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48章 默默守护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8章 默默守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肃静!”

    不用县令大人发话,堂下捕快一声厉喝,杀威棒齐齐敲动地面,整齐划一,带着镇定人心的绝对威力。

    争吵不休的人立刻安静了下来,诚惶诚恐凝视高位上冷着脸、不发一言的人,等待他的决判。

    “状告楚云毒杀人,但是死者死于窒息,毒杀不存在,此为其一。糕点有毒,且确实毒死了人,却没有证据指向楚云,毒杀不存在,此为其二。一人痛改前非,以死亡为代价说出真相,杀人者楚云,此为其三。几点列名,几位可有补充?”县令大人气定神闲,犀利眸子横扫而过,所到之处,俱是低下了脑袋。

    蒋氏痛哭不已,好似忘了身边所有人一般,只顾着看着横躺公堂之上的尸体,哭哭啼啼,婉转哀怨。

    楚楚暗暗松了一口气,前两个的确不能说明楚云毒杀人,但是第三点…

    嘴角微微勾起,只要没有人能够拿出证据来,那么这毒杀罪还是会套在楚云身上,毕竟,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处于围观者的楚长海露出几分轻松的笑,果然没有人能够抗拒前途的压迫,这位县太爷的晋升与否,完全取决于府城大人,拿出府城大人,县太爷就怂了!

    真的是怂了么?

    自然不是,县令大人只是觉得平淡如水的生活偶尔掀起破浪才会有滋有味。

    而眼前这些人,大多只是消遣罢了。

    楚容挣脱了段白黎的束缚,道:“该我了,此间事早了,好回家吃饭,家里柚子叶、小火炉可都是准备妥当了。”

    段白黎眉目清冷如故,凝视着楚容大步上前。

    扰乱公堂秩序者,廷杖三。

    这是规矩。

    楚容没有任何反抗,放松了皮肉,结结实实挨了三杖,而后神色自若道:“大人,民女乃香山村楚家人,楚云是我姐姐。”

    好似来了兴趣,县令大人端坐了三分,口气依旧严肃平静,熟悉他的师爷却知道,大人贪玩心乍起了。

    只听县令大人道:“你且说说,不惜冒犯公堂、冲撞审问之故。”

    楚容歪七扭八行了个礼,而后道:“民女姐姐无罪。”

    “哦?官府办案,讲究的自然是证据,你有何证据?”县令大人好整以暇,锐利如刀的眸子直射楚容。

    楚容昂着头,一脸理所当然道:“找证据之事,不是大人的职责么?”

    县令大人微愣,而后竟是放声抚掌而笑:“此言有理,为人父母官者,自然应当为民请命,为民做主,端看双方争执,是本官失职。”

    猛然肃了脸,县令大人沉声道:“你们给本官的证据本官接受了,但是…口说无凭,栽赃嫁祸者并非不存在…”

    也就是说,最后那伙计纵然死了,那也是口说无凭,拿出证据来才是!

    楚楚面色惨白如鬼,原本放松了的身躯再一次绷紧,止不住的轻颤。

    楚容踏前一步将众人眼光吸引了来,绷着小脸大声道:“大人,民女有证据可以直接找出杀人凶手。”

    一句话,楚楚身上的血液好似冻僵了一般,扭头看向自家四叔,得到的回应却是微蹙浓眉,神色莫测。

    楚云却是上前,与楚容并肩携手,一人跪着,一人站着。

    楚容低头看了姐姐一眼,很好,只是脸色微微苍白,有些受惊,眼底深处再没有惊慌不知所措的茫然。

    牢狱之灾,也是种磨练。

    楚开墨上前,抓了楚容往身后塞,只道:“告诉我怎么做。”

    男儿,自当顶天立地,为家中姐妹竖起可以依靠的城墙。

    楚容摇摇头,道:“二哥,不要担心我,我知道分寸。”

    古时候对女子名声最是残酷,入狱女子,一辈子差不多完了,管她所犯何事,时候真的犯罪,然,楚家二房两个女儿,都已经背负婚事,只要对方不反悔,一辈子其实没有多大的影响。

    况且,楚容也不是那等因为嫁不出去而大动干戈之人。

    楚开墨犹豫了下,终究还是退开了一步,让出楚容。

    楚容收敛了一点点温情,沉声道:“温大叔,将人带上来。”

    县令大人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楚容,方员外他也在抓,只是晚了一步,叫这个小丫头截了去。

    好似看不懂大人眼中的深意,楚容静静等候,直到苍发纷飞的方员外被带上来,她才抬起头,幽深眸子紧紧盯着他,道:“高堂之上,再不如实招来,你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

    方员外萎靡跪在地上,全身虚软无力。

    “动用私刑?”县令大人皱眉。

    楚容摇头:“抱歉大人,家里穷,没银子喂养他,只能叫员外饿几天,不过大人放心,饥饿这种事寻常人家经常忍受,两三天死不掉。”只要水源保持充足便可。

    后面的话楚容没有说出口,因为没必要。

    县令大人止不住想笑,碍于场合特殊,不得不咬牙忍了,生生将严肃的脸给扭曲了。

    “那就说说吧,为何抓了方员外?”县令大人道。

    方员外并非普通人,作为一方乡绅地主,这人的地位也是不容作践的,哪怕方员外走的商,地主的身份隐隐被遮掩,但不可否认,他的确是个地主。

    这样的人在地上地位不低,自有一众拥护者。

    楚容神色自若,回首微微一看,温大叔立刻再带上来两个人。

    这两个人都是方家的下人,且在方家上工的时间不低,属于家生子。

    两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口指认道:“大人,且听小人如实说来。”

    事情从方佳怡跟随楚长海归来说起,本来方家的打算是在两人归来之前,将楚长海的原配妻子赵氏处理了,奈何这女人闻到了死亡的气息,生生将自己憋在家里,哪里都不敢去,叫方家人有力气没地方使。

    后来方佳怡和楚长海归家,第一时间注意到与众不同的楚家二房,使人一查,才知道这家的孩子个个人中龙凤,完全不像个农家孩子,贪婪心乍起,与方员外一番商讨之后,更是看到了碧玉山庄,想到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几个人默契的联手,准备打压楚家二房,将财富居之所有,将碧玉山庄放在自己名下,等待最好的时机,以图飞黄腾达。

    “大人,奴才是方家的家生子,祖祖辈辈都为方家卖命,得以近身伺候方老爷,偶然之间听到方老爷说上面有人下来,寻找优质富含深意的花卉当成贡品奉送上去,细听之下才知道,老爷盯上了楚家的花房,众所周知,这间花房生意兴隆,里面的花花草草经过精心雕琢,每一株都是奇特的存在。”

    男子跪倒在地,正义凛然的揭露:“因此,老爷叫人抓了楚家一个孩子,打算以此逼迫楚家将地契交出来,一系列布局之下,不小心发现了花房背后的供应者,费劲心思收买了几个人,才将那庄子摸查清楚。”

    县令大人沉默不语,冷静的听着,门外众人也是沉默,听着公堂上那人气愤填膺、好似羞耻得恨不得去死的言语。

    楚容木着脸,差点要绷不住踹那人一脚,因为他说了,自家大哥可是挨了一顿打。

    但碧玉山庄必须借着这个机会出现在世人面前,否则,有这一次暗中争抢,还会有第二次的争抢,而且地位只会更加高,之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难以撼动。

    不怕阳谋,就怕阴谋算计层出不穷,楚容不觉得自己一个小农女可以和大人物互相撕扯。

    当然,女子名下不可有财产,她会想办法将碧玉山庄挂在段白黎名下,这个人身份背景非同小可,纵然此时落魄了,楚容也不会小看他,单看当日一纸无字婚书将她抓在手心、放在面前挡风遮雨就知道,面上温和之人,不代表心里也是坦然光芒。

    思索间,两个方家家生子你一言我一语,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清楚楚,并且指出方员外收买人为他卖命的证据所在。

    县令大人使人前去寻找证据,而后沉声道:“来人,大刑伺候,奴叛主,罪该万死,你们张口之前,就该知道,方家给予你们一切,你们的背主,活剐一万次都不足够。”

    两人身躯一摊,惊恐的看着县令大人:“大人,大人,冤枉啊,小人只是实话实说,小人只是看不惯方老爷欺辱百姓啊!”

    “打!重重的打!身为下人,就要有下人的自觉,生死都在主人一手之间!”刷了大红色的令牌投掷而下,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个大大的‘令’字叫两人倒吸了一口气,紧接着,结实有力的双手掐住他们的胳膊往外拖,很快,嘶吼、惨叫,伴着沉闷的拍打**之声,交替结合。

    这时候,县令大人又道:“念在你二人大义在先,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二十廷杖之后,于你二人自由身。”

    家生子,一辈子生死存亡都捏在主人手中,仅仅是一纸卖身契的重量。

    这两个人哪怕活下来了,也逃不过方家的惩处手段,因此,唯有放任他们自由,才能保全了小命。

    而两人的目的便是自由之身,也是他们甘愿出堂作证的原因。

    得了大人亲口施恩,口中惨叫消失了,死死咬着牙,汗如雨下,却是不喊不叫,暗自承受着。

    县令大人似笑非笑的看着楚容,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手段甚是果决,没有证据就制造证据,简直胆大包天!

    “大人,我庄子里还有几个吃里扒外的人,也是亲手按了认罪书,包括一个打算杀人灭口者,多亏了严公子留下的英雄,否则,草民一家可就死绝了。”楚容面带悲怆、一脸泫然欲泣,做足了被背叛、被暗杀,身心疲惫的凄惨模样,叫人看了忍不住恻隐之心悄动。

    堂外的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原本只是一桩毒杀案,抓了人,关入大牢也就完了,谁知道,背后竟是这般污秽,看上了人家的东西,不说沟通着买下来而是强取豪夺,罔顾他人意愿,并且残忍的打算杀人灭口,这方员外,似乎也没有表面上的慈善温和。

    玉儿一家被带了上来,刚刚小产,此时的玉儿已经失去了神智,傻乎乎的叫着‘孩子’,不时发出毛骨悚然的诱哄之声。

    从来没见过官、欺软怕硬的平叔直接在县令大人注视之下…失禁了,任何隐瞒也不敢,竹筒倒豆子尽数说了出来,包括过去七八年侵占了碧玉山庄近万两银子。

    万两银子!

    众人骇然,都吸一口气,这么多银子,能叫人给活埋了!

    刘氏面容都扭曲了,没想到老二家这么有钱,只被贪墨的就万两之多,那么他们口袋里的银子该有多少?可惜银子不是她的啊,楚老爷子也是一副回不过神的模样,抓着烟枪的手不停的颤抖,第一次回想自己参与纵然的一切究竟是不是错的。

    这还没完,一个好似没有骨头的人被抬了上来,全身上下,除了眼珠子还能够转动之外,其他的全都软绵绵,好似没有骨头一般。

    温大叔道:“大人,此人连夜带人闯入我山庄,杀我庄子数十口人,还纵火焚烧,企图将我家姑娘烧死在庄子里,不得已,小人只能言行逼供,叫他说出幕后之人,大人请看,这就是此人亲手按下的认罪书,全书内容都是此人口述,小人叫人记录,真假可询问此人便知。”

    唯一能动的眼珠子瞬间瞪大,满是仓皇与恐惧,恨不得立刻点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麻烦给我一个痛快的死法!

    至于这所谓的认罪书写的什么,抱歉,他看都没看,甚至不知道这东西什么时候写好。

    但是,身上两百多块骨头被一一捏碎了,后背皮肉层层梳理下来,他已经快疯了,比死更可怕的就是想死死不掉!

    两份认罪书放在案上,县令大人眸光闪过一抹意味深长,只道:“不愧是南城严氏唯一的继承人,手下驯养之人竟是这般艺高胆大,还好有你们,否则…”

    楚容微微挑眉,一抹惊诧飞逝而过,大人这是…在抹除她身上的异于常人之处?

    一个十来岁的农家女能够从火海之中活下来,并且抓住作案之人,叫人不能不怀疑鬼上身,但是南城严氏圈养的手下那就合情合理了。

    只是,大人为何这般为她?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