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14章 一见面就发糖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4章 一见面就发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怎么我的外孙子们没有带回来?”刘氏看着庄南启走出去,开口问道。

    楚春燕脸色红霞未退,道:“娘,孩子太调皮,一大早就玩,玩到晚上,吃了饭就歇着了,根本不愿意动身同我和南启回娘家,就留在家里叫公爹看着了。”

    其实是家里房子太少,晚上完留下来住,根本不够住,不如就在家中,免得大人孩子都受苦。再者就是大姐家的孩子太多也年纪大了很多,玩不来,不如就在家里不过来,免得惹是生非。

    这一点刘氏想不到,但是楚容想到了,这位庄南启小姑父一如既往的温雅,对待楚春燕也是一如往昔的平和,这么多年过去,楚容瞪大眼睛看着楚春燕一点点的改变,从一个嚣张跋扈的家中宠女,变成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

    这就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脱胎换骨。

    可见,选择一个对的男人有多么重要。

    脑子里胡思乱想,突然被旁边的楚云推了一下,楚容茫然回神:“怎么了?姐。”

    楚云道:“小姑叫你呢。”

    抬眼看去,果然看到楚春燕等着她回话,并且因为她的久久不回答而面露不悦。

    楚容道:“小姑说什么?”

    楚春燕斜眼,道:“我说,晚上我同你和二丫一个房间,娘要和大姐睡,我怕不够地方。”

    楚家这些年陆续建起了几间新房子,那是为了长大了的孩子们所建,因此,咬咬牙,勒紧裤腰带,楚老爷子闭着眼睛往外掏银子。

    楚春燕曾经的闺房已经被人取代。

    楚容皱眉,她还小的时候楚云也不大,等她可以拥有自己的房间时,楚云已经到了可以出嫁的年纪,于是,爷爷楚老爷子一句‘二丫出门子之后整个房间都是你的’,便叫姐妹二人继续同床共枕。

    但他们的闺房从来没有住过别人,哪怕是孟氏娘家的几个孩子。

    更何况,楚春燕此人从来和他们家不对付,谁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来?

    想了下,道:“小姑不想和奶联络感情么?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奶特别想念你,难得在家住一次,为什么不和奶一个被窝里说说话?”

    似乎知道楚容会这么说,楚春燕笑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我却不能叫娘睡的不安稳,更何况,其实是我有事同你们姐妹二人说。”

    “什么事不能当面说?非得背后偷偷摸摸说,也不怕别人笑话。”楚春花突然顶了一句,叫楚春燕一时间尴尬无比。

    楚春花笑了下,好似刚刚的话只是无心之举。

    刘氏皱着眉道:“都是自家姐妹,回到家中就该和和美美的,春花啊,你是大姐,凡事让着春燕一点,更何况,春燕是出门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在家里留宿,自然同我亲近,若不是真的有事同两个丫头说,又怎么会同她们一起住?”

    这话说的毫不客气,丝毫不管楚容楚云两姐妹就在身边。

    看,因为有事才跟你们住一起的,若是无事,谁愿意和你们住!

    “让让让,都让了这么多年了,那些年,因为她年纪小,所以我这个当长姐让着她,但是现在,她已经嫁为人妇,有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了,会自己计算过日子了,我还需要让着她么?”楚春燕好似开玩笑一般的说道,口气有些酸。

    这正是她心中所想。

    刘氏愣了下,似乎没想到楚春花会这么说话一般。

    楚春燕忙道:“大姐说得对,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再让着我了。”

    心中隐隐发凉,还未出阁的日子里,这位是长姐说多疼她就有多疼她,完全将她当成另外一个女儿来宠爱。

    似乎从她同庄南启成亲之后,这态度完全变了个方向,经常一碰面就话里话外的挤兑她,那时候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懂,还是庄南启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她。

    这才注意到长姐对她的态度。

    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感情渐渐淡了下来。

    不知道当中发生了什么,叫她这位长姐,看她有如陌生人。

    摇了摇头,甩去心中的凉意,楚春燕笑道:“我也就说说而已,但是并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偶然听闻二丫的未婚夫严卿严公子售卖的胭脂香走俏,想看看能不能走关系买一点?”

    楚容并不觉得奇怪,从严卿开始在做香粉到现在整整过去了七年,七年的时光里店铺发展越来越快,几乎整个三里镇的何处小城都有属于他的铺子。

    摊子铺开,名声自然打出去。

    楚春燕过了七年才提及,说明什么?说明此前心有顾虑而不敢明说,而现在,有底气了。

    楚云道:“小姑该知道,啊卿这个人向来有主意,不容许别人不打招呼擅自行动,因此,小姑若是想要一套完整的胭脂水粉,待我问过啊卿之后再给你回复,我这里就有一套还没用过的,要是小姑不介意的话可以送给小姑。”

    楚春燕有心收下,然后想到了庄南启那张始终带着笑容的脸,脊背一寒,忙摆手拒绝道:“多谢二丫慷慨,但是我却不能收下,那是严公子给你的东西,我作为一个长辈都能将它占有?你就帮我问问严公子,若是可以,帮我准备两套便可,我会付银子的。”

    楚容插话道:“小姑要一整套完整的胭脂水粉,是想要送人么?”

    胭脂水粉以前都是零散销售的,胭脂是胭脂,水粉是水粉,香膏是香膏,的独立售卖。

    后来楚容说可以将它们包装,做成一整套,售卖的对象只是那些有钱人家的贵夫人,于是,套装的胭脂水粉出现了。

    也是严卿理解能力强,楚容说出一个大概,一个轮廓,他便将之完整地描绘出来,并且做成现实的,高档用品。

    楚春燕点头道:“一个小姐妹过生,需要准备一份贺礼,思前想后还是觉得送胭脂最合适,但这胭脂数量有限,我买了很多次都没有买到,只能看看能不能走二丫这条捷径。”

    楚容细细一想,似笑非笑道:“我觉得小姑还是和小姑夫商量一下,免得闹出不愉快。”

    记忆中最近过生的大人物只有县令家的小闺女,这位三里镇的父母官三十来岁,膝下却只有这么一个闺女,每一次生辰都会大肆操办,想要不知道都困难。

    值得楚春燕开口送高昂贺礼,想来也只有这一位了。

    但是…一个秀才娘子送这么一份旁人拿不到的好东西当贺礼,有巴结之嫌。

    文人清高孤傲,最看不起走后门送礼物的举动,若是楚春燕擅自做主,结果可想而知。

    楚春燕面色微变,不再开口说话,低下头沉思。

    很快,外面搬礼物的人陆陆续续抱着东西进来,刘氏看得眼睛几乎发光?

    大米、干果、甜糖、蜜饯、花生瓜子等,东西很多,满满的堆了一个角落,一些年纪小的孩子眼睛亮晶晶的蹲在地上,瞅着越来越多的东西直流口水。

    “小妹,又不是过年送年礼的时候,大姑父送这么多东西是什么意思?”楚云一眼就发觉了不同寻常,低声问道。

    什么意思?

    楚容笑了笑,朝着好四叔看了过去,只见四叔眉眼淡淡,看不出喜怒哀乐,却在一方上等好砚送到身侧的时候露出欣喜的笑容。

    楚容淡笑道:“四叔想要考举子了。”

    楚云不笨,一想就明白了大姑父的意图,无非就是提前把关系打好,以图来日。

    “妹妹,四弟回来,妹夫可是准备了什么好东西?”楚春花看着越来越多的礼物,不由得闪过一丝心疼,却是笑着问道。

    楚春燕怔愣,回来就回来了啊,大家坐在一起吃一顿饭也就是了,又不是大人物,更不是逢年过节,还需要送什么礼物?

    因此,他们似乎是双手空空而来,并没有带什么伴手礼。

    “四弟可是要考举人的,定然能够一飞冲天,我们该做的就是全力支持,不给他拖后腿。”

    面色一点点涨红,楚春燕坐如针毡。

    这时候,庄南启迈步而入,卷着袖口,双手托举着盒装的点心,鄞志明他才送的礼物不轻,完全可以说是大出血了。

    只听庄南启笑道:“姐夫所赠之物当真是叫人目不暇接啊,南启赧然,比不得姐夫情义深重…”说着话,手中的盒子放下,紧接着送上一本书,清晰可以上面干净的字迹。

    笑道:“四哥离开三里镇这么多年,见识广博,南启有心叨唠四哥呢,这是南启这些年手写的书册名录,好些见地耐人寻味,四哥闲暇时不妨找出来细细品味。”

    读书人自有和谐相处的一套手段,他们热爱书籍,一提到书便无法抗拒,因此,庄南启整理得到的书名册子,倒是符合了楚长海的胃口。

    只见楚长海伸手将书抓住,随手一翻,眼睛随即亮了起来,拱手一礼,道:“多谢妹夫相赠。”

    庄南启笑笑不语。

    鄞志明脸上怒气一闪而过,暗骂没长眼睛,这么多实用的好东西竟然不得一本破书,一定是楚长海这小子眼睛糊了大粪!

    楚容暗笑不已,送礼实用是好,送到心坎儿才是真的好,楚长海可是离开三里镇多年啊,一路上走走停停的,还顺便成了个新家,忙着照顾新妻子新孩子,有多少时间用来看书?

    见识长进了,但是学识呢?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眼界宽敞了,不代表学识跟着增长啊。

    庄南启这列出来的书册,大概是多年来夫子所教导的内容了,楚长海想要榜上有名,自然要狠狠恶补一番了。

    拍了拍屁股,楚容走近庄南启,昂着脑袋道:“小姑父。”

    庄南启看着楚容笑容暖了三分,随即从袖口之中掏出一块糖,糖纸精致小巧,煞是好看:“给你,给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庄南启习惯了随身携带糖果,见到楚容就塞一颗,久而久之,一见面就发糖便成了戒不掉习惯。

    楚容自然而然的收下,并且直接撕开了糖纸,塞入口中,任由甜甜的味道在口中蔓延,道:“小姑父,有空去小哥哥房间一下,小哥哥有问题请教。”

    真才实学,这是楚容对庄南启的认识,至于为什么那么多年就停在秀才的功名上不进分毫,大概也有一个猜测,所以,楚容很乐意小哥哥同他接触。

    庄南启眼眸一动,突然问道:“开霖可有下场的打算?”

    楚容摇头:“小哥哥嘴巴严得很,只会行动,不会说出口。”所以要不要考科举她不甚清楚。

    “天都黑了,把孩子们叫进来,一起吃顿饭。”楚老爷子提着一袋子烟丝,眉宇间满是笑意盎然道。

    庄南启止了同楚容的话,带着她朝着饭桌走去。

    四方桌架起来,美味佳肴摆上桌,饭香、菜香以及浓郁酒香叫人胃口大开。

    一家人坐在一起用饭,难免磕磕碰碰,尤其是小孩子,你想吃我也想吃,于是对着一盆金黄美味的海蛎煎吵了起来。

    “你是哥哥,应该让着弟弟!”刘氏一筷子打在楚开明手上,瞪着眼睛说道,而后低头安慰新得的孙子楚开焰:“这海蛎煎焰儿应当没吃过吧?在外行走,哪有在家的自在如意,多吃点,吃得高高壮壮的!”

    楚开焰心满意足张大嘴咬上一口,鼓着腮帮子赞道:“可好吃了奶奶,焰儿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只是余光偷偷看着楚开明,眉宇之间具是得意之色。

    “好吃你就多吃点。”刘氏眉开眼笑,满脸的慈爱,却是看不到十二岁的楚开明低下去的脑袋。

    一筷子的大虾送到楚开明碗中,抬头一看,却是小姑父那张习惯性的笑脸,然后是温声叮嘱:“这虾味道不错,啊明尝尝。”

    蒸熟的红色大虾颜色十分好看,因此,哪怕很多人不喜欢土腥味,也会摆上这么一盘,点缀以浅浅绿色香菜叶子,喜气洋洋。

    那时候海鲜还是扔掉的,腥味重,不会吃而觉得难以下咽,楚容暗道暴殄天物,要知道古代人吃海鲜是因为食物不够,花样不够,穷苦人家为了活着而咬牙吃海鲜。

    却不知道,几千年后,人们有钱了,富庶了,依旧在吃海鲜,并且将之列为美味佳肴之中的珍品之一。

    楚容将只当成药材使用姜、花椒等佐料拿出来煮了一次糊糊的、卖相不佳的海鲜粥,从此家里人不再看不上海鲜,反而逢年过节会整上一大桌,毕竟便宜又好吃。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