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25章 借你之名用用怎么样?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5章 借你之名用用怎么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八尺汉子互相互相看了一眼,而后站了起来,擦去脸上泪水,齐声道:“我等为公子啸云骑,一辈子誓死相随,肝脑涂地,永不后退!”

    段白黎面不改色,清冷月光打在脸上,清晰能够看到上面的白色绒毛,眉目一如往昔宁和,看不出喜怒哀乐。

    钱老默默转过身去,不去看八尺汉子眼眶通红的样子,公子这是放弃了过往的荣华富贵、权势天下,不由得想到很久之前,公子无意间说过:“一盏茶,一本书,便可以安然一世。”

    后来这句话被楚容鄙视了:一盏茶?凉了还能入口?饮尽了不需要续杯?一本书?看一辈子不腻味?书书都会嫌弃你!

    百态才是人生。

    想来,很久之前,公子就厌倦了尔虞我诈,只是身在红尘中,沾染红尘事,谁也无法置身事外。

    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公子亲手扶持起来的,分布城池何地,贩夫走卒、达官贵人,乃至街头乞儿,前一刻为了生活卖力挣扎,下一刻,抡起拳头能杀人毁尸不眨眼。

    这么一支强大的啸云骑,不在乎前途何方,不在乎招惹之事是非对错,只因为下命令之人是公子,那么上刀山下火海、地狱之门也不会驻足片刻。

    这一天,竟是走到了尽头。

    惋惜,叹惜,钱老哽咽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段白黎轻叹道:“诸位各自保重,钱老,让尚华取了银两分发下去,叫众兄弟们过一个好年。”

    钱老默默点头,招呼了一众眼泪汪汪的汉子们走了出去。

    凉风吹打脸庞,对月而望,段白黎神色莫名。

    他不知道的是,比邻而居的叶家,有人正警惕的看着他。

    “爹,你怕屋顶上干什么?快下来,你不知道我们家屋顶好几年没修缮了,经不起踩踏!”叶燃城昂着脖子,手中抓着一只秃了毛的野山鸡,浓眉拧得死紧。

    叶老爹脸上浮现几分嫌弃之色,这般模样,不该是高大威猛,高不可攀,神秘莫测的绝顶高人么?怎么这死孩子口中却是担心屋顶破裂?

    熊孩子!

    心口恼怒,面上却不带任何情绪,道:“你可知道隔壁搬来了人家?”

    叶燃城果断摇头,皱着眉道:“爹啊,我天擦黑才回来的好么?旁边住了人么?我都不知道呢,是什么人?”

    叶家父子凶名在外,村子里淳朴的村民避之如蛇蝎,这么多年,楚容楚家,没有人愿意靠近他们,怎的突然出现了人家?

    叶老爹故作深沉道:“明日你上前一问便知,还有,容儿那丫头‘拜’我为师,可别说漏了嘴,圆不好小丫头给瞪人。”

    一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去解释。

    叶燃城点头,道:“爹啊,下来炖鸡肉了,我很快就杀好了。”

    叶老爹面色一黑,大男人愿意下厨房的能有几个?以往叶燃城这小子太小,够不着灶台,他才勉为其难接过厨房。

    现在,小子都长大了,不该他下厨做饭么?

    似乎知道叶老爹心中所想,叶燃城幽幽道:“我烧的鸡肉半生不熟,无法下咽。”

    想要说出口的话在唇齿之间转了一圈,最后咽了回去,叶老爹纵身一跳,轻盈落地,道:“去,赶紧去杀干净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慢吞吞的,是不是不打算吃饭了?”

    叶燃城已经习惯了叶老爹的不可理喻,轻哼一声,带着秃毛的鸡走了,还不忘看了一下远方,那里搬进来一户邻居,不知道好好说话?

    想着明日找小不点打听打听。

    一夜无话。

    天色蒙蒙亮,白霜在门口的水桶上结起了一层薄冰,刺骨冰冷透过冰冷渗入骨头缝中,手指都僵硬了起来

    三里镇是不会下雪的,但霜冻尤为明显。

    每每清晨起来,树叶上,草丛里,以及门口留着的没有用完的隔夜水,都会结冰,薄薄的一层,轻轻一捏就碎,却是冰冷入骨。

    “爹,我去小不点家里了,厨房里温着稀饭粥,你醒来之后别忘了吃!”年轻气盛,叶燃城早早起来,劈砍今日要用的干柴,整整齐齐码起来,再用他堪堪能煮熟饭的厨艺熬了大锅粥,额头竟是渗出了汗水。

    站在门口大声喊道,而后不管叶老爹有没有听到,背着竹筐子离开了家门。

    来到楚家,叶燃城熟门熟路的翻墙而入,探着脑袋,确定楚云已经起床了,这才放心的偷偷闯进楚容的闺房,果然,小不点蜷成一团,睡得正香。

    背上框子落地,叶燃城走过去,大手拍打楚容鼓起的小包,道:“小不点,小不点,太阳晒到屁股上了,你还不起来么?”

    冬天起床可是一大考验,听到熟悉的声音,楚容挪了下身躯,便不再搭理了。

    叶燃城已经习惯了小不点大清早叫不起来,也不生气,提了框子就离开了。

    避开众人视线,直接来到了厨房,未语先笑:“婶子,忙着呢?有没有多下点米,煮一碗我的饭呀?”

    孟氏笑容满面:“燃城回来了?快来,还没吃饭了吧?给,这是刚刚做好的花卷,你先吃两个垫垫肚子,婶子这就多下点米煮你的饭。”

    和楚家熟得快能端上桌了,叶燃城也不客气,接过孟氏递过来、还冒着热气的花卷,大口咬下去,淡淡的花生酱香充斥唇齿,美味入骨。

    边吃便道:“婶子,山上得了几根野山参,给我叔叔和开霖熬了喝汤吧。”

    孟氏嗔了他一眼,却没有拒绝,伸手接了过去,这么多年,家中野山参都是叶燃城摘回来的,每一根都醇正味浓,价格自然也不便宜,然,叶燃城说了,不接受,以后可不敢到楚家来蹭吃蹭喝,只能收下,并且对叶燃城更加亲热。

    “还有一把蘑菇呢,这天气可冻了,山上还能找到蘑菇?”孟氏一脸新奇。

    叶燃城笑容灿烂道:“那是自然,香山可是一座宝山,以前不知道这东西能吃就罢了,知道了它味道鲜美可口,那花点心思还是能够找到了,哪怕它藏了起来。”

    孟氏自然能够猜到其中的凶险,叮嘱了几句小心些,这才带了框子忙碌去了。

    叶燃城抱着整盘的花卷,走出了厨房,自然而然的坐到楚开翰面前,扫一眼桌上他手里密密麻麻的礼单,啧啧两声:“开翰,花房又多了人?每一年的年礼都比前一年的要厚实呢。”

    楚开翰头也不抬,点头道:“这些年花卉越加走俏,普通人家也会三不五时买上一盆,人手上自然会增加,手头宽裕了,惠及小伙计之事我也乐意为之。”

    顿了顿,楚开翰抬头看着吃花卷两腮鼓鼓的叶燃城,动手给他倒了一杯热水,而后道:“小妹还没起床?”

    叶燃城喝了一口热水,斜眼道:“你见过她什么时候一喊就醒的?至少得…嗯,缓冲,对,缓冲一刻钟。”

    楚开翰轻轻摇头:“也不知道小妹这是什么毛病,经常赖床不说,就说起床,也要再滚上一盏茶才愿意离开被窝。”

    叶燃城哈哈大笑:“她真是纯真无邪呢!而且,山庄放年假了,忙碌了大半年,自然该好好休息一番。”

    过了一会儿,楚容跻着绣花鞋,打着哈欠走了出来,轻轻瞥了一眼叶燃城,摆摆手算是打招呼,而后游魂一样走了出去。

    很快,门外传来漱口的声音。

    叶燃城坐不住了,随意和楚开翰说了几句,便冲了出去,一看到楚容,张口就道:“小不点,听说村子里来了个外来人,是不是真的?我一路走来,好多小姑娘说那人长得跟神仙似的,好看极了。”

    楚容撩了撩眼皮,道:“嗯,很好看的男人。”

    “他是什么人?”叶燃城问道。

    楚容摇头:“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不过气度不凡,身边跟着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就是当年给我爹和小哥哥看病的神医。”

    叶燃城恍然,这位神医在三里镇可是名头响当当的大人物,竟然只是这位多出来的公子的随行,这说明什么?

    说明身份不会太简单!

    不过再不简单也跟他没关系,叶燃城满足了好奇之后便将之抛到脑后,道:“山庄歇业了,想不想跟我上山玩玩?”

    楚容瞪着他:“有什么好看的,大冷天,很多长出来的果子都被冻死了,更不用说娇嫩的花,几乎可以说光秃秃一片,枯萎衰败,有什么好看的?不去。”

    叶燃城凑近了她,诱惑道:“我发现了一个好地方,热腾腾冒着雾气,用来泡澡最好不过了…”

    话未尽,就被楚容打断了:“温泉?!难不成,你找到了活生生的温泉?”

    不难听出当中的震惊和激动。

    叶燃城咀嚼了这两个字,点头道:“温热的自然泉水,或者可以叫温泉。”

    楚容忙抓了他的手,双眼亮晶晶道:“废话少说,吃过饭走上一遭怎么样?”

    自然是…好。

    几乎狼吞虎咽,两人飞快吃完了饭,撒腿就跑,很快出现在香山上。

    雾气缭绕,水汽冰冷刺骨,随处可见挂着的水珠子冻结成冰,山上的活物只有零星的几只,更多的却是藏起来过冬不落面了。

    “温泉在哪儿呢?”楚容兴冲冲的问道。

    叶燃城忙指着一个方向,道:“往这条路走上一个时辰,就会看到飞腾的白雾,顺着白雾就能够找到…温泉。”

    楚容点头,下一刻嗖的一下没了影子,叶燃城见怪不怪,这鬼神一样的速度,他用了整整两年才接受,才叫心脏不会嘭嘭直跳。

    安静等在原地,果然过了一刻钟,那道影子刮了回来,眉开眼笑道:“真的是温泉,燃城,好样的,回头一顿饭酬谢你!”

    叶燃城一头雾水,小不点酝酿什么坏招数才会这般热情,心里暗暗想着,面上却一派笑意,道:“吃火锅怎么样?”

    楚容心情好,张口就道:“好,火锅就火锅,前些日子,袁奶奶家送来一些羊肉还没吃完,正好做成羊肉火锅吃掉。”

    叶燃城正愣了下,而后笑道:“好。”

    得了温泉,楚容更加迫不及待的制定了计划,古代,山林是可以买卖的,越是危险的山林越没有人愿意搭理,到手的机会自然更大几分。

    计划搬上了桌面,楚容找到了段白黎,张口就道:“啊黎,借你之名用用怎么样?”

    段白黎静静看着她,平静道:“借去何用?”

    “置一座山林,种一片花海。”楚容直言不讳,严卿的名头用了很多次,然,别忘了他还是南城严氏的人,此时正焦头烂额的同南城严氏纠缠,谁也不知道名下的产业会不会受到波折,因此,两手准备早早就出现在楚容心上。

    不是段白黎,也会是其他人。

    段白黎指尖擦过白净的瓷碗边缘,静默不语。

    为了增加自己的筹码,楚容道:“我知道你的伤势需要很长的时间慢慢调养,尤其是在水中浸泡时间过长,寒气伤了五脏六腑,需要一点一点将之驱散,这一点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太长。”

    段白黎深深的看着她,依旧不说话,似乎在思考。

    钱老激动多了,接手公子的身体健康,自然知道这具身体有多么千疮百孔,想要完全恢复往昔,没有几年完全是不可能。

    然,这容容丫头可是会针灸术的,虽然力道不够,但手法老道!

    忙道:“容容姑娘,有话不妨直说,我的名头可以借给你,别说买山了,买田地都成。”

    楚容觑了他一眼,这老头子的名头是不错,但她更相信段白黎,毕竟,他们之间彼此有一份救命之恩。

    楚容道:“我知道一个活着的温泉,配以各种驱寒固本之药材,以及开通穴位手法,双管齐下,想要短时间恢复并不困难。”

    钱老细细一琢磨,当即一拍大腿,激动得声音都拔高了,道:“成交,老头子名帖交给你,你想怎么做都可以,老头子自会在身后帮你兜着。”

    段白黎淡淡开口道:“钱老,将我新得手之户帖拿出来。”

    钱老一愣,随即知道了公子答应容容丫头口中所言之事了,犹豫了下,最后选择了听话。

    楚容当即眉开眼笑,一拍段白黎肩膀,豪爽道:“谢了兄弟,你治伤所用药材我都会准备好,绝对办的妥妥的,不会叫你分心!走走走,今晚家里有羊肉火锅吃,带你尝尝营养美味的好东西。”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