来了一人,张口就道:“温总管,外面来了位小姐,自称是我们东家的亲妹妹。”

    温大叔脱口而出:“这不可能!”

    死了那么多年的人,怎么可能活过来?

    楚容垂眸不语,原本只是猜测,没想到会是真的,兀自烫了茶杯,楚容不闻不问,流利挑了茶叶泡茶。

    温大叔坐不住,告罪一声便匆匆离去。

    楚容道:“温大叔,究竟怎么回事我们都不知道,查清楚再下定论比较好。”在这之前,应该叫人将之控制起来。

    温大叔步伐停顿了一下,再前行的时候,不再步伐凌乱,而是沉稳有力,一步一步不急不缓。

    一个人坐了片刻,吃了几个糕点,觉得没意思,茶水没滋没味。

    “哎!啊黎误我…”喝了他的茶,便觉得别处的茶都少了点什么。

    楚容晃了晃脑袋,终究选择离去。

    香山下,小院中。

    段白黎一如既往泡了两杯茶,似乎在等候某个人。

    楚容翩然翻墙而入,熟门熟路捡张椅子坐下,端了热腾腾的茶水小口轻抿,皱眉道:“啊黎,马上入夏了,滚烫茶水可入不了口。”

    段白黎淡淡瞥了她一眼,而后自桌子抽屉里取来一个透明琉璃壶,修长手指拈花惹草,挑挑拣拣往琉璃壶里丢,滚烫开水翻滚冲泡,静置等候。

    “这是什么?糖霜么?”楚容好奇的指着一个描绘精致的粉彩罐。

    “是蜂蜜。”段白黎道:“待花茶凉透,点蜂蜜,置于冰凉中直至花茶微凉,烈日饮用但是爽口得很。”

    楚容跃跃欲试,道:“这一壶花茶便是打算冰镇的?”

    段白黎摇头:“非是如此,次日桃花灼灼,微风正好,不可贪凉。”

    所以你只是弄出来吊人胃口的?

    楚容瞬间蔫头耷脑,连连指责他不厚道,拿出来诱惑人,简直罪大恶极。

    段白黎浅笑不语,眉宇间满是纵容。

    茶也喝了,顺便留下来吃了一顿饭,楚容拍着肚子,道:“啊黎,待日头最毒辣的时刻,我们上山拔除最后一丝寒气。”

    段白黎依旧神色淡然,半点没有欣喜,不急不缓道:“好,我会叫钱老准备一切。”

    楚容笑了笑,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尚华幽幽走出来,道:“原以为容容姑娘忘了公子之事,原来是在等候最合适的时间。”

    段白黎不语,手中小勺子勾了蜂蜜,搅拌花茶,末了丢一绿油油的丸子,入水便消失不见,一股沁人芳香瞬间扩散,一息过后荡然无存。

    见了好几次,尚华还是忍不住抱怨:“公子,这丸儿可是难得的珍品,钱爷爷差点跑断腿才凑齐的珍贵药材,给你养经脉、延年益寿的,为何每次容容姑娘来,都要分予她?”

    这一次,段白黎不再沉默,而是缓缓抬头,眉目清冷却寒冬冷月:“尚华,你逾越了。”

    尚华娃娃脸一变,急忙跪倒在地。

    ……

    “小妹,这位双喜大嫂可不简单啊。”

    一进门,立刻被楚开墨拉走,兄妹俩蹲在墙角,头碰头,交换彼此得到的信息。

    “我得到消息,双喜大嫂的主子,竟然是严卿的亲妹子,当中的阴私简直吓死个人…”楚开墨两片唇张张合合,很快给楚容上演一部经典大剧。

    大概在十八年前,严氏夫人还是个尊贵高雅的贵人,身怀六甲,膝畔小儿环绕,枕边人夜夜软语,甚是美满幸福。

    直到,那位严将军领进一位小妾,妻妾争斗大战开始了,先是挑了男子三妻四妾才的神经,叫后院接二连三的添人,严将军满意了,严氏夫人当场呕血了。

    再来是扶着还没有显怀的肚子,在严氏夫人面前耀武扬威,语言多有侵犯,然后在严将军来到的时候表现得妻和妾睦,严将军满意了,严氏夫人再吐一口血。

    紧接着,十月怀胎,就快要瓜熟蒂落的时刻,后院几个怀孕小妾接二连三的落胎,所有证据指向严氏夫人,严将军怒了,严氏几大族老也怒了,碍于严氏夫人身怀有孕,惩罚她禁足,待孩子出来再近一步惩处,严氏夫人第三次吐了血,从此缠绵病榻,若非怀中未出世的孩子支撑着,想必严氏夫人已经一条绳子驾鹤西去。

    终于,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孩,却是面色青黑发紫,一口气都探不到,激动悲伤之下,严氏夫人大出血,在懵懂无知的小儿哭啼之中,瞪着眼睛不甘死去。

    孩子被处理了,严氏夫人被埋了,小妾成功上位了。

    但故事还没完,满脸青紫、所有人都认为死干净的孩子却突然哭出了声,差点吓死那准备将孩子随便丢掉的仆人,到底是严氏的血脉,只能带回去请继夫人处理。

    “没死么?正好,留着吧,养猫儿养狗儿般养起来就行了,本夫人倒想看着兄妹俩有朝一日针锋相对。”

    继夫人打算将这个女儿养大,然后将兄妹俩互相残杀,那一定很好看。

    世事难以预,这个女儿却是个体弱多病的,整日里卧床不起,一昏睡好几天,根本无法灌输仇恨的思想,自然也不能变成继夫人手中的棋子。

    负责照顾女儿的仆人却是有心的,一番隐瞒,便叫继夫人忘了这个女儿的存在,一忘就是十几年,直到严卿被驱逐家门,再风光无限迎进门来,继夫人才想起这个女儿的存在。

    本打算弄死她以泄愤,叫严卿尝一尝彻骨之痛,却被有心仆人再次解救了,还在然后就是离家出走,这才有上门寻亲这一事。

    故事讲到这里告一段落。

    楚容面无表情脸:“……”

    “所以,这位小姐从小就知道自己有个亲哥哥,却从来没见过亲哥哥,一个人多次面对死亡,若非那青嬷嬷,这位小姐早已不知道埋在哪里,或者被那只野狗吃了。此番寻亲也是迫不得已,因为无处可去,才不远万里寻来。”

    说到这里,楚开墨却是笑了,道:“值得一说的却是我们这位双喜大嫂,一路上吃的穿的用的,全都是她整出来的,一把力气特别大,人家一次扛两袋粮食挣一文钱,她能一肩头一袋背上驮两袋挣挣两文钱。途上还碰到土匪打劫,大嫂一人顶一群人,呼啦啦将土匪打瘸了,入了夜一人偷偷找到寨子里去,竟是洗劫了土匪窝…”

    哪个男儿没有英雄情节?

    楚开墨有,所以他十分喜欢这位双喜大嫂,当然,所谓的喜欢,应该说是崇拜。

    楚容也笑了,这样与众不同的女子可不多得,碰上了就要抓住不放,道:“既然身份没问题,那就只剩下卖身契了,这事交给我,主仆都是好人,还是严卿的妹妹,我不会伤害她们。”

    两人蹲在墙角说着话,突然一声尖叫,叫两人急切站起来,脑袋狠狠撞在一起,肉眼可见的肿了大包。

    却听见:“我嫁,我嫁还不行么,你说话算话,帮我家小姐找到公子…啊,你咬我干什么,喂,你别吃我嘴…唔……”

    楚容一脸惊怵:“……”

    卧槽!

    没想到大哥竟然是个登徒子!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