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55章 落魄的时候赏一口饭吃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5章 落魄的时候赏一口饭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容的外公外婆家住距离三里镇不远的孟家湾。

    这里的村民不似香山村人口驳杂,而是全都姓孟,同一个祖宗,同一个祭拜对象,也因此,一家有难,整个村子会动起来,倾心相助。

    楚容跟着孟氏哒哒哒而来,隔着老远的距离,认识孟氏的人便开始打招呼,

    在这说话靠吼的农家,一个个嗓门贼响亮。

    “呦!这是孟家小丫头吧?转眼之间,小丫头也长大了,还带了更小的丫头回来?”说话的大娘手里兜着个篮子,看出两人,不由分说的将篮子里面的带壳花生往两人手里塞。

    “快点,没有口袋是么,来来来,用衣摆揪个兜,这样就能装东西了。”

    孟氏忙抓了一把,道:“谢谢六婶娘,从小你看着我长大,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那大娘瞪了孟氏一眼:“你这孩子也太小气了,就抓一把怎么够?来来来,小小丫头,想吃多少自己抓,可别向你娘一样,总把自己当外人!”

    楚容含笑,笑得格外乖巧:“谢谢六婶婆!”

    兜了一大包,楚容掀了牛车上的布,礼尚往来塞过去一些卖相不错的青枣:“六婶婆吃,可甜可甜可好吃了!”

    六婶婆眉开眼笑,直道这孩子嘴甜,也不客气,抓了一把边吃边道:“跟你娘回娘家啊?”

    楚容点头:“六婶婆,我娘带了好吃的给我外公外婆吃。”

    “是个好孩子!”六婶婆叹息了一声,连连夸赞孟氏孝顺,之后和两人道别,忙碌去了。

    孟氏摸了摸楚容的脑袋:“五丫,孟家湾的叔婆婶娘们都是不错的,他们可比香山村众多只会看热闹的村民可亲得多…”

    随即笑了笑,暗道给孩子说这些干什么,道:“你两个舅舅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一会儿紧紧跟着我,寸步不离知道么?”

    楚容乖巧点头,心里不以为意,难不成这家人还会吃人不成?

    孟氏娘家不算富庶,早些年家里三个女儿都还没有出嫁,一家人在四双手的操持下,倒也整了一份不错的家业。

    后来,三个女儿陆续出嫁,俩儿子的劣根性就凸显了出来,老大懒惰成性,什么都可以将就,只图眼下享受,娶了媳妇儿,生了儿子,却依旧不曾给家里挣过一分银子。

    老二还好一些,会算计,懂得赢钻,好叫自己过得好一些,却是过份的锱铢必较,一点小事,能闹得人尽皆知,然后从中得到些许好处。

    为了这两个儿子,孟家二老可谓操碎了心,却是为时已晚,再无法雕正过来,只能将视线放在孙子上。

    此时,楚容母女二人到来时,正好看向孟老爹眯着眼睛,拼命凑近一张白纸,也不知道看懂没看懂上面的东西,只是一拍大腿,大声道:“我孙儿就是厉害,不过记住了,人不可得意忘形,需知谦虚谨慎才是秉承之道。”

    面前那十二三岁的少年微微笑,点头附和道:“爷爷,我知道了。”

    “乖,去找你奶奶吃点饭,读书要紧,身体也不能不顾着,对了,昨日还有一点肉干,爷爷去给你拿来吃。”孟老爹说着就要抬腿拿东西去。

    少年急忙拦着他:“爷爷,那什么肉干我不喜欢,爷爷留着自己慢慢吃,孙儿去读书了,饿了会自己出来吃饭,爷爷奶奶不必关心我,将来我一定会好好孝敬爷爷奶奶的!”

    孟老爹噙着两泡热泪,呐呐的送走孙子。

    转头之际,才看到院门口似乎站着两个人,一高一矮,眯着眼睛努力看去,立刻露出了后牙槽已经掉了好几颗的老黄牙。

    猛然朝着某个方向大声喊道:“老婆子快出来,我们家三丫头回来了!”

    哪怕看不清楚你的容貌,爹也能从气息、从感觉上认出你来,孩子,欢迎回家。

    紧接着,一个苍老的身影踱步而来,双手在腰间的围布上擦拭,一头花白长发已然无法束缚,洒落在两侧,看起来尤为沧桑枯败。

    “哪儿呢?哪儿呢?老头子,今天什么日子?难道我忘记了什么?”不逢年不过节,女儿怎么就回来了?还是家里出事了?

    老人家带着焦急,额头很快就渗出浓密的汗水来。

    楚容鼻子一酸,暗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小跑着上前,大声喊道:“外婆,外婆,是我带娘亲回来了,是容儿带娘亲回来了。”

    小时候曾经上门一次,后来表哥表姐总是抢她东西吃,便再也没有过来,有些不合适,却也无人说什么。

    算起来,这是她第二次真正的见到外公外婆。

    感觉到手中微胖的腰际僵硬了一瞬,楚容差点落泪,正想说什么,就被两只大手拎起来:“容儿?是容儿么?都长这么大了,来来来,给外公抱抱,哎呦,十来岁的小丫头可真是重呢!”

    楚容:“……”

    瘫着一张脸,楚容义正言辞道:“外公,男女七岁不同席,容儿已经十一岁,外公快别再抱我了。”万一把老腰折了可如何是好?

    孟老爹想想也是,连忙将楚容放下,随即招呼母女二人进屋:“老婆子,今天孩子回来,再加两个菜,就昨天老二买回来的那个肉,对,热好了端上桌,”

    孟氏和楚容顺从的跟着孟老爹进屋,说了一会儿话,孟氏便进厨房帮忙,而楚容则就在正堂,和孟老爹特意呼唤来得表哥表姐来了个会晤。

    眼眸一扫而过,楚容神经线隐隐跳动,当年欺负她的熊孩子都长大了,而且盛气凌人更甚,看楚容跟看猴子一样,不错眼的盯!

    当中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上前,点着楚容的鼻子,对孟老爹道:“爷爷,我已经十七岁了,是时候娶媳妇生儿子了,我看着小丫头长得还可以,就叫她给我当媳妇儿吧,表哥表妹一家亲,亲上加亲就更好了。”

    忍了大半天的楚容不等孟老爹发话,扬手就给了一拳头,怒道:“趁早消了这份心思,姐姐已经定亲了!”

    这熊孩子是二舅家的长子,完全继承了孟二舅的霸道无力和自以为是!

    孟家庆被揍翻了还有些反应过来,触及坐在他身上嚣张的丫头,面容突然涨红,道:“不知廉耻、不知羞耻,你快给我下来,否则我要你好看!”

    楚容哼了一声:“在你要我好看之前,姐姐先叫你好看!”

    砰砰砰!

    左右开弓,狠狠抽了好几下,这才罢手。

    扭头就朝孟老爹跪下:“外公对不起,我爹说了,女儿家名声重如命,不能见人污了去,容儿很早之前就定了亲,未免被对方嫌弃,只能将表哥打一顿,好叫他消除不还有的心思,外公,容儿以下犯上,应当惩罚,容儿认罚。”

    孟老爹有些生气,再怎么说,孙子都比外孙女来得亲近些,何况这个外孙女很久没有来了。

    听了楚容的话,原本发酵的不悦瞬间灰飞烟灭了,罢了,还是个孩子,打了也就打了!

    冷着脸道:“你们都给我出去,一个个不省心的东西!”

    表哥表姐齐齐瞪了楚容一眼,这急匆匆跑出去。

    孟老爹拉起楚容,叫她一旁坐好,问道:“容儿,你老实告诉外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毒杀案真的和你家有关系?”

    这事本就不准备隐瞒,也是个震慑,看,他们能够在县令大人的板棍之下全身而退,没点本事怎么可能?

    想了下,组织语言,楚容便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完完全全的说明白,半点没有掺和个人情绪以及胡诌八扯。

    好半天,孟老爹才回过神,也才发现自己满头大汗:“你这孩子,你娘也是个蠢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却完全交给你们几个孩子,简直胡闹!好在你们都没事,否则看我不打断她狗腿!”

    楚容缩了缩狗腿,突然觉得好疼。

    随即幽幽一叹,孟老爹道:“看样子,你们家当家做主的是你们兄弟姐妹几个,那么,外公腆着脸,讨个好处容儿可以答应么?”

    楚容微微挑眉,可怜天下父母心,外公的想法她隐隐有几分猜测。

    果然,在她点头之后,孟老爹有些尴尬道:“你那这个表哥全都好吃懒做,要么就是偷鸡摸狗,容儿能否将他们安排进花房做事?只管捡重的臭的脏的干,只要给他们一口饭吃就行了。”

    楚容沉默,似乎在认真思考,孟老爹屏气凝神,忐忑不安。

    家有败家子孙,他也是没办法了。

    片刻之后,楚容笑道:“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外公,他们进去之后,只能全部听从管事的话,若是回家抱怨诉苦,外公可不能相信他们。”

    孟老爹狠狠松了一口气,连忙保证道:“你们什么货色我一清二楚,容儿只管告诉管事,犯了错往死地里打就行!”

    一大一小,简单的几句话,决定了好几个人的未来。

    两人和谐的喝着小茶,吃着小点心,好不愉悦,争吵声叫两人不得不歇了此时的悠闲自在。

    两人走出去,就看到孟二舅能拖拽些孟氏的胳膊,似乎在驱赶她。

    楚容哼了一声,像个炮仗一样弹射出去,重重将孟二舅撞倒在地:“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孟氏:“……”

    不分青红皂白,帮亲不帮理,嗯,是楚家二房从孟家湾继承来的优良传统,只是…

    “五丫,你二舅没有欺负娘。”所以你打错了人。

    楚容:“…那他拖拽你干什么?”

    孟氏轻咳一声,道:“他在拿我手中的东西。”

    楚容定眼一看,孟氏手里拿着一整只鸡,身上的毛刚刚褪去,干干净净的。

    楚容怒了:“他抢鸡?”

    这还不是欺负?

    这只鸡可是娘精心挑选的,养了好多年的老母鸡,打算给外公外婆熬成汤补身子用的,二舅竟然臭不要脸的抢夺?

    小的小时候抢她手里的东西,老的现在抢她娘手里的鸡,简直不能忍!

    “二舅,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这只鸡是给外公外婆补身子用的么?”楚容道。

    孟二舅冷笑一声:“我看你是打算谋害我爹娘吧!?老人家毛病多,吃得下大补之物么?还往肚子里塞什么人参片,居心何在!?显摆你家有银子啊?”

    楚容气笑了,抢人家东西还理直气壮也是够了。

    “你说的没错,老人家不适合吃大补之物,所以,这只鸡会熬上三次,第三次才给外公外婆引用,而炖得没味道的鸡拌点调料,也是一道美味,你抢了去打算关起门来吃独食么?”楚容昂着头,小脸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

    孟老爹沉默不语,静静的看着这闹剧。

    孟二舅心虚的看着老爹,纵然再浑,他爹也是他敬重的对象,因此,自己的小心思根本不敢叫他看到。

    孟老爹丝毫没有搭理他。

    “才不是吃独食,我只是…”孟二舅只是了半天就是只是不出来所以然后。

    孟氏无奈上前,道:“五丫,你去玩,你二舅不知道我这鸡打算熬三次,误会了也是正常,大家说开就好了。”

    楚容哼了一下,双手抱胸,威胁道:“再欺负我娘,再抢我们家东西,我打不过你,我会揍你儿子女儿!”

    孟二舅脸色瞬间变得青青红红又发白,这是气的,被一个小不点这么警告,纯爷们的他怎能咽下这口气?

    只是,触及他爹面无表情的样子,蔫吧了,硬着头皮道:“小丫头不要嚣张,性子这般泼辣,当心被退亲了没人要!”

    楚容笑道:“不劳二舅担心。”

    孟二舅呸了一声,而后大步离去,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样子。

    孟老爹叹了一口气,打发围观看戏的孙子孙女们,跟在楚容身后,忧心忡忡,楚容看在眼里,却没有开口说话。

    最终,孟老爹眸光闪烁、很是羞躁不堪的道:“能否告诉开翰那孩子,就说外公希望有朝一日,你们两个舅舅落魄的时候,赏他们一口饭吃”

    楚容摇头:“外公,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为他们操心得再多,他们也不见得知道,再说了,人啊,想要活下去,就会想方设法。指尖触碰到墙面,眼睛再不睁开,那也就没救了,救了也无用。”

    孟老爹幽幽一叹,随即苦笑一声,真是荒唐,几十年的老家伙了,竟然和一个十一岁的小丫头推心置腹。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