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24章 喜欢就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4章 喜欢就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楚面色羞红,一点也看不出来面前的男人无心留她,凑近段白黎,看着他手中的书,上面密密麻麻的字,认识的也就那么零星几个。

    掐着嗓子,楚楚柔柔道:“公子闲情逸致,这是看的什么书?楚楚幼年时同四叔学过几个字,后来四叔游学在外,想学也无人教,听说公子打算在香山村落脚,不知道楚楚以后能否登门打扰?”

    刺鼻的香味冲击得段白黎直皱眉,此前容容丫头身上也有香气,但那是花香,自然清雅,这女人的香味却是过分浓重的脂粉味。

    口气不起波澜,段白黎道:“抱歉,男女有别,姑娘花季年华,污了名声可是不好。”

    楚楚摇头,笑得羞涩:“怎会?楚楚相信公子是正人君子,断不会做出辱了楚楚名声之事,公子说对么?”

    段白黎放下手中的手,接着冲泡茶水的功夫,离开了座椅,取来茶具,带上楚楚送来的茶叶,淡淡道:“有劳姑娘送来茶叶,昨日得容容姑娘相助,未能聊表谢意,便是借花献佛了,姑娘随意。”

    说罢,气定神闲的走人。

    楚楚脸色在段白黎转过身之后就拉了下来,绞着手中的帕子,用力咬着下唇。

    一个乳臭未干的死丫头也敢和她争抢?!

    却说楚容抱着被子再次睡了过去,门再一次被敲响了,楚容记得家里只有娘孟氏在,没什么顾及的,眼睛都没睁开,带着浓浓的鼻音大声道:“进来,门没锁!”

    吱呀一声,门开了,再吱呀一声,门重新关上了。

    楚容只以为她娘孟氏来叫她吃饭,便道:“娘,我睡醒了会自己去吃饭,你不要理我,娘自己多吃一点,大哥姐姐他们都要晚上才回来,我们做火锅吃。”

    沉静了片刻,楚容并没有得到孟氏的回话,不由得带上疑问,睁开眼睛,头发凌乱如稻草,睡意朦胧的看了过去。

    只见一雪白长衫的男人手执白瓷茶具,正小口小口的饮用着,那修长的手指,衬着白瓷更加耀眼。

    楚容:“……”

    段白黎淡淡瞥了她一眼,道:“家中无人,我便自行推门而入,莫要见怪。”

    楚容蹭的爬了起来,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脸上带了怒气:“进来你就进来,外面呆着喝茶就是,你来我屋子干什么?你不知道男女有别么?”

    段白黎面不改色道:“是你叫我进来的。”

    我以为是我娘!

    楚容瞪着段白黎,竟然说不出话来,眼睁睁看着他姿态优雅端方的享用了两杯茶水,略带惋惜道:“水凉了,冲不出味道。”

    一脸懵逼的楚容:“……”

    咬牙穿上了厚厚的衣服,楚容掀了被子爬起来,赤着脚走进他,道:“姐姐给你烧水去,还请移驾,女儿闺房不宜擅闯。”

    段白黎放下茶杯,定定看了楚容片刻,紧接着,像来时一样静悄悄,端着茶具就走。

    楚容:“……”

    跻着绣花鞋,楚容追了上去,身后是凌乱的被窝。

    “我饿了,可否给我做点饭吃?”

    透过朦胧的五角星门帘子,段白黎能够清楚的看到楚容撸着袖子,正偷吃挂在房梁上自然垂落的竹篮子里的东西,朦朦胧胧可以看到是什么肉。

    而他突然出声,吓得楚容手中的肉掉到了地方,如同炸了毛的猫,瞪着那肉,不由得好笑。

    楚容正吃着肉丸子,孟氏做得肉丸子最好吃,这一盘留着是准备给外公送过去的,据说明日外公过生。

    谁知道外面那人突然出声,吓得她手一抖,肉丸子就这么滚在地上了,染了一层灰烬,想想楚开墨一样抓起来冲冲水塞入口中吃,却始终没有勇气。

    叹了一声,楚容心疼至极的将它…扔入灶口之中。

    点火,烧水,准备下面条。

    一把地瓜粉丝,几片青菜,一把小葱,上面浮动着几个小丸子,楚容端着作品出来了,口中道:“我也就会煮面条,除了我爹娘我哥哥姐姐,你是第一个吃到的外人。”

    眉宇间带着得意,这碗面条可是得到全家公认的好吃。

    楚容坚决不会承认,因为调料加的恰到好处,味道才会这般可口美味。

    段白黎收拾了茶具往边上一推,面条放在了他的面前,圆滚滚的丸子,看着喜人,他一眼就认出这东西是楚容偷吃的东西。

    扭头一看,小丫头抱着另一碗面条,呼噜呼噜吃得正香。

    拿了筷子,优雅不减分毫,小口小口的品尝着。

    随即脚背被重重一踩,段白黎扭头,就看到一嘴红艳光泽的楚容瞪着他,一脸‘你怎么样’的表情,而后听她道:“你是不是男人?这么小口吃到面条糊了你都吃不完!又不是千金小姐,为了矜持,喜欢的东西在外人面前也只能装模作样的小口。”

    说着,筷子夹了面条,张开嘴一口含住,而后呼噜呼噜全部吸入了口中,舌头一舔,鼓着腮帮子满脸享受的咀嚼着。

    “死丫头,你又不吃饭偷吃面条?”

    孟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清晰的怒气。

    楚容下意识将口中的面条吞了下去,连咀嚼两下都顾不上了,小脸憋得通红,小心翼翼站了起来,拧着小眉头,讨好道:“娘,不怪我,家里来了客人,总不能叫人家看着我吃吧?所以我下了面条,然后想着他一个人吃会尴尬不安,所以多下了点,大家一起吃才热闹,娘,你说我做得对不对?”

    段白黎连忙跟着站起来,朝着孟氏拱手一礼,道:“冒昧上门打扰,多有得罪,只是昨日得容容姑娘相助,想着当面感谢于她,这才携带好茶登门感谢。是景宏贪嘴,叫容容姑娘忘了分寸,婶子莫要怪罪于她。”

    孟氏这才发现多出来一个男子,嗔怪的觑了楚容一眼,摆摆手道:“这位公子客气,五丫举手之劳罢了,不要放在心上…就这点面条可是够吃?婶子再给你做点?对了,篮子里的肉丸子还有大半碗,正好派上用场。”

    明日回娘家,再做新的好了。

    楚容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好看,又是尴尬,又是愤怒,现在又多了几分心虚,看了一眼陈尸碗里的肉丸子,终于觉得坦白从宽:“娘,那丸子我已经煮完了。”

    孟氏怔了下,随即笑了出来,道:“煮了就煮了吧,娘放两颗鸡蛋就是。”

    楚容脸色终于好了,她娘果然是爱她的。

    母女二人的相处叫段白黎眸光飞快闪过什么,而后道:“婶子莫要客气,尚且够吃,不需要再劳心费神。”

    孟氏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叮嘱一句吃饱了才有力气,便进厨房了,很快端出来了一碗热腾腾的汤。

    闻着味道,似乎是…参汤?

    “喝点吧,这东西熬煮了几遍,你叔身体不太好,太补的东西吃不了,只能用土法子煮了一次又一次,药性散去八成,才敢入口,我看你脸色有些白,这是病症未愈的表现,参汤没多大功效,想来影响不大。”孟氏笑着将汤放到段白黎面前,而后看着楚容道:“过来,把面条吃完了,过一会儿糊成一坨了。”

    楚容应声而动,麻利的坐下,呼噜呼噜大快朵颐。

    段白黎再三感谢,这才将参汤给喝了。

    孟氏笑得和蔼可亲,收了碗离开了。

    “我娘啊,对外人总是特别客气。”楚容看着离开的孟氏,偷偷开口道:“哪怕心里不喜欢一个人,也会好心招待,不过我娘很喜欢你,才会叫你喝了我爹每日必不可少的汤水。”

    “婶子很好。”段白黎轻轻说道,兀自优雅享用面条,与面前毫无形象的楚容完全相反。

    楚容点头,她娘当然很好,不过,她想说的是:“香山村的人大多是这样,很多人面恶心善,或者刀子嘴豆腐心,你在此地安家落户,不需要太多的思虑。”

    清冷眉目微微一动,而后舒展开,宛若海波涌动之后被抚平了,静寂,干净。

    段白黎点头道:“多谢。”

    楚容抬眼看了他一眼,闭了口不再多说。

    两人面对面,一个优雅,一个洒脱,享用完香喷喷的面条,没多久,段白黎就被钱老带走了,说是看看逐渐修缮的房屋。

    楚容想了下,便跟着去了,好歹是自己带回来的人,没道理扔下不管。

    起屋子需要时间长,而修缮仅仅一天的功夫就好了。

    钱老挑的位置较为偏僻,院门朝南而来,正好背对着绿油油一片的香山,面前是大片空地,杂草横生,几乎遮住了大半个屋子,左右两侧远离邻舍,相隔距离百尺之远。

    “我说了这屋子太过偏僻,还看着香山,你看,香山之上凶猛野兽众多,我们可不比不得杀猛兽厉害的叶家爷俩。”楚长河看到段白黎,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屋子较偏僻,却是与叶家父子比邻而居。

    只是这比邻有些远。

    段白黎带着恰到好处的浅笑,不会过分亲近,也不会给人疏离感,道:“有院子呢,野兽再凶猛,想来越不过高大墙体。”

    楚长河微微一叹,看样子这孩子十分满意此地,他就没有再多说,歇了一口气,便接着帮忙去了。

    段白黎眸光淡淡的看着钱老,本来装作看不到的钱老竟是冷汗横流,而后吹着胡子,道:“公子,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在场的人都是一头雾水。

    不过,楚长河的身体却是从这一天开始,一点一点的自然恢复了,原因何在,没有人知道。

    第二天,段白黎便带着钱老搬进了新家。

    请了人做上几桌好菜,宴请村里众人,感谢大家鼎力相助。

    而后村长送来两份名帖,再三问道:“景宏确定于此地落户?我记得楚家人说你只是留下来养病,那么…”养好了之后不是应该离开么?

    段白黎拱手一礼,垂下眉目道:“家中巨变,无奈孤身远行,途中染了病一病不起,再耽搁不起,香山村山好人好水好,便是在此地度过下半生吧。”

    村长狐疑的心一下子落了下去,人们忌讳诅咒,没有人会诅咒自己,所以他相信了段白黎所言,劝了两句,留下‘有需要尽管开口’的话,便叹口气离开了。

    这天夜里,段白黎静坐院中,寒月柔和的光芒打在身上,越发衬得整个人脆弱不堪,好似泡沫一般,轻轻一碰就碎。

    一阵凉风而过,院子里多了十几个人,齐齐跪在地上,低下头颅,静寂不发一言。

    “你们来了。”段白黎神色如故,看不出什么。

    然而,这般虚弱的公子,却是众人眼中稀碎的琉璃灯,不敢大声呼吸,生怕动作太大,炸裂了琉璃灯。

    “京中…可还好?”段白黎道。

    终于有人憋不住了,和初见的钱老一样激动得面红耳赤,脖子粗大:“公子,那帮狼心狗肺的东西根本没将公子放在眼里,公子出事之后,他们就用一个‘得了恶疾’打发了,连个丧事都不准备,属下,属下…”差点和他们同归于尽!

    段白黎面不改色,唇角上扬的弧度都没有改变一下,道:“我想知道…他如何了?”

    那人仿佛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所有声音被扼制在喉咙之间,吐也吐不出来,瞪着铜铃大的眼睛,血丝爬满了眼球,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

    段白黎便看懂了,早有预料,真正知道了,却是心口发疼,然而,他早已习惯喜形不于色,心中被戳得满是刀口,面上也能谈笑风生。

    这样子的公子,叫所有人感觉到心疼。

    钱老有心上前劝慰两句,却被段白黎打断了:“罢了,此事放下,你们各自归家,散了…啸云骑。”

    “公子!”

    包括钱老在内,所有人齐齐看着这个说得云淡风轻的男子,曾经组建啸云骑多么艰难,众人看在眼里,却是轻飘飘一句话就将之打散。

    公子,难道你不知道,啸云骑是你最大的保障了么?京中牛鬼蛇神,啸云骑永远不会背叛你啊!

    段白黎抬头看向天上的明月,声音染了几分飘渺:“香山村安静宁和,我很喜欢。”

    我很喜欢。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叫八尺男儿淌下了热泪,这是公子第一次直述心中情绪,往日里纤弱双肩扛起了所有,各人喜好退避三舍,疼痛不言,委屈不说,这一次,公子说他喜欢。

    喜欢就好,喜欢…我们就成全了公子又何妨?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