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45章 脑袋开了花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5章 脑袋开了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黑衣反应极快,楚容手腕被打了个正着,手中匕首瞬间跌落,她却微微挑了挑眉,忽略了传入心扉的阵阵酥麻胀痛,另一手接住了匕首,同时抬起了腿,自高而下,一脚踹在黑衣人胸口!

    咔嚓一声脆响,男人闷哼一声,眼眸中带出几分疼痛,眼前这个不大的丫头,可比计划中的难缠。

    倒退几步,黑衣人再次倾身。

    楚容面不改色的将手背在身后轻甩,双腿交替而动,一脚一脚的踢踹,灵巧的力道,刁钻的攻势,竟是将黑衣人逼得只顾着抵挡。

    冰冷的汗水滴落,黑衣人一点一点逼出了恐惧,下一刻,身后几只大手抓住了双臂,重重一压,脊背上一疼,侧脸被挤压在了地上!

    楚容适时退开,冷眼看着自己人将这个黑衣人抓住,只道:“给我卸了他的下巴,我现在不想听他开口。”

    应声而动,咔咔一声,黑衣人面上满是难以置信,却无法开口说出一句话。

    “姑娘,你没事吧?”一人凑了过来,甚是忧心。

    楚容微微一笑,伸手撩起脸侧一缕青丝,道:“有事的是别人。”

    那人放心了,道:“只抓了这么一个活口,我们该怎么办?要不,给温哥送过去,他一定能逼问出幕后之人。”

    楚容笑着摇头:“我们只要他的供词,所谓的供词,不就是一份文字加上一个手印么?只要他的手安然无事,他开不开口有何区别?”

    那人微愕,姑娘真是…简单粗暴!

    却叫楚容面色一肃:“不过庄子死了人,官府必然会追究,你叫人清理干净,务必半点痕迹也不留下,此外,这个人严刑逼供,不开口就用热水烧滚了浇烫,用梳子为他松松皮肉,再不开口,那就找个力气大的,从脚趾头开始,一节骨头一节骨头的捏得粉碎…”

    耳中回荡着张口就来的几个酷刑,那人面上不由得浮起了汗水,阵阵冰冷从心口蔓延,不过是十一岁的孩子,手段听着就十分渗人!

    连忙转身吩咐手下办事,不再担心姑娘年纪小受到惊吓,开玩笑,能说出这般残酷刑罚之人,绝对不会轻易被吓住。

    楚容冷眼看着眼前的玉儿,好似她是一个地狱爬出来的恶鬼,张牙舞爪的准备吃人一般,玉儿眼眸之中,倒映满满惊恐,捂住小腹,做足了防备的架势。

    片刻,玉儿的爹娘,平叔平婶子被人带了进来,两个人俱是难以置信,满目沧桑。

    一看到楚容,二话不说直接跪了下来:“小姐,求你大发慈悲放过玉儿吧,她年纪小,不懂事,被人有心误导了才会做出这等伤心病狂之事,小姐开恩,我…奴婢定然叫她好生改过!”

    “小姐,您大恩大德,好人一生平安,放过玉儿吧,奴才一定亲自督促她改过,再有下一次,奴才动手打死了她了事。我夫妻二人就这么一个孩子,还请小姐看在往日里没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放过玉儿这一次吧。”平叔长相憨厚,为人正直,在庄子里人缘颇好,楚容一直觉得平叔一家人亲切自然。

    谁知道…

    一个下人似乎看不过去,轻声嘀咕道:“不就是推了一下么,有没有死人,偏得这般大动干戈,还要发卖了玉儿妹妹,真是得理不饶人。”

    下一刻,那人好似感觉的凶猛野兽盯着自己流下可怕的津液一般,不由得寒毛直竖,面色瞬间大变,死白死白的四处寻找,却看到自家主子那双黑漆漆深不见底的眸子。

    心口一颤,下意识往地上一跪,就想开口求饶。

    然而,楚容并不打算听,只道:“实话实说,很不错,我最喜欢这种直肠子之人,你们有任何不满可以说出来,人么,交流沟通才不会心里有疙瘩,你们不说出来,我也不知道你们心里想的什么。”

    视线一扫,所有人低下了头,呼吸都放轻了。

    楚容微微一笑,谁手抓了手边茶水往口中灌了一口,砸吧砸吧嘴,有些嫌弃,还是啊黎泡出来的茶水最为清醇爽口。

    “唔,既然没人开口说出话,那就听我说吧。”楚容嫌弃的扔掉茶杯,整个人站在宽大的椅子上,居高临下,一派肃然沉静:“自八年前我叫严卿买了你们,除了分配你们任务之外,再没有任何话语,是我的错,叫你们变成了习惯。你们是不是觉得主子年纪小,不懂事,轻易就能忽悠过去?”

    众人忙跪在地上,低下头颅,任由额头上的汗水狂流。

    平叔和平婶子互相看了一眼,从彼此脸上看出了惶恐不安,这么多年以来,他们一家人可谓是庄子里的一把手,男主外女主内,唯一的女儿不时传送主子的行踪,叫他们更加恣意快活,在庄子里俨然就是一方霸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心里不屑楚容,欺她年纪小不懂掌家。

    楚容继续道:“想要牛干活,就要给牛吃草,所以,你们偶尔的小偷小摸没关系,无伤大雅,但过了界,被剁手了那也是应当的。”

    平叔平婶子面色一变,同时想到了这些年莫名其妙摔断腿而送命之人,原以为只是意外,现在看来似乎是他们家这位主子的功劳。

    额头汗水瞬间如瀑,心口也扯出了恐惧,并且在一点点的上升。

    楚容口气一变,阴冷中带着邪气:“欺我年幼盗我家财,现在联合外人对付我碧玉山庄…”手中一拍桌子,一沓卖身契呼啦啦掉了出来,鲜红的掌印看得众人眼热,有了这张纸,他们就自由了,不再是贱籍,不再需要看人脸色!

    当即有人抗不住诱惑,跪爬着上前争抢。

    站在门口等候吩咐的人绷不住了,转身就往门内走,却看到楚容抬起手,制止他们前进,一个个七尺男人,憋红了脸,呆在原地,一脸恨铁不成钢瞪着楚容。

    楚容却好似没有看到,居高临下凝视这些人的贪婪嘴脸,而后,随手抓了茶杯,于手中颠了颠,紧接着,茶杯脱手,径直甩了出去!

    嘭!

    殷红的鲜血喷了出来,染红了身边的人,也染红了地上凌乱的卖身契。

    一人倒在血泊之中,手里还抓着一张纸,脸上是来不及褪去的惊喜,脑袋却是开了花,鲜血横流,隐约可见当中跳动的浆液。

    “呕…”最先反应的玉儿,捂着肚子,白着脸,哇哇吐了出来。

    楚容看了不看她一眼,傲然而残忍道:“看到了么,你们是我的奴才,卖身契在我的手中,我要你们死,你们就得乖乖去死。”

    这就是强权,卖身契在手,这个奴仆就是私有财宝,要杀要剐,那都是她的事,旁人无法干涉半分,哪怕是官府,也无权沾染。

    等级森严,男尊女卑,唯有这卖身契一点,是楚容厌恶又觉得庆幸之事。

    众人反应过来,急忙离那个血泊远远的,不管那个人是死是活,惊恐的磕头求饶:“小姐饶命,我们都是被平管事收买了,他手里捏着我们的命,我们不敢不从啊。”

    平叔面露愤怒:“胡说八道,明明是自己贪心不足,到头来却将责任推到我的身上,你们该死!”

    憨厚的汉子,竟是露出了狰狞的嘴角。

    楚容啧啧两声,看着瞬间像狗一样互相攀咬起来的人,暗道以往太过松散,顾念着心中那点人人平等的观念,才叫这些人有恃无恐,越发为所欲为。

    “啊!”

    一声尖叫,是玉儿的尖叫。

    楚容抬头看去,只见玉儿不知道被谁推搡了一把,此时倒在地上缩成一团,表情甚是痛苦。

    温热的液体从身下流淌出来,玉儿彻底怕了,原本有心与楚容同归于尽的心态,变成了过往云烟,死亡面前,恐惧面前,最能看到一个人的内心深处。

    “小姐,小姐,奴婢再也不敢了,求求小姐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救救我的孩子…”玉儿张开满是鲜血的手,面容扭曲得看向楚容,那恐怖的求生**模样,寻常女子早就吓死了,偏偏楚容能够面不改色的看着,半点心软都没有。

    其他人面色惊恐,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倒在血泊里扭打,急忙张皇失措的往旁边躲。

    门口那些七尺汉子,个个面带僵硬,能够这般将人砸得头破血流,这位祖宗根本不需要担心。

    平叔和平婶子这时候终于知道害怕了,真诚而直接,往日里总是觉得小姐年纪小,若不是严卿公子在一旁保驾护航,小姐什么也不是,因此,只要避开了严卿公子,小姐还不是任他们拿捏?

    直到严卿离开,他们才敢露出贪婪的爪牙,伙同方员外,企图里应外合,彻底将这个碧玉山庄抓在手上,方员外可是同意了提携他们一家人为庄子之主,而不是委委屈屈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底下讨生活。

    “小姐,小姐,奴才吃了猪油蒙了心,请小姐恕罪!”平叔一脸惊惧,再不敢将楚容当成一个普通的十一岁小丫头看待,由衷的感到畏惧,一出手就见血,这位小丫头也是足够心狠。

    小心肝乱颤,平叔战战兢兢的爬到楚容脚边,企图得到原谅。

    楚容轻轻一笑,看也不看平叔,看向门口道:“你们进来吧,此前也是我的疏忽才养出了这么一大帮吃里扒外的人,是我之过,罪责不在他们,你们是严卿留下来的人,自当知道该怎么做?”

    为首之人忍着擦脸的冲动,上前拱手一礼:“属下明白。”

    明白什么?自然是秉公而办,奴大欺主,这种下人可要不得,当下,几张状子,几个‘证据’,便将这些人永远的打入死地。

    奴仆也是有等级之分的,最末端的便是犯了不可饶恕之过者,受黥面之刑,打入酷寒之地,直到死亡。

    直到生命终结的时候,这些人知道,以往的生活多么的难得,一个主子和善,待人亲切,逢年过节必不可少的大红包,都变成了压垮心门的稻草,后悔无以复加,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关于楚家人毒杀一案,将在明日开审,前夕,楚云被捕快带进了大牢,不管身上重伤与否,这牢狱之灾是逃不过去了。

    县衙后院。

    楚长海端坐,手中捧着一盏茶,面前是神色淡然的县令大人。

    楚长海将手中茶杯一放,好似开恩一般看向县令大人,道:“大人,自府城而来,知府大人便托了学生前来拜访,并奉上府城最负盛名的青茶,还望大人笑纳。”

    我来是知府大人指派的,我背后站着的是知府大人!

    县令大人眼角发冷,面上却半分不显,道:“多谢解元郎,此番辛苦了,也感谢知府大人记挂。”

    楚长海笑了,扬手一挥,一直站在他身后一脸激动又隐忍的楚长江忙上前,将手中的盒子送到楚长海手中,而后规矩的往后站去,当真是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眼睛却是不安分,四处张望,县衙后院隽雅秀丽假山河流,此时是他眼中的倒影,楚家,一定会站起来!

    那时候,他们家也会有这样好看的假山流水,还有成群的奴仆随意使唤,想想都觉得那么美。

    县令大人看了一眼盒子,立刻发现了盒子的重量不同,眸光更加阴冷,转瞬即逝,笑道:“有劳,师爷,替本大人收下。”

    师爷上前,手中的重量叫他面色微微一变,却是没有说什么,规矩往后,与楚长江并排,瞥见他一脸压抑的贪婪,止不住的冷笑,这些人也太自己为是了,当真以为一个小小的举子便能在三里镇呼风唤雨?还不将大人放在眼中,这样的刺头、认不清位置的寒门娇子朝堂之上随处可见,往往不会有好下场,要么一辈子庸庸碌碌被人踩在脚下,要么被一阵风夺去小命!

    然而,此时的楚长海处于春风得意的时候,眼中满是荣华富贵与高官厚禄,此外,便是轻蔑与无视。

    “大人,某不请自来,可是有耽误?”一道清贵淡雅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楚长海顺势扭头,而后面色沉了下来。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