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49章 短命鬼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9章 短命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所有罪证指向方员外,本该竭力嘶吼、大声喊冤的他,却是前所未有的沉着冷静。

    做这么多为了什么?不就是后代荣耀辉煌?

    纵然跌跤了,没关系,儿子已经被他送走,延续血脉无忧,且,只要他咬死了不开口认罪,这些人还有办法动他?

    自然是不能。

    思忖片刻,方员外有了决断,那就是咬死了不开口,大人是青天大老爷,做不来屈打成招之事!

    但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他的预计。

    “大人,此证据或许力度不够,民女还有一个证据,毒杀一事,砒霜的来历最为重要,它不是用来毒死老鼠的药,而是经过处理,外表上与洁白无瑕的面粉一致,这说明,它用于医治。”楚容自袖中取出准备好的材料,并且叫人送了个大夫进来,正是消失了很多光景,连过年大好时光都错过的钱老。

    钱老告老之前,是宫廷御医,告老之后悠闲三里镇,名声在外,手下从来没有就不下来的人,因此,牢牢套着‘神医’的帽子。

    于三里镇,九成九都是神医的忠实拥护者,毕竟,没有谁不生病受伤,而得罪一个大夫无异于自掘坟墓,自然而然的,便心生宽宥纵容。

    钱老接过写得工整的白纸,亲自送到县令大人身边,而后拱手行了一礼,并未下跪:“大人,草民可以作证,此砒霜的确是来源小人的药铺,前些日子离家办事,谁知道手下人竟是没有查弄清楚,将当成药材使用的砒霜卖了出去。直到这日毒杀一事发生,那不成器的小弟子这才期期艾艾开口,草民才知道事态严重,大人,草民有罪,请大人之罪。”

    砒霜可是一味药,用得恰当,可以救人水火之中,当然,尺度不好把握,人们更愿意将之当成剧毒,调配以其他,引作恶的老鼠上钩,进而将之灭杀。

    钱老走到尸体前,不顾蒋氏的怒视与推搡,动手截取了一节发黑的肠胃,一节带着淡淡粉色、噎在喉咙的碎屑。

    置于火上炙烤,而后贴近冷冰冰的匕首。

    层层白烟附着匕首之上,明明很美,却给人一种堕入冰窖的可怕阴森。

    砒霜燃烧后分泌一种奇特之物,靠近金属质物会形成白雾。

    钱老道:“此毒正是砒霜无疑,用量不大,被害者有三到五天的光景,一点点受尽疼痛而死,能够被噎死,倒是一个不错的结局了。”竟是带着隐约的讽刺。

    被噎死,人体抽搐几下,便陷入窒息,再之后永远死亡,但是砒霜剧毒,却是一点点折磨五脏六腑,完了折磨四肢百骸,直到每一个位置都疼了一遍,直到疼得麻木,然后悄然死掉。

    县令大人手中捏着白纸,上面清楚的写明白了药铺卖出砒霜的时间,人,以及买去的分量,只要一查,一搜,便能知道结果。

    方员外猛然抬起头,决定咬死了不说的坚定面容,此时布满了惊恐,恶狠狠瞪着楚容,厉喝道:“简直胡说八道,一个乳臭未干的贱丫头,所说之言怎可相信?大人,您是青天大老爷,当为百姓做主,为民请命,断断不能相信一个小贱丫头的话啊!”

    楚容面不改色,眼神都没有给一个,正因为年纪小这硬伤,正因为身为女子的地位不高,楚容才能走第一时间出面,而是等事情提起来,挨了三板子,这才走出来。

    啪!

    惊堂木落下,县令大人沉着脸:“本官如何判决,不需要方员外教导,方员外且好自为之吧!来人,拿了本官的令牌,搜查方府!”

    “大人!”楚长海顾不得保持自己光洁无暇的名声,盯着县令大人,半是威胁,半是警告道:“大人明鉴,孩子的话怎能当真?说出去会叫人笑话的,远处的知府大人叫学生给他写点三里镇有趣之事呢。”

    县令大人冷冷一笑,暗道这个蠢货还弄不清楚自己的位置,纵然得了解元又如何?满身都是桀骜不驯的利刺,就该一根根被拔除!

    啪!

    “速速取来!”他不为所动,威胁如何?警告如何?他从来不惧!

    捕快领命而去。

    楚长海面色青红交替,煞是好看。

    方员外两股战战,努力说服自己,已经毁尸灭迹再也找不到证据,这些人再如何,也耐他无法!

    然而,很快他就崩溃了,自己的儿子,懵懂无知的捧着一个熟悉的包裹,被两个捕快架着手臂而来,看到他,这个傻小子还朝他求救:“爹,这个狗腿子是在叫人讨厌,爹,你快叫人抓了他们,打断双腿!”

    方员外所有的坚持一瞬间轰然倒塌。

    “扰乱公堂秩序,见官不跪,蔑视公堂,数罪并罚,来人,打!”

    红色令牌啪嗒落地,县令大人神色冷峻,无法从那眼眸之中看出喜怒。

    身躯被按在地上,方少爷慌张了,扯着嗓子大声嘶吼方员外救他,而方员外,一辈子到老就这么一根独苗苗,自然不会看着他承受苦难。

    当下大喊大叫,哭求手下留情。

    “大人,我招!我招!我什么都招!我儿无辜,他什么都不知道,求求大人放了他!大人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所有的坚持比不得儿子一声哭号。

    围观者唏嘘不已,他不是一个好人,却是一个好父亲!

    事情很快明朗化,所有证据指向方员外,而所谓的毒杀,只有楚楚一个人作证,这时候,方员外猛然看向楚容,在那纯净双眼下看到了几分轻蔑。

    过了几十年,走过的路,吃过的盐,比小丫头多得多,因此,下定决心谋夺那山庄时,就精心将各种证据捏造了一遍。甚至,使了银子,走了路子,就等一举将楚家二房拿下,并且狠狠按进烂泥之中,再也爬不起来!

    但是,这些所谓的‘证据’,似乎全部失去了踪迹,几个月的筹谋变成了空落笑话!

    不由得看向段白黎,相比败在一个十来岁小丫头手里,他更愿意相信是这个人使了手段,叫他狠狠摔在泥里。

    段白黎依旧不动声色,方员外吃人的眼神几乎化为实质,他却漫不经心,丝毫不放在眼里。

    一口浓血喷了出来,方员外萎靡不振,再没有保留,悉数脱口而出:“此因,为不久之后的太后寿诞。”

    远在三里镇的平民百姓也许不知道,但县令大人、方员外等三里镇有头有脸的人却都是知道的,几年后是太后整岁寿诞,年纪大了,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因此,这次的生辰,意义非同寻常。

    大成各地官员、有点头脑的人,都早早的动了手,务必寻找到最心意的生辰贡品。

    知道太后喜欢花花草草,朝中有心人士便分布四面八方,大成各地,原本不甚兴荣的花卉市场,一下子拓宽了出路。

    方员外就是当中的有心人士,很早以前就想要举家搬迁至京城,好给儿子最好的学院,最优秀的学堂,更甚者,他日凭借儿子飞黄腾达、出入朝堂内外,振兴门楣。

    然,京城寸土寸金,踏入容易,融入却是举步维艰,方员外犹豫了许久,依旧不得门路,试水的铺子,不过几天便被打压得无法喘息。

    只能避让,只能退却。

    但入京落户的心思却从来没有抹除过。

    寻找合适且意义深远的寿礼成为上京的契机,多少贵人费劲心力寻找,若是他能够奉上,那么完全可以借着贵人的手,在京城站稳脚跟。

    刚好三里镇新兴一家花房,刚好花房里的各色花卉醒目耀眼,见所未见,意义非常,还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从小精心雕琢,刚好…拥有花房的楚家人出了个读书人!

    读书需要银子,楚家大家长不知道楚家二房暗地里惊人的谋划,在他有心调控之下,那读书人娶了他的女儿,那大家长被掏空了银子。

    这时候,女儿说了:“爹,我要楚家二房塌陷不复存在。”

    不知道原因,但他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了。

    不过是几个泥腿子,杀掉了毁尸灭迹,谁会知道?唯一忌惮的也就是那南城严氏的公子,出身将门,纵然面上纨绔不化,一副吃喝等死的模样。

    他却半点不敢小看,掠夺一事不得不慎之又慎。

    连老天都在帮他,严公子走了,带走了九成九的人力,楚家,无人相护,不过是个空壳罢了。

    再不忍愿意受,免得夜长梦多。

    一系列针对楚家二房的事件发生,目的就是打散整体,化整为零,逐一击破,达到目的——占领山庄,尤其是几个种植花卉的能手。毁了楚家二房,叫女儿开心。

    至于别人怎么想?跟他有什么关系?

    此时,比起已经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还需要他一步步扶持照顾的儿子,显然更为重要。

    扯开了所有遮掩,真相竟然这般…曲折残忍。

    平民百姓只知道此事涉及到上面某个大人物,为了不引来杀身之祸,只能闭了口,而县令大人也不想此事污染了太后名声,恰到好处的阻止了方员外的话,以文字形式呈上。

    至此,毒杀一案落幕,方员外深陷大牢,事关太后,很可能暴病狱中。

    楚楚诬陷他人,同样被判处牢狱三年。

    周氏哭着喊着要替代楚楚坐牢,那模样,倒是叫人看了心尖颤动,哽咽了喉咙,但。

    连坐带责,方家一夜之间被抄家,府内众多奴仆看准时机,抢了方家为数不多的财富,夺了卖身契,竟是结伴逃走。

    偌大的府邸,傲然几代的方家,走向了末路。

    此为后话。

    眼看着案子落了帷幕,楚开霖大步上前,执学生之礼,于堂上质控:“请大人为学生做主!学生有冤上诉!”

    县令大人微微挑眉,扭头去看楚家几个孩子,果见那高矮不一的三人俱是变了脸,焦急万分的瞪着楚开霖,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你胡说,你有何等资格自称学生?你有何等资格见官不跪!?”县令大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几个孩子,却听见一道尤为刺耳的声音,当下不悦。

    但见楚长海厉声呵斥,白净的脸上满是嘲讽与愤怒,显然怒火攻心,失去了理智。

    楚开霖却是不搭理他,再次道:“请大人为学生做主!”

    “有何冤情只管说来。”县令大人也不搭理楚长海,含笑问道。

    审理楚家的案子最是轻松自在,根本不需要他做多少,他们会将各种证据摆在他的手边。

    楚长海被两个人忽视,脸上的红白交替变成了铁青色,旁边是差点哭瞎的方佳怡。

    楚开霖笑着对兄弟姐妹摆摆手,目光落在楚容打湿的臀部,眼眸一瞬间凝固,却是转瞬即逝,眸光收回:“大人,学生状告楚开阳杀人之罪。”

    有趣!

    县令大人眼中的笑意深刻三分,自古尊卑贵贱,长幼有序,以下犯上者,先领杖责二十再说,可比公堂喧哗要严重得多。

    这孩子,熟读四书五经,懂大成律例,却是半点不惧。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楚容面色瞬间苍白,原本只是装的,因为她知道楚开霖会最后出现,捏着楚开阳杀人未遂的把柄,彻底将楚家变成二房的一言堂,当中离不开楚开阳这枚棋子。

    却不知道,小哥哥竟然直接闹上公堂,目的她能猜测一二,抹除楚开阳的功名之身,从此再无法站起来。

    但是大成律法有言,子告父,弟欺兄,娘子压迫相公,以下犯上者,杖责二十!

    而后诉说前因后果,掰清真相,秉公执法。

    再…二十棍杖之后者,少有生还。

    无异于打死!

    小哥哥那脆皮身躯,扛得起几棍子?

    嗷!

    楚容恨不得大喊一声,恨不得亲自打走小哥哥。

    懊恼中,楚开阳已经被吴择送了上来,身上脏兮兮一片,身上好几块染成了红色,紧闭的双眼看不到表情,面上不正常的潮红色,却叫人知道,高烧不退,濒临死地。

    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

    原本刘氏还能承受宠爱的孙女锒铛入狱,此时。看到楚开阳这幅凄惨几欲死去的模样,再也绷不住嗷了出来,忘了公堂,忘了堂上大人,忘了四面八方各种人,扑上去就挠!

    “嗷!你个短命鬼,快放了我大郎!”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