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20章 坐看云起时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0章 坐看云起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这样,啊尧成为了花房的一员,不过,楚开翰将之安排在了一个老人手下,打算叫他跟着学习几年,再让他独当一面。

    对此,啊尧无一怨言,他之所求,不过一餐温饱,一瓦遮顶罢了。

    忙碌了一天,楚容跟着楚开翰回了家。

    “快洗洗手吃饭吧。”孟氏迎了出来,只不过,眉宇之间似乎多了什么,纠结万分,想说又不知道该不该开口的模样。

    楚容眸光微动,兀自洗手,而后端了饭大口扫入口中,眼珠子看着孟氏,等她自己开口。

    楚开翰紧随其后,一碗热汤下去,才开口问道:“娘可是有事?”

    孟氏羞赧:“你看出来?这么明显么?”

    楚开翰笑道:“可不是明显?一眼就能看出娘欲言又止,有什么事就说,娘,我们是一家人。”

    孟氏笑了笑,眉宇舒展了开,直接开口道:“今日你大伯娘带着楚楚前来,说是看在同样姓楚的份上,拉拔她一番,叫她跟着楚云讨一碗饭吃。”

    楚开翰皱眉,道:“娘答应了?”

    楚楚这堂妹楚开翰印象不差,只是当年因为她,小妹差点被人带走了,心里多少有些膈应,因此并不愿意和楚楚有太多的接触。

    孟氏还没开口,楚长河走出来道:“是我答应的,楚楚说得对,我们都姓楚,我们是一家人,吵吵闹闹正常得很,段没有因此生分的道理,而且,二丫心思不少,断不会被楚楚欺负了去。”

    楚开翰无语,他爹还是记挂着兄弟姐妹。

    楚容咬着筷子道:“爹娘既然答应了,那就叫楚楚去吧,左右不过多了一个人罢了,但是丑话说在前头,不合适就会换人,没有商量的余地,毕竟,鲜花饼屋不是不是善堂,不可能因为楚楚姓楚而网开一面。”

    楚长河和孟氏互相看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轻松,这么多年下来,他们已经习惯了孩子做主,贸然之间答应这么一桩事,难免心有忐忑。

    楚开翰看了看楚容,选择不说话。

    此事暂定,楚容道:“爹娘告诉楚楚,后日派人来接她,请她做好准备。”

    二人欣然应允。

    待楚容给楚开翰填饱了肚子,孟氏说起了另一桩事,道:“你们爷奶不知道从哪里得到谣言,说二郎成为花房掌柜,手中有银子,今日开口就是一百两,说还没分家,手中的银子都是中公之物,说楚家每个人都应该出一把力,叫楚家越来越好。”

    随即露出讽刺的笑容,凉凉的扫了一眼楚长河,道:“说到底不过是赵氏那嫁妆的窟窿补不上,这才将主意打到我们头上。”

    楚长河讨好的笑了笑,那是他的爹娘,很多话不能说、也不好说。

    孟氏继续道:“娘已经打发了他们,不过娘觉得他们不会死心。”

    楚容不解道:“我记得方家有的是银子,那个小四婶没有拿出银子帮助自家相公的准备?”

    到底是为了楚长海,难道方佳怡不该和血吞,认了这糟心事?

    楚开翰道:“小妹还小,很多事不甚明白,小四婶还算不得入门,二老没见面张口要银子,四叔也不会张口。”

    要么方佳怡自己拿出来,要么方佳怡装作不知道,将楚老爷子二老急得团团转,到处去找人借银子四处碰壁。

    楚容微微蹙眉:“我猜测,这事没完。”

    楚开翰深以为然。

    当然不会完。

    一大早,刘氏就拍响了二房的房门,更深露重,雾气浓重,刘氏顶着一头湿润进了屋子,张口大声喊道:“都什么时辰了一个个睡得跟猪一样,还不滚起来干活?老二,我听说你打算将楚楚弄进鲜花饼屋,那你将三郎一起弄进去,还有四丫,这些个只知道赖在家里白吃白喝的人全部带走!”

    楚长河一脸苦涩,一个楚楚就罢了,楚楚貌美如花,从小学习针线,耐性不错,但是三郎楚开泰,那就是走狗斗鸡、得过且过的人,把他弄进鲜花饼屋,确定不是自找麻烦?

    还有四丫,不是他这个当人二叔的话语太难听,实在是她天天苦着一张脸,好想泡在苦水中一样,看起来晦气又阴郁,开门做生意的,他不是很懂,却也知道门面的重要。

    试想一下,一个整天愁眉苦的人在商铺里,看着人就一副‘我委屈,我痛苦,全世界都对不起我’的表情,有几个人愿意上门买东西?

    想了下,委婉道:“娘,不是儿子不同意,实在是没有这个本事,二丫能够得了这份机缘,还是托了啊卿的福气,也只是在后面跑跑腿罢了,可不是我们自己的鲜花饼屋,没法做主人家招收伙计的事。”

    所以这两个人还是算了吧。

    刘氏鼓着眼睛一脸愤怒:“怎么?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都做不到,你还是孩子的二叔么?不就是两个伙计么,随便安排一下就好了。我告诉你并不是和你商量,而是要求你,否则,二丫那贱丫头也给老娘滚回来!”

    她就不相信,涉及到楚云,自家二儿子不会低头!

    果然楚长河犹豫了。

    这时楚开霖走了出来,昨夜回来得晚,看了一会书再入睡,一大清早就被吵醒了,眉宇之间带了几分不快。

    “奶也许不知道,那鲜花饼屋不过巴掌大的地方,掌柜加厨师也不过是五人而已,再多怕是容纳不下,若奶执意将二人塞入,那么我和姐姐只能回家来了。”

    楚开霖口中淡淡,一身雪白色长袍,书卷气浓重,却也带着袅袅的檀香之气,宛若自带梵音,声声入耳,叫人忍不住低下了头。

    刘氏皱了皱眉,回家来吃白饭么?哪怕吃的不是她手中的粮食,还是忍不住心疼,不由得放轻了口气:“就不能讨个恩典?”

    “已经讨来了。”楚开霖说道。

    他说的是楚楚的事。

    刘氏无奈,有心逼迫,奈何楚开霖一脸幽深的模样看得人直打怵,想说的话也憋了回去。

    咬了咬牙,刘氏避开了楚开霖的视线,看着楚长河道:“昨日说的事你们考虑得怎么样了?还是那句话,我们是一家人,而且还没有分家,这么多年你们藏着掖着我和你爹看在眼里,只不过不愿意说破罢了,若非家里真的拿不出手,我是不会朝你开口的。”

    楚开霖眸光微动,意味深长的看向楚长海的窗户。

    定然受到了指点,否则奶奶这个习惯了直言逼迫的人不会拐弯抹角拿家里的破事说话。

    楚长河咬牙道:“娘,这些银子都是二郎一个子儿,一个子儿攒下来,说是给弟弟妹妹娶亲嫁人用的,而且只有不到五十两,全部上交之后,二郎他们要怎么办?要知道二郎已经十七了。”到了娶亲的年纪。

    “他不是给人当掌柜?怎会只有五十两?”刘氏惊呼出声,七年过去了,只有五十两,怎么听都是敷衍的意思。

    楚长河道:“娘也知道,家里孩子多,我又是不中用的,六郎也要吃药,七年了,花出去的银子不少,能存下这么多已经是奇迹…娘听谁说二郎是掌柜的?我怎么不知道?”

    刘氏下意识开口道:“狗子,是狗子说的,他说他亲眼看到花房伙计听二郎的话,还带着恭敬。”

    狗子?

    楚长河想了想,终于想起了这人是谁。

    当年楚开霖被毒蛇咬了,这缺德的东西跑出来幸灾乐祸,被他狠狠揍了一番。

    整日在村子里游手好闲,几年前更是强行沾染了一个女子而逼得人家跳河自杀了。

    皱眉道:“娘不知道狗子这人嘴贱,他说的话又几句是能够相信的?”

    刘氏沉默,想想还真是,随后想起自己的目的,不耐烦道:“五十两就五十两吧。”

    楚长河怔愣:“……”

    都说了只有五十两的银子,还是留下来给几个孩子成亲用的,他娘还要将这五十两全部讨要走?

    “快点,老娘忙着呢,没空和你多加纠缠。”刘氏催促这楚长河。

    “可是二郎成亲怎么办…”

    还没说完,就被刘氏粗暴的打断:“大郎还没有成亲,二郎成的哪门子亲?”

    楚长河死心了,大郎的确还没有成亲,可是大郎已经定亲,只待选择一个黄道吉日将新娘子抬进家门,一脸郁色的回屋给刘氏拿银子。

    刘氏带着银子趾高气昂的离开了,楚开霖幽幽看了楚长河一眼,而后转身离去,留下楚长河一脸苦色,捧着脸颊苦恼不已。

    一家人默默的没有提起五十两的事,一起用了饭,之后各奔东西,留下楚长河想开口要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苦恼模样。

    此时的碧玉山庄,几天的精心调养之下,段白黎脸上的伤痕消散了很多,已经能够出门晒晒冬日的暖阳。

    钱老捧着医书守着他,眯着眼睛琢磨着各种方子。

    段白黎眯着眼睛,斜靠竹制躺椅上,慵懒的晒着太阳。

    阵阵清香随着凉风吹入心扉,偶尔有调皮的花瓣飞来,落在头发上、肩膀上,衬得美人如画,烂漫可人。

    不远处,一车一车的红艳艳的一品红、花开正好的水仙花,以及挂了喜庆小灯笼的桔子树格外醒目。

    楚容安排好最后一批花卉的出行,松了一口气:“终于干完了!”

    伸了伸懒腰,楚容心情好,大声道:“大家忙碌了一年,各自收拾收拾回家准备年礼过大年吧,今年的红包我会让人送到家里去,大家好好休息,来年再见。”

    农历腊月二十三,碧玉山庄开始放年假。

    “谢谢小姐。”所有人笑得喜气洋洋。

    这位东家可谓出手阔绰,每年年底都有一个大大的红包,然后是一条猪腿十斤大米零散甜糖若干,而且是以人口计算,一些整家人落住此地者,往往什么东西都不用买,就能过一个好年。

    “不过记得安排好人轮流审查庄子。”楚容拍了拍手笑道。

    “小姐放心,我们一定好好守着庄子。”

    适逢过年过节,守庄子的人会得到一份专属的红包,因此,没有人有怨言,甚至热情洋溢,更加用力的守着庄子。

    楚容笑笑,将众人打发了去。

    在段白黎面前坐下,楚容端了花茶大口大口的往口中灌,觉得嗓子湿润了不再干涩,这才止了粗鲁的动作。

    “望月哥哥,这花茶不错,比我泡的好喝多了。”随意一抹嘴,楚容笑容满面。

    段白黎瞥了一眼楚容身前的茶杯,那杯子他刚刚还用来着,淡淡道:“我叫段白黎。”

    楚容点头:“我知道你叫段白黎,不过我觉得望月哥哥挺好听的。”

    “我叫段白黎。”

    真是固执。

    楚容无奈,每次叫望月哥哥,这人总要强调一下他的名字。

    耸了耸肩膀,楚容道:“那么啊黎,很快就过年了,你家人什么时候派人来接你?”

    啊黎?

    段白黎敛下眉目,纤长睫毛在阳光下留下一片轻颤的剪影,不动声色道:“怕是要叨唠…容容了。”

    楚容皱眉,这是什么意思?打算赖着不走了?

    道:“出了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么?”

    段白黎抬头,凝视楚容,眉目清冷,宛若寒冬冷月洒下光辉,笼罩大地,又像那雪山之上纯净冰冷的雪莲花,崩裂光芒,异常冷寂。

    淡淡道:“容容费心了,容我于此地过年可好?”

    不知道她说的帮忙只是客套么?

    楚容一口气憋着,这人就是个大麻烦,她恨不得立刻将他送走,然而,三番两次差点活不过来了,叫她跟着心惊胆战的,这才一拖再拖。

    而现在,明明已经转好,难道不应该识趣的卷了铺盖、马不停蹄的滚蛋么?

    轻咳一声,楚容道:“你也知道,碧玉山庄过年是放年假的,庄子里伺候的人一个都没有,你的伤势还没好,没个人跟着也不方便…”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看着段白黎那张苍白无血色的脸,仿佛风一吹就能吹散,虚弱得不堪一击,话头一转,变成了:“要不你跟我回家?”

    这话落下,楚容恨不得时间倒带重来,竟忘了男女有别,她带一个男人回家算怎么一回事?而且,段白黎可是背负着难以预知的危险。

    但愿这贵公子吃不了苦头,摇头拒绝。

    然而…

    “盛情难却,有劳容容。”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