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19章 金字良言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9章 金字良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严卿沉默了,思索良久,终究点了头:“可以,这事交给我来办,店铺位置、店内伙计等我都会安排妥当,只要小百合找个时间过来就成。”

    面上带着为难,心里却是兴奋得不行,可以和小百合朝夕相处了,这叫他怎么能不兴奋?

    楚容点头,道:“我会告诉我姐。”

    楚云是地道的农家女,厨艺、女红、日常家务学得伶俐熟练,因此,楚容根本不担心楚云不会同意。

    她也有一份小心思,便是楚云拥有自己的工作,那么见世面多了之后,视野会扩宽许多,将来同严卿产生矛盾纠纷,内心承受力会强大很多,免得像寻常女子一样只会哭哭啼啼。

    靠人不如靠己,这点楚容很早就知道。

    “什么?鲜花饼屋?小妹,我真的可以么?”

    楚容回到家将这事告诉了楚云,便看到她有些慌乱的模样,似乎激动,又似乎忐忑,更有几分跃跃欲试,想来,楚云也是欢喜的。

    楚容点头,道:“因为是鲜花饼,姐你可能要白日很早起床,在店铺里呆到天黑,然后才能回家,不过,我已经做好了计划,每日售出五十份,不管卖出去还是卖不出去,都要结束营业。”

    鲜花饼屋的目的并非赚钱,而是磨砺楚云,十五岁了,在这个时代可以出门子嫁人了,一路看下来,严卿是个不错的成亲对象,自家姐姐十之**就贴上这个男人的姓氏了。

    所以在披上喜服之前,楚容得考虑考虑姐姐的嫁妆。

    楚云不赞同道:“哪有人家一天只卖五十份的?自然要从早到晚。”

    楚容道:“姐听我的便是。”

    楚云面露无奈,暗暗摇头,道:“小妹,那姐听你的。”

    楚容笑了,狡黠之色一闪而过。

    这事很快在家里人之间传开,孟氏自己行间带着反对,毕竟女子安静为好,一个小闺女已经远离贞静贤淑了,现在又要拐带大女儿了么?

    瞪着楚容,孟氏道:“五丫,你姐已经十五岁了,应该在家绣嫁妆备嫁了,抛头露面不太好,我看还是算了吧,这些年你和你大哥往家里送的银子也不少,二丫就不用出门了吧?”

    楚容直言不讳道:“娘,刘氏因为姐快嫁人了,才要做点什么,娘也知道严卿这个人的背景深沉,我姐一个农家女,若是没点本事,根本压不住他。”

    孟氏拧眉,大概知道了楚容的意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除了绣活之外,学一点处事待人之道也是不错的,毕竟,南城严氏是个大家,云儿嫁于严卿,将来要面对是整个严氏。

    想到这里,对严卿不由得带了几分犹豫,却是松口了楚云做鲜花饼的事。

    楚长河直接开口道:“五丫做得不错,只要你姐不反对,那么爹也会支持你们,大忙帮不上,小忙可以开口,模子、木架子等,这些爹会做。”

    楚容扬眉轻笑,就喜欢爹这么直接痛快。

    “我去给姐姐当账房先生吧。”楚开霖突然开口道。

    众人看向他,清瘦的身躯,发白的脸色,一副跳离人间不在五行之中的不食人间烟火模样。

    似乎知道家人会反对,楚开霖下一句道:“我也长大了。”

    几人咽下去口中的话,十二三岁了,有些人家已经成亲了,鼎立一个门户,家里有大哥二哥,他作为最小的男丁,倒是轻松地很,但,他的确是长大了。

    最终,没人反对楚开霖当账房先生,甚至觉得姐弟在一起互相扶持也是不错的。

    严卿动作很快,不过三天的功夫,铺子、人手便全部准备到位,并且驾着马车,亲自上门迎接楚云。

    在看到楚开霖时,俊俏的脸上僵硬了半天,忍不住低声问楚云:“我们家小弟当账房先生?会不会大材小用了?”

    楚云轻笑:“不会,小弟觉得合适的便不会大材小用。”

    严卿摸了摸楚云的脑袋,面带微笑,心里却苦涩得不行,好不容易可以和小百合亲亲我我的无人打扰,没想到插进来一个打不得、骂不得的瓷娃娃。

    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严卿还是很好的掩饰在心里,带着姐弟二人,拍着胸脯向楚长河二人连连保证,而后扬长而去。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有人会发现。

    周氏观察了半天,才弄清楚二房又有人要冒尖了,连忙拽着楚楚冲了过去,却追不上狂奔的骏马,只能吃了一嘴灰尘在后面叫骂着。

    “娘,你要干什么?”楚楚面色微红,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羞躁的。

    周氏扭头怒瞪她,却看到那张比花儿还要好看的脸时缓了脸色,道:“楚楚,你和楚二丫同年,她都出息了,有完美的未婚夫,现在还要出门去做事,像楚五丫那小贱人一样往家里扫钱,我家楚楚并不差,只是少了一个机会,你放心,这个机会娘会给你弄来,让你和楚二丫一样做事去,你一定会比楚五丫、楚二丫更加出色的!”

    说到底,就是希望楚楚跟着楚云出门赚钱去。

    楚楚拧眉,心有不愿,却想到什么,面色突然红了起来,煞是好看,咬着牙点了点头:“娘,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辜负娘的期望的。”

    周氏眉开眼笑,好生夸赞了楚楚一番,而后眼珠子咕噜一转,果断朝着楚家二房走去。

    临近过年,二房几个孩子都忙碌着,根本看不到影子,原本着家的楚二丫和楚六郎也离开了家门,家里就剩下两个老的,还怕搞不定么?

    楚楚咬着下唇,犹豫了下跟上去,她觉得她娘出面会搞砸,还是自己开口好了,看在侄女的份上,相信二叔不会反对的。

    二人先后走进楚家二房,没注意到不远处透过窗户看他们的楚香,这孩子从小被忽视、被打骂,长时间的压迫之下,面上笼罩一层阴郁之气。

    通俗来说,就是苦着脸,一副被全天下抛弃了的样子,看着晦气无比。

    “这个女人真是偏心,好像只有楚楚才是她的女儿,我只是路边捡来的。”楚香喃喃自语,面上阴郁更甚,手指绞着几片树叶,嫩绿的汁液染了指尖。

    “既然如此,我若是不做点什么,岂不是浪费了娘的一番心思?”

    楚香嘴角上扬,带着古怪的意味。

    刘氏和楚老爷子还在纠结着赵氏的事,赵秀才带着赵氏,同时带走了一纸和离书,连带着,把进门时风光无限的嫁妆也讨要了回去。

    只是,赵氏隐隐出现疯狂的时候,那些嫁妆几乎被刘氏拿光了,这会到处找人借银子,以填补了这个大窟窿。

    简直焦头烂额。

    就在这时候,村子里一只会偷奸耍滑、偷鸡摸狗的人道:“嘿,楚老头儿,你不会不知道你那二孙子是城里花房的掌柜吧?就这点银子,人家指头缝隙里掉出来的都比谢谢多,楚老头儿直接开口要就行了,也免得拉下脸面请求还到处碰壁啊。”

    一句惊醒梦中人。

    楚老爷子一直知道楚开翰在城里干活,只是什么时候升成掌柜了?

    真是不像话,竟然藏着掖着!

    相比楚老爷子的暗暗羞恼,面上说着不愿意分孙子的心之类的话,刘氏可谓是点了火的炮仗,果断而直接的朝着家里冲了回去。

    “一定是孟氏那个贱女人出的损招,目的就是看我们吃瘪,看我们无头苍蝇一样到处碰壁,然后再装模作样的拿出银子来施舍!这个贱女人欠收拾!”刘氏怒火冲天,一副要掀了屋顶的架势。

    楚老爷子暗道糟糕,连忙告罪,最后追着刘氏而去。

    “哼!窝里斗!看你们闹得你死我活,我就高兴了,总有一天,老子一定会打回来的!楚家五丫头!”男人露出阴险而得逞的笑容,看着二老离去的方向,狠狠啐了一口,踩碎了地上一颗暗青色的草。

    风雨欲来,楚容毫不知情,此时,她和大哥楚开翰围着一棵人高的金桔树审视着。

    “大哥,不用想那么多,我觉得往上面挂几个红包就行了,太重了我怕树杈子撑不住。”楚容指着上面大红色的鞭炮,这些都是假的,用红纸做成的,只有点缀的功效,只是缠绕了一圈之后,看来是喜气洋洋,却也沉重得很。

    楚开翰摇头:“这是客人指定要的,我们不能擅自拿掉…不过小妹说得对,挂得太多反而累赘,除了客人指定的,剩下的我们都挂上一种就好了。”

    楚容眉开眼笑,脸颊还有些苍白,精神却是绝佳。

    “东家,又有桔子树被偷摘了,那孩子已经抓住了,要不要将他扭送官府?”一小伙计义愤填膺,恨不得将人立刻打死。

    这里每一盆桔子树都是价格昂贵的,黄橙橙的桔子,绿油油的叶子,挂上红色的点缀物,一看就是为即将到来的新年准备的,这小偷倒好,凶残的撸去大片桔子,秃了一大片,丑陋不堪,叫这种以观赏为主的桔子树怎么卖出去?

    真该活活打死!

    楚开翰皱眉,桔子被偷并不是第一次,却是第一次抓到人,扭头道:“小妹你在这呆着还是跟我去?”

    楚容带着兴趣道:“自然跟大哥去。”有热闹看,怎么能不凑过去?

    楚开翰点头,带着楚容走了出去。

    地上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被按在地上,头发乱糟糟比鸡窝好不到哪里去,却是拼命挣扎着,一双眼睛狼崽子一样凶狠的瞪着人,唇口处清楚的看到残留的桔子渣渣。

    一看到楚开翰,脏兮兮的脸上带着得意,好似在说‘我就是摘了你的桔子,还吃进了肚子里,你能把我怎么样’?

    楚开翰捂脸,头疼不已。

    楚容好奇道:“大哥,看样子你认识这小孩?”

    “怎么会不认识?”楚开翰无奈道:“不久之前看到他饿惨了几乎活不成,一时想不开给了他一碗饭,第二天这小子就不要脸的上门来说什么报恩,愿意上门干活,不要银子,只要给他饭吃,给他地方住便可。你也知道,花房的伙计每一个都是从碧玉山庄出来的,一手技艺经过培养的,我自然不会同意留下这么一个外行,便命人将他送走,然后这小子便经常上门搞破坏,门前那被摧残的一品红便是这小子的杰作。”

    楚容咧嘴笑,很少看到大哥这般头疼不知如何下手的模样,忍不住幸灾乐祸道:“一饭之恩么?大哥给自己招惹了个大麻烦啊。”

    楚开翰哭笑不得,轻轻打了她一下:“可不就是大麻烦,你看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不过小妹有什么好主意?”

    “什么这小子?我有名字,你可以叫我啊尧!”啊尧一脸桀骜不驯,仿佛叫他的名字是无上荣耀一般。

    楚开翰冷眼一扫,从善如流道:“你破坏的花卉足够你卖身一辈子了,啊尧准备怎么办?”

    “那就卖身啊,卖身契准备妥当了,我这就按手印。”啊尧眼中带了几分兴奋,急忙开口,生怕楚开翰不给他卖身契。

    楚容眸光一闪,不由得眯起了眼睛,朝着啊尧动用了能力,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一下子变成了灰白色。

    收回视线,‘预见’的一切叫她大呼麻烦,楚容揉着眉心,头疼不已。

    楚开翰忙道:“怎么了?不舒服么?”

    小妹经常突然之间就变了脸色,苍白得叫人心疼,然而,无数个大夫看过之后都说没毛病,但是脸色变得这么难看,说没毛病,大夫自己都不相信。

    于是,带着怀疑自己医术的态度,这些大夫更加拼命的研究医术,倒是意外之喜了。

    楚容摇头:“没事,大哥,我看你还是将他留下来吧,这人…贵不可言。”

    更多的,楚容却不愿意说了,知道得越多,那就越麻烦。

    楚开翰默然,小妹的‘金字良言’很少说出口,但说出口的一定是真的。

    鲜红的指印落在卖身契上,啊尧依旧好奇的偷看楚容,想不明白,这小丫头一句话便叫顽固不化的救命恩人点头收下了他,为什么?

    “东家,客人派家丁前来收货了。”门外传来声音,楚开翰便带了楚容匆匆离开,留下脏兮兮、不时拧眉的啊尧纠结不已。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