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38章 易主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8章 易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东家,最近好生奇怪,此时入春不久,却经常有人跑来询问夏季、秋季盛开的曼陀罗。”花房掌柜看着又一个上门询问的人,不由得面露疑惑。

    楚开翰抬眼一看,并没有放在心上,很多人不认识花,自然也不会知道花期,而花房,有一个特质的暖房,用来温养娇嫩的花,叫它们四季常开。

    因此,这些人会上门询问,似乎也不需要稀奇古怪。

    原本也只是无聊的闲话,掌柜见东家并没有放在心上,便也不自讨无趣,埋头认真的记着账。

    楚开翰将一盆花开喜人的大红色风信子摆好,剪去多余的装饰叶片,而后拿了一个琉璃瓶子,轻轻摇晃了几下,薄雾喷洒而出,带着点点的芳香,仔细看,可以看到沾染了谢谢水雾的花朵上带着星星点点的金光。

    一番打理,风信子带着叫人无法移开眼睛的诱惑力,呈现在众人眼中。

    “好了,送走吧,价格就按照原本谈好的,有打赏就收着,此外莫要多言,顺带送上一对大红色双喜结,恭祝刘小姐百年好合、夫贵妻荣。”楚开翰经常亲自动手打理,尤其是这种准备当成嫁妆的花,包括花盆在内,每一盆都精挑细选,再赋予它们最甜蜜的祝福。

    几个穿着喜庆的小伙计笑着应了,一人捧着一盆,小心翼翼往尊客家中送。

    “嗤!”

    一声嗤笑,却是阿尧抱着双臂,鼓着大眼睛,口中还在咀嚼着什么东西。

    楚开翰额首突突直跳,忍不住拥挤揉压眉心,暗藏着浓浓的危险道:“阿尧,你又偷吃寿桃?”

    那些寿桃可是非同一般,上面可是有特意制造出来的‘寿’字,因为寓意太过深刻,很多过生辰会买上些许,那时候再新鲜采摘,连同叶子一起送出去,面子大,价格也不便宜,却依旧抢手得很。

    但眼前这个小崽子好似猴精转世,别的不惦记,专门看上了树上的桃子,而且专挑那些个大圆润饱满的桃子。

    一个错眼,就能啃掉两个!

    阿尧嘴角一僵,忙将自己藏起来,奈何性子太恶劣,没有人愿意给他当墙壁,只能暴露出来。

    羞恼的瞪了那些人一眼,而后舔着脸道:“大哥你看错了,我才没有偷吃!”

    “是么?那你头上那几片叶子是怎么上去的?嗯?有人捉弄你?”楚开翰隐隐压不住怒气,张着眼睛四处看,有种找竹条子打人的冲动。

    阿尧头皮一进,连忙扫头,还真的有几片桃叶落下来,心虚摆手道:“不关我的事,真的,我刚才,我刚才在扫地来着,对,桃叶太调皮,自己跑到我头上去了,我没有偷吃桃子!”

    桃子也自己跑到你嘴里去了么?

    楚开翰破功,怒气再也藏不住,抓了掌柜早就准备好的竹条子大步冲上前:“我是没给你吃还是少了你穿?告诉你多少次,桃子想吃可以,吃那些普通点的,受阳光均匀,更加爽口清甜,你却屡教不改,偏要祸害好的桃子,你这是在找打!”

    竹条子抽打在身上,瞬间浮起了长长的痕迹,阿尧双眼通红,恶狠狠瞪了掌柜一眼,而后上跳下窜,被楚开翰追着打,口中反驳道:“你这人真是奇怪,好东西不自己吃了,凭什么便宜别人?放着那些桃子又大又甜的不吃,偏吃歪瓜裂枣,你这不是自虐么?”

    楚开翰气得全身哆嗦,面上的不忍灰飞烟灭:“你唤我一声大哥,我便端起兄长的架子,阿尧,长兄如父,你给我站住,今日我定要好好教训你!”

    什么歪理?

    好东西便宜别人?小崽子,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养家糊口的!

    气很了的楚开翰并没有注意到,阿尧在提到长兄如父时,小小的身躯绷紧起来,而后嘴角裂开了大大的弧度,上跳下窜的更伶俐,甚至偶尔停下来照顾老人家,挨了一下打跳得更高。

    花房里众多看官一脸幸灾乐祸,同时不忘保护好身边的娇花,甚至助纣为虐,挡住了阿尧往外跑的去路。

    就在这时候,一群凶狠恶煞的家丁手中拿着粗壮的木棍闯了进来,不由分说的将还没反应过来的活计们按在地上。

    一追一跑的两个人不得不停下来。

    “几位,擅闯他人之所可是不太好。”楚开翰隐隐觉得不太妙,下意识将阿尧护在身后,同时打了个手势——跑。

    阿尧面色沉了下来,绷着脸透过楚开翰的腋下看向那群人,咬牙切齿,双眼瞪得发红,而后听从了楚开翰的话,小心翼翼往后退,借着花房众多花草的遮挡,竟叫他顺利的跑了。

    楚开翰看在眼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小妹说这孩子贵不可言,那么就不能叫他真的受伤,而且,几个月的相处,这孩子调皮捣蛋了些,性子却是不坏。

    “对,大东家说的对,擅闯他人之所的确不好。”一人上前,不怀好意的用木棍子砸碎了身边的花盆:“给你们一个机会,出了花房的人,任何不相干之人全都滚蛋,否则,刀剑无眼,伤了残了可是投诉无门的!”

    一些挑选花盆摆设的小老百姓本着自扫门前雪的本能,急匆匆扔了手中的东西,狗追一样跑得飞快。

    眨眼之间,只剩下花房的几个活计,和镇定自若的楚开翰。

    “看到了没有?这是花房的地契,大东家如果有自知之明,请带着你的人走。”赵虎得意洋洋的拿出一张发黄的纸,上面的字他不认识,但上面好几个清晰手印,想来不假。

    也因为这份文书在,他才敢理直气壮的带人上门闹事,否则,他绝对不敢打花房的主意。

    楚开翰是识字的,仅是看得懂相册的那种,吟诗作对完全不会,一眼就看到上面的内容。

    面色变了又变,颤抖着声音道:“我想知道,他们在哪里?”

    上面写:想要他们活命,交出真正的地契。

    他们,指的是他的小妹,和小弟。附带两人不离身的红绳,这是兄弟姐妹五个身上特有的,样式独特,五人敢骄傲的说,绝无仅有的样式。

    心里惊疑不定,毕竟小妹的逃跑速度无人能比,而小弟…这个人四大皆空,胸中城府不浅,年纪不大,却有叫人不敢面对的气势。

    这么两个人,怎么可能被抓住?

    然而,楚开翰不敢拿两个人的小命来赌。

    赵虎也是奉命行事,根本不知道楚开翰说的人是谁,只道:“你只管交出花房便是!”

    楚开翰沉着脸,片刻之后大声道:“放了他们,我跟你们走,见到了人,我自然会乖乖奉上你们想要的东西。”

    赵虎面露欣喜,没想到这任务这般容易,银子也太好赚了!

    连忙叫手下之人松了手。

    花房掌柜一张老脸惨白,却是强装镇定道:“东家,这些人不过是三里镇的地头蛇,往日里不敢朝花房动手,这一次明目张胆,想来是收了某些人的好处,东家只管递状子告知大人,爱民如子的县令大人自然会为我等做主,将背后之人绳之以法、捉拿归案,没道理自己送上门去。”

    万一这些人心怀不轨,动手杀人可怎么办?

    楚开翰摇头,道:“你们且回去,近些日子莫要上工,待此事落下帷幕,我亲自派人将你们请回来。”

    小弟小妹怎么样了他不知道,没有得到确切的回复之前,报官什么的似乎没什么用处,惹毛了对方,真的动手了可如何是好?

    若是严卿在就好了,这小子面子大,身份贵,会来事,定然轻而易举的能够解决。

    第一次,楚开翰意识到了身份的重要。

    “你这老东西不要命了是么?当着虎爷的面上怂恿大东家报官?活得不耐烦了虎爷可以帮你解脱!”赵虎虎目一瞪,抬脚就踹了过去,掌柜的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当场给踢翻了。

    楚开翰忙扶住了他,冷道:“几位适可而止才好,打伤了我的人无关紧要,几位背后之人可是会不高兴的,会有什么后果,想来几位比我更清楚才是。”

    赵虎凶煞之气一松,恶狠狠的瞪了掌柜一眼,哼道:“且留你一条狗命!还不滚!虎爷我反悔了你们可就走不掉了!”

    死亡面前,没有几个人能够坦然面对。

    被吓傻了的小伙计们最先反应,张皇失措的跑了出去,掌柜犹豫了下,终究捂着心口,在楚开翰的注视下一步一步离开。

    在确定身后没人跟着,掌柜健步如飞,慌慌张张跑向县衙。

    县令大人英明神武,定然能够救下东家…还有两个小东家!

    另一边,阿尧飞快往碧玉山庄跑去,跑着跑着,徒然转了方向,绷着小脸转向城里的鲜花饼屋。

    “阿尧,碧玉山庄是个大秘密,轻易不要闯入,因为不知道身后有没有人跟着,一个不小心,便是成百上千人的性命。”

    大哥的叮嘱历历在目,阿尧这才不敢往碧玉山庄跑。

    然而,此时的鲜花饼屋正在进行一场争吵,很多围观百姓一脸唏嘘:“当日这饼毒死了人是假,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是真的。”

    “可不是?你们可能没有亲眼看到,那孩子贪吃了些,他娘经不住纠缠,给他买了一块吃,谁知道…哎,白发人送黑发人,亲眼看着儿子痛苦死掉,也是可怜啊!”

    “此话当真?可别又是一场骗局才好?”

    “不可能,这小娘子兴许你也认识,就是三年前刚刚死了男人的小寡妇,好不容易守了三年,一朝除孝,转眼之间又送走了孩子,可怜见的,那孩子才八岁啊!”

    “这人我还真认识!啧啧,命里克亲啊。”

    各种言论此起彼伏,有同情的,也有纯属看热闹的,阿尧看着铺子里英勇站出来承受世人唾骂的陌生女人,终究低下了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

    会给他做衣服、给他饭吃的云姐姐怎么不在?

    “大家请听我说!”楚楚双眼通红,很明显哭过,却坚强的挺直脊背,目光灼灼的看着众人。

    众人下意识止了谈话,就听到楚楚道:“发生这样的事我很抱歉,我们自然也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给这位嫂子一个交代!”

    这是承认毒死人了!?

    哗的一下,好似沸腾的开水,所有人看着那张匾额都带上了恐惧的光芒。

    温大叔看了楚楚一眼,敛下眉目,双手交缠置于身前,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

    “罪魁祸首一会儿我带人亲自押送入官府,嫂子的以后我们也会负责,包括孩子的丧葬,嫂子的养老送终,我们绝对不会推辞的!”楚楚义愤填膺,脸颊激动得通红。

    “是谁害死了孩子?”

    人群中一人大声问出了所有人的心思,几十上百双眼睛盯着楚楚看,想要得到一个回答。

    楚楚呼吸急促,这还是她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的注视,似乎…感觉还不错!

    楚楚眼泪掉了下来,沾染长长的睫毛,煞是楚楚动人,哽咽道:“是、是…”

    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楚楚一句话拖了好久,众人不耐烦一再催促,楚楚才悲痛非常的道:“家中妹妹并非有意,我作为姐姐的,再此向大家道歉,但是事关人命,纵然我有心包庇,却不能对不起死去的孩子!”

    楚楚猛然跪在一直处于游神状态的女人面前,额头重重磕在地上:“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愿意赔偿所有。”

    女人神色异常的平静,只是声音颤抖得叫人心惊肉跳:“我想知道…是谁?”

    楚楚愧疚非常,咬着牙道:“是,家中二妹,是楚云,她并不是故意的,人死不能复生,嫂子节哀顺变,二妹说,二妹说一定会将你当成亲娘好好供养的…”

    “谁要她的供养!?杀人偿命!我要她为我儿子偿命,我要她下地狱为我儿当牛做马!”女人突然情绪激动起来,恶狠狠的模样好似丧失了幼崽的猛兽。

    楚楚唇角勾起,等的就是这个结果!

    昂起头,一脸祈求道:“能不能放过她?我、我替她偿命,她还小,不懂事…”

    温大叔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楚自导自演,猛然之间看向人群,一个**岁的孩子怒目而视,恨不得吃掉楚楚的模样。

    真是可爱的孩子。

    温大叔不气了,与蠢货一般见识平白伤了自己。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