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56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6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孟家湾回来,孟氏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两个兄长虽然不着调,但好歹不会亏待爹娘,这就足够了。

    “五丫,你二哥托了信说后日会回来跟娘进城买点肉吧。”孟氏心情愉悦,平日里很少进城,这一次却主动提起。

    楚容点头,调转牛头,哒哒哒往城里去。

    打算顺便告知大哥一声,几个表哥入花房干活,离不开大哥的管束,而这几个人能不能认真听话,那就是大哥的手段了。

    想到这里,楚容有些幸灾乐祸的笑起来,一个阿尧就叫大哥焦头烂额,再来一群…

    再来一群,楚开翰得心应手!

    “先说好,在这花房只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听话,听我的话,听几个管事的话,谁敢妄动不该有的心思,那就别怪开翰不念情分。”丑话说在前头,再动手实施,那就理直气壮得多。

    亲戚,越是该遵守规矩!

    “怎么说话的,我可是你表哥,来给你帮忙不是来听你耍威风的信不信我告诉爷爷,叫他揍你!?”孟家庆不爽的瞪眼,放着舒服的大床不躺,跑出来给这位表弟帮忙,人家非但不领情,还放话威胁,真把自己放祖宗菩萨了,逞威风逞到自家人头上!

    身边三个高矮不一的少年同样一脸不甘愿,他们屈尊降贵,难道这位表弟不该感激涕零的将他们供起来,好生招待么?

    楚开翰唇角维持的恰到好处的笑容绷不住了,渐渐被冷漠取代,学着自家小弟那面无表情的模样,冷冷睇去:“若你们纯粹帮忙不要月钱,我一定好酒好菜招待你们。”

    到你们是拿银子的,拿了银子还不干活,天下哪有这等美事?

    简直白日做梦!

    孟家庆急切道:“你什么意思?我们帮你干活,你还不给我们发工钱?你好意思么你?”

    楚开翰嗤笑:“拿了我的工钱,却希望我祖宗一样供起,你就好意思?”

    孟家庆理所当然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可是你的表哥啊,当个管事什么绰绰有余,这怎么能算把我们当祖宗?”

    楚开翰道:“你们什么都不懂就像当管事?”

    孟家庆不屑道:“这有什么,不就是般般花盆,送送货么,有什么难的?”

    而且管事的活计是看着别人搬而不是自己搬。

    楚开翰冷冷看着几个人,片刻之后朗声道:“阿尧,你来,把这几个人带下去,好生安排职位,偷奸耍滑?打!懒惰成性?打!狐假虎威?打!总之,不服管教,只管打!留一口气不打死就可以了。”

    阿尧一脸阴测测跑了进来,恭敬行了个礼,这才一挥手,叫来几人,人手两个拎走了。

    “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楚开翰!再不放了我,我回家告诉爷爷去,叫他打你娘!”孟家庆吓了一跳,面色煞白煞白,这些人一看就是练家子,个个肌肉虬结,结实有力,很是吓人。

    小身板的他非常识时务的选择不敢妄动。

    阿尧笑嘻嘻道:“大哥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看着这群臭小子,敢胡作非为,我第一个不饶过!”

    打死了了事!

    似乎读懂了阿尧的话中话,楚开翰忍不住抹了一把脸,叮嘱道:“千万不要出人命。”

    阿尧明显不开心了,撅着嘴,在楚开翰强势要求下,这才委委屈屈的点头。

    谁让他不开心,他就叫谁痛不欲生。

    孟家几个孩子,悲惨的日子开始了。

    且说现在,楚开翰得知今晚二弟归家,便早早安置好花房一切,带了一些小东西往家里赶。

    二弟在外多年,干什么的他也说不明白,这么多年过去,也是时候安定下来了。

    途径一条偏僻小道,一辆不甚起眼的马车正坏在半路,车辕年久失修,净是断裂开来,车上的人不得不停下来。

    看到来人,马夫立刻扔了鞭子,急匆匆朝着楚开翰挥手:“这位小哥,请行行好,助我一助!”

    楚开翰驱赶牛车上前:“城里有一个卖马车之所,那里可以修缮,需要我搭载你一程,送你进城么?”

    马夫摆手道:“有劳小哥,我一个糙老爷们无所谓,但是我家姑娘身体不好,受不得耽搁,能不能请小哥帮帮忙,送她们主仆三人进城找个客栈暂住?”

    身体不好四个字触及楚开翰心中的柔软,家里有两个一戳就碎的病人,养成了他对弱小之人的下意识关心,哪怕爹和小弟莫名其妙好了起来,也无法改变这份从小到大的习惯。

    当下笑道:“只要你家姑娘不介意我这牛车破破烂烂便可。”

    马夫连道不会,并且匆匆忙扶了马车上的人下来,最先下来的是个三十来岁的妇女,微胖,一双眼睛仔仔细细打量着楚开翰,片刻之后轻轻点头,而后才扶着一个纤细脆弱、好似风一吹就会散架的女子。

    粉红色轻纱遮住面容,只余一双妙目在外,肤色因为长时间落病而泛着不正常的白色,蝶戏花长纱裙美丽动人,整个人就像花中仙子一般。

    楚开翰多看了两眼便移开视线,这种大户人家的小姐夫人,最厌恶外男一直盯着看,因此,他有心多看两眼,却也不敢过分。

    那三十来岁的妇人扶着风吹就倒的姑娘,走进楚开翰,道:“麻烦小哥了。”

    楚开翰点点头,转头将自己牛车上的东西整理好,挂在牛背上,见那蒙面丫头怎么也上不去牛车,尴尬出了一身汗,不由得笑了。

    翻身而下,道一句:“抱歉,得罪了。”便将她抱了上去。

    目瞪口呆的妇人:“……”

    面红耳赤的姑娘:“……”

    楚开翰没心思多管,赶着牛车急促而去,老远了,才听到一个小丫头急哄哄的尖叫:“哎!等等我,我还没有上车呢!小姐,小姐!”

    楚开翰扯了扯嘴角,扭头看那扛着大包小包、气急败坏、原地跳脚的丫头,突然觉得好笑,都听说了主仆三人,却只带走两个人,而且谁也没有反应过来。

    那小姐似乎着急了,有心叫楚开翰转回去,碍于矜持而没有开口。

    楚开翰道:“莫担心,我还会回来,到时候捎她一程便是。”

    之后不再多话,扬鞭驱赶牛车,匆匆往城里赶,找个舒适安全的客栈,楚开翰帮着忙上忙下,解决主仆二人的住宿吃喝,这才告辞离去。

    “小姐,这位小哥很是不错,小姐已经过了适婚年纪,要不…”妇人有心劝说。

    那小姐一阵轻咳,娇软无力道:“嬷嬷,我这副破身子已经没有多少时日,就不要耽误了人家才好,此事莫要再提。”

    妇人叹息一声,不敢再多说,伺候自家小姐安然入睡。

    另一边,楚开翰满头大汗在城门关门前最后一刻冲出城门,抹了一脑门汗,轻轻摇头,牛鞭子一抽,飞奔而去。

    他还要去解救那个落单的小丫头。

    等他找到小丫头,这丫头蹲坐在地上,身前身后都是大大小小的包袱,几乎将小丫头深埋。

    楚开翰忍不住笑了,大喊一声:“姑娘,可要搭载一程?”

    小丫头立刻跳了起来,点着楚开翰的鼻子一阵骂:“你这人怎么回事?救人救到底,把我丢下是什么意思?我家小姐身体不好,没有我跟在身边,小姐该多害怕?都是你,要不是你我就不会和小姐分开!”

    什么叫恶人先告状?这就是!

    楚开翰道:“对不起,我赶时间,这就走了,你等等后面的车。”

    啪!

    牛鞭子抽在牛背上,拉动牛车吱呀吱呀往前走。

    小丫头:“……”

    良久,楚开翰以为小丫头会大哭一场,然后哭着喊着求他帮忙,因此特意放慢了牛车的速度。

    谁知道,扭头看去,却看着这丫头憋红着一张脸,挂着能将她淹没的包袱,亦步亦趋、悄无声息跟在牛车后走?

    楚开翰:“……”

    手一抖,差点叫鞭子打在手上,楚开翰忙停下牛车,道:“上车!”

    “哼!”小丫头哼了一声,别以为这样她就会满心感激,要不是这个人,她怎么会落单?

    想到自己独身一人凄凄惨惨的模样,小脸白了白,抽了抽发酸的鼻子,迈着腿加紧几步,免得被再牛车甩了。

    此人害她如此,自然要对她负责!

    楚开翰眼睁睁看着那昂首挺胸的丫头从他面前经过,大步而去,很想说:姑娘,你走错路了。

    却是无奈一叹,跳下车,三两下抢过包袱,随即面色一变,踉跄了两下才堪堪站稳,惊讶道:“小丫头瘦瘦弱弱的,竟然是个大力神啊,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小丫头瞪眼,尖叫道:“你干什么?抢我包袱干什么?”

    楚开翰斜眼一笑,突然发力,抱起小丫头往牛车上扔去:“老实点,否则把你卖了!”

    小丫头叫嚣的声音戛然而止,抱着自己瘦瘦的手臂缩了缩,努力远离楚开翰。

    楚开翰满意的点头,而后驱赶牛车回家。

    直到踏入家门,他反应过来这次这个举动有多么惊世骇俗,把人家小姑娘弄回家,似乎…有违礼制?

    面对家人震惊的表情,楚开翰下意识开口道:“这姑娘是我捡的,就、就给我当媳妇儿好了。”

    既然损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他就负责到底吧,反正他缺少一个媳妇儿。

    楚家众人惊怵脸:“……”

    捡回来的媳妇?

    小丫头俏脸瞬间涨红,急忙摆手道:“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我是我家小姐的丫头!”

    想到什么,小丫头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很快从抽泣变成嚎啕大哭、悲伤欲绝。

    楚家众人:“……”

    楚开翰:“…怎、怎么办?”

    楚容和楚云对视一眼,一人拉走一个,打算好好沟通一番好弄清楚来龙去脉。

    “我说大哥,这姑娘真的是捡来的,看样子似乎不情愿给你当媳妇儿呢?”楚容嬉笑道。

    楚开翰并不打算隐瞒真相,将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末了总结道:“既然我坏了这姑娘名声,那我就娶了她,为她下半辈子负责任。”

    楚容促狭道:“大哥确定不是因为家人逼婚而拉了个看起来不错的姑娘好成亲?”

    看起来不错,是因为看起来傻乎乎好拿捏。

    楚开翰摇头:“当真只是误会。”

    “这就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大哥,这事包在我身上,定然给你打听清楚那位小姐的底细,好将我大嫂讨要回来。”楚开墨连忙拍着胸脯保证道。

    楚开翰眼神一瞟,他立刻蔫吧了,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自家大哥,明显的心虚气短、慌乱无措。

    “老实说明白,这么多年在外究竟干什么?我不问,不代表你可以不说,我问了,你必须如实说明白。”楚开翰不想在自己的事上多说,转而说起楚开墨的事。

    楚容却不给他机会,道:“大哥,你休要扯开话题,娘可是十分操心你的终身大事,你不说明白,我们这当弟弟妹妹的,怎么好帮你?你也不要为了人家姑娘的名声赔上一辈子。”

    又没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怎么能因为带回了家就娶她?

    简直拿婚姻当儿戏!

    楚开墨松了一口气,随即调整呼吸,学着小妹瞪眼,一副‘你不说明白,你就不是好人’的模样。

    楚开翰轻咳,脸颊有些发热,模糊不清道:“与她们主仆相遇的确是意外,后来见到这丫头,本来打算送到山庄的,突然改变了注意。”

    楚容斜眼笑,一脸‘我就知道大哥没说实话’的似笑非笑,道:“看上这丫头什么了?”

    “有力气,能吃能睡,好养活…”楚开翰面颊发红,有一句话他不好意思说出口,那就是小丫头气鼓鼓的模样很可爱,他很喜欢。

    楚容笑了,这理由还真是…不过大哥喜欢就好,道:“大哥,这姑娘叫什么名字?既然大哥喜欢,那么我会和二哥一起努力,拼了命将她从她主子手里讨要回来。”

    楚开墨跟着拍胸脯保证配合。

    楚开翰眉目温和,没有拒绝弟弟妹妹的心意,当下商量着怎么从那小姐手中要人。

    毕竟当中夹着一纸卖身契。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