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17章 像小时候一样按倒揍他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7章 像小时候一样按倒揍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只染了泥沙的鞋子朝着楚长海飞了过去,读书人讲沉稳冷静,将遇事不乱,因此,反应慢了三分,叫那鞋子精准的打在头上。

    发髻被打乱,楚长海凌乱了,捂着脑袋红了脸,楚老爷子叮嘱的负荆请罪什么的完全忘在脑后,看着气势汹汹杀过来的人,脸上带着讽刺与冷漠:“赵秀才还有脸面过来兴师问罪?你倒是看看你养了一个好女儿!”

    赵氏疯了,人们只会说赵秀才家不会养孩子,养出这么一个祸害门楣的丧门星,却不会说楚长海逼疯了赵氏。

    这就是等级森严的古代,这就是男尊女卑的落差,男子怎么会错?错的都是女人!

    赵秀才斯斯文文的一个人,骂人都会自己先面红耳赤,此时被女婿点着鼻子骂他不会教导女儿,不带尊卑直呼‘赵秀才’,心中悲凉更甚,这就是他千挑万选的女婿啊!

    “你可知道我乃你之授业恩师?如此大呼小叫,如此不知尊卑礼数,我看你楚秀才这些年长进了,却只长进在年纪上!”赵秀才深吸了一口气,赵氏疯了一事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只知道自家女儿不满楚长海纳妾而闹得沸沸扬扬,这事是他的错。

    手中就这么一颗明珠,也想着自己能够护着她,养得娇气,养得受不了委屈,更没有教她女子德贤居于后院,男子三妻四妾是为正常。

    楚长海宛若刚刚清醒,沉着脸静默了片刻,而后一掀袍摆,就地跪下,手中一根楚老爷子递过来的竹条子高高捧着:“恩师在上,长海并非有心之过,而是近日被赵氏扰得不堪其忧,家中不甚安宁,难免心有怨言,请恩师责罚长海,长海…对不起恩师。”

    楚老爷子心疼自家老儿子,却知道天地君亲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断断不能叫儿子背负了不敬恩师之骂名。

    忙道:“亲家,实在是心中烦躁得很,我们已经尽力对待赵氏了,但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作对,将家宅搅得天翻地覆,昨夜更是…差点杀了人啊。”

    方佳怡眸光闪动,此时不出面,叫楚长海记住她的贤惠更待何时?

    一左一右拉着两个孩子朝着赵秀才跪了下去,声泪俱下:“赵老爷,一切都是佳怡的错,若是没有佳怡,海哥就不会同姐姐有摩擦,姐姐就不会…是佳怡该死,佳怡这就远远的离开海哥,还请赵老爷看在孩子们还小的分子上,不要叫海哥难以做人。”

    难以做人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赵秀才身躯颤抖,面色涨红,脖子哽住,瞪着方佳怡更不的掐死她,方家的闺女…

    猛然之间,赵秀才慌张问道:“‘姐姐就不会’什么?我儿可是出事了?”

    楚容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可怜天下父母心,赵氏是赵家唯一的孩子,这会发了狂,最伤心的不是楚长海这个曾经讨她欢喜的男子,而是生她养她的父母。

    直觉要遭,楚容忙拉了脸色苍白、却双目炯炯有神的楚鸢,道:“丫头你去请六爷爷过来。”

    古人寿命普遍不长,过了四十岁就差不多开始养老了,赵秀才可是快五十岁了,地地道道的老年人,最是受不得刺激,就怕他知道了赵氏的事刺激过度,热血冲脑,那可就糟糕了。

    楚鸢已经很久没听到楚容这么和气的跟她说话了,似乎从她娘陷害花儿被五丫姐姐和四郎哥哥推没了开始。

    想到那时候会给她好东西吃的五丫姐姐,楚鸢激动的问道:“五、五丫姐姐?”

    楚容看了过去,面带疑惑:“怎么了?六爷爷家在哪里你不知道么?”

    不应该啊,香山村的孩子就是野大的,从会走路开始就满村子狂奔,脚丫子跑遍每一个角落,没去过的地方根本不存在。

    楚鸢忙摇头,紧接着拔腿就跑,口中大声道:“我,我这就去叫六爷爷来。”

    楚开翰摸了摸楚容的脑袋,道:“小妹想得周到。”

    赵秀才真在他们家里出事了,可就不好收拾了。

    楚开霖与与庄南启并肩而来,一高一矮两个人,气质一样的书卷之气,翩然大方,优雅端方,意外的和谐。

    两人本在房间里研读书籍,却被外面的动静给吸引了出来。

    楚开霖直接走到楚容身侧,抬手点了点她的额头,道:“女孩子房里呆着去,一些污秽不堪之事不要掺和。”

    楚容呵呵一笑:“小哥哥,我已经看了一部分,你这会儿叫我不接着看下去,你是打算憋死我么?”

    楚开霖抿嘴一乐:“倒是敢说。”

    “有什么不敢说的?你可是我亲哥哥啊。”楚容嘻嘻笑,小哥哥读书人,带着书生的迂腐,若是不出声讨好,还真的会将她扭送回房。

    摇了摇头,楚开霖隐隐无奈:“同为女子,小妹可是看到姐姐出来了?看来太过放纵了。”

    楚容汗毛一竖,弱弱道:“小哥哥你直接说吧,你打算怎么对我,不要拐弯抹角绵里藏针的,我听不懂。”

    “是么?听不懂?我解释于你听便是,你已经十岁了,女工不会,厨艺一知半解,你说你该不该好好学习?”楚开霖微微弯腰,盯着楚容那双黑漆漆的眼珠子看,冷静平和得仿佛再说‘今天天气真好’。

    楚容脊背一寒,总觉得小哥哥不是开玩笑,忙抓了楚开翰的胳膊,道:“大哥,有人欺负你妹妹,快点像小时候一样按倒了揍他!”

    楚开翰摸了摸鼻子,觑了楚开霖一眼,有点不敢动手。

    谁能想到,当年恨不得爬到天上去为祸苍生的小东西,竟然长成了这副与世无争的模样,一派从容淡定,眼神清扫,就能够叫人屏住呼吸不敢妄动。

    明明他是大哥,明明他该理直气壮的。

    然而,真的不敢!

    “咳,别闹,小妹,你小哥哥身体不好。”楚开翰轻咳一声,拿出最常说的借口。

    楚容:“……”害怕就直说,我不会笑话你。

    楚开霖但笑不语,只是看着楚容的眼神有点意味深长,似乎真的打算叫她学习女工厨艺。

    这边兄妹三人闹着,那边庄南启已经插入了赵秀才与楚家父子两人之中,道:“赵秀才,且放宽了心,莫要动怒。”

    已经脸红脖子粗,喘息得十分急促,可以想象之后会发生的事,赵秀才恍然回神,给庄南启一个感激的眼神,而后深呼吸调整了一下,道:“我再问一次,我闺女怎么了?”

    “爹,爹爹,爹爹来接我回家了么?”

    众人带着各异的心情回首,只见赵氏一头青丝凌乱如杂草,眼瞳懵懂如幼童,手上松松垮垮一根绳索,上面的勒痕触目惊心。

    这是疯了还是傻了?

    赵秀才却是面色大变,慌慌张张踉跄围了上去,碍于男女有别而手脚放不开:“乖,告诉爹,你…妮儿可有哪里疼?”

    “疼?”赵氏歪了歪头,似乎在认真想着什么,而后重重点头,撅着嘴委屈巴巴道:“可疼可疼了,爹爹,一个丑丑的女人打我骂我怎么不去死,说我净会给别人惹是生非…”

    赵秀才哽咽了,自己捧在手心里舍不得骂一句的宝贝闺女,现在却变成了这副模样,一句话都说得不清不楚。

    忙拿掉赵氏手上的绳索,擦过上面干透的血迹,心口生疼生疼,纤瘦身躯颤抖着。

    双腿猛然一重,赵秀才低头,却是自家两个瘦巴巴如猴子一样的外孙子:“外…外公…”

    那猫儿一样小的声音,差点剜下赵秀才的心,忙眨去了热泪,一手一个将人抱了起来,这才发现两个孩子轻得惊人,一点也不像六七岁的孩子。

    “孩子,外公带你们回家,我们回家…”

    赵秀才歇了所有的准备好的说辞,女儿和外孙子这么凄惨,正好借此机会全部带回去了,口中喃喃自语,赵秀才走向了楚长海。

    冷漠道:“既然你如今娇儿美妾在身侧,那么我家闺女就没必要留下来碍眼了,去吧,把和离书写了吧,我闺女为你们腾位置,我外孙子也为你们腾位置,你们出家不缺少人丁,我赵氏却是需要。”

    楚长海张口就要拒绝,开玩笑,叫这女人带着孩子回去,别人该怎么说他?

    楚老爷子却先他一步开口:“亲家,有话好好说,不必难道这种地步,孩子还小,不能没有爹啊…”

    “没有爹,好过没有命,便是如此吧,还是你们打算将事情闹大?叫衙门老爷做主?可是想清楚了,一个违逆师恩之名就能叫楚长海翻不起身。”赵秀才直言拒绝。

    “别,千万别…有话好好说…”楚老爷子是地地道道的农家子,衙门那就是天底下最可怕的地方,一听到衙门,心口一颤,连忙道:“并非老四不讲情面,亲家你看,我儿不过是纳个妾室,赵氏就要死要活的,还把自己给逼疯了,昨夜更是动手伤人,方氏都被砍出了血,偏一点就没命了…”

    赵秀才这才注意到方家的闺女面色苍白,一只手绑了厚厚的白布,此时已经被血水打湿。

    “爹爹,我要回家…”赵氏突然开口道,好似清醒了一般,口气恢复往昔。

    楚长海面色一动,道:“娘子可是大好了?”

    谁知,赵氏看了看他,而后瞳孔一缩,脸上凶相毕露,竟是猛然出手,一把掐住了楚长海:“你该死!你该死!楚长海你对得起我么?为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女人,你将我们过去的情分扔得一干二净!”

    楚长海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一躲,脸颊被抓了一下,鲜血瞬间流了出来,紧接着便是被扼住了喉咙,眼泪都被挤出来了。

    楚老爷子大骇,忙道:“快来人,你们都是死人么?没看到老四被这疯女人掐住了么?快来救他!”

    一语惊醒在场震惊的人,所有人一哄而上,朝着赵氏抓去。

    楚开琉、楚开璃以及方佳怡带回来的两个孩子扯着嗓子哭嚎了起来。

    赵氏疯狂大吼,楚老爷子等人大声劝说,孩子尖锐哭声,将平静的农家打破,过分的热闹,很多闻声而来的村民们攀附在墙头围观,更有直接推门而入蹲在墙角看戏的。

    孩子的好处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大人不去相帮那是不应该,小孩子却可以袖手旁观,上去帮忙还会被说是捣乱。

    没多久,村长和几个长辈被请了来,打发了看热闹的人,而后沉声道:“长海你随我进来!”

    同时散了楚老爷子和赵秀才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楚容啧啧两声,被楚开霖瞪了一眼,忙收起了幸灾乐祸的表情,一脸‘我刚才什么都没做’的乖巧表情,达到:“大哥,小哥哥,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啊,庄子里还有一堆事呢。”

    楚开霖不置可否,淡淡看了她一眼,而后转身回了房。

    楚容一脸懵逼:“小哥哥这意味深长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楚开翰摇头:“我不知道。”

    才十来岁的孩子,却是一派老成,简直叫人难以置信。

    楚容并没有走成了,因为三婶家那宝贝花儿跌跌撞撞的跑了来,抱着她的腿,非要她带她玩。

    楚容木着脸,踢了踢腿:“边儿去,找你娘去。”

    当年因为花儿被陷害始终留了个疙瘩,陈氏看他们的表情没有半点愧疚,反而觉得因为他们,花儿才会早产,才会这么虚弱。

    因此,总是用一副‘你对不起我,你对不起花儿,你对不起全世界’的表情幽幽的看着人,简直不可理喻。

    “姐姐…”软绵绵的声音,好似小奶猫。

    楚容捂着心口:“……”突然有种铺天盖地的心疼是怎么回事?

    “姐姐抱抱…”小奶猫昂着湿漉漉的大眼睛。

    楚容扭头,忍着嘭嘭直跳的心脏,道:“三婶还站着干什么?万一我手脚没有轻重伤害了花儿妹妹可怎么办?”

    仿佛预见了花儿被欺负的一幕,原本面带慈爱看着花儿的陈氏立刻炸了毛,防贼一样看着楚容,并且迅速将花儿抱了过去,道:“花儿乖乖,不要跟不好的人玩耍,会被卖了知道么?”

    楚容呵呵冷笑。

    又过了一会儿,村长和几个长辈出来了,身后跟着蔫巴巴的楚老爷子,一脸恭敬又痛苦的将人送走,关了门,大声嚷道:“还不快滚,我楚家可不留姓赵的外人!”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