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53章 家有极品二舅母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3章 家有极品二舅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选,还在继续选择中。

    随着花房的曝光,楚开翰成为别人口中的有钱人,很多人托媒婆上门询问,将自家的女儿夸得天上有,人间无。

    孟氏几次三番动了心,却是坚信小女儿的提醒,不立刻给出回答,而是暗暗记下来,等待来日找人探查一番,再做决定。

    周氏带着侄女登门,一开口便是一顿夸:“哎呦,二弟妹,想不到我们家二郎这般有出息,也不枉费平日里爹娘的偏疼宠爱了。想想也是,二郎年岁还小的时候,爹娘就拖关系将他送去当酒楼跑腿的,见多了人,遇多了事,总算有今日这大成果,人要感恩,二弟妹可别忘了带二郎叩谢爹娘栽培去!”

    夸得却是楚家二老眼光好、劳苦功高,好似离了二老,楚开翰便不会有今日的风光无限。

    竟是只言片语不敢提及自家大儿子被抹除功名一事。

    孟氏从来不是省油的灯,和周氏十几年的打交道,深知这个女人口蜜腹剑的本事,当真就输了。

    笑道:“大嫂来了,快坐,今天来了很多媒人,每个姑娘都十分出色,我都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不如大嫂帮我掌掌眼?”

    周氏面色差点绷不住露出厌恶与愤怒,还是身后的美丽动人的小侄女扯了扯她的衣角,这才没当场露出厌恶来。

    楚容悠哉悠哉走了过来,目不斜视在孟氏身边坐下,竖起耳朵,听妯娌二人你来我往,视线却是不由自主瞥向周氏的小侄女。

    这是个顶顶貌美的姑娘,带着恰到好处的羞涩,眼帘低垂,露出一截十分引人视线的长颈,好似觉察到打量的视线,抬头一瞥,触及楚容的眸光,微微露出羞射的浅笑。

    很美,就像花瓣打落在水面之上,荡漾层层叠叠的涟漪。

    格外赏心悦目。

    这样美丽的姑娘,在平淡小山村实在不可多得。

    然而,楚容却从这姑娘眼中看到势在必得的决心,也看到盛气凌人的骄傲,以及几分轻而浅的激动。

    “这位姑娘是哪家的姑娘?”装作看到好看的人而好似询问。

    孟氏皱眉,有些不喜欢自家闺女出现在众多媒婆面前,却是耐着性子道:“她是你大伯娘娘家的侄女,你可以叫她一声表姐,今年将将十四,十里八村有名的贤惠女子。”

    楚容却是一脸疑惑:“不是说女儿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么?这么理直气壮、大大咧咧来到男人家中似乎不妥吧?”

    看到门口那么多进出的的媒人,好人家的女儿应该藏起来,而不是大摇大摆的出现,叫人肆无忌惮的打量。

    那姑娘面色一白,眸光很快浮起一层水雾,泫然欲泣的模样惹人心疼:“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只是上门找姑姑的,不是、不是…”

    好似羞躁得来不了口,这姑娘面红耳赤,连眼睛也变得通红,一副受到极大打击的模样。

    就在这时候,楚开墨风尘仆仆而来,瞥见那个貌美,却心思不纯的女人,咧了咧嘴,扔下手里的布口袋,大步上前:“娘,可饿死我了,有饭吃么?”

    孟氏眼睛亮了起来,瞬间忘了周氏的存在,也忘了和她打机锋,急切的站起来,笑道:“今天什么时候?四郎竟然提前回来了?”

    楚开墨轻哼了下:“我能不回来么?娘,你给大哥找媳妇儿,我当然要凑上一脚,毕竟,我们的大嫂一定是美丽温柔的女子,而不是装模作样的恶心女人。”

    “你这孩子!”孟氏眉眼带笑,嗔怪瞪了他一眼,随即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家中小儿远程回来,请恕我不便招待。”

    找儿媳妇慢慢找,儿子回来却是一等一的重要。

    众媒婆自然也是明白的,何况,这周氏的侄女貌美如花,他们中有些人已经打了退堂鼓,毕竟,男人看女人的第一眼就是那张脸。

    所谓的心灵美,都是在那张脸的基础之上。

    中媒婆纷纷提出告辞,想着下次还来,挑两个绝对貌美,出生时辰绝佳的姑娘来,楚开翰背后家财,终究叫人无法放过。

    周氏有心赖着不走,然,小侄女自己脑补对号入座,觉得这小屁孩子说的恶心女人是她,心中骄傲升腾,拽了姑姑就走!

    哼,她等着,那个叫楚开翰的男人可是看上了她娇美的容颜,相信他一定不会错过自己这等美貌的女子,她等着,等着男人上门找她!

    楚容眸光闪了闪,暗道这姑娘太多自以为是,容貌是女人的利器,却不是女人骄傲自得的底气,看周氏就知道,曾经也是一朵花一样的女子,岁月侵袭下,不还是变成黄脸大娘?

    孟氏似乎无奈,故作愤怒,打了楚容一巴掌,这才乐滋滋跑进厨房。

    楚开墨双手撑着膝盖微微弯腰:“小管家婆,大伯娘的侄女貌美如花,娶回家养眼得很呢。”

    楚容哼了一声:“是,貌美如花,但这姑娘可不是清纯可人的姑娘,而是…君下之臣无数的女王。”

    到底关系着大哥的一辈子,楚容动用了特殊能力,务必挑选一个没什么糟心事的女子。

    楚开墨面容裂出几条缝隙,微带惊恐。

    看到家里蜂蛹出来的陌生人,楚开翰才放心的归家,一入门就看到大眼瞪小眼的兄妹俩,不由得笑了出来:“这是怎么了?”

    楚开墨下意识弹跳而起,绷紧身躯,呼吸停滞了片刻,一张脸微微涨红:“大、大哥你回来了。”

    楚容哈哈大笑,小时候的后遗症,叫二哥依旧那么惧怕大哥,原因何在,似乎不可考量。

    楚开翰瞪了她一眼,这才问道:“今日这般早归家,可是听到我结亲?”

    楚开墨郑重点头:“方员外倒台之事沸沸扬扬,连带着我们家也声名鹊起,尤其是大哥你名下的花房,这来钱十分快,叫人垂涎不已。然,方员外之事狠狠打了个警钟,有心占有却不敢妄动,这才拐弯抹角,想着和大哥搭上关系。”

    花房在三里镇自然不是唯一,很多人头脑反应快,跟风建起第二个花房,却因为没有楚家七八年精心琢磨的一套经营策略,自己花卉的细心看护,而接二连三的倒台。

    花卉草木很快融入人们生活之中,甚至嫁娶大喜事,都喜欢采买两株摆上,前途远大,无法抗拒。

    楚容道:“大哥,二哥这话不假,我们家因为方员外陷害一事名声不太好,但是在花房面前,所有的忌惮嫌弃都可以抛弃。”

    楚开翰点头:“我知道了,小妹,那么你大嫂就交给你掌眼了,不求貌美如花,但求性子温和。”

    小妹那双眼睛毒辣得很,交给她,他放心。

    楚容连连保证,绝对给大哥一个出色的大嫂。

    孟氏做了两盘炒卤面,不粗不细的面条搭配新鲜香菇,小块抓了红薯粉而细腻的肉,几棵青菜,一把小葱,味道好极了。

    看着儿子狼吞虎咽,孟氏眼眸之中满是满足的光芒。

    太阳开始往西边落下,一家人围在一起,商量着什么的儿媳妇、大嫂最合适他们家。

    这时候,孟氏的娘家找上门来。

    来得是孟氏二哥和二嫂,以及一个瘦巴巴、一脸苦相的姑娘。

    楚容和楚开墨齐齐幸灾乐祸的看向楚开翰,被他一人一巴掌抽了回来:“老实点。”

    两人低下头,不再撩拨他。

    孟二舅眼珠子灵动,扫过在坐的几人,最后落在楚开翰脸上,露出一个猥琐无比的笑容:“二郎来,转眼间,当年还窝在二舅膝盖不肯离开的孩子都长这么大了。”

    楚开翰微微笑,笑容说不出冷漠。

    这外家除了外公外婆以及两个姨之外,也是个不省心的,大舅舅孟朝阳懒惰成性,从小被爹娘以及三个妹妹拉扯着长大,越大越懒,能躺着绝对不坐着的那种。

    二舅舅,也就是眼前这个,名叫孟朝光,狡诈猥琐,最喜欢顺手牵羊。

    这些人没怎么来往,便是因为孟家两个舅舅看不起楚家,逢年过节走亲戚,那也是敷衍了事,不叫二老看出兄妹不和便过去了。

    “二舅、二舅母里边请,来的凑巧,我娘刚准备几个下酒菜。”楚开翰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疏离之气明显。

    孟二舅眼睛一亮,推了门大步流星,很快抢占一张椅子,捡了筷子在桌上磕碰两下,便开始大快朵颐,丝毫不顾及身边人。

    楚长河唇角的笑容变成了直线,碍于这是孟氏的二哥而不动声色。

    二舅母同样挤了上来,直接将小个子的楚容挤出去,差点没摔了,楚开翰眼疾手快,将她揪了起来,柔声安慰道:“不要怕。”

    怕?怎么会怕?

    楚容淡淡一笑,收了握成拳头的手于袖口之中。

    “愣着干什么?没看到你三姑家好心招待我们么?不能浪费了你三姑的一番心思。”二舅母猛地一拍桌子,将门口那怯弱、不知道该不该进入的小姑娘吓了一大跳,差点没跪了。

    二舅母暗骂没出息,上不得台面,却不得不打不上前,将之拖拽入座。

    楚容有些看戏的趣味,小声道:“大哥,信不信这姑娘也是冲你来的?”

    楚开翰捂脸,在她幸灾乐祸的注视下,抓到了一个重点,那就是他的娘子必须早点定下,免得什么人都敢上门来。

    似乎看出楚开翰的窘迫,楚容轻声道:“大哥,这个女人也不能要,一辈子泡在苦水里长大,别人给点甜蜜就能跟那人跑,最是没有主见,这种女人不适合大哥。”

    大哥将来可是要撑起整个楚家,大嫂的人选自然十分重要,男主外女主内,亲戚朋友,人情礼节,全都需要大嫂来主持。

    这么想着,楚容隐隐觉得这个大嫂不应该出现在农家。

    扭头看去,那干巴巴的小丫头边吃边哭,美味入骨的猪头肉和着眼泪一起吞吃入腹,好不凄惨。

    楚容:“……”

    楚开翰脸色发青。

    孟氏尴尬上前,塞了块帕子给她,道:“二哥二嫂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二舅母横眉:“怎么,没事就不能过来?好歹是你的长辈,你就这种态度?”

    孟氏脸色立刻不好了:“二嫂这话什么意思?我几时说二哥二嫂不能来?只是询问来意罢了,二嫂何必用这种口气说话?”

    二舅母带着命令的口气道:“说你一句,你能顶撞三句,果真是没有教养,我进来只为了一件事,听说楚开翰要成亲了,这不,我把他媳妇送过来,挑个日子,把聘礼送回家,然后娶亲。事先说好了,聘礼少于一百两,此事免谈。”

    楚容惊诧的瞪大眼睛,这二舅母脸皮可真厚,说得好像她大哥非那姑娘不娶似的,还一百两银子的聘礼,干巴巴的姑娘金子做的不成?

    你咋不上天?

    孟氏笑道:“二嫂说岔了,我家二郎已经有了未婚妻,小妮儿你还是带回去吧。”

    这等苦哈哈、随时可能哭出来、看着晦气无比的女人,他们家可不敢要!

    嘭!

    二舅母重重拍打桌子,发出的巨响,叫那小妮儿吓哭了,眼泪唰的留下来,又惊又惧的看着二舅母。

    “你这话什么意思?给脸不要脸了是吧?我家小妮儿这般能干,能嫁入你们家,那是你们楚家祖上烧了高香!”二舅母怒了,点着孟氏一阵骂:“这也是娘的意思,怎么?你敢违逆不成?”

    孟氏面色坚定:“二嫂别拿娘压我,还是那句话,二郎已经定了亲,没道理再订别的女儿,不合适。”

    二舅母看孟氏不似说假话,想想也是,这么大一块肥肉叫人垂涎,定了亲也是正常。

    “那就给楚开翰当个平妻吧,大户人家的男人三妻四妾,只是委屈了小妮儿。”二舅母坐下,大口吃肉。

    肥肉楚开翰:“……”

    “二舅母还是带回去吧,不是我这当小辈的不知规矩,实在是二舅母这话太过吓人…”楚容上前一步,讽刺的看一眼小妮儿,大声道:“这么个苦哈哈好似全天下都对不起她的女人,我们家可不敢要,我大哥要容貌有容貌,要钱有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凭什么兴趣这么一个苦瓜脸、丑八怪?外面的女人漂亮温柔还贤惠,娶回家赏心悦目,生的孩子还讨人喜欢,没道理天天回家对着一张难看的脸,二舅母还是带回去吧。”

    楚容看不起二舅母的自以为是,也看不上这个算是表姐的女人一脸委屈巴巴的模样。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