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13章 没有千日防贼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3章 没有千日防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村子里的屠夫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他们家对女人来说是地狱对男人来说是天堂,那里女人是当牛做马任劳任怨的存在,男人是随心所欲的意在。

    除了赚钱养家,男人想干什么都可以。

    包括打女人发泄,包括,有钱了纳美纳色。

    女人忍气吞声,在不敢也会臣服在男人那霸道的拳头之下,打,是屠夫家对女人的驯服手段,是家中常见且不可忽视的生活方式。

    没有人愿意嫁入他们家,除了那些见钱眼开、家中女儿众多的人家。

    可想而知,楚容嫁入屠夫家不会好过。

    楚开翰直接开口道:“爷,奶,我们家不缺那一块肉吃,我家五丫绝对不会嫁入屠夫家,还请爷奶做主。”

    楚老爷子也反感屠夫家,但他们家的猪肉…那可是旁人想吃吃不到的,屠夫家敢这么放肆,那些媳妇子却没人敢闹,追根究底还是因为猪肉。

    为什么?因为猪肉难得,穷苦人家太多,一年到头能吃到的肉没几口,而最后进入屠夫家的女人不是穷的揭不开锅就是没胆气的孬种人家。

    一块猪肉,往往就能将人堵了回去。

    牺牲一个无关紧要的女儿、孙女,一家人能够吃到很长一段时间的猪肉,何乐而不为?

    刘氏瞪着眼开口道:“就五丫这发馊的名声,方圆村子里还有人敢娶就谢天谢地了,你们还挑三拣四,当真觉得自己是天仙了不成?”

    话里话外,满是讽刺之意。

    楚开翰微微低头:“奶,五丫对别人来说是草,对爹娘、对我们兄弟姐妹来说却是宝,我们放在手心疼爱的女儿、妹妹,断不会看着她跳入火坑。还请奶留点心思,那王婶子再开始直言拒绝,不然,谁也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事来。”

    最后一句话,楚开翰眯着眼睛,凝视楚老爷子。

    楚老爷子皱紧了眉头,砸吧一口烟,道:“既然老二家不同意,这事就算了…都进去,马上客人就该上门了,老婆子,饭菜都准备好了么,我让你备上些许小酒的,五丫师傅会来,也不知道江湖人喜欢什么口味的,不过多准备总是没错…”

    所谓提亲一事就此打住,楚老爷子好面子,经常糊涂,但关于面子绝对的清醒,老四纳色已经叫他走在外面焦头烂额了,五丫定亲之事还是算了吧。

    亲事不了了之。

    楚老爷子最关心的还是楚容的师傅,畏惧了那么多年,终于要见着庐山真面目,是否真是存在,很快就会揭晓答案。

    楚长海老了楚容一眼,楚容那神秘的师傅是他提出质疑存在的,毕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看到过。

    楚开翰皱了皱眉,眸光从刘氏脸上收回来,他家的奶奶似乎不满意放弃这门亲事。

    年纪不大,又是女儿的楚容始终带着浅笑,仿佛闹剧中的主人不是她。

    ……

    “大人,属下在门口发现了这个东西。”一穿着捕快服饰的男人手握大刀,虎目圆睁,一封信送到面前一端坐书桌前的人手边。

    “是什么?”一张脸从大堆整齐书册子里抬了起来。

    三十来岁的模样,下颚续起美髯,白净脸上冷静而淡然,一双眼睛精光迸射,叫人无法在这眼睛的注视下自持平心静气。

    捕快忙道:“大人,属下担心当中藏着什么不好的东西而拆开看了下,是…一封高密信。”

    “哦?”男子来了兴致,放下手中毛笔,身躯往后一靠,闭起了眼睛道:“高密么,告什么密,说来于本官听听。”

    捕快道:“七年前将军府贵人被拐走一事,那个始终找不到影子的小虾出现了。”

    男子沉吟了片刻,那年的事闹得很大,且涉及到将军府小贵人,直接惊动了圣上,这事他自然不会忘记,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眸光深邃了三分,道:“可知道何人留下的信件?”

    男子拆开了信,只一眼便皱了眉,而后一字一句的看,掰开了揉碎了,最后指尖落在不起眼的一个小点上。

    捕快面带愧色,道:“大人,属下并不知道,甚至一帮兄弟也没有看到,似乎一阵风带来的,出现得莫名其妙。”

    男子瞥了他一眼:“读书人的习惯轻易改变不了,有人横竖弯钩都带着嚣张的气焰,哪怕他再怎么掩饰字体,这份习惯也改变不了,你过来看。”

    捕快面露茫然,不明白自家大人的意思,却是依言上前,伸长了脖子看过去。

    这张纸上的字他是看过的,稀松平常,除了字迹潦草些似乎没什么特别?

    男子道:“留意城里学子,谁人有落字停顿、字后留点的特别,立刻来报。”

    指尖点着字里行间出现的奇怪字符,以及一句话末尾的小点。

    捕快恍然大悟,果断开口道:“大人,属下家中小儿识字,曾经从求舍之中买进一本书,名字叫做《青容传》,讲的是精怪的故事,当中就有这些奇怪的点点划划,属下当时还觉得这人聪明,一句话停顿些许,倒是叫人读起来方便畅通。”

    男子微微挑眉:“竟有此事?改日你且带一本回来交于本官,然而,查清楚写书之人,另,派人找到那只敢回来的小虾,本官想知道躲藏那么多年突然回来的根究原因。”

    捕快忙应是,再次看了一眼那狗爬一样丑陋的字,忍不住补充道:“《青容传》着书人字迹行云流水,字字如珠如玉,断不会是写下这等…嗯,难看书信之人,大人,也许只是巧合,《青容传》当中的停顿符文,已经被很多人学了去。”

    男子点头:“不排除这个可能,此事不必纠结,彻查此人便是,本官不会贸然出手。”

    捕快点头退了下去。

    门被关上,男子眼中幽深更加浓烈,片刻之后,手指间出现了另一封信,这信戳了红色的印鉴,而且不止一个,显然,经手的人不少。

    打开一看,上书:智囊失踪,圣人焦灼。

    “军师怎么会突然失踪…”男子轻喃出声,似乎在自言自语。

    静寂的房间之中根本无人能够回答的。

    ……

    “容儿,过来为师身边。”一粗狂威猛的男子朗声大笑。

    楚容面带笑容,迎了过去,道:“叶叔叔,你怎么一个人过来?燃城呢?”

    叶老爹瞪眼:“燃城那小子进城了…不是说好了叫师傅的么?这么多年的武艺都白教了么?”

    楚容忙道:“哪儿的话,叫叶叔叔叫师傅不都一样?都是一个人不是么?”

    “五丫,你说的师傅就是叶、叶…村里那不同人来往的猎户?城里的院子,留你过夜又是怎么回事?”楚老爷子一看到凶悍脸的叶老爹脸色就拉了下来,宛若被骗了多年,一朝揭穿了骗局,整个人都不好了。

    楚容道:“爷,师傅在城里有个院子,做点干肉售卖,味道很是不错,很多人想买买不到,所以师傅经常要我过去帮忙。”

    当然,这只是借口,院子的确存在,也的确售卖干肉,但叶老爹可从来没有叫楚容帮忙过。

    叶老爹想要摸楚容发顶,随即想到男女有别,急忙将手收了回去,道:“老爷子,容儿所言不假,这年头山上的野兽越来越凶狠,依靠捕杀猎物换取所需太过危险,所以我在城里弄了个院子,卖点干肉、肉松什么的,亏得大家赏脸,这些年总算熬过来了。”

    楚老爷子冷哼了一声,道:“叶家兄弟未免太过了吧,我家丫头年纪那么小就被你骗过去当苦力,七年不是七天,这孩子风雨无阻的往外跑,到头来却是什么也没有得到。”至于那什么武艺,老爷子自动关联到打猎上了。

    真有什么本事,打几头猛虎,一辈子也就不愁吃喝了。

    叶老爹皱眉,眉宇间的血腥不由自主的流淌出来,叫楚老爷子骇了一下,仿佛被猛兽盯住了一般,心跳加快,呼吸困难,只听叶老爹道:“老爷子这话才是过了,什么叫‘到头来什么也没有得到’?容儿不是学会了功夫么,试问,你们在场的人谁能够追得上她?”

    这话问住了楚老爷子,楚容的速度简直快得可怕,几乎可以去神出鬼没。

    楚长海却道:“奔跑之快,熟能生巧,五丫从小跑到大,自然疾如风。”

    “正是如此。”想到了话头,楚老爷子道:“正如那卖油翁老,时间长了,能够叫那油从铜板中间穿过而不沾分毫,这就是熟能生巧。想来奔跑也是一个道理,跑多了,抓住了感觉,自然也就快得像一阵风。”

    叶老爹嗤笑,低头看着楚容道:“看来你的家人并不想承认为师呢,那么就此告别吧。”

    “叶叔叔别走。”楚容抓住了他的衣角,道:“叶叔叔难得上门一趟,怎能还没落坐就离开?不如,跟我回家,叫爹娘姐姐准备好吃的饭菜。”

    叶老爹忍不住,伸手在楚容头上摸了摸,道:“还是不要叨唠了,容儿,你记住了,为师还是那句话,江湖儿女段没有轻易被人欺负的道理,有人为难你,直接动手便是,出了事,死了人,师傅为你扛着。”

    匪气凛冽,霸道张扬,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楚老爷子头上出现了汗水,紧张的看向楚长海,有眼睛的人都会被叶老爹身上浓重的杀气扫到,不由自主的新生畏惧。

    五丫这师傅是假的,却也是真的。

    最终,叶老爹只是露了一面便走了。

    ‘真师傅’可不是那么好装的,需要的是力拔山河的气势,香山村、三里镇,这样的人几乎没有,楚容才想到了叶老爹头上。

    效果似乎不错,四叔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楚容满意了,对方不出手,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毕竟,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没多久,楚家两个女婿先后上门了。

    大女婿鄞志明,家中开了铺子,生意还算不错,吃得油光满面、大腹便便,然后是楚春花,好似专门打扮过一般,年轻了好几岁。

    跟着来得是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鄞顺,今年二十三岁,和楚家的长子嫡孙楚开阳一样,头上戴着童生的帽子,二儿子鄞平,十七岁,长得和他爹最像,肥头大耳,眼睛里满是不安分的光芒,一看就是那种纨绔子弟,喜欢穿街走巷,到处惹是生非的恶霸。

    三儿子鄞和,今年只有十岁岁,和楚容一样的年纪,也是家中最小的孩子,自然最受宠,小霸王一样的存在,无法无天。

    至于唯一的女儿鄞娇娇,两年前已经嫁了人。

    “爹,女婿带着春花回来了。”鄞志明嗓门大而嘹亮,热情如火,一进门就将所有人喊了一遍,而后猛然一踹身边的儿子们,道:“快点叫人!”

    三个孩子立刻乖巧的叫人。

    “都来了,春花啊,带着他们进来,你四弟也在呢。”楚老爷子眉开眼笑的招呼着,旁边的刘氏更是笑成了一朵灿烂的菊花,视线黏在三个孙子脸上,都撕扯不下来了。

    鄞志明忙道:“爹,娘,我给您二老送了点东西,麻烦几位舅弟帮个忙,把车给卸了吧。”

    楚老爷子连忙叫人,连身体虚弱的楚长河都没有放过去。

    楚春花被刘氏拉进了房间里,三个儿子跟随着他们爹上去帮忙或捣乱。

    这时候,庄南启带着楚春燕上门了,却没有带上儿女,只有夫妻二人。

    然,所有人都出去帮忙的,留下一屋子的女眷。

    庄南启微微挑眉,不需要怎么想,就知道那个满身铜臭的姐夫给他下马威呢。

    但他可不是那种没眼见的人,抱拳问好刘氏和几个嫂子之后,便转身走出去,临行前叮嘱楚春燕道:“出门在外不比家里,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自己掂量清楚了。”

    楚春燕身躯一抖,忙点头道:“我、我知道,你出去吧。”

    庄南启笑了笑,温暖如春,挑了一缕青丝别在楚春燕而后,温声道:“好,乖乖的,知道么?”

    楚春燕面色一红,迅速跑向了刘氏。

    庄南启也不生气,静静的看着楚春燕扑到刘氏怀里像个孩子一样撒娇,笑了笑,而后负手身后,迈步走了出去。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