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51章 给你一个拥抱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1章 给你一个拥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京师重地,九重宫闱,金碧辉煌御书房。

    “回皇上,属下已经将整个京城翻了一遍,却依旧找不到军师的踪迹。”

    身着黑色甲胄者半跪在地,低下头颅,以绝对服从的姿态,对上首端坐之人俯首称臣。

    龙椅上,皇上胸前五爪金龙熠熠生辉,一双龙目带着天下尊主的狂暴威武、高不可攀的绝顶尊贵,它俯视众生,睥睨天下,将整个御书房收入眼中

    闻言,皇上手中金色毛笔收紧,紧接着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他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良久,他哑声开口道:“罢了,叫人查查军师底细,这人绝对不会不辞而别,却是失踪数月之久,朕猜测,他定然是收到某种攻击,你且叫人小心谨慎些,军师此人不喜身份暴露,然,朕知道,他乃上京人士。这等聪明绝顶之人,定然是世间少有的出色男儿,可着重上京诸位顶尖优秀男儿。”

    甲胄男子重重点头,接下这个沉重的负担,道:“皇上,军师定然要回来,只是,眼下三国联盟愈演愈烈,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为心中猜测犯我边境,属下可否请旨上阵?”

    皇上听不出喜怒,叹声道:“将领重要,军师更为重要,他可将整个战局收入眼中,而后分析得出最合适的作战计划,军师此人,上天恩赐我大成之福星,欲减少最大的损失,必将之寻回。再拖上些许时候,三国联盟军只是猜测,并不知道军师失踪之事。加派人手秘密寻找,此外,朕会做好两手准备,届时,上战场之人选名册,少不得你。”

    甲胄男子似乎激动了,急忙磕了个头,重重许诺道:“属下定然拼尽全力找到军师,而后踏碎三国,扬我大成国威。”

    军师,这一代的传奇人物,成名以来颇有争议,后来的几场战局,其文韬武略,天文地理,乃至排兵布阵,叫人心悦诚服。短短几年,朝上朝下文官武将,无一不对他心服口服,恨不得扒下他覆于面上之面具,看看何等英才人物,才长出这么一个绝顶聪明的脑袋。

    然,无人敢撩拨虎须。

    就是当今圣上,也放任他这等不符合礼数的行为,用皇上的话来说:“身负大能者,往往带着些许怪癖,朕的军师,一颗脑袋足够惊艳苍生,面容如何,重要?”

    一句话,默认了军师嚣张的做法。

    好在除此之外,军师有所为有所不为,再大再光亮的荣耀,也无法叫他失去理智,进而得寸进尺。

    他永远是那么光风霁月、再大荣宠与光芒依旧巍立不动,好似不屑所有光华,又想守得本心,不为世间繁华,荣华富贵所扰。

    这么个风华人物,将来可以站在自己身边,与自己并肩作战,甚至指点自己如何作战,想想就热血沸腾!

    甲胄男子双目红了一瞬,不难看出当中的激动与迫不及待,坚定寻找军师的决心,不论何种代价,都要将之找回来!

    大成不该少了军师!

    上京,掀起一场风波,文武百官、世家贵族,无一被牵扯其中,寻找、摸查,排除一个个可能,又写下一个个应该是。

    动静太大,纵然小心谨慎,也无法摆脱有心人士敏锐的直觉,一代军师的失踪,渐渐被上京人士书写在心头,同时,更加配合寻找。

    他们也想知道,这位屡次三番被皇上点为鬼才者军师,究竟是何方神圣。

    京城动荡,远在千里之外的三里镇并不知道,此时,楚家沉浸在诡异的和谐之中,一场公堂变叫他们吓破了胆,不敢再动不该动的心思。

    随着方家的覆灭,楚长海又恢复到以往衣食堪忧的境遇。

    方佳怡从小被娇养长大,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更不用说寻常的小家务。

    然,方家已经没了,出门入户丫鬟环绕成为过去,为了减少银子的流出,不得不放走丫鬟们,亲自上手。

    原本看起来十分容易的家族活,却好似跟她作对一般,屡屡不顺,屡屡欺负她,方佳怡差点要气哭了。

    偏偏刘氏将所有过错推到她头上,觉得若是没有这个丧门星,和二房几个小崽子不会闹掰,自然也不会每日看到二房的孩子战战兢兢,缩着腚飞快逃离。

    “娘,我肚子饿,我想吃葡萄。”楚开焰捂着小肚子,可怜巴巴的昂首看着方佳怡。

    厨房一团糟糕,方佳怡正想着该怎么恢复原状,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娘没办法,去找你爹去!”

    楚开焰觉得委屈,嗷了一嗓子就地一坐,又是蹬腿,又是打滚,竟是原地闹了起来。

    方佳怡焦头烂额,这孩子还来纠缠不清,当下打了门口扫地的笤帚,想也没想,扬手就打:“叫你不听话,吃吃吃,就知道吃,这么大的人胖成猪还吃!?看我不打死你!”

    “哇呜!”楚开焰哭得更大声了,隐隐有将屋顶撕碎的迹象,抱着身躯,满地打滚以躲开落在身上的笤帚。

    哭声太大,楚家人想要当成听不到都困难。

    刘氏一脸怒容:“看看看看,这就是你的好媳妇,一个孩子也能下得去手,这还是亲生儿子么?亲生儿子尚且下狠手,继子呢?我的两个宝贝孙子平日得打的多狠?难怪两人的性子木纳卑微,都是那个贱女人害的!儿子,你听娘的话,休了这个祸头子,把赵氏请回来,虽然她疯疯癫癫,但两个孩子却从来不借他人之手。”

    楚长海从书堆里抬起头,短短几日的功夫,面容消瘦,双眼凹陷,面色一片苍白,眉宇之间,一股浅浅的戾气拉低了书生的儒雅俊秀。

    压抑着不耐烦,只听他道:“娘,你不知道赵氏则被大人抓入大牢之中了么?二房的事他们父女也掺和了一脚,原以为二房没发展他们,却转眼被景宏送入大牢,这样的女子,这样的母亲,娘,你确定应该放在琉儿璃儿身边?”

    刘氏收了声音,仔细一想,咬牙摇头,算了,还是自己辛苦一些,带着两个孩子吧,免得被赵氏那个女**害了!

    随即露出苦笑,带孩子可是累人的活计啊!

    目送母亲离开,楚长海揉了揉眉心,心下躁乱不已,猛然出手,将书案上所有物品悉数扫落在地,狠狠喘了一口气,从牙缝挤出几个字:“我的好二哥,且等着!”

    一张苍白的脸扭曲得吓人。

    楚家大房能屈能伸变着法子讨好二房,企图借机将楚楚放出来,并且恢复楚开阳的功名。

    但这完全是痴心妄想!

    “大伯娘,这判决是大人下的,我们平民老百姓绝对没办法改变大人的决定。”楚容昂着脑袋,黝黑的瞳仁叫人看了心惊肉跳。

    周氏有些畏惧楚容,总觉得这个孩子一点也不像孩子,更像那些索命的鬼差。

    心口一颤,连忙捂了捂,往旁边退去让出过道来。

    楚容露出一口小白牙,赶着专属小牛车,啪嗒啪嗒离开了。

    “呸!妖孽!”周氏啐了一口,恶狠狠的瞪着楚容离去的背影,猛然之间,楚容好似有感觉一般转过头咧嘴一笑,叫周氏心尖打颤,捂着嘴不敢说话,生生将脸庞憋得通红。

    她并没有看到,身后一扇窗户半遮半掩,一张稚嫩的脸上满是阴森:“楚楚都被关进大牢,毁了一辈子,你却还是偏向她,难道我真的不是楚家的孩子?”

    此人是楚家四丫楚香,厚重的刘海之下,一双隐藏风暴的双眼,她的心态已经完全因为自家母亲的偏心扭曲得惊天动地。

    远处,楚容将楚香偷看的一幕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收敛了笑容,本来打算进城去,想了下突然调头,朝着山脚下而去。

    段白黎一如往昔捧着书看的如痴如醉。

    楚容扯了扯嘴角,直接抽走了书,见他眼带询问,便解释道:“钱老回来了,你不打算彻底解决了身上的障碍?”

    段白黎很冷静,一眼便看出小丫头有事相求,或者应该说,打算用治愈他为条件,与之做交易。

    神色淡淡,段白黎道:“自然想。”

    楚容道:“那我助你恢复,你帮我一个忙怎么样?”

    “说来听听。”

    楚容想了下,决定如实说来,段白黎这个人看着软绵可欺,其实骨子里带着浓重的肃杀,多有隐瞒,只会叫双方陷入僵局。

    组织了语言,楚容道:“我将不在家的时候,能否请尚华不时行走家中?”

    段白黎眸光凝在楚容面上,淡淡道:“原因。”

    楚容轻咳一声:“楚香性子扭曲,我担心她伤害爹娘,小时候她曾将我推到在地,血流成河之后慌张离去,我差点就救不回来。这等手段凶狠、没有悔悟的人,长大做出更可怕的事来,似乎很正常。”

    段白黎眸光飞快一闪,道:“你小时候曾经陷入险地之中,险些殒命?”

    楚容浮现一抹心虚,这人不会这般敏感吧?不会这么一点痕迹就认出她并非本人吧?

    下意识挺起胸脯,楚容绷紧了小脸:“是,若非我福大命大,这会儿你就看不到我了。”

    段白黎眉目清冷,目光凝视楚容,似乎要用凛冽眸光看透她的内心身处,抓出隐藏深处的秘密。

    不言不语,楚容后背浮现层层冷汗,却是鼓着眼睛,瞪视段白黎。

    段白黎突然笑了,千树万树梨花一瞬间竞相争放开,唇角浅浅的弧度,却叫楚容心跳加速。

    卧槽!

    笑了是什么意思?姐姐心慌慌!

    段白黎抿唇,抬手轻轻覆在她头顶上,指尖轻轻穿过她的发丝,绕了几圈,在她双目鼓大、忍不住要躲开之前,笑道:“你在担心什么?容容,你是我的未婚妻,你的家人便是我的家人。”

    楚容微愣,不明白这个人什么意思。

    段白黎眸光一动,有些僵硬的将楚容揽入怀中,轻抚她的后背:“字面上的意思,容容。”

    楚容忍着擦汗的冲动:“……”

    他们什么时候熟悉到可以互相拥抱了?

    但是,段白黎不甚宽敞的怀抱却是带着叫人沉溺迷醉的淡淡清香,青竹冷香,凛冽如冰泉。

    紧接着,楚容一脸惊怵的推开他,见他抿着唇看她,连忙解释道:“…我还有事,你、你让尚华不时走走,若是没空,告诉我一声,我直接将爹娘带走。”

    说罢,也不等他回答,背后一条凶猛狼狗在追一般非也似的跑走了。

    段白黎唇角绽放好看的弧度,双手自然下垂,手掌合上,隐于袖口之中,眸光微闪,神色莫测高深。

    “公子,可是容容姑娘有何不对劲?”尚华闪身而出,立在段白黎身后,低声问了一句。

    段白黎不急不缓道:“你可记得多年前,四国都在寻找的特殊之人?大皇子殿下不惜抛却高位荣华,花费数年寻找之人?”

    尚华心尖一颤,娃娃脸浮现几分惊诧,片刻之后被怀疑取代:“公子,你,你在开玩笑吧?前几日公堂之上便可察觉一二,楚开墨或者楚开霖更为可能不是么?”

    段白黎摇摇头不再解释,楚家二房最是奇特,女儿俱是被保护起来,男儿深信顶天立地,深信为姐妹竖起靠山。

    因此,容容和楚云便被遮挡所有特殊之处。

    之所以认为是容容,是因为楚家二房的巨大转变,全都是在容容受伤之后,有人会认为是巧合,他却更相信这是必然!

    尚华捂着心口,努力接受不断起伏的心脏,不可能吧,这不大的三里镇,藏了一个公子,藏了几个异族者,现在又冒出了一个神秘人士!

    当真是藏龙卧虎!

    “此事心中了然便可,莫要说出去,便是钱老也不可说。”并非他不信任钱老,而是钱老周旋在边境之地,那里龙蛇混杂,魑魅魍魉众多,能人异士自然也不会少,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冒出一个刑讯高手。

    那时候可就麻烦大了。

    尚华连忙做了个闭口的手势,保证自己绝对不会胡乱开口。

    段白黎笑道:“你去楚家看看,容容所言之人,刘氏楚家四丫楚香,你多加关注,此外,楚家老四楚长海也不可错漏。”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