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36章 胭脂美人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6章 胭脂美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活了…三百二十年?

    楚容面露震惊,古人是公认的短命,八十古来稀,哪怕她这个身有特殊能力的人,也无法摆脱死亡的命运,最多是有生之年平安康健罢了。

    但那也是短短百年人生。

    段白黎突然笑了:“容容似乎不怀疑我的说话。”

    楚容昂首:“怎么?你会骗我不成?”关键是,楚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这个人欺骗的,毕竟,天塌下来、四国打散重组跟她没有半分关系,最多是好奇天下为棋。

    段白黎轻轻摇头,真正的战乱开始,谁也无法置身事外,哪怕只是普通的老百姓。

    “你且回去,此事莫要担忧。”段白黎举起茶杯送客,直到楚容离开,整个人陷入沉思。

    天下苍生,往日里放在心头首位,而如今…

    微微露出几分自嘲之色。

    回到了家,楚容很快将这事放下了,不过还是给严卿送了信,将县令大人所言全部告知,半分没有保留。

    “小妹,小弟让人送来了信,说明日就会回来。”楚云面带微笑,连续几日呆在家里,闲得有些难受,忍不住想要知道后续之事。

    然而,小妹并不打算告诉她,温叔也是笑着只字不言,他能怎么办?只能放下。

    好在,终于有个消息叫人高兴了。

    楚容眸光一亮,笑道:“真是太好了。”

    第二天,更深露重,楚家二房的门早早被敲响了,孟氏开了门,就看到发丝衣袍被打湿的楚开霖,忙将他拉入屋内,责怪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早?一直赶路不知道休息么?”

    楚开霖笑道:“娘,儿子第一次离家那么久,心里想念得紧。”

    孟氏愣了下,而后眼眶一红:“爹娘也想你,但也要注意身体,你身体…有没有难受?快,先去换掉衣服,娘给你做点东西吃。”

    楚开霖点了点头,顺从进了屋子,熟悉气息,熟悉的摆设,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楚容听到声音,忙从温暖的被窝爬了起来,披头散发,睡眼惺忪,哒哒哒跑到了楚开霖屋里:“小哥哥,你回来了?”

    楚开霖已经换了干爽的衣裳,看到没有任何修饰的小妹,笑道:“嗯,我回来了。”

    楚容点头,模糊了片刻,而后爬到楚开霖的床上,呼呼大睡。

    楚开霖无奈,小心关了门退出去。

    日上三竿,楚容才睡饱了彻底醒来,虫子一样蠕动了下,扭头看到手执毛笔,正疾笔的楚开霖,不过几日,小哥哥似乎瘦了很多。

    随即目光一凛,定在他手背上一抹刺眼的红色伤痕:“小哥哥,出了什么事?”

    笔尖一抖,墨汁滴落在白净的纸上,楚开霖顿了顿,自然的将写了一半的纸抽走,拧成团,扔去纸篓之中。

    却无心再写下去,因为小妹发现了苗头,一定会追查到底。

    搁了笔,轻声道:“大堂哥动手了。”

    楚容微微皱眉,小哥哥临行前,她曾提醒过他,四房和大房已经联合起来,而大堂哥楚开阳娶亲之后春风得意,好似万事攘入手中,尽在掌控。

    “他给我送了一个荷包,平凡之物,却能引起我旧疾复发。”楚开霖情绪平静,低头看着手背上的伤痕:“这是我自己刮出来。”

    对科举、对秀才之名势在必得,任何事也无法阻止他,所以,宁愿自残,唤醒入骨的骄傲,也要完成最后一个字。

    楚容沉默了良久,哽咽道:“对不起…”

    家人的未来时时刻刻都在变化,这点最叫她心累,顾此失彼,说的就是楚容。

    忙碌于楚云的安置,防备于县令大人和南城严氏,便顾不上远在他乡的小哥哥。

    楚开霖走进她,微微弯下了腰,声音有些飘忽,好似远古钟声阵阵:“你才是我们的责任。”

    为人兄长,自当为底下弟妹挡风遮雨。

    楚容摇头,却没有说话。

    不过两日,楚开阳也回来了,比起楚开霖的平静不起波澜,楚开阳可谓是敲锣打鼓了,一身得意之气,恨不得天下皆知的架势。

    “爷爷,幸不辱命,孙儿得了秀才。”楚开阳红光满面道。

    楚老爷子咧嘴笑,露出一口被烟草熏得发黄发黑的牙齿,连声道好。

    一时间,楚家人声鼎沸,进出的人差点踏破了门槛儿。

    “大妹,你别伤心,那个景宏一定会是你的,楚家二房的辉煌只只能是过往云烟。”送走送礼上门的宾客,楚楚向楚开阳哭诉,楚开阳冷着脸,一脸肯定。

    一改往日束手束脚,楚开阳此时自信满满。

    楚楚也知道家人为她的谋划,道:“哪怕他已经不是将军府公子,但是,但是我还是不会嫌弃他的。”

    楚开阳微微一叹:“正是知道你心中所想,为兄才会尽全力帮你,楚楚,安心等着便是,景宏定然迎你过门,而楚家二房…哼,也是时候收网了!”

    楚楚梨花带雨,露出满目崇拜。

    楚开阳很是受用,摸了摸她的脑袋,而后道:“你嫂子一人在家,我不放心,就先回去了。”

    楚楚点头,目送楚开阳回屋,这才眼带凶狠之色,瞪着二房:“总有一天,我会叫人踏平了这方寸之地。”

    二房。

    “小哥哥,文书到手了?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我不知道?”楚容惊奇的看着手中盖了官印的厚底祥云黄纸,上面明明白白写着楚开霖秀才之名。

    令人更为惊奇的却是,这文书并非官差护送而来,而是楚开霖带破布一样随身带了来,差点叫楚云给当成衣服洗了。

    楚云抱怨道:“是啊,也不说一声,差点酿成大祸。”官家之物,保护不当也是一个罪名。

    想想都后怕。

    楚开霖难得露出羞赧之色:“抱歉,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给忘了。”

    楚云哭笑不得,只能暗自叹惜。

    孟氏笑眯眯看着儿女们,而后亲自将文书收了起来,和孩子们小时候用过的东西放在一起。

    楚开霖不声不响得了秀才,且是排名第三,每月可领廪食的廪生。

    而这秀才之名一直陪伴他很多年,直到后来被人发现,每年不可缺少的考试之中,这位廪生永远第三,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此话暂且不提。

    且说段白黎如同往昔一样,悠闲晒太阳,树下侧卧着品茶看书,好不自在。

    有了楚容这个未婚妻,村子很多年轻小姑娘便望而怯步,不再伸着脖子盯着他的家门,只不过,楚容的名声更臭了,多了个小小年纪勾引男人的骂名。

    “公子,楚开霖也得了秀才呢,还是第三名,公子,为什么楚开霖不说出来?得了二十几名的楚开阳恨不得告知全天下,楚开霖却是只字不提,流着同样的血,怎么差这么多?”尚华煮着热水,不解道。

    段白黎翻了一页书,淡淡道:“要么不曾看在眼中,要么本性如此,不喜繁华,不爱热闹。”而他,更相信前者。

    楚开霖这个人说来和幼时的他有几分相似,所有的骄傲全都藏了起来,不同的是,楚开霖心有牵挂,心有所求,求的却是清浅执念。

    而他…野心太大,所求也太大。

    主仆二人说着话,门被敲响了,尚华前去看门,看到来人脸色就拉了下来,不待段白黎发话,冷声开口道:“楚楚姑娘止步,我家公子身体不适,请恕我等无法招待。”

    明明白白的拒绝。

    楚楚眼睛一红,却是柔声道:“尚华,我是来道歉的,并不是…此前多有得罪,楚楚在这里向尚华和景宏公子道歉。”

    说着行了一礼,而后扭身就走,尚华一脸莫名其妙,正准备关门,就看到楚楚停了下来,并且有些为难的说道:“尚华,我…有个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们,可是不说,我担心五丫她…”

    尚华忙道:“你说,容容姑娘怎么了?”

    心里冷笑,这点道行,还敢学人家耍心眼,不用公子出手,他就能亲手给解决了。

    楚楚眸光闪了闪,面作犹豫道:“我无意中听到村子里三胖…就是屠夫家的小儿子说过,五丫很早之前就和他有过约定,只待双方长大了定亲成婚。但是,但是,五丫现在已经是公子未婚妻,三胖只能放弃,却是日日夜夜酒不离手,借酒消愁,五丫看了不忍,常常去看他。我担心,尚华,你说五丫会不会被三胖欺负?”

    这种事男人一听就无法忍受,毕竟,没有人愿意头戴绿帽子。

    尚华恨不得嘲笑:堂堂贵门公子,难不成比不得一个屠夫?也就是无脑之人才会相信楚楚的鬼话连篇。

    然而,面上却是一片愤慨:“不守妇道的女人,简直不知羞耻!多谢楚楚姑娘提醒,我会叫公子休弃了这等朝三暮四的女人!”

    楚楚忙摆手,一脸惊慌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五丫才没有…不是,尚华,我只是看到五丫今日小心打扮了一番,担心她被人骗了,能不能请尚华看在婚约的份上,帮她一帮?”

    红着眼睛道:“她已经有了婚约,绝对不是那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人,我担心她年纪小,被三胖骗了去,尚华,能否麻烦走一带走五丫?免得她三胖借着酒醉做出什么。”

    还不是拐着弯说容容姑娘不守妇道,半夜与人幽会?尚华冷笑更甚,都说农家纯朴,似乎不尽然是,看看,这就是血脉相连的姐妹啊。

    看着愤怒得快要冒火的尚华,楚楚忙解释道:“五丫年纪小,绝对不会做出什么的,尚华不要胡思乱想。”

    宛然一个关心妹妹的好姐姐模样。

    尚华冷着脸表示他的不开心,楚楚也不在多久,的了手便匆匆离去。

    “何事?”段白黎看着一脸嘲讽的尚华问道。

    尚华轻哼了一声,将楚楚所言之事全部告知,半点没有保留,并且附带自己的看法。

    段白黎松了书本,道:“尚华,我可曾告诉过你,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纵然是毫不起眼的蝼蚁,也有撼动大树的本事。”

    尚华立刻散去了身上的不屑嘲讽,绷着娃娃脸陷入沉思。

    段白黎点到为止,有些事,从他人口中得知,远远不如亲自领略来得刻骨铭心。

    入了夜,尚华服侍段白黎入睡,而后踏着夜色悄悄离开。

    段白黎看在眼里,暗暗摇头。

    “我说大胖子,你想叫我教训你一顿么?”楚容双手环胸,瞪着等在村口不知道多久,突然跑出来拦住她的胖子。

    大胖子…三胖冷笑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楚容,你得意什么?老子愿意娶你是看得起你,你一而再的拒绝,原来是勾搭上了那个面皮好看的公子!你以为你是谁?人家看得上你?也就是一坨大粪,还认不清自己的立场,那公子高不可攀、纤尘不染的模样,你不觉得自卑么?泥腿子配泥腿子才是良缘。”

    楚容皱眉,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大半夜的不睡觉,莫名其妙的说了一通是什么意思?

    三胖冷道:“你不是发答应我俩的亲事?哼,老子现在办了你,明日乖乖跟我回家,至于那天仙一样的公子,你就不要惦记了。”

    说罢,撸起袖子四处张望,有些急切的寻找合适的场地,入春不久,天还是凉的,夜里更是冰冷入骨,不必炎炎烈日的长夜可以随地安睡。

    楚容手中长鞭子一抽,不耐烦道:“给我滚开!”

    忙碌了一天,恨不得埋进被窝里沉睡不醒,这胖子却是绊手绊脚,简直碍眼。

    冷不防被抽中了胳膊,三胖愣了下,更加坚定了楚容是嫌贫爱富,看上了那张好看得不得了的脸,当下怒火中烧,一把抓住长鞭,用力拖拽:“贱人!当正当娘子你不干,那就上不得台面的妾室好了!”

    楚容松了手,任由鞭子落入三胖手中,嗤笑:“你脸真大。”

    清晰的,楚容感觉的附近隐藏的几道气息,还有什么不明白?不就是有人在算计她?

    眉目一冷,纵身跳下牛车,眨眼之间出现在三胖面前,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双手扣住他的脖子,猛然抬腿,以膝盖重重击打他的腹部,道:“下次擦亮你那被大粪糊了的眼睛,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蠢货。”

    三胖铁青着脸色,嘲笑道:“是么,容容,你可能不知道,我也在算计你。”

    一股熟悉的香气沁入心肺之中,楚容乍然惊醒,然而,却已经来不及——胭脂美人,毒香入骨。

    此为,胭脂醉美人香,香水中唯一可以掺入其他东西不被发现的一种。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