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15章 赵氏疯了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5章 赵氏疯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开明将四周的人看了一遍,说了一声谢谢,而后低下头啃食大虾。

    虾好吃,可是他更喜欢海蛎煎,因为里面有鸡蛋。

    庄南启暗叹一声,这三房,弱势得叫人容易忽视它的存在。

    人多,楚容这些还未出嫁的女孩子分了一桌子,加上楚春燕有心同楚云套交情,以及几个媳妇,倒是热闹得很。

    “五丫,没想到你师傅竟然是一个刽子手。”楚楚微笑着说道,似乎在开玩笑。

    楚楚和楚云同年,今年也是十五岁,比之楚云容貌更添三分颜色,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带着叫人无法忽视的气度。

    刽子手,的确是,屠杀猎物的刽子手。

    楚容知道叶叔叔成为她的师傅,那么家中因为神秘师傅而不敢妄动的人开始动摇了,毕竟,叶叔叔口中说是江湖人,人却不在江湖中,什么杀人如麻,什么杀人不见血,完全成为虚言。

    叶叔叔可是经常从山上解救下村民,纵然长得凶神恶煞,心,却是众所周知的良善。

    楚容道:“大姐想说什么?”

    楚楚手中帕子轻轻擦拭嘴角,笑道:“没说什么,不过是意外罢了,毕竟五丫你可是骗了我们这么多年,我还以为能看到飞檐走壁、踏水无痕的绝世高手呢。”

    楚云皱着眉头插话:“大姐这话什么意思?五丫不曾骗过你们,她从没说师傅是什么人,一切都是你们自己想象的不是么?五丫只说了她有师傅,将她习武了,仅此而已。”

    楚楚点点头,好看的眸子里光彩夺目,宛若星空洒落的点点光:“你说得对,二丫。”

    随即面带歉意的看着楚容:“五丫别误会大姐,我只是从你的言说中想象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师傅,身怀武艺、豪放不羁,带着江湖人的洒脱,却不知道是叶叔叔这个就在身边的…猎户。”

    楚容淡淡一笑,心中提起了警惕,这位大堂姐很少搭理她,而现在竟然主动和她说话,事出反常必有妖。

    天色完全变成了黑色,泼墨一样伸手不见五指。

    饭桌上退席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只剩下楚长河兄弟四个,加上庄南启、鄞志明两个女婿,楚老爷子上了年纪,熬不住了,便早早回房安置了。

    楚长江揽过楚长河的肩背,醉意阑珊道:“二弟,我们兄弟四个,也就是你活得最舒畅,你家的孩子,一个赛一个的伶俐,我就不懂了,明明吃一锅饭长大的,为什么我们家那几个,跟榆木一样,蠢不可及。”

    酒水漫过心扉,楚长河意识变得迷糊,听旁边的人说到自己的孩子,与有荣焉,得意得不行,他的孩子的确是最好的,道:“我家孩子,自然是最棒的!”

    楚长河一喝就醉是二房都知道的事,之所以放任他留下喝酒,那是因为…不露破绽,怎么知道他人所图?相信楚长海会抓住这个机会的。

    果然,楚长海带着醉态:“二哥,小弟有事相求,不知道二哥能否应允?”

    本要上茅房的庄南启又坐下了,手执酒杯,眼尾通红,低着头好似独饮独酌,注意力却留在楚长河身上。

    鄞志明大手一挥,酒坛子拍开,往楚长河碗里倒了酒,爽朗大笑道:“四弟真是客气,一家人还说什么求啊?二弟可是你亲哥,你有事,他还能不帮着你么?二弟,你说是么?”

    楚长河喝高了,又被楚长江捧高了,整个人如同踩在棉花上头重脚轻,几乎不知道身处何地,本能的张口道:“是,没错,我家五丫是最厉害的,你们不知道吧,昨日回家,五丫还给我带了一个香喷喷的荷包,说是带在身边有安神助眠的功效,这可是大户人家才佩戴的玩意儿,可贵可贵了!”

    单纯的炫耀自家孩子能干,有些人却不是听出了别的意思。

    只听楚长海问道:“二哥,这些年小弟不在,几个侄子侄女养得面色红润,大哥家的孩子却是面黄肌瘦的,不知二郎是做什么的?当真只是一个花房的小伙计?还有五丫,他师傅是猎户,就算城里有个铺子需要帮忙,也不会留她过夜,二哥,五丫究竟去了哪里?”

    说到这里楚长河就得意,众人不知道,只有他们一家人知道,一种看别人的笑话的感觉,美妙绝伦,得意道:“花房小伙计?那是什么?我家二郎也是最棒的,他打理着整个花房呢,你们不知道吧?我告诉你们,这些年花卉打开了市场,城里家家户户逢年过节喜欢摆上几盆好看的话,寓意深刻,而二郎的花房成为主要选择,哦,你们肯定都不知道,二郎花房里的花,可都是五…”

    “二哥!”庄南启心中大惊失色,他知道二房的孩子都不简单,却不知道同城里轰动一时,并且变成习惯的花卉有这么大的关系,本能的联想到他后面的话,连忙将之打住。

    众人也是大吃一惊,醉意几乎完全散去,一个个瞪着庄南启,满满的不悦。

    庄南启皱眉道:“几位哥哥何必如此,二哥可是你们的兄弟。”套话是什么意思?想要谋算什么?

    鄞志明早就看不惯庄南启,凭什么同样是女婿,这人却永远高他一头,明明是一个穷光蛋,却突然置办了家产,总觉得被骗了。

    当年就不该让死婆娘下套子,将姨妹配给他!

    怒道:“与你何干?看不上眼闭眼不看就是!你也说了,都是兄弟,我们还会害他不成?用不着你多管闲事!”

    庄南启瞥了一眼鄞志明,而后看向楚长海:“四哥你怎么说?”

    楚长海笑道:“我能说什么?姐夫所言极是,都是兄弟,我们不会害他的。”

    庄南启眯起了眼睛,轻声道:“是么?”

    楚长海笑笑不语。

    庄南启道:“四哥可要记住了,二房的孩子个个人中龙凤,前途不可限量,此时尚有隐瞒,未可知所瞒何事,四哥贸然出手,可要想清楚后果。”

    后果是什么?是那个猎户口中的‘杀了人,惹了事,我扛着么?’

    心思一动,楚长海笑道:“妹夫想多了,我不过是想着多年未着家,同二哥他们交流感情、了解过去七年的事罢了,妹夫以为我要干什么?”

    庄南启站了起来,理了理微皱的袍服,道:“想要干什么想必四哥比我更清楚…失陪,南启去去就回。”

    说罢,庄南启深深看了他一眼,而后迈步走了出去。

    楚长海暗骂多管闲事,面上却是一派从容镇定。

    与此同时,楚容被楚楚带着离开了家门,说是有事相商,本该拒绝的楚容,却因为楚楚一句‘我知道你的碧玉山庄’叫她止了话,沉着脸跟楚楚悄悄出门了。

    夜色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楚楚地地道道的古代人,带着惧怕,死死抓着楚容不停的往前走。

    “你到底要说什么?已经离开了家门,没有人能够听到。”楚容甩了甩手,却发现今天的楚楚力气格外的大,大到无法甩开。

    楚楚四下看了看,想想也是,便停下了脚步,猛然转过身,笑道:“你说得对,这里已经远离了家门,没有人能够听到。”

    楚容面无表情的看着楚楚。

    谁知,楚楚突然朝她撒了一把细细的粉末,楚容下意识往旁边闪躲开,果断躲开了粉末,手掌成刀,反手将之敲晕:“你不知道我速度很快么?不止奔跑快,反应也快。”

    楚楚面色大变,却是来不及了,脖子重重一疼,而后昏死了过去。

    昏迷前还听到了楚容的话,她很想说:你拜了一个猎户为师,学得不该是打猎的技巧么?

    楚容面无表情看着倒在地上,被露珠湿透的楚楚。

    这时,一道人影扑了过来,楚容余光一瞥,而后迅速闪身,比速度,她从来不曾输过。

    抬脚踹了一脚,将刹车不住的人踹倒在地,同时一脚踩了上去,道:“你是谁?”

    “我是谁?哼!死丫头贵人多忘事!”浓浓的讽刺带着怒气。

    楚容挑眉:“小胖子?”不对,现在可是大胖子了。

    这是屠夫家的小儿子,没想到会是这个臭小子!

    “不然还能是谁?楚五丫我告诉你,你这名声臭得没人要,我好心叫我娘上门求娶了你,你却拒绝了,好心当成驴肝肺,但我却不允许拒绝!”大胖子愤怒的想要爬起来,奈何后背被踩着,楚容几乎整个人重量压在他背上,叫他无法起来,只能扭过头,恨恨的瞪着楚容。

    楚容道:“所以呢?你联合楚楚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自然是将你变成我的人,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大胖子面色涨红,恨不得打死后背上的死丫头。

    年方十岁的楚容:“……”

    “咳,变成你的人,你的意思是…天为被地为床,就这么…睡了?”楚容一脸怪异。

    她的心中,自己只是十岁的孩子,孩子啊,什么男女情事离她还很远。

    “不…不然你以为呢?”大胖子脸色红得滴血,口气也软了下来,甚至带了点小羞涩。

    他大哥说了,女人不听话,直接睡了就是,只要变成自己的人,那么就只能乖乖听话!

    楚容呵呵两声,小手重重拍打大胖子的头顶,道:“大胖子我告诉你,我只是个十岁的孩子,你也才…多少岁来着?反正就是说,年纪小干那种事会短命。”

    大胖子怒道:“胡说八道,什么短命?再说了,我已经长大了,而你也不小了,怎么就不能干那种事了?不会,你休要转移话题,你以为这说恐吓我,我就不会睡了你么?”

    楚容微恼,十岁的孩子小得很好么?手中拍打更加用力:“再用你那猪脑袋臆想姐姐,姐姐剁了你!”

    威胁完,楚容一样将之打晕了。

    扭头看一眼睡得天昏地暗的楚楚,有心将这个女人就这么扔下,考虑到女子名声重如命,楚容最终还是心软了:“给你一个机会,再有下次,和大胖子天为被地为床的人可就是你了。”

    认命的背着楚楚一步一步往回走。

    却不知道,在她走后不久,几个穿着家丁模样的男人悄悄离开了。

    就离开了那么一会儿的功夫,楚家就出事了。

    四房那有些癫狂的赵氏…彻底疯了。

    “怎么回事?四婶怎么会变成这样?”楚容蹙眉,看着痴痴傻傻不时露出凶狠模样疯狂嘶吼的赵氏,隐隐觉得这只是开始。

    楚开翰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道:“听说是杀人未遂受了刺激了。”

    原来,赵氏不甘心等候了那么多年的男人转投他人怀抱,疯狂之下,竟然拿着菜刀想要杀死方佳怡,方佳怡自然不会乖乖等死,拼了命的尖叫躲藏,赵氏死咬着不放,双方就这么你追我赶。

    僵持之下,众人赶到,而柔弱的方佳怡还是被赵氏追上,胳膊上挨了一刀,鲜血就得到处都是,煞是惊骇人心,而赵氏恐惧非常,强大的刺激之下,赵氏守不住彻底疯了。

    楚容不可思议:“大哥,这事一听就漏洞百出,四婶真要杀人,在自家地盘还能叫方佳怡躲了去?而且,四婶对两个孩子的在乎超乎常人,怎么会甘心扔下他们去谋杀一个女人?再来就是方佳怡那对儿女这么刚巧不在屋里?太过的巧合就是…早有图谋。”

    楚开翰脸色有些白,到底年轻,没见过这种惨事,那鲜红的血叫他心有戚戚,道:“那又如何,爷奶相信,所有人都相信。”

    大户人家里正妻容不得小妾之事比比皆是,而疯了的赵氏忍不住动手杀人也在情理之中,农人们只会觉得赵氏疯狂了失去理智而做了错事,并不会想到当中还藏着别的什么。

    只要这事不闹上公堂,这事的盖棺定论就是善妒,无容人之量的赵氏自作自受。

    楚容暗暗点头,的确如此,爷奶相信,所有人都相信,家丑不可外扬,爷奶自然会出手遮盖现实,再说了,有没有死人。

    突然想到什么,楚容忙道:“大哥,我们爹去哪里了?”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