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43章 待东风,借势打入死地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3章 待东风,借势打入死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人,门外一自称是楚开墨的…孩子叫卑职传递一句话。”师爷捋着胡须,睿智眼眸之中闪烁着几分兴趣,躬身说道。

    他的面前,县令大人正对着一盘已然是死局、没有半点转圜之地的残局蹙眉沉思,似乎因为被人打扰了而面露几分不悦:“赶走就是。”

    师爷却是上一步,附在县令大人耳旁:“卑职觉得大人会感兴趣。”

    县令大人抬起头,道:“哦?得师爷这般高的评价,本大人的确有了几分兴趣,说来一听吧。”

    师爷笑容晏晏:“这孩子不过十四岁,身子清瘦见骨,寻常农家子已然扛起了一个家,成为家中顶梁柱,这孩子却一个月有九成七八的时刻游走在外。值得一提的是,每个月总会回家那么一两次,和家人吃一顿饭,带着小弟进城看病,再之后便是匆匆离去。”

    县令大人端了茶盏,拇指摩挲着边缘,好整以暇听师爷往下说。

    “此时,楚开墨为了被关在大牢之中的父亲和小妹,也就是楚家二房的两个人,大人,这孩子让卑职传一句话:受害者无罪。说楚家二房莫名其妙被莫名其妙的人攻击,两个深受伤害,两个深陷囹圄,说大人乃青天大人,定然能够明察秋毫,在此之前,当释放了两个无辜之人。”

    此话可谓大言不惭,受害者无罪?别忘了受害者为什么受害,因为他们家中有人毒死了人,如此,算得是受害者?

    县令大人兴趣缺缺,暗道到底只是个孩子。

    似乎看出了大人的不耐烦,师爷接着道:“楚开墨身边跟着村长和两个上了年纪的族老,公开为楚家二房作保,坦言不可能害死人,蹂躏了楚云不在场的证据二三,激起民众放言。”

    县令大人蹙眉,是在不喜欢这等动不动就引领百姓闹事的人,板着脸道:“还请师爷直述重点。”

    这个时候,师爷竟然还笑了出来,道:“重点就是,满城百姓附和楚开墨之言论,此时正于堂前大声呼唤,请大人当了无辜之人。”

    县令大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就这舟下水,此时被楚开墨挑起了滔天巨浪,不想翻船,只能找个地方靠岸。

    “真是胆大包天,不知道得罪了一方父母官是多么可怕之事么?”县令大人冷硬开口,口气中充满了不满。

    没有人喜欢被逼着做事,以为联合百姓逼迫就能叫他就范?天真!

    “传令下去,楚开墨胆大妄为,搅乱视听,朝廷命官也敢公然挑衅,罪该板棍伺候,责令其受罪三板,关押三…”

    县令大人徒然止住了话语,双眼闪过一丝光芒,扭头去看师爷,果见这老货垂眸而笑,神色轻松。

    微恼:“楚开墨打算借着舆论,将自己送入牢笼之中?”

    他怎么敢?怎么确定一定会将他与楚家二房两个人关在一起?

    师爷稍稍敛去了嘴角的笑意:“借风上青天,楚开墨能想到解救的法子卑职有三个猜测,其一,楚长河久病才愈,复发并不困难,我官府没道理囚禁一个病人,何况,这病人并非犯人,而楚容年纪小,此事终究与她无关,牵扯进来,下大牢,站不住脚。其二,他为家中男丁,我朝年过十四者可开籍独户,为一家之主,家中有人犯过,一家之主难逃罪责,楚开墨年过十四,家中兄长踪迹未知,他完全可以挑起重担,以一家之主自居,意在以己身换取二人自由。其三…便是大人承受不住满城百姓攻势,为了清廉圣明,开牢门释其罪,全身而退,有族老、村长几大有力担保,加之责任不在二人肩膀上,此举并无不妥。”

    县令大人突然笑了,手中茶杯重重一放,清雅茶水喷溅而出,反射着红日之光芒,只听他笑道:“罢,这孩子也不像个农家长大的孩子,心眼算计倒是不少,既然他有心冒犯朝廷命官,意在入大牢,便成全了他,且,楚家二房二人放了去。”

    原本留意的人并没有楚开墨,这位这孩子从小就喜欢往外跑,一开始还曾派人跟着,见证他同游商交易,再之后便看不出出了喜欢两个钱财之外的可取之处,便也撤了对他的监视。

    谁知道,多年以后,这孩子狠狠给了他一个惊喜,一个嘲笑。

    想了想,县令大人又道:“楚家另外几人,除楚楚之外,全都领了五板子释放,罪名是聚众闹事。”

    师爷领命而去,县令大人捂住面容低低而笑。

    “无、无罪释放?”楚容瞪大了眼睛,凝视着被反剪双手,从她身边扭送而去的楚开墨,还有什么不明白?

    这小子竟然将他们唠了出去,自己陷入其中。

    温大叔也是一脸惊讶,谁能知道这个人动作这般快,他还没有离开牢房,这人就已经将自己送了进来,这下好了,被褥都不用收了,直接送给楚开墨继续使用。

    这一家人也是奇葩,走了两个,进来一个!

    楚开墨唇角上扬,半点看不到伤心难过:“小妹,我在这里等你接我出去。”

    楚容别开眼哼了一声,她的计划因为楚开墨而搞砸了,还要她救他,做梦…好吧,还真不能不救。

    楚长河忧心忡忡,拦住一个狱卒道:“我才是一家之主,这孩子只是个孩子,能否看在他年纪小的份上放了他,我留下?”

    狱卒讽刺一笑:“你当大牢是什么地方?想走就走,想留就留?快点滚出去,否则老子一鞭子打死他!”

    啪!

    带着倒刺的黑色长鞭破开了空气,重重抽打在地上,卷起了粉尘无数,以及一道叫人不由自主绷紧头皮的痕迹。

    “爹,你身体不好,大牢阴冷湿重,快点出去请大夫看看,我会保重自己,等你们救我出去。”楚开墨微微露出了笑容,有心哄一哄不愿意搭理他的小妹,却被狱卒无情的押送而走。

    楚长河一叹,凌乱青丝好似失去了光泽一般,几缕倾泻而下,竟是多了几分沧桑与无力。

    楚容抓了他的手往外带:“爹别担心,二哥会没事的。”

    出来了也好,不会束手束脚。

    将人重见天日,不过几个时辰的时光,却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踏出县衙,就碰上同样被释放出来的周氏、刘氏以及楚长江。

    “哼,毒死人还能逍遥法外,等着吧,青天大老爷明察秋毫,一定不会叫犯人自在逍遥多久!”

    楚长江讽刺的瞪着楚长河,见他一脸纠结,不由得讥诮道:“不用舍不得,用不了多久,你们一定还会再进去的!”

    楚长河凝眉,反手握住了楚容的小手,阴沉着脸瞪视他,眼中的愤怒几乎化成实质,眼刀子不停的凌迟他。

    若不是大房的楚楚,他家怎么会出这种事?

    视线一动,竟是没有看到楚楚,当下面色缓和了几分,连刘氏与楚老爷子的忽视都不在乎了。

    一根发黑的拐杖出现在楚容面前,下一刻,小腿上一疼,老人家气急败坏的声音带着口水喷了她一脸:“嘿,死丫头,把自己玩进了牢笼里,可是怕得尿裤子了?”

    楚容顾不得疼痛,连忙伸手一扶,道:“八笠爷爷怎么也来了?”

    腿上再次挨了一拐杖,粗糙的手指点着脑袋,唾沫横飞:“怎么?嫌弃老头子给你丢人?老头子偏要来,你待如何?”

    楚容舔着脸,抓了楚长河的手,叫他扶着八笠爷爷,而后笑道:“没有的事,我很高兴,八笠爷爷最疼我了。”

    楚长河顾不得生气,稳稳扶住了八笠爷爷,这老人家可不得了,人生七十古来稀,村子里活了七十岁的人除了八笠爷爷之外全都死光了。

    而八笠爷爷今年已经八十多,简直不要太惊人。

    八笠爷爷面前,楚老爷子不敢造次,有心责问也不得不押后再说。

    一行人就这么各怀心思的往香山村而去。

    ……

    “开霖,你打算怎么做?”吴择带着一身灰尘急匆匆归来,看到悠闲抱书之人,不由得放轻了口气问道:“外面已经波涛汹涌了,你爹和小妹因为开墨而放了出来,不过开墨取而代之,关押牢中。”

    一大早他就按楚开霖之言跑出去打听是否有大事发生,果然,先是铺子毒死了人,再是调动好事者无数,擅闯民宅打了起来,再然后官府出面,直接抓了人下大狱,紧接着便是楚开墨入大牢,楚家人无罪释放。

    楚开霖没有抬头,只道:“等着便是,小妹定然有后手准备着,只需在合适的时刻,借东风将楚开阳打入死地便可。”

    吴择微微一惊,打入…死地?

    这是多大的仇恨?

    随即抹了汗水,不由得想到昨夜更深露重,年纪小小的楚开霖拖着生死不知楚开阳敲响了他家的大门,然后,半点客人的自觉都没有,直接占了他的屋子,留下一句:帮我把他绑起来,便呼呼大睡去了。

    潇洒自然得叫人牙痒痒。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才将人弄进来,随后看到门口长长的血痕,一直蔓延到看不到的黑夜深处,又认命的提了木桶,带了抹布,一路心惊肉跳擦拭,勉强抹去了痕迹。

    真不知道,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人,为什么能够拖拽这么一个人行走千里之距。

    等他忙完了一切,天都亮了,然后这一见如故之知己,毫不客气将他打发了出去,叫他探听今日发生之事,理由是自己不方便露面。

    任劳任怨了一天一夜,这知己似乎没什么表示?

    “你为何不归家?我见伯父心焦得很。”吴择说道,

    楚开霖不在意道:“还不是时候,大伯一家当刀子捅了我二房一刀,没道理忍气吞声,我要叫后背之人看清楚,敢惦记我们,就要做好被绞断四肢的准备。”

    口气平淡如常,半点没有起伏,平常得如同吃饭喝水,说出去的话却是血腥非常。

    吴择抹汗,再次觉得这人…远离红尘,不以物喜,不为世事所扰。

    “对了,你大哥还不曾找到。”吴择转移话题,就怕楚开霖提到怎么灭杀了楚开阳才解恨,

    楚开霖有了情绪,面容从书本上抬起来,身躯往身后一靠,口气带了几分冰冷:“哥哥劳累些,多多行走街坊之上,有消息立刻告知于我,不需要插手此事,大哥自然会平安无事。”

    吴择惊疑不定,见楚开霖一脸不欲多说的模样,识趣的没有问出口。

    楚开霖敛下眉目,目光再次落在书籍之上,却是一个字也看不下去,指尖多了一片干透的花瓣,轻轻碾磨,带走丝丝缕缕的芳香。

    楚容等人回到了家,毫不意外的迎接一场痛哭流涕,孟氏抱着楚容,楚云抱着楚容,母女二人兀自哭的天崩地裂,楚容却平静的板着小脸。

    本来被调动情绪,有心抱着母女三人一起痛哭的楚长河在看到楚容那张绷着的小脸,不由得哭笑不得,哀伤之色尽数散去。

    转头招待段白黎去。

    这人虽然抢走了他的宝贝闺女,但在身陷囹圄之中而不落井下石,就足够楚长河对他改观,年纪大些又如何?没看到严卿将云儿那丫头当闺女宠着么?

    相信五丫也会得段白黎这般恩宠。

    段白黎觑了一眼楚容,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笑意,宛若寒冬腊月之中,一抹阳光刺穿了凛冽寒冰,荡漾出叫人沉醉的光芒。

    楚长河不懂言辞描绘,只觉得这未来女婿眼中看到的是五丫的所有。

    心里又为他加了几分。

    一杯茶刚刚冲泡好,楚鸢这个小丫头磨磨蹭蹭而来,纠结得扭曲了小脸,好似有千言万语,却是欲言又止的纠结模样。

    楚长河想到五丫平时待这孩子还算不错,不由得问道:“有什么事么?”

    楚鸢看了一眼还在痛哭的人,绞着手指,咬牙道:“二、二伯父,四叔他,四叔他中举了,不久之前叫人送了信回来,此时被府城衙门的衙役护送而归,说明日一早可以到三里镇。”

    楚长河面色一变,这四弟来得这般刚巧!

    一个举人的分量可比秀才众多了,还是沿途衙役护送,说明成绩很是不错,谁也不知道,向来清正廉明的县令大人,会不会因此给予几分宽容?顺便将莫名其妙恨入骨髓的楚家二房踩入泥浆之中?

    心下微微发慌,不由得扭头去看楚容。

    只见痛哭之声已经停止,母女三人齐齐瞪着大眼睛看他,叫他莫名想到受了惊的猫儿,明明充满了喜感,他却笑不出来。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