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40章 聚众闹事?抓了再说!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0章 聚众闹事?抓了再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容看了楚楚一眼,而后纵身而下,化成一阵狂风,没有任何预兆的迅速靠近她,扬起手就是狠狠一巴掌!

    “我不在这里,我应该在哪里?”楚容个子不高,却轻轻松松打了比她高上一个头的楚楚。

    楚楚挨了一巴掌,愣愣的捂着脸看向楚容,不知道是没反应过来,还是依旧沉浸在楚容不该不出现在这里的不可思议当中。

    周氏只感觉到眼前一闪而过的风浪,然后便是头皮发麻的抽打声,回头一看,楚楚那张美丽的脸肉眼可见的红肿涨大,渐渐变成了青紫色,一时间瞪着眼睛呆住了。

    而那个凶狠癫狂的女人也停下了打骂,白着脸愣在当场。

    怎、怎么会这么快?

    楚容没有给众人多少反应的时间,再次扬起手,狠狠抽打了那个丧子的女人,冷道:“不分青红皂白就出手打人,蠢妇!”

    一下又一下,连带着抓挠头发,撸下大把发丝扔在地上,直到将之打成了猪头,一眼看不出来长的什么模样,楚容才放了手。

    众人倒吸一口气,面色又惊又惧,看着那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楚容在众人的注视下,踱步到楚云面前,半跪在地,手掌中一瓶不大的膏体递了过去:“对不起,我来迟了。”

    楚云面容红肿,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咸咸的泪水沁入红肿之处,疼得她龇牙咧嘴,口中道:“小妹道什么歉?不就是打一下,又没死,不过她们说的我害死人是怎么回事?”

    孟氏抹泪,拿了那膏药,心疼得扭曲了脸,颤抖着指尖挑了一点,小心翼翼涂抹上去。

    楚长河松了一口气,五丫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楚容道:“别想太多,姐你跟娘进屋去,这里有我。”

    楚云犹豫不决,觉得小妹太小,需要家人的保护,然,此时她脸庞红肿发紫,一头青丝凌乱得好似稻草,的确不适合出现在外人面前。

    忧心匆匆的看了看四周的人,目光触及熟悉的脸,眼睛亮了起来,大声道:“温叔!”

    温大叔一脸愧疚走了出来,到底来迟了。

    铺子可不能被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占了去,因此,他没有第一时间跟着来,而是留下来善后,将害群之马全部挖干净,才急匆匆跑了来。

    紧接着便发现姑娘家似乎被算计了好几个。

    原以为姑娘家几个兄弟在,云姑娘不会受到什么伤害,谁知道出了这样大的事。

    那张脸,看得他都疼,公子知道了该多心疼?

    心思百转千回,满脸愧疚不断的发酵蔓延,听了楚云的呼唤,急忙站了出去,道:“云姑娘且回房去,我已经叫了个腿脚快的孩子进城请大夫,云姑娘莫要担忧姑娘,我会就在此地,处理好一切。”

    楚云放心了,温叔在她心里不只是个掌柜,还是个可以信任的人,因为他是严卿亲自挑选的,曾经告诉她,有什么事尽管找他。

    孟氏看了一眼楚容,在她的笑容之下,背上楚云进了屋,女孩子可不敢在脸上留下丑陋的疤痕,相信有孩子爹在,有这个掌柜在,五丫不会受伤。

    目送楚云离开,楚容嘴角的笑容烟消云散,蓦然转身,冷冷的看着楚楚:“你是自己招出来,还是我拿了证据,连同你一起送衙门?”

    似乎因为这质问,楚楚回了神,睫毛轻颤,泪珠子低落下来,碎裂成小珠串:“五、五丫,你在说什么?为什么要进衙门?”

    楚容冷笑一声,装傻充愣?

    昂首挺胸,望着众人道:“你们不是说我姐姐害死了人么?那么,诸位请告诉我,我姐姐怎么害死的人?”

    “怎么害死人?她不是不守妇道、抛头露面在一家铺子里做工么?手中做出来的糕点毒死了人!这是我亲眼看到的,那孩子吃了两口,就口吐鲜血倒地不起了!事实摆在面前,你还想狡辩?”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站了出来,义愤填膺怒视楚容,余光却是看着楚楚,那受了莫大委屈默默掉泪的模样叫人看了心疼。

    “死孩子一边去,叫大人出来说话!”

    楚长河应声就要上前一步,却被楚容小手按住了衣角,低下头,就听到楚容道:“爹不要担心,放心听我说。”

    楚长河想了下,便是退回到原来的位置,温大叔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注视着楚容目光灼灼。

    公子说,姑娘身上也是有棱角的,平时完好的隐藏起来,一旦触及姑娘的逆鳞,便是不死也要拨层皮下场。

    然,从来没有见过,不免觉得言过其实,这会有机会一看究竟,温大叔不由得安静了所有心思。

    楚容昂首道:“这位公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么?可你弄清楚了真相没有?有时候眼观不一定为实,你看着那孩子吃了糕点毒死了,可你知道那糕点出自谁之手?你亲眼看到谁做的糕点?”

    少年面色怔了怔,道:“孩子在你家铺子被毒死了,你们作为东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说的不对么?”

    少年好似明白了什么,绝口不提糕点出自谁手,却一口咬定,出了事,东家要负责任,这话不假。

    楚容点头:“对,你说得对,铺子出了事,东家自然要负责任,但…关我们什么事?你们连铺子背后的主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跑上门兴师问罪是何道理?我姐姐不过是因为一双巧手受雇于人,怎的就成了背后的东家?真是东家,我家还会住这等破落屋子?麻烦你动动脑子想一想…孩子,路见不平有时候会被咬上一口!”

    少年被说得一愣一愣,仔细想想,那个叫楚云的似乎从来没有以东家的身份出现?

    还没说什么,就听楚容继续说道:“我朝有律令,女子不得置下私产,我姐姐一个弱女子,如何拥有那家铺子?”

    少年面容瞬间通红,怎么就忘了这条律法?

    “经常上街的人也许注意到了,我姐姐已经好几天没上铺子,因为她染了风寒,不好接触入口之物,这点诸位大可询问城里钱神医,是他亲自诊的脉!”楚容不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小手环胸,道:“诸位欺人太甚,上门就打人,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不久之后,定然有官府之人上门,敢做就要承担后果!谁也逃不掉!”

    法不责众?可以,她会为自己讨回公道。

    几乎话音落下,下一刻,几道人影破门而入,手执叫老百姓心惊肉跳的大刀,好似眨眼之间将众人围了起来。

    “聚众闹事?都给我抓起来,送入衙门!”为首的捕头冷冰冰的视线一扫,而后一挥手,叫随行的捕快将所有人捆了起来,包括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的楚楚。

    “放开我!放开我!我没有犯事,你们不能抓我!老头子!儿子!杀人了!救命啊!”刘氏从来没这么近距离面对捕快,两条腿一软,所有的凶悍变成了畏惧,竟是扯着嗓子尖叫起来。

    然而,几个捕快奉命办事,什么男女有别,什么长幼尊卑,那都是虚言。

    没有半点迟疑,麻利的将之捆了起来,手中大刀往地上一放:“再乱动可别我等刀棍伺候。”

    刘氏尖叫戛然而止,瞳孔放大,直勾勾盯着眼前那没有出鞘的大刀,身躯不停的颤抖着。

    围观者也被抓了起来,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无辜,有人报案聚众闹事,那就先抓了人再说!

    “这位姑娘,你也跟我们走一趟吧。”若非楚容身上散发的气势,捕快大哥绝对像抓旁人一样,按倒了上绳子,但楚容一脸镇定,面不改色,倒是叫捕快们迟疑了。

    楚容点头:“自然,我会跟大哥走上一遭,但是大哥,我姐姐被打成了重伤,需要大夫,肯请大哥先叫她看了伤,若是需要,再传唤她上堂可行?”

    “这个…”捕快犹豫不决,扭头去看他们的领头。

    一人大刀阔斧走来,上下打量了楚容一番,似乎要用他戾气的眼眸看穿了楚容,片刻后道:“那是自然,既然打成了‘重伤’,我等也不会不顾人命死活,我会留下一个人,随时传唤。”

    楚容眸光微微一闪,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那位县令大人似乎交代了什么。

    大群人乌压压一片被捆绑了去,香山村不少置身事外的人家走了出来,又惊奇,又畏惧的看着,甚至跟了一路。

    楚老爷子和村长姗姗来迟,看到的却是捕快抓人绝尘而去的一幕。

    村长额头突突直跳,颤抖着指尖点着楚老爷子:“我说你怎么好端端上家里去喝茶,原来,原来…”

    原来什么?原来是为了给那几个不安分的人拖延时间,好叫事情闹大!

    二房被楚家三房孤立之事,作为村长自然看得清楚,这会看到二房的楚长河被抓走,同时还有狼狈不堪的楚长江、刘氏,还有什么不明白?

    不过是拖住了他的脚步,好叫这几个人没有顾忌的打击二房。

    可惜结果似乎不尽人意?反而将香山村送出去当了笑柄!

    楚老爷子一脸懵逼,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官府会出现,他心里有数,但,不是只抓二房那杀人凶手么?怎么连大儿子和老妻都带走了?

    后知后觉,楚老爷子终于发觉不对劲,顾不得村长在不在,慌慌张张往家里跑去,村长冷哼了一声,甩袖而去。

    村子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作为一村之长,不可能置身事外,他得带上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家才行。

    “到底怎么回事?”楚老爷子杀进家门,看到狼籍的院子心惊肉跳,大声喊道:“出来个人给我说明白…咳咳、咳…”

    太过用力,肺腑一阵疼痛,不由得弯了腰大声咳嗽,老脸瞬间涨红。

    屋子里,陈氏抓住了想要推门出去的楚长湖,道:“别去!这事和我们没有关系,你不要自己蹚这趟浑水,没得把自己陷进去。”

    楚长湖捏紧了拳头:“爹在叫人,我出去看看。”

    “爹爹,能不能不去,能不能陪着花儿?”小花儿抓着楚长湖的裤腿,小声的说道。

    娘不想要爹爹出去,娘那么疼她,那么她就帮娘留下爹爹。

    楚长湖低头凝视小花儿那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终究叹了一口气,弯腰将她抱了起来,道:“好,爹爹救下来陪花儿玩。”

    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气。

    四房,方佳怡往头上搭了块湿布,横躺床榻之上,道:“细烟,就说我被吓病了。”

    细烟点头,作模作样的端了个水盆,面带焦急的伺候着‘吓病’的方佳怡。

    于是,楚老爷子差点把肺腑咳出来,家里愣是没有一个人出来。

    气得老人家差点撅过去,边咳嗽,边大声咒骂了一通,半晌,带了一身火气匆匆而去。

    却说县衙,这么多人被抓上公堂,知道的不知道的人都围堵在县衙门口,好些年人迹罕至的县衙大门,竟是人满为患。

    师爷不得不叫两个小捕快维持秩序。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抓了这么多人?”那些不知道发生何事的人一脸茫然,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便抓着身边的询问。

    一人消息灵通,眼睛带着浓重的看戏光芒,道:“因为死了人,这些人聚众跑到人家家里闹事,谁知道,有人报了案,将所有参与者全都抓了来。”

    “怎么会死了人?”

    “就前些日子被栽赃毒死人的那家铺子,今日真的毒死了人,这些人好多都是热心肠的人,帮着那可怜的寡妇讨回公道,却反而被抓上了公堂,啧啧,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竟然还有孩子?嘿,那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人似乎是个女子呢!”

    “她就是死去那人的母亲,也是可怜,三年前死了男人,三年后死了儿子。”

    这话一出来,风向就变了,世人同情弱者,女人孤身一人,身边似乎也没什么亲朋好友,可怜得叫人心口发酸。

    “大人英明神武,定然会给她一个公道的!害人者就该送到菜市口砍脑袋!”

    有人喊出这话来,很快被众人接纳,一个个睁着眼睛,满脸的信任。

    后衙,段白黎依旧一身洁白无瑕的长袍,手执碧玉茶杯,面前是年过三旬的县令大人,旁边高大的桃花结出花骨朵,点点粉红色格外耀眼。

    “二公子,该你了。”县令大人指着黑白厮杀不停的棋盘。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