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26章 半路竹马弄青梅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6章 半路竹马弄青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很快,刚刚在香山村落户的那个好看的公子买下了整座香山如同一阵飓风,刮遍不大的村子。

    全程参与此事的村长面露难色,临将地契交给他之前,犹豫道:“香山之上野兽繁多,各种野果子也不少,村民们一年到头也吃不上什么好果子,所有烧火之用的干柴也是来源此地,而现在,香山落在你的名下,能否…”容村民们如往昔一样上山砍柴摘野果?

    只是最后一句还没说出来,一张老脸先红了,喏了喏唇瓣,浑浊双眼看着段白黎。

    段白黎微微行了一礼,道:“多谢村长提醒,倒是景宏疏忽了,此间山林虽是归于景宏名下,却不会圈起为私用,不过是为了上山方便些罢了。山林格局不会太大改动,乡亲父老一如往昔上山砍柴摘野果,景宏不会阻拦,然,村子里几个木匠叔伯只能对不住了。”

    允许砍柴烧火,毕竟这是千百年来老祖宗传承下来的生存之道,断没有将之随意抹除的道理否则,叫这些人跋山涉水去别处砍柴?又或者出银子采买?

    然,木匠以木材为生存根本,需要的树木只会多不会少,这就对不住了,没道理我的东西成为别人赚钱的材料。

    村长忙点头道:“公子大度,这般退让已是莫大的恩泽了,我们这香山村啊,木匠说来没有,会一点木工也是为了自己的桌椅,这个倒不怎么妨碍。”

    段白黎笑笑不语。

    村长抹了一把汗,面对这个仙人一样的公子,总是觉得气短心虚,忙留下地契,说家里还有事便匆匆离去了。

    楚容从屋子里探出脑袋,啧啧两声,摇头晃脑道:“这世道就是这么不公平,女子除了自己的嫁妆之外,所有的财产都必须记在男人名下,否则就是无主之物,要充公,简直不要太悲惨。”

    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女子的地位几乎可以说比之泥浆差不了多少。

    好在他们家,她爹她娘都疼她宠爱,简直不要太幸运。

    段白黎淡淡瞥了她一眼,将文书塞入袖中,道:“凡事都存在特例。”

    楚容眨了眨眼,盯着段白黎看了半天:“你在开玩笑?我读过大成的律法文集,也就是皇家公主,王公大臣的闺女有这等殊荣,我只是个山旮旯里的小土妞,这种特例,除非祖上刚好是流落在外的尊贵血脉,像我这种小土妞,还是安安分分的借用他人的名号为好。”

    所以,三个哥哥名下都被她塞了几个田地的契书,而她和楚云却是没有。

    然,这些都是她的秘密,多年来一点一点攒下来的,只有经手人严卿知道,只到哥哥们成婚当成礼物送出去。

    段白黎微微摇头,留下一句日后自有分晓的高深莫测的话语,便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离开了。

    直到段白黎渐行渐远,楚容后知后觉回神,一脸懊恼大喊道:“啊黎,我的地契呢?你不给我地契么?还是你想要私吞?”

    喊着话,脚下一动,几个闪动便接近了段白黎,威胁道:“我可告诉你,就你现在的小身板,连羊肉火锅都吃不了的破落身体,我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你按倒,可千万别动歪心思才好!”

    段白黎突然停住了脚步,蓦然转身,漆黑双眼一片幽深,楚容反应很快,堪堪在他一个脚掌的距离停了下来,垂落的发丝打在段白黎胸前服帖的长发,竟是有一瞬间的纠缠。

    “莫要小人之心,你这点土地,我尚且不看在眼里。”段白黎不客气的说道。

    楚容举起双手晃了晃,往后退了一步:“抱歉,我的错,我说话过分了,不过是你不把地契交给我,才叫我生出这种小人之心,只能说是你自找的。”

    段白黎抿唇不语,不知道是被堵了说不出来,还是不想和楚容一般见识。

    楚容嘴角微微上扬,道:“你要去哪里?”

    “到时间了,自然是…用膳。”段白黎轻飘飘开口,而后转身继续往前走,这个方向,正好就是楚家的方向。

    楚容面露错愕:“……”

    这人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吧?

    世人对长得出色的人总是会给予几分宽容,到哪里都是如此。

    段白黎一登楚家门,还没说明来意,便被楚老爷子请了进入,筷子碗加了一份,热情道:“景宏来的正好,家里刚刚熬了一锅鸡汤,正准备去唤你过来一起吃的,别客气,你这身子骨太弱了,需要补一补。”

    楚容落后几步,眼睁睁看着段白黎被拖走,咧了咧嘴,脚尖一转,悠哉悠哉回了自己的家。

    “小妹,快洗手吃饭。”

    楚开翰回来得特别早,已经卷了袖口,帮着孟氏端了饭菜出来,楚开墨依旧看不到影子,楚开霖规规矩矩坐在一旁等候,眸光平静的看着楚容。

    楚容露出了笑容,洗了手,颠颠上去吃饭了。

    “小妹,娘说了,你十岁了,只会做面条,这可不太好,因此,趁着过年需要置办的东西多,你跟在娘身边学着。”楚开霖看着楚容道。

    楚容一口饭差点噎在喉咙里,不可思议的看着楚开霖,道:“小哥哥,你这是为难人好么?你明知道我厨艺学不来,不是不学,是学不来。”

    楚开霖摇头:“并不是所有人天生就会的,你看姐姐,不也是好几年沉淀下来的经验?”

    楚容张了张嘴,却听楚开翰附和道:“正是,小妹你十岁了,很多事再不抓起来就来不及了。”

    最终,楚容咬牙同意了,于是,鸡飞狗跳的厨房生涯开始了。

    “你看,切菜呢,手指要这么放,才不会被刀锋伤了,还有,这猪肉看到了么,猪皮的方向一定要朝着自己,不能向着外面。”孟氏用心教导。

    楚容绷着小脸,努力听着,然而,切出来的肉总是大小不一,就是青菜,那也是被猪拱过一样,凌乱得宛若战场。

    “这杀鸡,别以为把鸡杀死了就算数,要将肚子里的血放干净了,才不会切开鸡胸的时候,里面一肚子血。”

    孟氏一脚踩着捆绑的鸡脚,一脚踩着鸡翅膀,空出来的双手抓着鸡头,摸了摸脖子上的血管,而后拔去上面的毛发,一刀子下去,鲜血涌了出来。

    楚容忙将盛放了糯米的碗送上去接血。

    脚下的鸡扑腾几下,孟氏用力踩住,道:“看到了没有,杀鸡并不困难,难的事下手杀鸡。”

    楚容点头,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杀鸡,害怕什么的全都是虚言,人都敢杀,何况是鸡?

    “准备好需要的材料,比如,葱姜蒜等,比如,青菜豆腐鱼肉等,再下锅炒制,煎炸炖煮或者焖烧,全看各人手段,你没什么底子,就最简单的炒菜好了。”孟氏放了油,待锅子冒出烟来之后,将洗干净的小白菜到了进去。

    一时间,香味扑鼻而来。

    小白菜瞬间变成绿油油的颜色,孟氏不慌不忙将蒜头拍碎,撒入其中,搅拌了下,叫蒜香进入菜中,而后才是放盐。

    “看到了么?不用多久,就可以盛起来,否则菜很快就会发黄难看,或者被烧焦了。”孟氏翻炒几下,待小白菜菜色均匀之后,立刻拿了大碗盛起来。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口中不忘道:“你可以用肥肉炸出来的油炒菜,最是美味可口。”

    楚容点点头,觉得这么简单的事,根本不需要学习。

    然而,锅子烧的太热,青菜倒进去的时候,火苗一下子窜了起来,也就是楚容躲得快,否则叫被烧成黑炭了。

    心口嘭嘭直跳,楚容下意识抓了盖子盖上去,瞪着眼睛,心有余悸看着孟氏。

    孟氏也看着她,脸上带有犹豫不决。

    夜里,孟氏道:“五丫心不在此,学习厨艺有些勉强,好几次差点伤了自己,要不就算了,以后嫁了人,总会被逼着学会的。”

    楚长河翻了个身,嘟囔一句:“那就不学了,我都不敢看着,就怕一个忍不住将她带走,心疼得很,反正不会没饭吃就是了,我看五丫手头银子不少,大不了买个人回来做饭…”

    越说越离谱,恨不得置下一屋子下人,连同楚容未来的夫婿都伺候着她。

    孟氏打了他一下,瞪着床顶的架子,良久才幽幽一叹,道:“罢了,既然她不想学,我再用心教导也没有用,相信时间会教会她一切的。”

    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好命有人手把手的教导,更多的人却是自行摸索,生活所迫,不得不学会一手绝佳的厨艺。

    扭头一看,楚长河已经睡了过去,孟氏皱起了眉头,脚丫子探了过去,果然,是热的。

    已经很久都是冷的,尤其是到了冬天,能整夜整夜的冰冷,每次都需要她给他取暖,乍然之间能够自己捂热,不免心惊肉跳。

    偏偏楚长河的脸色却是越来越好,甚至能看到难得的红润。

    想着还是找个大夫看一下放心些,孟氏便放心的睡了过去。

    “咦?爹,你最近吃了什么东西?”楚容眸光一动,射灯一样的眸子在楚长河身上扫射了好几遍,很容易看到他身上的不同。

    楚开翰兄弟几个也看了过去,道:“是啊,爹,进来气色尤为红润。”

    几个孩子心上不由得浮现了一个念头——爹,这是大好了?

    楚长河嘿嘿一笑,道:“倒没吃什么,我不是每天和你吃饭么?吃什么,你们娘最清楚。不过,连日来,身子轻松了很多。”

    病殃殃了那么多年,乍然之间有了回转,楚长河脸上喜气洋洋,身体好了,他能做的事就更多了。

    这时,门帘子被掀了开,楚长江面带喜色的走了进来,一看到二弟家丰盛的饭菜,飞快的僵硬了一下,却是径直走过去,将楚容挤了开,抓了还没动用的筷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楚长河脸色拉了下来,碍于长幼尊卑而没有说什么,只道:“大哥怎么一大早来了?”

    楚长江大口吃着水煎包子,灌了一口杏仁牛奶,这才一抹嘴,笑容满面道:“二弟,我是来送消息的,你大侄子要成亲了,日子已经看好,就在大年初七。”

    笑着看向孟氏,道:“到时候还希望弟妹前来帮忙,你也知道,你嫂子那厨艺,也就堪堪能勉强入口,用来招呼来往宾客,就上不得台面了。”

    孟氏原本的不高兴一下子抛之脑后了,连连点头:“大哥尽管放心。”

    家中第一个孩子娶亲,上至楚老爷子,下到体弱多病的花儿,都是一脸兴奋。

    一系列酬神拜佛,日子便到了大年三十。

    叶家父子和往年一样,受邀来到楚家,好吃上一年最后一顿好饭菜。

    不同的是,段白黎也带着钱老来了。

    屋子有些拥挤,尤其是叶老爹这般高大威猛的男人,和差不多长成的糙汉子叶燃城,两个大块头往屋子一站,感觉光线都被遮挡了。

    相比之下,段白黎要显得温润优雅端方,一言一行俱是带着无边的风华,白色锦袍换成了家常的紫色长袍,非贵气撑不起来的颜色,更显得英姿勃发,高不可攀,哪怕特意选得柔和亲近,依旧叫人移不开视线,又不敢靠近。

    然,楚容却是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道:“啊黎,马上就到新的一年,欢迎你来我们家,一起守岁。”

    段白黎微微点头,看了楚容半天,大红色的斗篷,大红色的小短靴,白嫩的脸上红光满面,好一个俏皮可爱的小丫头。

    终于还是伸出手,在她头上轻轻摩挲了下,用两个人才听得到声音道:“快点长大。”

    一个鼓鼓的红包塞入楚容手中,段白黎越过她,朝着楚家人走去。

    楚容捏着红包笑容灿烂。

    收了七年的红包,爹娘、哥哥们姐姐们,作为最小的孩子,手中的红包是最多的,依然无法遮掩收红包之时的心情激动。

    孟氏像无数的家长一样,习惯性道:“五丫,你年纪还小,这红包交给娘,娘给你收起来,待以后给你当嫁妆。”

    之后,红包便再也看不到了。

    午夜正当时,第一串鞭炮被点燃,昭示着新年终于道来,犹如一个信号,村子里的鞭炮接二连三的鸣响起来,阵阵硝烟弥漫,大地一下子穿上了红色的衣裳。

    “新年好!”楚家二房之中,算是三家人围坐在一起,互相抱拳拜年,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气洋洋的笑容。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