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41章 杀威棒震慑威力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1章 杀威棒震慑威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段白黎却是轻轻一笑,头顶上点点嫩红色似乎撒下来耀眼迷人的光芒,打在那张微微苍白得脸上,无端倾泻一股叫人移不开眼睛的致命诱惑。

    随即,修长白皙的手指贴上黑子,只是轻轻挪动,棋盘上战场厮杀、你来我往之势,双方不分伯仲、胜负难料一下子变得明朗,清脆的碰撞声悦耳动听:“大人,时辰不早,该上堂了。”

    县令大人微怔,凝视棋盘良久,终究找不到补救之路,松了敛起的眉,叹道:“愿赌服输,本大人如你所愿。”

    目送县令大人离开,段白黎立刻叫来尚华:“你且前去方家,方员外老来成精,膝下一子精贵如珠如玉,定然遣了人送走,你只需将人拦下。”

    尚华没有追问,果断应下,眨眼消失了。

    此外,便是看戏了。

    段白黎站起来了理了理没有一丝褶皱的袍摆,清雅眉目扫一眼蔚蓝天空,而后气定神闲,不急不缓从后门离开了县衙。

    此时的公堂,聚众闹事者众多,自然不可能全部引上,因此,此刻几个看起来像镜头之人者被压在堂上,剩下的全都留在大牢之中。

    县令大人视线扫过众人,而后掀了袍摆一坐,惊堂木重重一拍:“升堂!”

    “堂下何人?具报上名来。”

    一群没见过大世面的人,几乎是惊慌失措的报上名,还有等大人询问什么,便你一言我一语的尽数抖了出来。

    县令大人皱了皱眉,留在堂上的人还是太多了些,众说纷纭,无端叫人心生不悦。

    惊堂木再次重重落下,众人齐齐心惊肉跳,齐齐闭了口,瞪着眼睛看着高位上那个威严不可侵犯的男子。

    只听县令大人问道:“本官想知道,你们这么多人,为何围堵到香山村,为何楚家人。”

    庞大的人脉网络叫他知道了所有,但是该有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那丧失了儿子的女人立刻悲从中来,撕心裂肺喊道:“请大人为民妇做主,民妇的儿子死得冤枉啊!”

    县令大人道:“回答本官之言!”

    女人忙道:“大人,今晨我儿食用了这家人手中的一块糕点,不过一刻钟,便倒地身亡,这俩人难辞其咎,故而到了香山村讨回公道。”

    明镜高悬之下,女人半点隐瞒也不敢有,包括楚楚怎么告诉她毒死她儿子的是楚云,话里话外纠结众人上门闹事,期间怎么羞辱楚家二房,楚容出现又怎么打的她…一五一十,完完全全、没有任何保留的托盘而出,

    只是人的心是偏的,女人不认为自己上门讨个公道有什么错的,着重点名了楚家二房的狼子野心,说他们仗着有两个银子,打算敷衍了事。

    总之,楚家二房沆瀣一气,欺负她孤儿寡母。

    楚容跪爬些上前几步,昂首挺胸,目光直视高位上的县令,而后恭敬的磕了三个头,道:“回禀大人,能否允许民女询问这位婶子几句?”

    县令大人瞥了楚容一眼,这个小丫头他暗中观察了好几年,平日里悠哉悠哉,懒惰成性,若非那惊人且隐秘的庄子在手,说来也就比其他农家小丫头多了几分气度罢了。

    他只是扫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就是这么一个不见得多么起眼的小丫头,将他心中那几个重要的监视对象串联起来。

    心中念头一闪而过,县令却道:“孩子,此乃公堂,威严神圣之地,叫你家大人出来说话。”

    孩子,女孩子,走到哪里都是被忽视的对象,哪怕楚容将心中防备的人纠结起来,但到底是个年纪不小的女孩子。

    说话的分量轻如鸿毛,能耐着性子劝上一句,已经是莫大的宽容。

    楚长河忙制止了楚容想要说的话,道:“大人,草民正是这丫头的父亲,丫头年纪小,不知天高地厚,还请大人见谅。”

    楚容从楚长河背后挪了出来,脊背跪得挺拔,傲骨铮铮,稚嫩而明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公堂:“大人,民女的确年纪小,却比民女的爹知道的要多,大人要审问什么,尽管问民女,民女自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在这之前,可否容许民女问几句话?”

    扫一眼楚容身边焦急却没有出口反对的楚长河,似乎觉得有趣,县令大人唇角微微上扬,带着几分说不出来情绪,道:“罢了,本官便容许你询问吧。”

    楚容面带感激,恭恭敬敬了磕头,心里暗骂罪恶的制度,再抬起头来,半点负面情绪也没有,只道:“多谢大人成全。”

    身躯一转,目光如炬,看向那女人:“敢问夫人,今晨食用糕点中毒,可是请了大夫诊治?我糕点铺子见夫人母子有难可是袖手旁观?何人告知你,糕点出自家姐手中?当时家姐可是就在当场?又是何人引了夫人于家门闹事?夫人…为何不报官而上门闹事?”

    女人面无惧色,三里镇的官老爷素来爱民如子,十几年来官声清明,心里相信大人一定会为她死去的儿子做主,便没有顾忌。

    面带仇恨,女人道:“今晨我儿食用了你家的糕点,当即就暴病而亡,既然人都死了,再请大夫也是徒然,因此,我儿并未见着大夫一面便永远闭了眼睛。”

    似乎触及心疼最敏感的疼痛,女人面容扭曲,呼吸急促而粗重,眼瞳之中仇恨更加浓烈。

    “据我所知,贵公子尚留一口气,夫人忙着闹事,生生将之拖没克,可有此事?”楚容面不改色,淡定的询问。

    女人冷哼:“简直胡说八道,我儿吃了那糕点当场就死了,若有一口气在,我怎么可能拖延着不请大夫?黄口小儿不知真相原由,闭口为好!”

    楚容道:“此事当时在场人都知道,夫人若是不仔细想明白了回话…扰乱视听、影响了大人判断,可是一大罪过!”

    女人脖子一缩,隐隐带着心虚。

    的确,吃了糕点,儿子疼得满地打滚,却没有当即死亡,但她有心揪着整个铺子不放手,这才忽略了儿子,叫他生生疼痛而死。

    心里想着,儿子死了也好,这样会有更多的人站在她这边,进而得到更多的赔偿,就是大人出手,死了人的一方是她,这是不争的事实。

    梗着脖子道:“我、我没有胡说…”

    “来人,杖责五下,再不说实话,本官打到你愿意开口说实话。”一根圈了大红色朱砂的令箭被扔了出来,县令大人冷着脸凝视台下女人,眼中警告明显。

    一旁的师爷奋笔疾书,将堂上众人所言全部记录在案,一个字也没有放了过去。

    女人面色一白,颤抖着身躯:“是、是…我儿,我儿的确哭着喊着疼痛难忍…”

    这就够了,女人枉为人母,不想着先救儿子,反而想着得到糕点铺子的补偿!

    一些人面露愧色,觉得帮了个冷心冷肺的畜生,胆寒不已,然,有人觉得理所当然,儿子中毒了,眼看就要死了,请了大夫有什么用?没得对方因为他们的离开,赖账说与他们无关,是孩子吃了别的东西。

    到底死了人,大多人更愿意选择相信孩子的母亲。

    楚容再道:“那么我后面的话,夫人可都回答了吧。”

    女人脸色难看,小心翼翼看了高位上面无表情的县令大人,被轻轻扫了一眼,整个人绷紧,迅速躲开了视线,如实道:“铺子有坐堂大夫,想要上前诊脉,但是…那大夫是铺子的人,拿铺子的月例,自然会替铺子说话,说不定会叫我儿子更加痛苦的死去…”

    楚容耸了耸肩膀,糕点铺子有坐堂大夫这是她的建议,这位大夫并不需要日日坐堂,而是隔三四天去一次,恰好就碰上了这等糟心之事。

    女人擦了擦汗水,硬着头皮道:“当时,开口说下毒之人是楚云者,就是她!”

    女人指着一只低眉顺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楚楚,带了几分讥诮:“她口口声声说愿意替家中姐妹偿命,临到头却改了口,叫楚云担了骂名,被关上几日,她家二哥会想办法将她弄出来!”

    众人视线落在楚楚身上,锋芒在背,想要忽视都困难,忙道:“我这话并非虚言,作为一家长姐,家中妹妹犯了错,我也有责任,推脱不掉,我的确愿意为了二妹偿命。”

    “哼,不过是说着好听,临到头,还不是怕死了推脱,并且拼了命想要叫楚云抵命,是何居心?血脉相连啊,你心思竟是这般恶毒!”女人尖锐着嗓子,抓着不放。

    惊堂木落下,震得在场众人虎躯一震,女人怂了,连忙道:“这女人委实虚伪,真的有顶罪的意思,又怎么会出卖她二妹,还说什么大义灭亲,简直就是一个大笑话!”

    看了一眼摇摇欲坠的楚楚,到底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看到县衙会腿软,看到县令大人会心虚,楚容泰然自若道:“当时家姐正在家中,每天清晨之际,家姐有采割青嫩青嫩的习惯,剁碎了掺拌着喂养家畜,村子里很多人都可以为家姐作证…清晨之际,家姐于家中,自然不能身处城中,更不用说所做糕点害死了人。”

    口气冷冽,楚容冷笑道:“夫人为何不报案上门捉拿,而是登我楚家门,什么都没说明白就动手打人?家姐现在重伤卧床不起!”

    女人愣住了,当时就想着将事情闹大,这样这家人就不能善了,还得赔给她大将的银子!

    打了人,打了人,怎么就重伤卧床不起?

    “你胡说八道!我不过是打了她两巴掌,抓了她几把头发,怎么就重伤卧床不起?胡说八道!”女人张牙舞爪起来,恨不得上前抓花了楚容的脸,纵然觉得那楚云死不足惜,但也知道,杀人偿命,打人打成重伤也需要赔偿银子的。

    “肃静。”县令大人只是吐出两个字,分立两段的捕快便十分有眼色的上前,杀威棒一横,女人憋红了脸庞脖子也不敢喘一口气。

    众多杀威棒齐齐敲击地面,整齐有序,惊心动魄,紧接着便是浑厚而冗长的‘威武’之声。

    女人面色退去了红色,惨白如鬼,缩在地上止不住的颤抖着,大气不敢出。

    众多人齐齐跪了下来,什么话也不敢说。

    楚容从善如流的肃然起敬,敛下眉目,遮挡眼底深处的笑意,早知道古代公堂之上的杀威棒意在杀威震慑,打击脆弱的心理,叫人不敢胡言乱语。

    亲眼所见,只觉得名不虚传,这威慑力简直神了。

    县令大人抬手一按,两旁捕快止住了声音,只听他道:“此时本官心中有了几分了解,然,尸体需要仵作勘验死因,楚家…楚云是么?本官也会叫人查询她的去向,弄明白糕点出自谁人之手,此案押后,师爷拟了状子呈上来。此前,诸位聚众于香山村闹事,甚至打伤了人,本官在此判决,所有参与者,领了三仗,分摊了汤药费用,诸位,可有异议?”

    几个当成背景图的代表者眼眶瞬间红了,谁知道看一场热闹会将自己搭了进去?银子,人家都说了打成重伤,并且有人掏银子,谁知道这俩人会不会狮子大开口?

    然,县令大人亲口判决,众人心有不甘,也只能咬牙认了,挨了三板子,拖着一身怨气,飞快得离开了衙门。

    而楚容、楚长河,以及楚楚和吓懵了的刘氏周氏被暂时收押入大牢。

    女人哭着喊着要送儿子最后一面,却被县令大人无情反驳了,尸体留着验尸,以确定死亡原因,送什么送?

    最后也被关进了大牢。

    县令大人手脚很快,数张大网同时撒了出去,到了夜深人静,书案上便摆放了厚厚一沓的书册。

    当中记录了两家人的人口品行,乃至家中地位几何,尤其是楚家四房人,整整用了百张纸以描述当中的恩怨纠葛。

    然而,值得注意的却是,牵扯出了如今城里富有名望的教书先生赵秀才。

    县令大人冷冷一笑,道:“本大人的放任叫他们学会了放肆,安分过久,也敢在本大人眼前耍手段…来人,明日一早,请了方员外过府一叙。”

    随即露出了几分恶劣的笑意:“也请二公子前来,好叫他知道,本大人可是遵守承诺之人。”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