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44章 杀光,烧光,抢光!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4章 杀光,烧光,抢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长海果然在第二天安然归家,数十个身着官差服的衙役两旁开路,吸引路人频频驻足,张扬了一路。

    “这是…解元么?”一人心有好奇,看着高头大马之上的男人问道。

    “还别说,除了解元有这等荣耀,那个举子能够得官府这般护送?依我看,的确是高中解元了,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人?我三里镇竟然出了个文曲星呢!”有人附和。

    “看着面生得很…”

    围观者叽叽喳喳的讨论,竟是跟在队伍之后,送了一路,直到…

    “这不是香山村的方向么?难道…这位解元郎是香山村那位外出游学多年的楚家郎?”终于有人惊讶的呼喊出来,立刻被身边的人围住,好一番追问。

    “你说的是谁?”

    “是啊,外出多年游学?哪个楚家?底子深厚么?否则怎么支持一个游子在外挥霍?”

    那人得意扬眉:“就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楚家啊,八年前外出游学,去年刚刚回来,没想到今年一下场,就考得如此高绝的好成绩。”

    随即又唏嘘道:“不过这家里人也是不争气,读书人注重声名,好好一个圣洁无暇的读书郎,生生被家里人脱了后腿,毒杀人?也不知道最终结果是什么?”

    众人这才将毒杀暗与之联系在一起,阵阵唏嘘,看热闹者比以往多了一倍不止。

    楚长海好似没有听到身后、身边围观百姓的谈论声,兀自昂首挺胸,眯着眼,迎着阳光,看向不远处成排的村民。

    这里面,有他的亲人,有香山村各位族老。

    唇角微微上扬,带着几分凉薄,紧接着,楚长海跨马而下,手中提着袍摆,三步并两步走,袍摆一掀,竟是跪倒在迎接他的亲人——楚老爷子面前。

    “爹,孩子回来了。”

    简单不过的几句话,叫楚老爷子崩了眼泪,旁边的刘氏眉开眼笑,得意与骄傲浮现眉宇之间,再过去,楚长江夫妻骄傲抬头,喜色跃然面上。

    楚容面无表情凝视着这一幕,看着村长带头同楚长海攀谈,得他同意后带走了官府赠予的大红花,看着众星捧月,应对自如的楚长海消失在视野之中。

    孟氏有些担忧道:“你四叔明显和大房勾结在一起,现在他回来了,毒杀一案会不会出现波折?”

    楚容带出一丝微笑:“娘不要担心,照顾姐姐便可,万事有我。”

    孟氏被安抚了,连连点头,觑一眼红光满面的楚家众人,再一次觉得自家被排挤在外,已经不是楚家的一份子。

    楚长河叹了一口气,既高兴四弟高中榜首,又担心四弟祸害自家,纠结得满脸愁苦。

    话分两头,尚华带走了方少爷,身后是捂着受伤之处无奈望天的一地人。

    他们已经拼尽了权力,却还是叫姑娘的未婚夫得手了去。

    “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手下这么一个人,就能够将我们全部撂倒,甚至认出了我们是公子身边的人?”

    “那轻蔑的眼神,从一开始就没把我们放在心上。这下好了,我们对不起姑娘,我们要不要抹了脖子以谢罪?”

    “算了,反正结果一样,都是抓住了方少爷,我想,姑娘这位未婚夫也是知道了方家的打算,这才派人拦截。”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位大人出手干净利落,招招致命,却又恰到好处,就像…久经战场之英勇兵将?”

    所有人沉默了,但是很快避开了这个话题,转向其他。

    几人有心思谈天说地,因为他们知道,不久之后,他们就该回炉重造了。

    在一群人倒地哀嚎时,尚华拎着小鸡仔一样的方少爷出现在段白黎面前:“公子,这人我抓来了,不过,一个纨绔少爷抓来何用?”

    段白黎轻轻瞥了一眼鹌鹑一样的方少爷,肌体白嫩肥硕,一抖下巴三层肉跟着晃动,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娇生惯养出来的孩子。

    方少爷缩得更厉害了,恨不得钻入地下。

    段白黎收回视线:“大人,三里镇许久未曾清洗,蛀虫与赃污甚多。”

    三里镇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百姓安居乐业。然,背地里,富贵人家争斗不停歇,为了丁点利益,何种阴谋手段层出不穷,不过,他们都有一个认知,那便是绕开官府。

    县令大人叹一口气:“和和美美多好,打打杀杀多不好。”

    段白黎眸光平静,清雅容貌不带任何情绪,然而,县令大人却清楚的看到眼底深处的似笑非笑。

    方少爷素来听闻县令大人执政有方,青天大老爷之名家户喻晓,连忙哭喊道:“请大人救我,这贼子莫名抓了我,我,我是无辜的,请大人救我,我爹一定会报答大人的!”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口,县令大人就想到了方员外,这位表面上的慈善和蔼之人,背地里尽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罢了,二公子不必刺探,答应你之事,本大人不会忘却。”县令大人似乎无奈,扬手将人将方少爷拖了去,道:“明日结案,二公子有兴趣不妨到场一看。”

    段白黎笑着点头,这位县令大人不动手就得过且过、你好我好大家好,一旦出手…那就是腥风血雨。

    回到香山村,楚长海高中归来的消息不胫而走,段白黎不在意的笑了笑,尚华也无心提起,反而道:“公子,容容姑娘的人似乎有些脆弱?”

    段白黎道:“那并不是容容的人,而是严卿,却是出乎我之预料,严卿出身将门,手下竟是没有多少血性。”

    可见环境对人的影响多么重要,曾经的尚华可谓是跟着段白黎出生入死,手下招数自然变得伶俐果决,不会拖泥带水,讲究一击必中,不浪费半分力气。

    而严卿的手下,于安然的三里镇培养,身边没有群狼环绕,不见半分鲜血,骨子里的凶狠根本无法激发出来,能干什么?最多就是守守院子,比普通护卫强上几分罢了。

    尚华深以为然:“不过,于平静的三里镇已经是个中高手了。”

    段白黎不足,纤白手指摩挲着杯口边缘。

    这时候,窗户吱呀了一声,紧接着,一颗小脑袋冒了出来。

    段白黎隐隐带了几分笑意,静坐等待来人的靠近,尚华识趣的退了出去,带走满腹疑问。

    “啊黎,你插手了?”楚容不客气的坐下,端了茶水抿一口,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好似一只睡在阳光下的猫。

    “好歹是你的未婚夫,自当护你周全。”段白黎说道,心里却将楚容的几个哥哥记住了,心有计划,却不得不因为这几个而一变再变。

    楚容哼了一声,沉默片刻,一壶花茶见见渐渐露了底,她才道:“原本只打算剪了方员外,现在看来,楚长海似乎也是一个威胁。”

    楚容一直知道,楚家大房敢明目张胆的陷害楚云,仗着的就是背后的方家,被人当了刀子使用,还乐颠颠的冲上去,结果只得了几个银子。

    而现在,楚长海回来了,背后靠山多了一座,但凡县令大人心有动摇,楚家二房都岌岌可危,毕竟,比起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平民老百姓,前途远大光明的解元郎更值得倾注心血。

    段白黎摇头:“不妥,府城大人亲自派人护送,意寓为何?这时候楚长海出了事,大人只会派人细细追查,纵然证据确凿,大人也会抓个人泄愤,你年纪小或许不知,这解元,可是很久不曾出现了。”

    为了政绩,为了往上爬,府城大人自然会令人保护楚长海,谁斩断了他的升天路,谁就要承受无情的报复。

    这边是官场,利益为先,责任为后。

    楚容不语,似乎在想什么。

    段白黎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温声道:“除去他,方员外一家跑不掉,你庄子里的证人准备妥当了?可是需要我让尚华护着?”

    方员外已经被抓,但他留下来的后手会替他清除痕迹,碧玉山庄的几个探子首当其冲被灭杀,还有牢房里的楚楚,十之**也是活不成了。

    没有证据,方员外自然不会死。

    楚容摇头:“这事我有分寸,等的就是他们投鼠忌器,动了我庄子,还能全身而退,这完全是做梦。”

    楚容安分守己了七八年,这会而儿被人踩着头顶往泥土里按,怎么可能罢休?不将头上的人揪下来,按死跳蚤一样灭杀,那是不可能的。

    这一夜,如段白黎所言,腥风血雨,方员外一家被抓,人心惶惶,众多奴仆抢了主家财务就跑,曾经富贵熏天的方家,一夜之间变成了过去。

    然,有心人会发现,这些背主之人,在之后的两三天里,全都莫名其妙的死了。

    与此同时,碧玉山庄迎来了第一次刺杀。

    “杀光,烧光,抢光。”为首一蒙面人冷冷下令,眼中没有一点温度,好似杀得不是人,而是最普通不过的畜生。

    下一刻,成千上百伪装成刺客的护卫如同群狼下山,所到之处支离破碎,残肢断脚触目惊心,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了古怪之处。

    “糟了,中计了,快走!”

    原来,死在他们剑下之人,全都是辛苦安插进来的眼线。

    待他们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该死的人全都死了,多年辛苦操纵毁于一旦。

    “杀光,烧光,抢光!”楚容踩着屋顶,居高而望,小脸上一片肃杀。

    刚刚被尚华搓了锐气的人憋了一口气,这会儿完全放开,当真如同楚容所言,杀光,烧光,抢光。

    阵阵黑色烟雾升上高空,烤肉香气混合焦灼之气,吸入肺腑之中叫人直犯恶心,刀光剑影与火把交相呼应,甚是凄惨苍凉。

    手下成片的死去,眼看着就要死绝,为首那人眉宇之间浮现几分戾气,纵身一跳,竟是踏着数百对手的肩膀,朝着楚容飞驰而去。

    杀了这个死丫头,他的任务,也算是完成!

    目光灼灼,杀意四起!

    那些惨败在尚华手中的人齐齐变了脸色,他们被公子留下来,指派姑娘随意使用,然而,他们却护不住姑娘,简直罪该万死!

    几乎同一时间,几十个身着黑衣的齐齐腾空,呼啸着朝着楚容而去,意图自然是拦下那打算杀掉楚容的黑衣人。

    “小姐快走!”

    玉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屋顶,这时候竟是突然冲出来,没有任何预兆的将楚容推下,高达十尺的屋顶,从此处掉下去,非死即伤!

    玉儿带着什么心思?

    “姑娘!”那些自己人齐齐惊慌呼喊,气息变得紊乱,好几个修为不够者因为泄了气而掉下半空,其他人忘了呼吸,将速度提到最高,放弃了追逐的敌人,转而向楚容而去。

    楚容扭头看了玉儿一眼,唇角冷了起来:“我自问待你不薄,你却是背叛了我,玉儿,你当知道,我最厌恶的就是背叛。”

    本该重重砸在地上,楚容却是一个腾空翻越,稳稳落了地,气息半分没有改变,似乎早就知道这种后果,进而早有准备。

    玉儿无力跌坐在地,小脸惨白:“姑娘的确对我不薄,可是姑娘真心待我就不会叫我签了死契,不会拿捏着我的命。”

    楚容抬头,清冷月光打在脸上,几分肃杀更加浓烈:“我出钱买了你们一家人,好吃好喝供着你们,除了最平常的洗衣做饭,我还叫你们做什么了?难不成,我买你们回来当祖宗的么?卖身契,有签没签有何差别?”

    没想到,玉儿背叛她的理由这般荒唐!

    玉儿面目惊恐,她知道,没有一下子摔死了小姐,那么等待她的下场只会往凄惨发展,如小姐所言,小姐最讨厌背叛,曾经一个吃里扒外的下人就被小姐当众打死了。

    低下头,摸着小腹,恐惧的面容多了几分慈爱。

    楚容:“……”卧槽!什么时候,这个丫头珠胎暗结了?

    所谓的忠诚只是背叛的筹码不够,古人诚不欺我!

    来不及多想,背后一阵冰冷的杀气扑来,楚容猛然侧开身躯,手中出现一柄匕首,反身刺了过去。

    似乎没想到楚容会还手,那黑衣人怔愣了下,到底以杀戮为生,很快就反映了过来,手掌成刀,猛然朝着楚容手腕劈砍而去!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