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35章 活了三百二十年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5章 活了三百二十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容微恼,觉得自己招惹了个大麻烦回家来:“你到底想怎么样?”

    段白黎突然笑了,温暖阳光照射寒冰中,崩裂冷冽清雅之气:“我想和你成亲。”

    斜眼,一脸‘你别骗我,我就是读书少也不会上当’的表情:“啊黎,你知道什么是老牛吃嫩草么?我才十岁,十岁知道么?你这么禽兽真的好么?”

    段白微愕,随即哑然失笑,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年纪大了,不由得道:“而立之年尚且能够迎娶花季少女,我不过双十之年,待你及笄之后娶你过门不是年岁正好?”

    楚容呵呵笑:“可我怕啃你这头老牛崩了牙。”

    话头一变,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注意,不就是想要叫我给你挡着么,你不觉得羞耻么?我还是个孩子啊!”

    段白黎淡淡道:“你当真是个孩子么?”

    楚容面色微微一变,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被发现了么?

    然而,段白黎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低头垂眸,轻抿杯中茶,好似没有看到楚容慌张的神色。

    一场自认为的摊牌,以楚容落荒而逃结束。

    大口大口的灌着冷水,楚容镇定了下来,被发现又怎么样,有证据拿出来说话才是,多少人年少早慧,以此来解释她幼年时一些奇怪举动并不违和,再者,她身上可是渡上了一层神仙保佑的色彩呢。

    不安的心彻底安定。

    “小妹。”楚云面色微沉的走了进来。

    “姐姐,怎么了?”楚容有些意外,抬头看了看窗外,这时候未时刚过,姐姐应该待在铺子里才是。

    楚云将窗户连同门一并关上,这才开口道:“温叔说有人经常在铺子周围转动,甚至,我们香山村也出现了好几次陌生的面孔,小妹,你说会不会是南城严氏的人?”

    之所以认识南城严氏,是因为她和严卿的亲事众所周知,只要一打听就知道了,而最近一段时间,她总觉得有人跟着她,只是找不到人,叫她几次三番以为自己眼花了,直到温叔提出让她待在家里不要出门。

    楚容面色一紧,道:“姐,你仔细说来。”

    楚云便将自己感觉有人跟踪,却什么都没看到,以及温叔一段时间沉得滴水的脸色,还有一次意外看到的血红色小伙计说是杀鸡没洗干净,所有的疑点,完完全全没有保留的告诉楚容。

    楚容沉默了片刻,道:“姐,如温大叔所言,这段时间你留在家里,我也留在家里,正好小哥哥快回来了。”

    楚云微微皱了眉,显然觉得这么躲开不合适,然而,无论她怎么说,楚容却是一口否定她的提议。

    是夜,楚容一身黑色出现在鲜花饼屋,等到了下半夜,温大叔才带着一身冷气回来,手中拿着黑色的包裹,清楚的闻到了血腥之气。

    “谁?”

    没想到有人会在屋里,一触及陌生的气息,温大叔全身杀气骤然张开。

    楚容点燃了蜡烛:“是我,温大叔。”

    “姑娘?”温大叔狠狠松了一口气。

    随即将手中染了血气的包裹扔进铜盆之中,放了火,仔细看着它烧成灰烬,而后,清洗双手,烹煮香茶。

    温大叔道:“姑娘知道了?”

    楚容道:“有些猜测,看来是真的了,严卿怎么解决的?”

    温大叔抿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这才开口道:“我家公子说了,他捧在手心的人,这些人却叫她看到了脏污之事,不可原谅,便传令杀无赦。”

    难怪温大叔一身血腥,楚容点头:“我能知道,多少人插手此事么?”

    温大叔似乎有些犹豫,然,最后还是开口了:“严夫人、族内两个族老,还有…”

    “严将军是么?”

    温大叔面露错愕,似乎因为楚容一语击中而震惊,道:“是,这才是最叫人意外的。”

    毕竟虎毒不食子,何况严卿此时可是南城严氏唯一的男儿。

    “不需要意外,是个男人,生不出儿子都会恼恨。”楚容理所当然的说道。

    男人最是说不得不行,族内长辈因为他无法再生出儿子而逼迫他将严卿接回去,这不是变相的说他不行么?

    事关面子大事,表面上不会说什么,并且十分听话的遵从接回了严卿,心里动了杀心也不是不可能。

    严卿死了,族内长辈便全身心寄托在他身上,注重血脉的氏族,是不容许血脉断了为了不后继无人,无法面对地下的列祖列宗,只会更加听话。

    前提是严卿死了。

    但严卿外出了这么多年,翅膀的确是硬了,已经有能力同他对抗,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严老爹自然会摸清楚再动手,以免斩蛇不死必被咬。

    顿了顿,楚容道:“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我姐也是我的责任。”

    温大叔笑道:“我不会同姑娘客气,眼前就有一桩事需要姑娘相助。”

    “什么?”

    “听说姑娘庄子里有一株神韵清雅挺拔、自带雄浑苍劲傲人气势、四季常青的罗汉松?”温大叔盯着楚容看,不答反问道。

    果见那张脸肉眼可见的绿了。

    楚容憋着一脸不情愿,道:“温大叔要它干什么用?”

    温大叔道:“自然是送礼,我家公子虽然是南城严氏这一代唯一的男丁,但到底在外面生活了那么久,有些生疏也是正常,南城严氏族长八十大寿在即,我家公子…”

    楚容轻哼一声:“想来,严卿那小子很早之前就在打罗汉松的主意了吧?他为了拉拢人脉、打开势力,倒需要我出大力气。”

    温大叔但笑不语,别看姑娘一脸不情愿,好似被剜了心头肉一般,但事关兄弟姐妹,那是绝对不会吝啬的。

    楚容又问了几个出手之人的临时据点,而后留下一句‘自己去搬’,便匆匆离开了。

    “刀子嘴豆腐心,十岁的姑娘,却比别人多几个心眼,可以公子看上的却是别人…还好,这个别人是姑娘的姐姐。”温大叔望着楚容离去的窗户喃喃自语,面露惋惜,片刻之后,关了窗户,而后拿出特定的纸笔,开始写信。

    一只毫不起眼的灰色信鸽染了一身水汽,眨眼之间消失在夜色中。

    与此同时,楚容踏着夜色,消无声息出现在县衙后院。

    作为一方守护神,三里镇这位本不该出现在此地的县令大人一直是楚容的忌惮对象,因此,过了这么多年,楚容从来没有真正踏入过。

    要说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这位县令大人身有大气运护佑左右。

    何为大气运?

    便是受到上天宠爱的人,换句话,就是老天爷的私生子。

    三里镇,只是个镇,之上是县城、府城、州郡大城,最大的官员本该是排不上品级的镇长,却出现了这么一个县令。

    幼时被拐,楚容惊鸿一瞥,便对这位县令大人敬而远之。

    时时在改变的未来叫人堪忧,然,注定了一帆风顺,富贵荣华加身的未来,无声叫人害怕。

    这表示,得罪他的人必死无疑。

    此时,三更半夜,这位年过三十的中年男人却还掌灯端坐书案前,笔尖不停的抖动,不知道再书写什么。

    楚容找了个舒适的角度,窜上大树,蹲坐着看他,直到天色渐亮,黎明将至,书房中的人动了,只见他随手一挥,自半空跳下来一个人,半跪在地上。

    “去,将此信速速送回京城,务必亲自送到父皇手上,而后不必回来,直接去南城,我想知道严卿此人可用与否。”

    “是。”

    楚容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捂住口鼻,屏住呼吸,眼睁睁看着那黑衣人离开,紧接着一个女人推门而入,送上一碗热腾腾的汤水。

    “大人,牢笼之中的人招供了。”女人说道。

    县令大人问道:“哦?说了什么?”

    “当年拐卖稚童如大人所查到的一般,是为了暗中培养可用的死士,在这之前得整整二十年里,已经有上千人被他们招揽入门。”

    “是谁?”

    “南城严氏。”

    县令大人沉默了良久,而后道:“野心勃勃,南城严氏…罢了,再给严卿一个机会,若是他可用,南城不介意给他留着,若是不可用,南城将不再姓严。”

    女人垂眸不语。

    县令大人又道:“昨夜腥风血雨,今日一早定会有人前来报案,你让人出面,有藏好尾巴最好,没有的话叫人出手帮衬一二。”

    女人自是恭敬应是,犹豫了下,道:“属下不懂,为何大人不直接出手?”

    三里镇为什么出现一个不该存在的县令?便是因为早早就知道这里会出现很多难以预计的人物,有的狡诈入骨,也有深沉可怕,而这些人都是脱离掌控者。

    县令大人轻笑,道:“你当我一个好好的皇子不当,窝在这山野之地作甚?”

    女人摇头。

    县令大人笑道:“因为一场豪赌,赢了苍生依旧,输了天下腥风血雨,血染河山。”

    比起万里江山,一个皇子算得了什么?

    他这么想,天下霸主也这么想。

    女人面露茫然之色。

    县令大人突然沉了脸,道:“此时说来话长,算是皇族中公开的秘密,旁人却是一点不知道,你不必知道太多,以免招惹了是非。”

    女人忙低下头,掩去眼底身处的晦涩。

    楚容带着一身露水的回的家,去县衙不过是一个突然的念头,没想到却得到这么大一个秘密。

    坐立不安了半天,楚容找到了段白黎,土生土长的他心眼多,脑袋聪明,想问题比她全面。

    段白黎那张极少看出表情的脸在听了楚容的话之后微微露出惊讶之色,严肃道:“可有人发现你的入侵?”

    楚容仔细想了一下,而后摇头:“我这人最擅长的就是隐匿,行如风,也可以将自己变成和风一样,之于旁人,我只是一股清风。”

    所以,除非对方也有特殊能力,否则是不会发现她的。

    手指蜷缩起,轻轻摩挲,段白黎道:“你知道盛世传说么?”

    楚容摇头,只听段白黎道:“千年一分千年一合,早在二十几年前,分裂的四国就有一个即将合并的传说,尤其是七年前,我大成一神秘军师出入边境,战无不胜,盛世传奇更是传得神乎其神。”

    楚容睁大眼睛,静静的听说。

    段白黎继续道:“各国皇帝纷纷派人分散各地,为的就是寻找一个至关重要的人。”

    楚容茫然,不是神秘军师么?还找什么人?

    似乎知道楚容心中所想,段白黎解释道:“因为神秘军师命中一劫,九死一生,皇帝派人寻找,就是为了抹杀这个人的存在,进而粉碎四国一统、盛世天下。”

    只有大成,因为神秘军师的存在,而加大人力物力,寻找并且保护那个人。

    然,这么多年过去,根本没有人知道要寻找的那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幼,寻找之旅变成一场笑话。

    “三里镇不该出现的县令,是当初自荐请缨的大皇子,然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身份,甚至因为一个小镇的县令而受到上级多番排斥挤压。”段白黎并没见过这位大皇子,却是知道当初的隐秘的。

    楚容严肃道:“那个人会出现在三里镇?”

    “对。”段白黎肯定的点头。

    楚容眉心一跳:“为什么是三里镇?为什么找得到三里镇?”

    “因为百年前,大成唯一的国师,临死前留下的遗言。”段白黎面带几分崇敬。

    楚容忍不住嘲讽道:“简直胡说八道,百年前的人怎么可能知道百年之后的事?为了一个什么盛世传说,叫堂堂皇子蹲在鸟不拉屎的地方,皇子怎么会甘心?皇帝不怕史记上留下一笔骂名么?”

    “莫言胡说八道,容容,你当深有体会,有些事,有些人,是没办法用证据说话的。”

    段白黎意味深长的看着楚容,只把她看得脊背发寒,眼神闪躲道:“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我只觉得不可思议。”

    是啊,她都能穿越重生,那么百年前知道百年后的事并且成功预测,似乎也不是很难。

    预测?

    楚容眸光猛缩:“这位国师懂星象占卜之术?又或者…拥有特殊能力?”

    段白黎眸光微闪,宛若星辰洒落满地,璀璨夺目,却也冷漠森寂,答非所问道:“国师整整活了三百二十年。”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