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31章 盛世天下传说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1章 盛世天下传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叶燃城你个乌鸦嘴!”

    叶老爹横躺一地碎渣之上,一脸怨念。

    死丫头破坏他的好事,臭小子见天的诅咒他,这两个,这两个,偏偏他舍不得动他们!

    简直够了!

    楚容背着段白黎,一路狂奔,段白黎摘光了她头上仅有的两个珠花,倒是将她外衣上的口中全扯了下来,好在,两人到了目的地,刚好扣子也摘完了。

    几乎是撞开了院门,而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楚容简直瘫了,别看段白黎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背起来很轻,关键是背着这人拔腿狂跑了一路啊!

    段白黎双脚落地,反身关了门,这才转身看她:“你、还好么?”

    楚容瞪眼的力气都没有了,看了他一眼,死鱼一样喘息着。

    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楚容立刻扯着嗓子喊道:“叶叔叔!叶叔叔你在么?”

    只是喊,身体却没有移动半分。

    屋内生无可恋的叶老爹闭着眼睛装作听不到,奈何小姑娘的声音又尖又细,听的人毛骨悚然,鸡皮疙瘩爬满了身体。

    只能顶着一脸的不开心爬起来。

    “叫什么叫?叫魂呢!?”叶老爹没好气道。

    楚容这下子完全放心了,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那虎狼伺机爬啊黎的院墙了,只能先救他,不过叶叔叔你放心,你才是我最担心的人,真的!”

    叶老爹一下子晴转多云,恨不得打死死丫头的怨念灰飞烟灭了,咧嘴笑道:“算你有良心。”

    楚容笑了笑,道:“不过叶叔叔,你这是怎么了,灰头土脸的?掉烟囱里去了?”

    叶老爹无奈一叹:“都是叶燃城那小子,告诉他多少次,屋顶上不要放东西,他不听,这下好了,我老人家不过是路过而已,那屋顶就被外面的狼嚎虎啸震塌了,然后…砸了我一身。”

    说到最后,竟是带着丝丝委屈。

    楚容点头,道:“对,燃城该打,都是他的错!”

    叶老爹眉开眼笑,什么丢脸完全忘记了。

    段白黎袖手旁观,神色淡淡。

    ……

    “村长,叶叔叔和景宏还在山脚下,那里被虎狼包围了,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楚开翰离开家门并没有直接冲到山脚下,而是来到了村长家中。

    不求这些人出手帮他救人,只希望派个人到城里报案,请求县令大人出手。

    村长叹惜一声:“我何尝不知道山脚下还有两户人家?但是开翰啊,你要知道,现在虎狼包围了山脚下,冲上去只会别当成食物,你难道叫村民们上去送死?每一个村民都是有血有肉之人,我不能因为两个…外来户而叫他们置身危险之中。”

    楚开翰连忙摇头,道:“村长你误会了,我知道我们**凡胎比不得虎狼之师,只希望村长派个脚程快的人,连夜进城一趟,请县令大人出手,待衙门捕快搭救。”

    这倒是使得!

    村长没再犹豫,连忙叫家里的小子连夜往城里去了一趟。

    楚开翰心下微松,以他对自家小妹的认识,绝对会找个地方躲起来的。

    犹豫了下,楚开翰向村长讨要了两个燃烧火把,而后爬上了距离山脚下最近的人家的屋顶。

    即便是最近,也隔着好远的距离。

    视野中,成片的虎狼之师镶嵌而坐,一双双冒着绿光的眼瞳满是冰冷,将叶家的房子围得满满当当。

    楚开翰看得心惊肉跳,却知道做什么都是徒然。

    围困之中,楚容累过了,竟是靠着叶老爹睡着了,叶老爹将之送入房间,而后蹑手蹑脚出了门。

    两个男人,一老一少,相对而坐,谁也没有率先开口。

    良久,叶老爹冷道:“你知道么,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前朝盛世天下传承千年,到了如今四国鼎立时代,又是一个千年,好似千年是个魔咒,千年一轮回,千年一分,千年一合。”

    段白黎不动声色,神色淡然,眸光落在那处紧闭的木门之上。

    叶老爹也不恼,几个月观察下来,眼前这个人的言行举止自然掌握心中,说好听点是不骄不躁、镇定自若,说难听点,就是温吞得叫人恨不得拿鞭子抽他,好叫他果断迅速一点。

    继续道:“二十年前,大成出了个绝世天骄,传闻幼年慧杰冠世,得大成天子再三夸赞,不足七岁,便得了文科榜首,得天子亲自授封,为文状元千百年来年纪最小第一人。”

    再后来,这位从小万众瞩目的天才销声匿迹,传出来的消息是:长歪了,幼年时期,将一辈子的光芒全部用尽,才会失去光泽,变得黯淡无光,珍珠蒙尘。

    没多久,奇才军师面世,盛世天下第一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之中。

    何谓盛世天下?

    便是四国一统,天下归一。

    各**将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说有军师的地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只要大成愿意,四国尽收囊中只是时间而已。

    这位神秘的军师,变成了大成之外三国的眼中钉肉中刺。

    或许不会有人将这个陨落的天才和至今不曾以真面目示人的神秘军师联系在一起,但,叶老爹却有一种直觉,将两人划上等号。

    段白黎凝视叶老爹,眉目清明,好似任何事都无法叫他大动肝火一般,不急不缓道:“十八年前,九朝部落出现了一个美人,这位美人容貌倾国倾城,得天下第一美人之称,得九朝部落九个部落长老争相讨要,却被长老之下,一残暴大将揽入怀中。十七年前,大火烧了一座城,美人香消玉殒、魂归他乡,大将一蹶不振,从此沉溺酒中不愿醒来。”

    但,从来有没听说那位倾城美人生下孩子,然而,叶燃城的年纪太过吻合。

    叶老爹微微挑眉,唇角上扬,露出一个残忍非常的笑容,道:“不愧是大成陛下口中赞不绝口之英才,蛛丝马迹变得知道所有。”

    段白黎淡淡道:“将军谬赞,愧不敢当。”

    若说从前只是怀疑,觉得叶家父子神秘而危险,那么召唤虎狼以成兵将,排兵布阵,攻势井然有序,变成了强有力的证据。

    叶燃城便是在大火之下降临,被终日买醉的将军叶老爹带走,再进一步,九朝部落之中,那个依旧醉生梦死之人,是个替身罢了。

    “不,并非夸赞,军师,正是因为你这颗聪明得不似人类的脑袋,我才动了杀心!”叶老爹一身杀气瞬间倾泻,好丝波涛巨浪,能两人绞杀当场。

    然,段白黎丝毫不惧,见多了杀戮与血腥,所为的杀气在放,于他来说,不过就是风浪凛冽了三分罢了。

    叶老爹杀气一收,唇畔笑意变得温暖:“都是那个死丫头,她有心保你,我便给她这个面子,谁叫我是她‘师傅’呢?”

    段白黎眸光微微一动,这是…再给容容补缺补漏、扫平阻碍?

    一个农家女行如风终究是叫人起疑。

    若是这位曾经叫九朝部落风雨欲来的大将军成为容容的师傅,那么一切就都能够解释得通。

    然,他却知道,容容并无恩师,所有一切全然于己身。

    两人说着话,楚容突然赤着脚慌慌张张跑了出来,一张脸雪白雪白,发丝凌乱,大眼睛在两人身上扫了一遍,而后蹲在叶老爹身边,带着浓浓的鼻音道:“我梦见燃城点着鼻子骂我。”

    说她没照顾好叶老爹,叫他被狼叼了去。

    叶老爹失笑,大手按在她的头顶,斥道:“叶燃城真是欠收拾,离家那么多天,不管我老人家是不是会饿死在家里,本就是不孝,竟然还敢跑到容儿梦中扬武扬威,等着,等他回来,看我不拿大鞋底子抽他!”

    楚容咧嘴笑,叶老爹安慰孩子的话十分受用,笑道:“大鞋底子抽他,狠狠抽一顿…”话头一转,惊疑不定道:“你们注意到了没有,外面的虎狼之师似乎没有冲进来的准备?难不成是因为这院墙太高,跳不过来?”

    叶老爹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疑惑,道:“我也奇怪呢,院墙虽然加高,对于庞然大物一样虎狼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依我看,是这院子里平日杀生太多,阴气太重,叫虎狼心有恐惧。”

    段白黎道:“家中可有吃食,纵然死于虎狼腹中,也当做个饱死鬼。”

    楚容瞪了过去,道:“才不会死,我不是说了么,我大哥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段白黎不置可否,叶老爹笑脸旁观,两人默契的将彼此身份隐藏起来,不告知楚容知道,好似之前针锋相对、互相揭露之事只是梦境。

    一直到了天色大亮,门外困守的虎狼还没有褪去,嚎叫了一夜,村民也一夜未眠。

    露珠被太阳晒干之后,城里带刀捕快姗姗来迟,整支捕快队伍不足五十人,一身浩然正气。

    段白黎又听到了熟悉的哨子声,紧接着,一群手执手执大刀的捕快气势汹汹而来,踹开了木门,一领头人模样者道:“外界虎狼群已然被我等驱赶上山,诸位得救了。”

    说着,竟是带着几分得意骄傲那么多虎狼,看一眼都觉得毛骨悚然,却在他们的到来退散开,这叫他们怎么能不得意?

    叶老爹赶忙上前,恭维了两句,而后塞了一锭银子,小声道:“多谢大人及时赶到,否则我等就成了虎狼口中餐了,大人们辛苦了,小人无以为报,这点银子给大人们买酒水喝喝!”

    手中颠了颠银子的重量,捕头看着叶老爹带了几分满意,道:“此间虎狼结伴下山,我家大人已然记挂心间,叫人上山探查根究了,相信不久就会有结果,然,几位所住之地终究太过危险,还请暂时搬离才是,待此事有了决断,才搬回来不迟。”

    叶老爹忙道:“多谢大人提醒,小人正有此意,当初因为此地便宜才于此安家落户,谁知竟会有虎狼下山之事,不过到底小命重要,还是搬走好了。”

    送走了一群捕快,叶老爹意味深长的看着段白黎,不发一言,而后大步迈入房间,再出来时,背上两个小包裹,干瘪非常。

    楚容心口一跳,拽住了他的衣角,问道:“叶叔叔你要走?”

    叶老爹粗糙大手按在楚容头顶,眸光温暖如春:“是时候离开了,燃城也长大了,有些事需要告知他知晓。”

    有些尘封的往事也需要挖出来一点点擦拭干净,再整理整齐,然后…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楚容张了张口,说不出挽留的话,叶叔叔此人深藏不露她一直是知道了,只是安定了这么多年,乍然之间要离开,只会觉得突然,随即又释然了,本就是理所当然之事,不是么?

    叶老爹笑了笑,自怀里掏出一枚野兽牙齿雕刻成的玉佩,上面镶嵌了一颗大红色的宝石,光芒灼灼,笑道:“你和燃城青梅竹马长大,原以为你会是叶叔叔的儿媳妇,然,我看出来了,容儿没有此心,当然不排除容儿年纪小毛事不懂,燃城那小子脑子被门夹了,十七岁了还死不开窍,我也死心了。这东西是我叶家祖传的宝贝,传儿媳不传儿子,此时送于你手,就给叶叔叔当个女儿吧。”

    手中之物突然变得烫手,有心还回去,叶老爹一个眼刀子甩过来,楚容便蔫吧了。

    叶老爹哈哈大笑,而后纵身离去。

    这一别便是十年,连同夜燃城,十年不见,再见十年后。

    楚开翰急匆匆推门而入,张开怀抱,一把将失魂落魄的楚容抱入怀中,感觉到熟悉的气息,整个人才活了过来,这时候,才发现,后背满是冷汗。

    “还好,你没事。”楚开翰哑着声音道。

    心口狂跳平息之后,楚开翰连忙放开了她,毕竟男女有别,兄妹之间也要顾及三分,然后发现楚容一脸抑郁寡欢,不由得道:“出了什么事?”

    楚容轻轻摇头:“大哥,叶叔叔离开了。”

    楚开翰有些意外,大手按住她的头顶,柔声安慰道:“早就知道的事不是么?你在难过什么?”

    楚容道:“不难过,我在为难,叶叔叔塞给我一个兽牙嵌宝石玉佩,我觉得烫手。”

    楚开翰失笑:“给你就收着吧,好歹这么多年情分,一块玉佩,纵然价格高昂,也无法抹杀过去的感情。”

    楚容摇头:“但叶叔叔说了,这玉佩传儿媳不传儿子。”

    一脸错愕的楚开翰:“……”还有这个含义,那赶紧还回去!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