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22章 灯火阑珊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2章 灯火阑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忍了忍,没忍住,楚长海问了出来:“景宏兄,我看你有些面熟,不知我们可曾在哪里见过?”

    段白黎轻轻摇头:“不曾。”

    楚长海点头,觉得也是,这等风华绝代的人,见过一面一定不会忘记,没道理他见过了段白黎却不记得他的模样。

    随即想到自家大侄女羞涩的模样,想着年纪到了十五岁,心下一动,笑着问道:“景宏兄家在何处?可需要往家里送信?”

    段白黎瞥了他一眼,疏离道:“多谢长海阁下记挂,已然往家中送了信,真有需要,景宏不会客气,到时还望阁下不要嫌弃景宏麻烦。”

    大概是觉得身份尊贵之人总会又这样那样的骄傲性子,楚长海丝毫不介意段白黎平平淡淡的口气,朗声一笑:“景宏客气,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谁没有难处的时候?也就是伸把手的功夫罢了,只希望我在遇上困难时,也有人愿意出手相助。”

    眸光微微闪动,段白黎不动声色道:“好人会有好报的。”

    楚长海暗暗气馁,这人怎么就不能顺势许下承诺,说他日有需要上刀山下火海外在所不辞?

    所行目的几次三番被轻轻打了回来,楚长海不得不放下心中算计,重新衡量段白黎,喝了一肚子水,楚长海带着满腹晦涩告辞离去。

    段白黎自斟自饮片刻,身体重伤未愈,一路的奔波劳碌,叫他的身躯承受不住,此时松懈了下来,疲倦阵阵袭来,不知不觉倚靠着桌面睡了过去。

    另一边,楚容掀了帘子就看到坐着缝制新衣的孟氏。

    每一次过年,孟氏都会给家人做新的衣服,以前没条件,现在有了孩子们的支撑,孟氏下针轻快,带着浓浓的感情,一针一线都极为用心,兀必给孩子相公做出最温暖最好看的衣服。

    楚容于门口就看到面带慈祥微笑的孟氏,心头万千凌乱便抛开了,踩着轻盈的步伐,笑道:“娘,你女儿快饿死了,有饭吃么?”

    因为家中孩子回来时间的缘故,孟氏做饭时间比别家晚了半个多时辰,免得回来了吃不着一口热饭。

    孟氏撩起眼皮,放下手中箩筐,拍去身上线头,面带宠爱道:“去洗手,娘给你下碗面条垫垫肚子,晚些时候你哥哥姐姐都回来了再一起吃饭。”

    楚容歪头一想,今日又是十六,家里弥漫着浓浓的香火檀香气味,这一天,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二哥楚开墨又该回来吃饭了。

    “好,娘,青菜多放一些,加点炒鸡蛋,肉肉做的丸子不能少…”楚容掰着手指头,一脸馋相。

    孟氏笑了,走近楚容摸了摸有些凉意的手:“娘知道了。”

    而后拽着她进入厨房,到了热水给她洗手,自己则擀面条下锅煮。

    楚容看着孟氏忙碌着,眉眼弯弯,唇角笑容温暖如春。

    一碗香喷喷、漂浮着白嫩嫩的丸子的面条被端上了桌子,还没有下口,楚容便听到了楚开墨的声音:“娘,娘,来帮我一下!”

    楚容眼睛亮了亮,飞快扎了两颗丸子塞入口中,而后急切的冲了出去,孟氏看得摇头,也不知道性子随了谁,时而老成持重,时而跳脱如兔。

    “二哥,你回来了…咦?这是什么?”楚容鼓着腮帮子咀嚼丸子,盯着大汗淋漓的楚开墨后背那一框子,厚厚重重的,用兽皮遮盖着,看不到里面的东西。

    楚开墨摸了一把汗水,外面冷风呼啸,他却硬是流出了一脸的汗水,笑道:“原来小妹在家啊,那就你吧,过来帮二哥拿张凳子垫在下面,框子太重,我放不下去了。”

    楚容扑哧轻笑,听话的拖了厚重的椅子,戏谑道:“那二哥是怎么背起来的?”

    楚开墨笑笑不语。

    怎么背起来的?自然是猛然用力就背了起来,在外一个人,再苦再难也会咬牙坚持,哪怕逞强,也要装作轻松的模样。

    但是回到家就忍不住软弱,有爹娘做支撑,有兄弟姐妹做扶持,为什么要故作坚强?

    掀了兽皮,里面是一块块熏制的肉,还有红彤彤的腊肠,这些东西楚容并不陌生,倒是身处不下雪的地界,并且过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这东西。

    “二哥,哪里买回来的熏肉腊肠?”心中隐隐有猜测,楚容却是装傻问道?

    楚开墨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答非所问,道:“去,把你的面分我一半,快饿死了。”

    楚容抬头:“二哥怎么知道我在吃面?味道很清晰?”

    楚开墨摇头,戳了戳她鼓鼓的腮帮子道:“这就是证据。”

    这丫头吃面喜欢加丸子,所以一看到丸子,下意识就觉得有面吃,娘做的面条,汤头格外鲜亮,大冷天喝上一碗,简直不要太舒服。

    “别闹,面都糊了,快进来吃。”孟氏探出脑袋,看着兄妹二人说道:“去把六郎也叫进来,娘也做了他的量。”

    楚开墨眉目带笑,拍了拍手,道:“我知道了,娘,我这就去。”

    楚容颠颠跑进厨房,果然看到孟氏重新擀了面条。

    兄妹三人呼噜呼噜吃完了面条,意味未尽的将碗送过去清洗。

    想到什么,楚容轻声问道:“小哥哥,鲜花饼屋还适应么?严卿那小子有没有对姐姐动手动脚?”

    楚开霖眼神一瞥,道:“小妹说话注意分寸,女孩子言行举止很重要,那是姐夫。”

    “姐夫怎么了?”严卿的声音传了来,带着浓浓的笑意,帘子被掀开,露出那张俊美的脸,身后是楚云被冷风吹红的脸。

    严卿送楚云回来,谁知道入门就听到姐夫二字,自然认为在说他了。

    “说姐姐姐夫来得真不及时,面条刚刚吃完,没饭吃哦。”楚容笑道。

    楚开霖不置可否。

    孟氏接话:“云儿回来了,啊卿也来了,那么你们大哥很快就会回来…都出去,不要挤在厨房里,都没有下脚的地方,娘要做饭了,还有,你们谁去隔壁袁家喊一下你们爹回来吃饭。”

    兄弟姐妹笑嘻嘻被赶出了厨房,楚云换了衣裳,卷了袖口便扎进厨房帮忙,楚开墨出了家门,去隔壁请陷入雕刻不可自拔的楚长河回家,剩下几个闲了下来,坐在厅堂等候吃饭。

    “我说小妹,那位一看就不普通的公子,你也敢将他带到家里来?”严卿会跟着楚云来,一是亲自护送,二是听到了口风,心里着急。

    景宏那是什么人?气度不凡,绝对是高高在上的人,那些有钱人家,手握大权者会忌讳狼狈不堪的一面被人看到。

    小东西竟然不知死活的将人带回家,这不是叫更多的人知道景宏的狼狈相么?

    万一恼羞成怒,杀人毁尸灭迹可怎么办?

    “不然怎么办?留他一个呆在山庄里?”楚容理所当然的问道。

    严卿想了一下,皱眉道:“景宏留下来的地址我让人找过去了,发现附近有人监视着,我便没有让人现身。”

    这才是他最担心的地方,那些监视的人个个步伐轻盈,行走如风,显然是大世家中训练有素的护卫,哪怕装作路边乞丐、街头小贩,他的人还是一眼认了出来,并且及时止住了登门的步伐。

    楚容并不觉得意外,她早就知道段白黎的底细。

    一个将军府的公子流落这等地界,后背的真相绝对不会简单。

    楚开霖静静的听着,这才知道家中多了一个陌生人。

    三人两人说一人听。

    没多久楚开翰带着一身冷气归来,身上清晰的带着花朵的芬芳,这气味楚容清楚,是三角梅,花开艳丽满庭芬芳。

    前后脚,楚长河也回来了,身后带着袁家几个人高马大的兄弟,一下子将屋子挤得满满当当的。

    袁大魁忍不住道:“我说长河兄弟,你们家银子也攒了不少吧,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不想着将房子推了建大一些,或者买块土地重新起屋子?真的一大家子挤在一起,不会觉得沉闷么?”

    楚长河憨憨一笑,道:“家里孩子们做主,我就是一个吃白饭的。”

    说的谦虚,眉宇间却带着骄傲。

    袁大魁斜眼,一脸‘你装,你接着装’的表情,而后朝着孟氏咧开嘴笑,道:“嫂子,上门打扰,还请见谅,不过…可以吃饭了么?”

    孟氏笑道:“再等上片刻,桌子摆好,碗筷方整齐差不多就可以了。”

    所有材料早就准备好,只待下锅炒制,只是多了几个胃口如狼似虎的大高个,还是加两个菜吧,米饭也要多煮一些。

    “袁叔叔,袁奶奶、袁爷爷身体可好?”招待几个叔叔坐下,楚容端了热水来,好叫楚长河可以泡茶款待来人。

    袁大魁朗声一笑,道:“劳小五惦记,爹娘身体安康,不过小五有空可要去看看老人家,我爹他说你送过来的玫瑰花用来泡茶最是沁香可口。”

    楚容笑得见牙不见眼,道:“嗯,我这里还有很多,明天就给爷爷奶奶送过去。”

    天已经黑了,没有任何娱乐,早早回房安置,不会有人在夜里走亲访友,那是打扰,是不懂礼数。

    袁大魁大手一伸,在楚容头上揉了两下,道:“真乖。”

    众人哈哈大笑,这讨要东西的举动当真别致。

    架上桌子,各色菜肴端上桌,一天的晚饭也就开始了,席间,袁家兄弟和楚长河玩起了猜拳,声音嘹亮爽朗,伴随着大碗碰撞发出来的声音,煞是热闹。

    二房的灯一直亮到了很晚,声音也传出去很远,灯火阑珊月儿弯弯,却是扰得周氏烦躁不已。

    “他爹,你说,我们家孩子也不少,怎么就没有二房那几个小崽子能耐?”周氏狠狠咬牙,明明吃同一锅饭长大的,怎么结果就天翻地覆呢?

    楚长江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嘟囔道:“别胡思乱想,这些年你打二房的主意还少么?哪一次不是碰了一鼻子灰回来?叫我说,我们这日子可以了,不要不知足。”

    周氏气恼,拿脚踹了他一脚,道:“老娘怎么嫁了你这么一个没出息的东西?老娘不知足都是为了谁?”

    “行行行,你说的都对,别吵,老子要睡觉!”楚长江被子蒙了脑袋,不满的吼道。

    周氏气恼得不行,再次抬脚踹了他一下,眼珠子一转,道:“我们大郎马上就要成亲了,家里还没有分家,那么二房是不是应该出力气?”

    楚长江掀开了被子,睡眼惺忪,道:“你看好哪家姑娘了?爹娘知道?”

    周氏来了兴致,道:“是我娘家的侄女,今年十五岁,模样标致,乖巧可人,我觉得叫她给我当儿媳妇不错。”

    周氏的娘家?楚长江想也没想直接拒绝,道:“你那娘家就是一窝贼人,我儿断断不能迎娶周氏女,你死心吧。”

    “我娘家怎么了?”周氏面色涨红,怒道:“我看你是不满意我,拐着弯嫌弃我了吧?”

    楚长江重重一哼:“如果我是老二,那我就不会死心眼的守着你一个黄脸婆,男人嘛,三妻四妾才是绝顶享受。”

    我就是嫌弃你,要不是口袋里没有银子,我一定讨一房貌美的小妾!

    周氏嗷了一声,扑上去对着楚长江就是一阵抓挠:“你这是被哪个小妖精迷住了?看老娘不剁了她!”

    脸上一疼,楚长江哎呦哎呦叫嚷了起来,一时间羞恼至极,猛然翻身而起,抓着周氏的头发扬手就是一巴掌:“该死的娘们,谁给你的胆子叫你打老子?”

    一巴掌抽得周氏眼冒金星,彪悍之气顿收,挂着眼泪鼻涕可怜兮兮的看着楚长江。

    那模样,若是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却对叫男人无法抗拒,但是换在周氏身上,那就是东施效颦,惨不忍睹。

    楚长江嫌弃的别开头,也停止了掌掴,丢下一句:“大郎的亲事你可以抓着孟氏一起,她娘家的侄女就不错。”

    周氏气得发抖,她娘家的死男人看不上,却说孟氏那个贱女人家的侄女不错?

    呸!

    下贱不要脸的贱女人!

    那凶神恶煞恨不得吃人的表情叫楚长江怒起,抓了枕头就砸了过去,道:“蠢货,孟氏娘家姑娘嫁入我们家,那我们和二房不久紧密相连了,他们有好事,还会藏着掖着不告诉我们么?”

    “还有楚楚,十五岁了,也可以相看人家了,我看四弟是靠不住了,说什么等他成为官身之后再嫁人,大把公子哥等待楚楚挑选,哼,别等到人老珠黄了,才变成什么官家人。”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