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47章 不是毒死而是噎死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7章 不是毒死而是噎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仵作冷着脸,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气息,站于堂中先是拱手一礼,而后将袖口中整理成册的材料双手捧着:“大人可使人请了尸首而来,容小人慢慢比对说道。”

    县令大人抬手一挥,很快,一具被白布遮盖严实的尸体被抬上来。

    蒋氏立刻就哭了,悲伤不能自己,疼爱了那么多年的儿子,冷冰冰躺在地上,并且被人剥开了身体,恨,怎能不恨!

    眸光落在楚云身上,凶狠得好似一头被抢了幼崽的母兽,积蓄着力量,等待咬断对方的脖子!

    县令大人看着案上尸检结果,仵作冷声说着尸检结果,所有人屏气凝神。

    “大人,此来得出结果,死者的确死于剧毒,这种剧毒颇为常见,寻常百姓习惯备上些许,用于灭杀家鼠患,也就是砒霜。砒霜无色无味,同常见的面粉很是相似,因此,被不小心认错而误食了也是可能。大人且看…”

    仵作干枯手指捏着白布一角,将之掀开,露出一张瘆白发青的脸,身躯完全僵硬,一股浓烈的不详气息蔓延开来。

    蒋氏捂脸,失声痛哭,不敢去看儿子凄惨的模样。

    “大人,银针于咽喉处检测出大量剧毒,可以得知,死者误食了大量有毒之物,毒性发作之后扼杀了一半生命,以至于剧毒残留外咽喉,不上不下,导致混合毒液之物堵塞咽喉要道,最终窒息而亡。”仵作指着被剥开的咽喉,那里漆黑一片,依稀可见淡粉色的糕点碎屑。

    众人倒吸一口气,早听说了,这孩子并没有第一时间被毒死,而是拖住了生命求救无门,这才被残忍拖死的,此话果然不假!

    众人一阵唏嘘,虎毒不食子,儿子中了剧毒,不是第一时间寻找大夫以解救,却是抓着‘凶手’扭打要求负责,儿子的死,这蒋氏也是有脱不开的责任的。

    “大人再看…”

    仵作手里捏着淡粉色糕点碎屑,道:“上面之物确实是砒霜,小人斗胆认为,死者先是被砒霜毒得半死而失去挣扎求救的力气,糕点干而细腻可口,如栗子球一般绵柔,却是堵住了呼吸进出,于是,死者是窒息而亡。”

    仵作指着腹腔:“此处剧毒缠绕为数不多,砒霜毒性极强,纵然沾染不多,也会快速发作,加之咽喉被堵,死者死亡是必然的,只是,剧毒折磨人直至死亡需要光景,死者最大的死因当是…窒息而亡。”

    换句话说,砒霜狠毒,但死者吃得不是很多,直到发作也需要时间,这段时间不会太短,痛苦折磨。若是能够第一时间找到大夫,兴许能够减缓两分痛苦,然,砒霜之毒,必然无救。

    死亡是一定的,只是这死者却不是死于砒霜,而是死于窒息。

    剧毒入体,孩子身体比不得大人,娇贵得很,过分疼痛叫他失去了挣扎求救的能力,糕点碎屑过分细腻绵柔,卡着咽喉咽不下去、吐不出来,进而,在剧毒夺走生命之前,便叫孩子生生噎死了。

    总之,尸检结果,剧毒有,但死亡,却是因为窒息。

    可谓一大笑话!

    蒋氏面色惨白,听着尸检结果,整个人被抽去了胫骨一般,软哒哒坐于地上,满脑子都是:是我害死了儿子,是我亲手害死了儿子。

    剧毒折磨,呼吸扼制,儿子死的时候该多么痛苦?那时候她在干什么?抓着一伙计叫骂不休,完全没有看到儿子痛苦的模样!

    什么是后悔,蒋氏第一次品尝到了。

    若是可以回到当初,她一定会顾着儿子,而不是叫他孤零零一个人凄惨死去。

    惨笑连连,蒋氏哭不出来,凄惨笑容更多了几分绝望。

    “蒋氏活不成了。”楚容似乎自言自语。

    身边的段白黎却是听得清楚,手掌有些迟疑,试探了下,终究握起了那只过分娇小的手,两个人的温度,第一次融合在一起。

    一冷一热。

    楚容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将手抽回来,而是任由自己将那只长了茧子的干爽大手捂热。

    段白黎清冷如寒月的眉目竟是柔和了下来,如同冬日暖阳,当头而下,由四肢百骸蔓延。

    仵作退场,他的任务已经完成。

    没有人质疑他的检测结果,这个老头儿迂腐不堪,至今孤家寡人,手中技能给他不愁吃穿的美好未来,也葬送他娇儿美妻的愿望,除了为官府卖命一生,他别无他路。

    “仵作结果已出,然而,死者身上的确中了剧毒,那么,这砒霜何处来?”县令大人面无表情,锐利眸子一扫,落在楚楚身上。

    沉声道:“你可是亲眼看到楚云亲手制作有毒糕点?”

    楚楚被那剥开了的尸体吓得不行,这会还没回过神,被那眸子注视着,感整颗都冻僵了,下意识开口道:“我、我没看到,只、只是凭借推测,楚家会鲜花饼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我,一个是楚云,既然不是我下的毒,那自然就是楚云了…”

    啪!

    惊堂木四次落下,楚楚心肝一颤,好似要跳出胸膛一般,等着大大的眼睛,惨白如鬼的看着县令大人。

    “荒唐!人命关天,岂是凭借推断可以认定的?且你已言明,通这制饼手段者有二,为何认定了楚云?本官是否也可以随便认定,你…便是下毒之人?”

    楚楚身躯僵硬,苍白小脸蒙上了一层冷汗。

    县令大人冷笑一声,扭头道:“来,叫几个在场的伙计与目击百姓上堂来。”

    一捕快行了个礼,而后快速离开,再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五六个人,所有人低垂写眼帘,沉静不语。

    “大人,小人是铺子里的伙计,当天就是小人卖给蒋氏母子二人饼子的,但是大人明鉴,所有饼子一个蒸笼里出来,没道理只有一块有剧毒吧?小人肯定大人,为小人做主,为我东家做主!”小伙计其实也不小了,看模样二十六七,眉目清明,一双眼眸却是精光闪烁。

    段白黎突然俯下身,贴着楚容耳廓轻声道:“此人并非善茬,区区一个小伙计倒是屈才了。”

    楚容皱眉,段白黎的意思她听明白了,太过精明的伙计怎么会甘心只当伙计?

    果然…

    好似得到了线索,县令大使人将那天售卖的糕点全部取了来,仵作再上,手捏银针,一点一点检测是否含毒。

    片刻之后,仵作摇头:“并无,包括盛放鲜花饼之器具,半点剧毒也无。”

    换句话说,只要那孩子倒霉,吃了唯一一块有剧毒的糕点,从而被毒死了。

    “小人只是路过,看到一个孩子捂着喉咙,脸色憋得通红,好奇之下便驻足而观,谁知道这孩子很快倒在地上,并且再也没有起来。小人敢肯定,那孩子是吃了手中饼子才毒死的,不然,怎么可能倒地就死了?作恶之人也忒狠毒,一个孩子也下得去手,就该捆绑了押到菜市口斩首示众…”

    一目击者将当日看到的据实道来,末了还表达了自己的嫉恶如仇。

    县令大人摆摆手,换下一个,那人一脸憨厚,抓了抓头发,面容有些红,似乎是因为太过激动所致:“小人也是铺子的伙计,当日和往常一样,搬着后院新鲜出炉的糕点售卖,并无感觉异常。不过楚楚小姐所言有误,所有糕点都是后院蒸锅出来的,根本不曾有从云姑娘家送来一说,大人一查便可知晓。”

    楚楚快吓死了,原以为拿下楚云十拿九稳,根本没有想到官府还会介入其中。

    因此,什么看着从楚云家搬来糕点,根本就是凭空捏造的!

    县令大人再次使人出去调查,很快传来了结果,当日守城兵士可以肯定,那一天连一辆马车都没有,所有带着背篓之人也能清楚看到框子里的东西,根本不曾看到什么饼子。

    而来往于香山村与城里的牛车主人也表示,那天没看到有人运送糕点。

    所有证词,在楚云还没有开口之前,几乎已经将她排除在作案之外。

    然,就在楚云松了一口气,露出微笑时,先前那自称卖糕点的伙计若是一脸愧疚的站了出来,先是冲楚云行了个五体投地大礼,而后怆然决绝道:“大人,小人有罪!”

    原本利于楚云的一面,瞬间因为这个人改口而出现了大逆转。

    他说:“大人,小人罪该万死啊,糕点有毒的只有一块,原本是用来…用来…”

    似乎难以启齿,最终在县令大人的逼问之下,咬牙道:“用来毒杀楚楚小姐的,云姑娘曾经说过,铺子是她的,我们东家也是她的,旁人不能沾染半分。但是,据小人所知,东家有事外出了,并且放权给了楚楚小姐,云姑娘当是还恼了,大骂东家不是东西。再后来,云姑娘借着被温叔放逐的时候找到小人,要小人于一块糕点上下毒,毒死了谁算谁倒霉,只要死了人,楚楚小姐自然就逃不掉,毕竟,那时候的负责人是楚楚小姐,而云姑娘远在香山村,和她没有一点关系。小人有罪啊,小人不该为了讨好云姑娘而罔顾他人人命,云姑娘,小人对不起你!”

    说罢,一抹脸上愧疚的泪水,竟是一头撞死在浑圆厚重通红柱子上,脑浆崩裂,四处飞溅,一时间惊呆了所有人。

    段白黎只是轻轻开口:“去查这个人的身世,着重个人恩怨、是否欠债。”

    身后的尚华应了一声,便悄悄离开了人群。

    楚容看了他一眼,道:“其实无需麻烦,这几个人我尚且不看在眼里,何况大人?”

    段白黎失笑:“言之有理,然,此案公开审理,必然要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为人父母官当如是矣。”

    楚容不再开口。

    “楚云,此人所言,你可承认?”县令大人挥手,自有人将这凄惨的一幕收拾了,只是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气着实叫人不悦。

    楚云白着脸上前,努力叫自己不要发抖:“大人明鉴,民女冤枉!”

    楚开墨也上前:“大人,此人之言一听就是胡说八道,家姐与严卿严公子有婚约在身,没道理将铺子交给楚楚一个不相干之人,这点温大叔可以作证,他是严公子留下来的人。此外,这砒霜平常用来毒杀鼠患,用量并不是很重,且颜色多为枯黄丑陋,混合了面粉用于糕点制作,极影响糕点的外观,所以,这毒是糕点做成之后被人染上去的。想要保持半点颜色不变,只有那些纯净白色的砒霜,这等毒性强烈之物,有进有出,药铺可查到来龙去脉!”

    县令大人依旧一张死人脸,心里对楚家二房这位二公子的看法翻了又翻,不停的刷新。

    楚开墨继续道:“而且家姐胆小如鼠,平日里杀鸡杀鸭都逃得远远的,怎么可能去杀人?大人只管派人询问村中叔伯兄弟,变得得知家姐的为人,一个纯善之人,怎么可能做出恶毒之事来?况且,楚楚为血脉相连的姐妹,每天同进同出,于家中毒杀不是更方便?绕了那么大圈子,结果还是为了拉下楚楚,这不是舍近求远还担将自己送出去么?”

    县令大人沉默良久。

    楚楚激动尖叫:“休要推脱责任!东家将铺子交于我手,楚云觉得东家背叛了她,进而对我动了杀心,毁去一个人的方法的确是千万种,但生不如死才是最可怕的,只要将杀人之罪过贴在我的身上,那么我一辈子都要活在恐惧愧疚之中,再也不会出现在铺子里,楚云打的主意不就是彻底毁了我,叫我生不如死,叫东家看不到我么?”

    楚云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楚:“若是如此,当日便不会带了你进入铺子上工,楚楚,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你可敢对天发誓,此言半句有假,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楚楚身躯轻颤,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周氏尖锐粗鲁的声音立刻打断了她的话:“你这死丫头也太过恶毒,竟然叫你姐姐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你才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小贱种!”

    楚楚咬着下唇,面容更加苍白,好似透明了一般。

    “你骂我云儿?老贱种,你才要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呸!当日也不知道谁,哭哭啼啼说要带楚楚上工的,这才多久,就成了白眼狼,什么都没得到反而落了一身腥臭!恩将仇报之人,所说之言几句可信?”孟氏撸起袖子,瞪眼与周氏对骂。

    肃然公堂,瞬间跌了气势,变成了菜市场,叫骂声此起彼伏,一个比一个嗓门大。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