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37章 屋漏连夜雨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7章 屋漏连夜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脑中刚闪过懊恼,下一瞬便人事不省,三胖连忙伸手将她接住。

    紧接着,从暗处冲出来三个人。

    “三胖,干得好,答应你的事我们不会忘记,现在,把死丫头交给我们!”周氏一脸兴奋,双眼因为激动而染上了光芒。

    楚楚柔柔道:“多谢三胖出手相助,五丫太过倨傲,奶说不教训她,她以后定然登天造乱,还望三胖不要将此事说出去。”

    三胖冷哼一声,别以为他看不出来这家人狼子野心,想要折磨臭丫头!

    想了想道:“既然这丫头注定是我的人,那就叫我带了回去,就不劳烦几位了。”

    说着警告的看了一眼两人身后猥琐又凶狠的狗子,这人偷鸡摸狗、吊儿郎当惯了,这时候出现在这里,说没有阴谋,打死他都不相信!

    狗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孩子,把贱丫头给你狗爷送过来,否则…”话音一变,充满了恶意:“狗爷可是会杀人的哦!”

    三胖微微变了脸,双手下意识收紧,将楚容忘怀里紧了三分。

    “怎么?从小被揍到大,犯贱了看上这丫头?”狗子讽刺,浑浊视线在三胖脸上扫射着:“不过这丫头得罪了狗爷,若是不交给狗爷,那么…就连你一起收拾!”

    痞里痞气,配上那张过分干瘦的脸,生生流露出一种毛骨悚然,哪怕家里杀猪,最常见到血,三胖也觉得遍体生寒,畏惧蔓延。

    杀猪可是和杀人两种概念。

    瞥向楚楚,梗着脖子道:“你就这么看着狗…狗子带走五丫么?你还是人么?”

    楚楚面不改色,依旧柔柔弱弱,淡淡道:“三胖你说错了,我今夜并没有出来,也不曾见过五丫,自然不会知道狗爷带走了五丫。”

    周氏附和道:“就是,贱丫头自己不守妇道,大半夜了跟男人跑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警告你小子,看在你曾经被五丫欺负得很惨的份上,容许你报复回来,那张嘴敢胡说八道,老娘可不是好欺负的,我家老四可是方家的女婿,随便招呼两个人,就能叫你家的肉摊子关了门!”

    三胖面色大变,终究是露了怯,猪肉是他家赖以生存的东西,平日里凶狠残暴,欺负乡邻,但大家都是泥腿子,没多大的本事,最多也就是打一架,屠刀在手,香山村任我走。

    但是方家…

    这可是三里镇有名的大户,银钱多如牛毛,对付一两个看不顺眼的人,并不困难。

    犹豫了良久,终究是放了手:“你们,不管怎么说,死丫头都是你们楚家的人,可千万…”别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后面的话却是说不出来,立场不够,底气不足。

    狗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不劳胖子关心,把她交给我。”

    三胖挪动肥硕身份,憋屈的将楚容送了出去,看着那娇娇小小、人事不省的丫头缩在狗爷怀里,三胖恨不得倒带重来,那时候,他一定不会觉得自己可以应对一切而自负出手。

    楚楚满意了,周氏满意了,两人跟着狗子,架起楚容,乘坐那辆无辜的小牛车,哒哒哒往成绩去。

    被留下的三胖咬牙站了很久,终究抵不过心中的愧疚,拔腿往楚家跑。

    救不了人,那就报个信吧!

    凄冷的月光温柔照射大地,一道人影一闪而过,跟在牛车身后,不远不近。

    “娘,卖了五丫我觉得不合适,五丫可是练过拳脚的,万一她自己跑回来呢?”楚楚看着昏睡的楚容,恨不得拿刀子划入这张过分稚嫩的脸,然而,也就是想想罢了,心里还是不敢的。

    周氏认真想了下,觉得楚楚说得对,但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做,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楚楚怔了怔,而后道:“听说手腕、脚脖子上有个叫筋带的东西,如果将它们挑断…那就只能变成废人,既然是废人,五丫自然无法再跑回来。”

    周氏有些不赞同:“可是那样子的废物就不值钱了…”没有人愿意买下只会吃喝拉撒的废物。

    楚楚摇头:“娘,比香山村穷苦的地方多了去了,很多男人一辈子都娶不上一个媳妇,五丫纵然是废物,也会有人要的,只是少些银子,不过也少了很多麻烦。”

    周氏一想也是,点头道:“那就这样吧,对了,那铺子你真的可以拿到手?四弟说楚二郎交给他,可是他还在科举考试,怎么分身动手?我们是不是太早出手了?”

    一连串的问题,楚楚微微头疼:“娘你放心,不知道什么原因,铺子开不下去了,而且,那日被人诬陷了鲜花饼有毒,就算后来洗刷污名,但生意还是直线下降,我已经趁机打听了铺子背后的主人,也顺利接手了楚云的位置,再给我一些时间,一定能够叫东家完全信任我,进而,将铺子交给我打理。”

    那时候,再做点什么可就方便多了。

    又道:“至于四叔…娘别忘了还有四婶的娘家,随便动动手指,都能碾压了什么花房,我们做好本分便是。”

    周氏咧嘴笑,她听不太懂楚楚的意思,但她知道,做完了她的任务,那就是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白花花的一百两!

    另一边,三胖急急忙忙跑到楚家想要报信,却被出门上茅房的楚开阳赶了出去,原因是大半夜擅闯民宅,若是不自觉离开,那就报官!

    自古民怕官,三胖咬了咬牙,还是缩回了脚。

    “相公,是谁啊?”新娘子褪去红装,一身简洁干爽的白色里衣,婀娜多姿,亭亭玉立,一手扶着门框,双眼朦胧、水雾氤氲的看着楚开阳。

    年轻气盛,且刚刚成婚不久,看着娇美的娘子,一时间口干舌燥,没有解释,掐灭了手中烛台,三两步上去,打横一抱,便将之抱入了房间,嘭的一声,房门紧锁,紧接着便是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谁也没有看到,房门外悄悄出现了一个人影,半跪在地,侧脸贴着门缝,一脸红霞扭曲而激动,脖子上清晰可以看到跳动的青筋,似乎在隐忍。

    一墙之隔,楚开霖皱着眉,隔壁传来的声音习以为常,却是听一次厌恶一次。

    再也睡不着觉,楚开霖爬出了被窝,一本手抄的金刚经落入手中,仔细翻阅,片刻后安定了心神,这才搁了手,执笔而书。

    良久,隔壁的声音停止了,楚开霖依旧笔尖不停。

    “怎么样?相公,可以动手了么?”恩宠花露交缠,女子声音尤为妩媚。

    楚开阳长长吐出一口气,心旷神怡道:“娘子放心,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楚开霖到底年幼,定然不会有任何防备的。”

    女子娇笑连连,白皙光洁手臂环住楚开阳的脖子,将自己送了出去。

    楚开阳双眼一红,忍不住再次化身为狼,将身下的女子吃了一次又一次,知道女子沉沉睡去,他才随意清理了自己,穿上衣物大步而去。

    “哼,楚楚也是蠢,竟然不知道斩草除根,三胖…既然知道了,那就该永远闭嘴!”读书人本该眉目清朗,然而,此时的楚开阳却是一脸戾气。

    匆匆出门的他并不知道,门关上的那一刻,床榻上的女人睁开了眼,美眸泛起冷意,随即被嫌恶取代。

    “小姐,楚开阳已经动手了。”

    四房的屋子只有方佳怡在,两个孩子被她送回了娘家,因为这里太过破烂,她的儿女金枝玉叶,怎么能居住在这里?

    所以,在她完成所求之前,在新屋子重新建起之前,两个孩子就呆在方家。

    “很好,细烟你做的很好,等到这事结束,我会满足你的所求。”

    细烟,也就是楚开阳的新婚娘子忙跪在地上:“本就是奴婢分内之事,小姐严重了。”

    “怎会?”方佳怡浅浅一笑:“卖身契我已经准备好了,那个人也整装待发,只等待你了。”

    细烟眼中闪过慌乱,却很快掩饰了下来:“多、多谢小姐成全。”

    “好了,你回去吧,我会让人搭把手,叫楚开阳顺利完成。”方佳怡懒懒打发了细烟。

    正奋笔疾书的楚开霖突然感觉到一阵疲惫,忍不住自嘲一笑:“此虚软无力之感,久别重逢真叫人怀念…”

    没过多久,撑着疲惫的身躯,楚开霖回了床榻入睡,片刻之后,呼吸竟是变得沉重冗长,这时候,门被悄悄推了开…

    楚开明惊慌失措回了屋,背靠着不甚结实的木门,心口嘭嘭直跳,同时,脸色惨白的吓人。

    “是谁?哥哥么?”

    稚嫩中带着软绵,楚开明才发现自己钻错了屋子,忙上前,抱起小花儿轻哄:“花儿乖乖睡觉觉,哥哥哄你睡。”

    小花儿轻轻一笑,小手往楚开明脖子上搭去,露出一口没有门牙的笑容:“哥哥,今晚陪我睡好不好,花儿想听哥哥说城里的故事。”

    楚开明惊慌的心见见安定了,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尖,道:“好,不过花儿,你两个姐姐还在屋里呢,男女有别,她们都长大了,哥哥不好和她们同一屋子,下次好么,下次哥哥给你讲城里的故事。”

    小花儿小嘴一撅,不满的嘀咕:“哥哥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哥哥了。”

    楚开明笑了出来:“乖乖的,去睡觉,明明哥哥还要进城上工,再回来给你带糖葫芦赔罪好不好?”

    “不好,我要和哥哥睡觉,要听哥哥讲故事!”小花儿固执的不松手,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楚开明,大有‘你拒绝,我就哭,叫爹娘打死你’的意思。

    脖子上两只小手死不松开,楚开明无奈,微恼的掐了她的小脸:“你啊,怕了你了,哥哥陪你就是。”

    小花儿兴高采烈,搂着楚开明的脖子不松手。

    考虑到楚蝶和楚鸢,楚开明只能抱着小花儿回到自己的房间,与他一屋子的楚开泰睡得昏天暗地,呼噜声此起彼伏。

    皱了皱眉,楚开明第一次觉得房间不够住。

    天蒙蒙亮,楚家被一声惨叫吵醒!

    孟氏一早醒来,习惯性的摸去几个孩子的屋里看看,因为楚开翰和楚容时常不回家,每天早晨需要确定该不该做他们的饭,这一看,就看到楚开霖的屋子大开,疑惑的走进去,才发现本该在床上安睡的楚开霖踪迹全无。

    愣了片刻,下意识嗷了一嗓子。

    楚长河顾不得穿外衣,拖着一只鞋子就冲了出来:“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孟氏指着明显被洗劫过的屋内:“怎、怎么办?”

    楚云边穿衣服便跑来,一看到这凌乱的一幕,忙道:“爹,你快去城里通知大哥,他会有办法的,娘你不到担心,在屋里等着,万事有我们在。”

    提着心,一番冷静安排,楚云急匆匆出了门。

    严卿不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楚云有些慌乱,步伐坚定朝着山脚下跑,小妹说过,景宏这个人心里住着一只狐狸,能不接触,最好不要接触。

    但是她没办法。

    “这事我知道了,你且回去。”段白黎似乎知道了所有的事一般,声音意外的平静。

    楚云想说的话在那双不起波澜的眼眸之中全部被打散,只道:“拜托你了,我、我会叫小妹亲自上门和你道谢的。”

    段白黎轻轻摇头,软了口气道:“回去吧,我保证,开霖平安归来。”

    楚云松了一口气,转身深一脚浅一脚往家跑,丝毫没有听到身后段白黎的轻声自语:“那丫头自身难保…”

    回了家,楚长河已经往城里去了,孟氏一个人白着脸坐立不安,楚云扯出僵硬的笑容:“娘,景宏答应出手帮忙,小弟不会有事的。”

    孟氏应了一声,却没有开口,有些事,只有亲眼看到了才会放心。

    “呦,这是怎么了,一大早吵吵嚷嚷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周氏大步踏了进来,双手环胸,眼带得意的看着孟氏母女两个。

    一窝子贱人!

    最得意的不就是几个孩子么?等着,老娘一个个折了去,叫你们知道彻骨疼痛!

    目光落在楚云脸上,笑容多了几分诡异。

    然而,母女二人此时注意不到。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