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39章 天真无邪的孩子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9章 天真无邪的孩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来干什么?给我滚出去!”孟氏扭头瞪着周氏,家人不像家人,本该最亲近的人,却没有第一时间冲出来问询。

    周氏笑得得意洋洋,颇有几分扬眉吐气的模样,好整以暇的玩着手中一根葱段,道:“哎呀,我来干什么,自然是来看笑话的。你们二房不是最特立独行么?不是仗着几个有出息的孩子不将剩下的三房看在眼里么?报应…来了。”

    说着,用她古怪的眼神看着楚云。

    楚云被她看得头皮发麻,碍于长幼尊卑而不敢质问。

    孟氏一把将她往身后塞去,怒道:“滚出去!”

    周氏哈哈大笑,得意道:“算了,我好心给你提个醒吧,想不想知道?”

    视线一扫,在楚云脖子上停住,道:“这链子不错呢,能不能给大伯娘看看?”

    楚云忙捂着项链,这可是严卿送给她的!

    孟氏忍不住,随手抓了一根断裂的椅子腿,追着周氏冲了过去,口中叫骂道:“不要脸的臭婆娘,侄女的东西也敢惦记,没脸没皮!”

    “老娘要你东西是看得起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很快就什么都不是了!啊!你敢打我!?孟氏你个老贱人!”周氏原以为孟氏只是吓唬人,不屑讽刺楚云,结果腿上重重挨了一下,当下跳了起来,被孟氏追着跑。

    孟氏心口一堵,更加卖力的追打周氏:“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家孩子好着呢!”

    两个妯娌在院子里你追我赶,一人挨打,一人抱头鼠窜,热闹非常,很快,老太太刘氏兴奋的抓了一根扁担,加入了战局,却是帮着周氏打孟氏。

    楚云追出来就看到挨打的人变成了自己的娘,立刻忘了所有顾忌,抽了一把柴刀就上:“谁敢打我娘!?”

    模样甚是凶悍。

    “嗷!赔钱货你敢?”刘氏唬了一下,瞪着眼睛,身躯直哆嗦:“放下刀,不然老娘将你们全都赶出家门!”

    “你敢动我娘,我就敢动你!”楚云小脸发白,心脏嘭嘭直跳,却没有一点退缩的意思,手中柴刀举得高高的,同时不忘将孟氏拖到身后:“我爹很快就会回来的!”

    孟氏被打了好几下,说是鼻青脸肿也不过分,红肿的双眼几乎看不到眼球,躲在楚云背后很是喘息了一番,而后,自然而然抢过楚云的刀,顶替她的位置:“来呀,我杀了你们!”我再自杀!

    有一个杀人的母亲,可比自己就是杀人的罪人要好得多。

    周氏刘氏抱在一起瑟瑟发抖,不敢再刺激孟氏,就怕那颤颤巍巍的柴刀真的落在身上。

    这么大的动静,在家的人纷纷探出了脑袋,然而,却是异常冷漠,陈氏紧紧抱着小花儿,眼中露出扭曲的快意。

    小花儿天真道:“娘亲,打架是不对的,为什么不出去阻止?”

    陈氏忙道:“傻孩子,那是别人家的事,和我们没关系。”

    小花儿似懂非懂,窝在陈氏怀里,纯净双眼倒映着僵持的一幕。

    另一边,方佳怡冷笑连连,讽刺道:“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一个只会窝里横,一个只敢吓唬人,怎么就不一刀子下去,全都杀了才好!”

    她身后的细烟低眉顺眼,好似没有听到一般。

    ……

    楚长河匆匆跑到了城里,才想起来可以搭乘牛车,然而,此时已经用不上了。

    气喘如牛,楚长河不敢耽误,朝着楚开翰的花房跑去。

    谁知,半道就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妹夫庄南启拦住了:“二哥,家里可是有事?”

    楚长河一愣:“妹夫何出此言?”

    消息传得这么快?不会吧?

    庄南启忙拉了他往角落去,道:“途径此地,见开翰被人带走了,故而想回家看看,好知道如何行事。”

    然后就碰上了只顾着往前冲的楚长河,那一脸急切的模样,一看就是出了事。

    楚长河眼前一黑,差点撑不住跌坐在地上,庄南启连忙扶了他一把,道:“究竟何事?”

    楚长河抓着他的手追问道:“我家二郎被谁带走了?他犯了什么事?”

    庄南启摇头:“不知。”

    正因为不知道,才不好贸然出手,免得救人不成,反而将自己搭进去,那可就是鸡飞蛋打了。

    楚长河面色瞬间惨白,兀自嘀咕道:“这可怎么办?六郎被人抓走了,怎么二郎也出事了?”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庄南启面色发沉,认真一想,犹豫道:“容容呢?她在哪里?可是回了家?”

    楚长河双眼发懵:“五丫她?五丫…”

    这孩子经常不着家,家里人都习惯了她不在家里过夜,倒是没想到她会出事。

    然而,先是楚开霖在自家失踪,不知道被谁绑走了,然后是楚开翰,光天化日被人抓走,那么五丫呢?那个孩子还好么?

    楚长河不敢肯定了,胸口发堵,唇瓣颤抖着不知道怎么开口,眼前一阵一阵发黑,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庄南启还有什么不明白,忙扶了他一把,冷静道:“好了,这是我知道了,二哥,你莫要着急上火,先去家里坐坐,叫春花给你泡点安神茶缓缓神,我去打听开翰之事。”

    楚长河忙摇头,道:“我,我去,我去打听,妹夫你腿脚快,替我跑回家一趟,六郎还不知所踪,你二嫂子定然着急上火,家里就两个女人,我不放心…”

    潜意识里,楚长河已经将楚老爷子等人排除在外,因为知道他们不会出手相帮。

    庄南启微微一愣,忙道:“六郎…开霖不知所踪是何意?”

    楚长河这才将早上发生的事和盘托出,半点不敢有所隐瞒,甚至觉得读书人脑袋聪明,兴许能够帮他出出主意。

    庄南启认真的听,而后道:“看来是有所预谋,二哥,你且回家等着,我不敢保证能够将开翰带回家,但我可以保证弄清楚个中缘由。”

    心里有个猜测,庄南启没有直接说出来。

    楚长河实在担心,奈何自己此时张皇失措,根本理不清头绪来,只能听从庄南启之言,带着满心忧愁,失魂落魄的回了家。

    “你们在干什么?”

    还没踏进屋子,就看到门口为了好几百个人,将楚家的院子围得水泄不通,并且不时口吐恶言恶语,咒骂不休,而对象,竟然是他的女儿楚云!

    连忙挤进人群,看到被一个陌生女人抓着头发狠打得楚云,楚长河双目瞬间发红,什么男女有别,什么男人不打女人,全都是屁话!

    大脚狠狠踹了过去,直接将那女人踹出去很远,凶狠道:“谁敢动手?老子要他的命!”

    “长河!你可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云儿就要被打死了!”孟氏崩溃大哭,双手被周氏和刘氏反剪,重重压在地上,侧脸摩擦出可怕的伤痕,混合泥沙,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爹…”楚云很害怕,不知道怎么突然冒出来一群人,男女老幼都有,然后张口就说她害死了人,更有一个女人张牙舞爪的冲出来,抓着她就打。

    偏偏这时候,她娘心慌意乱,被冲出来的大伯踹倒在地,紧接着便被大伯娘和奶按住了,抢走了柴刀!

    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的楚云不知所措,张口反驳说自己没有害死人,却得到更加凶狠的殴打,更有围观者火上浇油,不知道从来没摸来了臭鸡蛋,砸了她一身。

    楚长河连忙将楚云扶了起来,小心挑去凌乱的发丝,露出那张青肿得吓人的小脸,眼眶当时就湿润了:“云、云儿…”

    他想问疼不疼,却终究问不出口。

    凶神恶煞的转头:“你们还有没有王法?跑到我家里来杀人,我定要上报县令大人,请他为我做主!人在做天在看,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姑娘不觉得亏心么?”

    那个被楚长河踹飞出去的女人狰狞一笑:“她毒死了人都不觉得亏心,我为什么要亏心?可怜我儿才八岁,才八岁啊!”

    楚长河怒道:“简直胡说八道!云儿一直呆在家里,上哪里毒死人?你是什么人,不知道没有证据诬陷人是要坐牢的么?真有冤屈,自去公堂击鼓鸣冤便是,跑来我楚家打人是什么意思?”

    女人尖叫道:“我胡说八道?是你侄女亲口说的,说贱丫头毒死了我儿子,所有人都听到了,我为我儿子讨回公道有什么不对?她本就该死!该为我儿子偿命!”

    楚楚被推了出来,梨花带雨,一脸的愧疚难当,劝说道:“二妹,害死人本就是你的不对,孤儿寡母的,煞是可怜,你放心,认了罪,二哥一定会想办法叫你免去偿命之罪,最多赔点银子,再关几天,二哥面子大,定然能够保你出来的…”

    “好啊,原来是打这个主意?”女人疯狂大笑,想要再教训楚云一遍,奈何楚长河高大身躯死死挡着,大有一夫当关之气势。

    女人只能转向楚楚,恶狠狠一巴掌扇了过去:“贱人!还说什么愿意替她偿命,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楚楚尖叫一声,后退了好几步直接摔在了地上,捂着脸颊瑟瑟发抖。

    怎么回事?难道不应该打死楚云那死丫头才是么?打她干什么?又不是她毒死了人!

    周氏嗷了一下,松开了孟氏就冲向那个女人,口中叫嚣道:“你才是贱人!你敢打老娘的楚楚,老娘打死你个恶毒贱妇!”

    女人不甘示弱,反身和周氏打了起来。

    孟氏趁机挣脱束缚,连滚带爬的跑向楚云,血淋淋、脏兮兮的双手捧着她的脸嚎啕大哭:“是娘没用,是娘没用啊!”

    楚长河一脸心疼,碍于人太多,生怕有人趁机动手而不敢转身安慰妻女。

    这时候,跟着来看热闹的人绷不住了:“毒死了人还演一出父慈子孝、母女情深的戏码,这人的脸皮得多厚啊?”

    “人家死了儿子,打两下出出气不过分吧,又不会真的打死人。”

    “看那清秀的模样,没想到却是这么恶毒,要是我的女儿,老子早就掐死算了!”

    楚长河瞪眼:“都说了我家云儿没有害人!你们从哪里听来的谣言?”随即瞪向楚楚,恨不得刮下她一层皮:“枉费我觉得你只是个孩子,没道理因为长辈的事迁怒于你,这才让云儿带了你上工,你就是这么报答二叔、这么陷害云儿的么?白眼狼!”

    楚楚单薄身躯缩了缩,好似被吓到了一般,几个年轻些的围观男子面上带了几分心软,有心想要上前,却碍于什么而止步不前。

    “二弟这话可就过分了,什么叫白眼狼?啊?我家楚楚善良乖巧,面对人命关天大事,面对正义与邪恶,顶着被世人唾弃的骂名大义灭亲,那也是为了人间正义!”楚长江站了出来,一脸大义凛然,不为恶势力低头的模样。

    楚长河火气上升了几个台阶:“我只知道,连血脉相连的姐妹都能够诬陷,这样人…什么大义灭亲,不过是哗众取宠罢了!大哥,我尊重你是大哥,你可曾将我这个弟弟放在眼里?我女儿孤苦一人受尽侮辱,我媳妇被自家人按在地上求救无门,你这是要逼死我们一家人么?”

    青筋虬结跳动,那因为常年生命而略微清瘦的身躯散发着陌生的气息,楚长江微微颤抖,避开他的视线,梗着脖子道:“难道我们家的孩子是需要疼爱保护,别人家的孩子就白白死掉了么?”

    “所以大伯的意思是,为了别人家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可以无辜送上去偿命,是么?”

    带着讽刺的稚嫩声音,从屋顶上传了下来。

    众人齐齐抬头看去,这才看到屋顶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着一个小姑娘,眉目带着讥诮,好整以暇的注视院子里的闹剧。

    “你怎么在这里?”楚楚失声喊了出来,沾染了晶莹泪珠的小脸蒙上了恐惧之色。

    明明拖走了,明明亲眼看到斩断了四肢经脉,明明…该死了的人,为什么活生生的出现?

    是的,楚楚从来就没打算叫楚容活着,什么斩断经脉远远卖走,不过是说给周氏听的,因为她用了八年的时间发现,二房家的孩子,中心之人不是年纪最大的楚开翰,也不是一身红尘之外的楚开霖,更不是经常外出大半个月不露面的楚开墨,自然也不可能是温柔小意的楚云。

    而是,年纪最小,被保护得最好,也将一家人保护在羽翼之下的楚容。

    一个十一岁、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孩子。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