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52章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2章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又是畏惧,又是怨恨,楚家在极度古怪的气氛中度过了大半个月。

    春暖花开,为大地铺上一层美丽的绿色。

    花房各种好看的鲜花上新,碧玉山庄也忙碌起来,楚开翰和楚容忙得脚打脑后跟,一顿饭都顾不得享用。

    几辆马车忙忙碌碌进进出出,留下一地馨香。

    楚家。

    “二郎已经十八,不能再拖下去了,孩子他爹,你说说看,我要给二郎找个什么样的媳妇儿?”孟氏有些期待的问道。

    楚长河笑了,道:“什么样的媳妇儿?自然是二郎觉得满意的,这么些年下来,你也该看明白,我们家几个孩子主意大着呢,不顺心的人,二郎肯要?”

    孟氏皱着眉头沉思良久,重重点头道:“你说得对,我是该好好问问二郎。”

    楚长河补充道:“不止二郎,他几个弟弟妹妹也要过问一遍,毕竟,长嫂如母,二郎的媳妇算是他们的第二个母亲。”

    孟氏瞪了他一眼,有些恼怒道:“我还活着,有二郎媳妇什么事?长嫂如母,那是没爹没娘才说的话!”

    楚长河举了举手,便是自己错了,放软口气说道:“你说的对,是我想岔了。”

    孟氏哼了哼,不再搭理他,脑子思考着哪家有合适姑娘,面上一会儿欣喜,一会儿嫌弃,纠结的变化。

    楚长河笑着摇摇头,神色轻松。

    走出厨房,他绝对去做一副娶亲用的桌椅大床以及箱子,这些都是成亲必不可少的,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琢磨着打造,后来跟着小儿子学会画图纸,倒是一天天的修改,好在最合适的时候打出来。

    而现在,时候已经到了。

    目光无意间一瞥,似乎有个人影从门口一闪而过?

    楚长河惊疑不定,大步而上,站在门口四处张望,不远处,大嫂周氏正兜着小盘青菜虫子喂养咯咯直叫的母鸡,再旁边,刘氏瞪大眼睛,口中吃着炒香、炒熟的豆子,一边点着周氏的鼻子破口大骂。

    三弟妹陈氏一如既往的没有存在感,做什么都低下头,好似见不得人一样匆匆忙忙。

    看到楚长河,三人齐齐瞪过来,碍于某些事而不敢大声咒骂。

    楚长河微微露出几分疑惑,随即摇摇头,暗道自己眼花了,当日公堂之后,楚家再没有人敢凑近二房。

    关了门,楚长河往儿子女儿给他准备的工作室走去。

    门外,楚香捂着心口,唇角上扬,带着诡异的笑容,凝视着那扇紧闭的大门。

    花房。

    阿尧亦步亦趋跟着楚开翰,好几次差点踩到他,楚开翰不得不停下来,皱着眉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跟着我干什么?快快帮忙去。”

    阿尧摇头:“大哥,我想帮你忙,但是你不让我做事。”

    楚开翰忍着鼻子冒烟的冲动,颤抖着手摸上他的发顶,道:“乖,帮忙就不用了,你且去玩吧。”

    这小子也是够了,不让帮忙的时候,爬树偷吃果子,让帮忙的时候,却力道大得惊人,不是掰碎瓷土烧成的美丽花盆,就是截断生长茂盛的植株。

    还帮忙!?

    从来不骂人的楚开翰都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了,这可都是银子啊,小崽子!

    阿尧双眼亮晶晶,没发现楚开翰眼中隐含的压抑怒火,急忙表白道:“我真的可以帮忙,大哥,我不是孩子了,我可以帮忙。”

    楚开翰额头蹦出一根青筋,突突直跳,张了张口,却说不出口:“……”熊孩子!

    “大哥这是怎么了?”楚容带队送花,顺便走来看看自家大哥。

    却是一脸强忍着的扭曲模样,忍不住问道。

    好似得到解脱,楚开翰连忙迎上去,露出暖暖笑容:“今日怎么有空?山庄新晋许多人,手把手教导,应当费时费力才是,小妹怎么有空过来?”

    楚容认真看了一眼阿尧,脸色白了白,不由得揉揉眉心,道:“嗯,新来的人每个都需要调教才放下去使用,好在温大叔伶俐,亲自帮我督促他们学习,我只需要隔段时间检查成果便可。”

    扭头:“阿尧,你怎么了没精打采的?”

    阿尧摇头:“我力气大,花房各种花盆脆弱得很,好几次坏了大哥的花,容容,我能不能去你的庄子干活?”

    栽树挖土,应该不会太难吧?

    楚容眉心一跳,道:“你、还是算了吧,庄子清苦,进去了就不能随便出来,花房多好,一到放假可以到处走走看看…若是因为力气大而损坏了花盆,你可以加入护卫队。”

    护卫队以前是没有的,但是经过方员外强取豪夺这么一闹,楚开翰便挑了几个身强体壮的男子,找了个武师教导,防范于未然。

    阿尧眼睛一亮,张口就想同意,话到嘴边转了一圈又咽下去,扭头眼巴巴看楚开翰。

    楚开翰:“……”

    轻咳一声,楚开翰道:“你要做什么都可以,阿尧,我说过,你叫我一声大哥,你便是我的责任,我们家的花房,做什么都可以。”

    阿尧眼睛瞬间发光,雀跃的跳了起来,急匆匆跑出去,打算找护卫队的队长报道。

    楚开翰抹了一把脸,道:“说明白,为何要阿尧入护卫队?或者说…为何要他习武?”

    楚容心虚,轻声道:“大哥说什么呢,学武强身健体,还能害了他不成?”

    话音一转,楚容扯开了话题:“大哥,娘说给你找了几个合适的姑娘,叫你看着挑一个…唔,打我干什么?”

    捂着脑袋,楚容一脸控诉。

    楚开翰道:“你当那些姑娘是大白菜?还看着挑一个?”

    随即头疼的捂脸,耳尖子渐渐发红,泄露几分羞涩。

    转眼间,他也到了该成亲的年纪。

    楚容哈哈一笑:“才不是,哪有那么好看的大白菜?不过大哥,你的确还成亲了。”

    楚开翰道:“我知道。”

    兄妹俩相携回家,还没入家门,就看到进进出出的媒婆,两人都没有想到,互相看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惊讶。

    “咳,我大哥最好,这才这么多媒婆来!”楚容挺起小胸脯,微带骄傲。

    楚开翰面色发红,撸了一把她的头发,率先踏入院门。

    孟氏喜笑颜开迎上来,抓着大儿子一阵叮嘱:“儿子,你记住了,屋子里好多媒婆,不过也好多浑水摸鱼,等会儿听到将姑娘夸仙女的,一定不能选,一切听娘的,知道么?”

    楚开翰轻咳掩饰眼中的羞燥,道:“娘,你看着办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对方性子好,孝敬爹娘,关爱弟妹,这就够了。”

    楚容忙道:“大哥,你的要求可真低!娘,你别听大哥胡说!什么孝敬爹娘、关爱弟妹,这些当然很重要,但最重要的,一定要长得好看,一定要和大哥看上眼!不是我自夸,我大哥容貌不差,爆出一个花房出来,身价百倍,怎么能将就?娘,两个人在一起是过一辈子的,将来同一张黄土被子,妻贤夫祸少,关系大哥一辈子的大事,一定要慎之又慎!”

    孟氏重重点头:“我儿自然是最好的!公堂之事之前,娘也曾打听过几户人家,谁知道,这些人看我们家穷,不是推脱,就是拒绝,哼!现在知道我儿名下有一间值钱的花房,一个个上赶着请媒婆来说事,不知羞耻!五丫说得对,挑选之人一定要慎之又慎!”

    楚容附和道:“娘,这样,你选择的几个人名单交给我,我叫人仔细打听了,再叫大哥挑一个顺眼的。”

    不能叫大哥先选人,免得不小心看对了眼,却发现对方心思不纯,那可就糟糕了。

    被母女二人挤到旁边去的楚开翰:“……”

    我挑选媳妇儿,怎的小妹比我更上心?

    无奈摇头,唇角带着暖暖笑容,很多女眷在屋里,他一个男子不好贸然进入,只能朝门外走去,打算散个步再回来。

    刚踏出门口,周氏领了一个容貌颇为精致的姑娘过来,一看到他,立刻加快了脚步,急切道:“二郎,大伯娘知道你娘给你选择合适媳妇,你看看大伯娘娘家的侄女,这可是十里八村顶顶出色的姑娘了!”

    说罢,将人往楚开翰怀里推去!

    楚开翰下意识伸手一扶,就听到软糯糯好似甜甜花蜜的声音:“姑姑这是干什么?”

    紧接着,这姑娘红着脸退开,却是面带感激的看了楚开翰一眼,而后面色更红了,急忙低下头,轻声说了一声谢谢。

    楚开翰从小到大接触的女儿家也就家里的两个妹妹,后来外出干活没少和爱花的姑娘打交道,但都将她们当成了主顾,没什么多余的心思。

    贸然之间这么近距离接触一个姑娘,见猎心喜之外,还有几分颤动。

    年少慕艾,楚开翰比旁人来得晚一些。

    不免多看了几眼。

    周氏一看有戏,急忙道:“二郎,你整日忙着挣银子,可能不知道,我这侄女啊,容貌那是一等一的出色,你看看,你看看,这娇俏的模样,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楚楚的容貌出色,并不是偶然,楚家人长相还是不错的,但周氏的娘家更胜一筹,女儿个个娇美如花,当年楚长江会选择周氏,看中的便是她的容貌,只是家长里短,家务不少,烟熏火燎,渐渐的,周氏横向发展,身材不如从前。

    “你再看,这屁股,圆润翘挺,一看就是生儿子的!”周氏重重打了那姑娘一下,小姑娘年纪不大,脸庞瞬间涨成了红色,娇艳欲滴。

    非礼勿视!

    楚开翰轻咳一声,连忙转过了头不去看,只道:“大伯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听从爹娘的。”

    找我爹娘去,别来找我!

    忍不住又看了那娇花一样的姑娘,这才红着脸,步伐偏快的离开了。

    周氏看在眼睛,心下欢喜,二郎的模样,想来是看上了侄女!眼睛转了转,想着怎么叫孟氏那个女人点头同意。

    几人都没有看到一脸怨恨的楚开阳。

    这么美丽的表妹,他自然也是惦记的,只是,他娘不同意,为什么不同意,他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今日却看到貌美如花的表妹被娘介绍给了害他凄惨万分的楚家二房,这叫他怎能不恨?

    “哥哥,你想做什么,我可以帮你。”楚香好似幽灵一样出现在楚开阳背后,声音也是阴阳怪气。

    楚开阳吓了一跳,狠狠瞪了过去:“走路跟鬼一样,果然上不得台面,滚进去,别出来吓人!”

    楚香小脸扭曲,狰狞之相更甚,看得楚开阳心惊肉跳,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家里的妹妹竟然变成了这幅鬼样子。

    捂着砰砰直跳的心口,楚开阳差点就要落荒而逃,却听见楚香阴测测道:“哥哥这是什么话,你是我哥哥,我是你亲妹妹,我还能害你不成?难道哥哥不想报仇么?荣耀功名一遭被抹除,哥哥不恨么?”

    恨!怎么不恨!

    怨恨战胜了畏惧,楚开阳冷静下来,道:“你想怎么帮我?”

    楚香笑得更加阴森了。

    暗处,一抹身影飞闪而过。

    香山下,尚华卸去一身夜行衣,远远就看到大树下悠哉看书的主子,眼眸闪了闪,大步上前。

    “公子,容容姑娘所料不差,那个叫楚香的丫头,果然有问题。”尚华行礼道。

    段白黎捧着书,看得津津有味:“给容容报个信,此外,看着便是,容容自己会解决。”

    尚华点头:“公子放心,我已经送了信,只是,临楚开翰成亲之时,我觉得他们会在这人群混杂时候下手,毕竟这时候最好浑水摸鱼,我们要不要全程保护?”

    选了人,下一步就是成亲。

    段白黎轻笑:“想看热闹直接说,何必拐弯抹角?”

    尚华娃娃脸露出不好意的羞赧之色,的确,他是想看热闹,以往忙碌得很,公子身边需要稳重的人,自然没功夫看人家成亲吃喜宴,现在好了,需要防备的人全都没有了,自然悠闲下来,难得机会就在眼前,放过就是大傻子!

    腆着脸,尚华道:“那公子去么?”

    段白黎道:“我是容容未婚夫。”理当登门。

    尚华眉开眼笑,隐隐带着几分期待,见惯了高门嫁女、豪庭娶亲,农家热闹婚宴也生出了几分好奇。

    【未完待续】

    ------题外话------

    抱歉抱歉,这两日停电,手机码字不快…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