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16章 君子动口不动手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6章 君子动口不动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开翰道:“在屋里睡觉,被灌了酒,睡得人事不省。”

    只是睡觉?楚长海竟然没做点什么?

    楚容点头,心里头百转千回。

    赵氏彻底疯魔了,又喊又叫的,在这极为凄冷的季节里格外瘆人,楚老爷子当机立断道:“来,周氏,你拿了绳子给她绑住,今晚辛苦一下看住她,明日让老四回赵氏娘家一趟,这等疯狂妇人我楚家断断然不会留下来的。”

    周氏面色也是惨白惨白的,再怎么泼辣,周氏也是一个女人,没经历什么风浪,赵氏疯狂的一幕深深打在心上,叫人心肝肉跳的,差点没给吓死了。

    这会楚老爷子的吩咐,周氏意外的听懂了意思:你要是不听话,可以,赵氏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逼疯一个人有多难?

    那就是不断的刺激,不断的刺激,然后一个引子,就能点燃了所有的疯狂。

    想到赵氏从贤良淑德、人人羡慕的秀才女人,变成人人嫉妒的秀才娘子,再到现在面临着被休弃凄惨的结局,周氏脸色更加白了三分。

    兔死狐悲,大概就是周氏此时的心情。

    不敢反对,抓了扔过来的绳子,周氏毫不犹豫的将赵氏按在地上,反剪双手绑了起来。

    楚老爷子满意了,看来疯了一个赵氏,敲打了喜欢偷奸耍滑的周氏,扭头道:“陈氏你也去,帮着你大嫂一起受着赵氏,花儿今晚就让…老二家的你带一下。”

    “可是公爹,花儿魂轻,经常半夜哭着醒来,我担心看不到我,花儿会…”陈氏犹豫了下出声反对。

    刘氏翻着白眼讥诮道:“不就是一个死丫头片子,你还真当成了宝贝了?”

    陈氏咬牙低下了头。

    丫头片子也是她辛辛苦苦生下来的,没有人知道,陈氏生下楚花的时候,曾经做了一个梦,一个百花齐放百鸟朝凤的美梦。

    陈氏觉得这个梦定然存在着某种暗示,所以从出生开始就疼爱楚花,哪怕楚花早产身子弱得不行,陈氏也从来没有嫌弃她,陈氏坚信,花儿长大之后定然是一个不平凡的人,至少,至少会比二房的孩子要出色!

    心思百转千回,最终咬牙答应了,犹犹豫豫的将花儿送到孟氏面前,却被楚云抱了过去,陈氏皱眉,伸手就想要抢回来,却听楚云道:“三婶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妹妹,今晚我娘要照顾我爹,怕吵着花儿妹妹了,还是交给我带吧。”

    陈氏手指僵住,幽幽的看向楚老爷子,道:“爹,你看,二嫂没空,我能不能…”自己照顾花儿?

    楚老爷子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隐隐带着不耐烦道:“就这么定了,花儿就交给二丫带好了。”

    陈氏还想说什么,最后在楚老爷子转身的时候全部咽了回去。

    ……

    “公子,我知道你能够听见,公子请听我说,此时我会下针,会困顿不堪,若是撑不住,十之**会…但若是不兵行险招,公子一样会…所以公子兀必撑住…得罪了公子…”

    混沌之中,段白黎听到熟悉的声音,这人他记得,这些年陆陆续续给他送了不少小东西,什么月饼、鲜花饼子、还有气味怡人青竹香等等的小东西琳琅满目。

    但无一例外,全都是出自一个叫做楚容的小丫头手中。

    对了!

    段白黎隐隐出现清醒之意,这个楚容就是当年和幼弟一起被绑的孩子,还叫他亲自出手救了她,而多年以后,楚容反过来救了他…

    断断续续的记忆完全接上,段白黎一鼓作气,刷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朦胧的橘黄色光芒打在脸上,柔和得很,却刺激得段白黎眯起了眼睛,眼角不由自主带了湿润。

    四周静寂一片,冰冷的天地之间似乎只有他一个人一般。

    “钱老…”段白黎张口,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却带着沙哑干涩。

    歪着头,撑着侧脸打瞌睡的钱老瞬间跳了起来,夸张的朝着床上的段白黎跑去,几乎是本能反应,而他的双眼还是闭上的,睡意朦胧。

    段白黎再道:“钱老,为我倒一杯水。”

    这一次,钱老听见了,眨了眨眼睛,将朦胧睡意眨了去,一张老脸被激动取代,颤抖着声音道:“公子,公子您醒来了?公子稍等片刻,我、我这就叫人烧热水去!”

    说罢就要跑去,很难想象一个老人家手脚伶俐拔足狂奔的模样。

    段白黎不急不缓道:“不必,凉水就好。”

    钱老顿了下,放慢了步伐,走到门口大声喊了一声烧热水,而后竖起耳朵听着,直到听见了动静,这才满意的关上门。

    冷水递到段白黎唇边,钱老道:“公子身子虚弱得很,莫要饮用冷水,微微湿润了唇口便可,待热水来了再饮不迟。”

    段白黎并没有逞强,咽了一口缓解几乎被锁住的喉咙便松了手,任由钱老将杯子收了回去,闭了闭眼,问道:“京中如何?现在…何年何月?”

    钱老立刻皱了眉,一副不愿意提及的模样。

    段白黎轻笑,哪怕一脸伤痕未愈,看不到绝世容颜,还是能感觉到无双的风华,这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优雅高贵:“我知道分寸,钱老。”

    钱老咬了咬牙,道:“将军府平静无波,朝堂一片大乱。”

    段白黎并不觉得意外,清楚这番局面才是当然,笑道:“我知道了,你且让人送信回去,告知我平安无事之事,叫他们稍安勿躁…文华,不要动他。”

    钱老面露怒色:“公子,那小子不知好歹,害得公子这般田地,还要我等不要动他?我做不到,我已经叫人给他饭菜下了毒,一日三次,毒死了干干净净,毒不死就耗着,看谁赢过谁!”

    段白黎闭起了眼睛,微微一叹:“撤回来。”

    “公子!?”钱老瞪眼,胡子一翘一翘,自是不甘心,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们这群人知道公子下落不明的心情,公子啊,天底下最绝顶出色的公子,默默守护一方天地的公子啊,怎么能受到这种对待?

    所有欺负了公子的人,都该死,死得透透的,然后抽皮扒筋,暴晒三日,再扔到乱葬岗喂野狗!

    怒极,钱老全身发抖,面色红得吓人,死死憋住了喷发的怒火,正想劝说公子,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就该动动手指杀了他!

    却发现公子已经沉沉入睡。

    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无声无息,眨眼间湿透了一张老脸。

    就这么一个当成亲人的人,却是毫不犹豫将公子打入死地,公子的心已经支离破碎了吧?

    段白黎再次醒来时,阳光明媚,钱老依旧撑着侧脸打瞌睡,显然长时间睡得不安稳,以至于面色有些虚弱的苍白色。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个粉蓝色身影出现,背着一身明媚的阳光,就这么闯入段白黎视野之中。

    小姑娘看了一下打瞌睡的钱老,捡起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的锦被搭了上去,而后凑到段白黎身边,宛若看一只稀世异兽一般,带着试探道:“听说你醒过来了?”

    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带着好奇,小小的眉头微微拧着,大大的眼睛黑葡萄一样有神美丽,倒映着他的身影,美么?很美,因为纯净的人不多,双眼黑白分明者只有孩子,所以很美。

    美中不足的是脸色发白。

    “我…”

    “你别说话,本来就长得丑,用你那沙子刮过锅底的声音说话更可怕…看你眼珠子动了,我就知道你真的醒来了,我已经叫玉儿给你做了清淡可口的小粥,你能吃多少吃多少,可别辜负了我一番救命之恩啊!”

    楚容打断了段白黎的话,并非真的嫌弃他声音难听,此时貌丑,而是她赶时间,交代好一切就要赶紧离开了,家里一堆事,没有亲自看着,总觉得心口慌慌。

    段白黎不语,平静的看着楚容。

    楚容也不指望能从温吞的望月哥哥脸上看到什么情绪,不说他性子本来就是不外露的人,就是他此时抹了各种药粉的脸也看不出来。

    顿了顿继续道:“这座山庄偏僻,平日里不会有人来,庄子里的人不多,但也不少,其中不乏嘴大好事者,望月哥哥却是有心隐瞒身份,还是少出去露面为好。”

    大概知道望月哥哥身份不简单,一番凄惨遭遇猜测是生死大仇,楚容直言不讳的告诉他,秘密可以隐藏,只要他自己小心一点不要透露出去就行了。

    段白黎听懂了,避开此事不说,只道:“我叫段白黎。”

    不要叫望月哥哥。

    楚容不置可否,段白黎,记得当年似乎说过名字,只是觉得望月哥哥四个字比较好记,望月的哥哥,一下子记住了两个人,嗯,就是这样!

    “我还有事先离开了,门外玉儿候着呢,有事、恰好钱老不方便的,你可以叫她,我已经和她说过了。”楚容劈了啪啦说了一通,而后毫不犹豫转身离开了。

    门被轻轻关上,段白黎唇角勾起一抹浅笑,小丫头从来不简单,小时候三岁脱口佳句连篇,现在主事井然有条,出身农家,怎么想都觉得不符合。

    钱老醒了过来,还没弄清楚什么时辰,直接掀了被子赤足走向段白黎,一番诊脉之后,才发现他家公子是醒来的,忙道:“公子,您许久未曾进食,我去给公子准备一些,公子稍等片刻。”

    “小丫头来过,说已然准备妥当。”段白黎道。

    钱老面带赞赏,道:“小丫头倒是不错,不枉费当年老夫留了一手,这下子可以报恩了。”

    他家公子最不喜欢欠别人,这次,就有他来偿还吧!

    段白黎眸光一动,立刻想到了当年钱老明明可以解去的蛇毒,却是硬拖着不放手之事,不由得笑道:“当真叫钱老说中了。”

    那时候钱老说过,说不定以后用得着那个古灵精怪得不像农家人的小丫头,没想到一语成谶。

    钱老捋须而笑,还好当时坚持了,不然这会儿不知道拿什么偿还救命之恩,叫小丫头得寸进尺的就惹了大事。

    楚容来去匆匆,惊起了一池水的波澜,而后抽身离去,很快回了家。

    “爷,我买回来了。”楚容将手中一盒子膏药送了过去。

    方佳怡被砍伤了,血流不止,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硬是叫她撑到了天亮才去请六伯来砍伤,然而,这时候方佳怡已经因为伤口引发了炎症而发热人事不省了。

    六伯立刻吩咐道:“这伤口红肿得厉害,我这里药材功效不够,得进城买一些上好的金疮药才好。”

    正好楚容想到碧玉山庄不知道是死是活的段白黎,想到闹腾腾的家里,便接下了这个任务,这才有后来入碧玉山庄之事。

    此时,六伯越过楚老爷子接过膏药,打量了一番,再嗅了两口,而后剜了一点涂在方佳怡红肿的伤口之上。

    “爷奶,四婶家老头子来了。”门口,楚开泰的声音传来,带着焦急之色。

    显然,来者不善。

    楚老爷子看着楚长海道:“一会儿不用我教你,你知道该怎么做了么?”

    到底楚长海有愧在先,赵氏善妒害人不成在后,赵秀才只有赵氏这么一个女儿,一个弄不好,便是两家结为仇怨,甚至在名声上有污点,影响以后的科举功名。

    楚长海点头,道:“儿子知道,爹放心便是。”

    话音落下,便听到六伯的冷哼声。

    楚长海脚步顿了顿,而后迈了出去。

    楚容暗笑,这位六爷爷也是一个妙人,嫉恶如仇,不会因为楚长海未来前途不可限量而掩饰了心中的憎恶之意。

    悄悄往后退了几步,楚容跟在楚长海身后出了门。

    赵家秀才、赵氏的爹是个标准的酸腐秀才,骨子里男人三妻四妾没什么,但你们不该逼疯了他的女儿,曾经的掌上明珠,娇花盛开不过一年多的时光,便进入了枯萎凋零的枯败时期,叫人无法接受。

    而罪魁祸首…

    君子讲动口不动手,赵秀才完全可以用他三寸不烂之舌骂得楚长海狗血淋头,然而,看到多出来的陌生女人还有孩子,甜甜蜜蜜的依偎在楚长海身侧,而楚长海宽慰有加,旁边双胞胎外孙瑟瑟缩缩,孤单零落。

    酸秀才、君子动口不动手什么的都去见鬼吧!

    “老子打死你个畜生不如的东西!”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