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12章 掉茅坑的小傻子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2章 掉茅坑的小傻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前的小胖子、现在的大胖子瞬间涨红了小脸,指着楚容,双眼瞪得老大:“你、你别不知好歹,就你这发臭的名声,方圆百里的村子没有人敢迎娶你,也就是我好心好意、勉为其难收下你,你还敢不听我的话?欠收拾是吧?”

    说罢还挥了挥拳头,横起来了的眉头堆起了肉,煞是凶狠。

    楚容愣住了,后知后觉道:“你再说一次,什么叫勉为其难收下我?”

    当年被栽赃了掉茅坑小傻子的名声之后,村子里鲜少有人对她有好印象,哪怕后来行走在外,众人知道她背后有个高深莫测的师傅,‘掉茅坑的小傻子’依旧戴在头顶下取不下来。

    这些楚容都是知道的。

    大胖子面带得意:“你也不用感激我,我并不是欢喜于你,只是看你可怜,才让我娘上门提亲的。”

    娶进了家门,那就是他的人,要打要骂全听他的一句话,他要报仇雪恨!

    楚容瞬间瞪大了眼睛,道:“你说上门提亲?”

    大胖子微微抬起下巴,斜着眼看她,一副高高在上的得意模样。

    ……

    “咦?是村里头大刀王的媳妇啊,快进来坐。”

    周氏正将鸡鸭赶入低矮舍笼之中,扭头就看到提着肉一脸急促的女人,周氏看不上这个扭扭捏捏、被欺负到死也不敢开口说话的女人,但是,她手中可是提着肉啊。

    连忙露出大大的笑容,以最热情的招待仪式,将屠夫家的媳妇迎了进去,并送上热水,顺便将肉接过手,笑眯眯送到厨房,仔细看没有人,手执大刀狠狠切了三成藏起来。

    这才心满意足的走出去,将刘氏喊了出来:“娘,屠夫家的女人过来家里了,说有事和我们商量。”

    刘氏骂骂咧咧的走出来,身后跟着那个新来的女人,温顺可亲,仿佛听不懂刘氏的咒骂一样,始终温柔的带着笑容。

    “这都什么时候了马上外出的爷们就回来了,你这作死的婆娘还敢偷懒?饭做好了么?鸡鸭喂饱赶回家了么?那桶衣裳洗完了么?一天到晚就是拖拖拉拉,没完没了的!”刘氏瞪着眼睛、点着周氏唾沫横飞,余光却是斜着坐如针毡的女人,心里思揣着这个明明生活在猪肉堆里却瘦巴巴得没有人形的女人目的是什么。

    屠夫家的女人,大胖子的娘连忙站了起来,一脸歉意道:“打扰婶子了,本该早早过门,奈何早上家里要卖猪肉赚点银子,只能这时候得了空隙匆匆跑来。”

    刘氏皱眉,仿佛闻到了这个女人身上的猪大粪味道,嫌弃的别开了头,道:“有什么事直接说吧,先说好了,我家里穷,没银子买猪肉,而且我们家有养猪,过年也不需要找你们买猪头猪尾巴。”

    除了这个,刘氏想不到她的目的。

    大胖子的娘局促的搓了搓手,面上犹豫之色更加浓烈,四下一扫,道:“不知小五的娘孟嫂子可在?”

    刘氏瞪眼:“你到底有什么事?”

    畏畏缩缩上不得台面,刘氏不觉得要给这个女人一点面子,脸上写满了不耐烦,就差直接开口赶人了。

    周氏忙道:“娘,这王嫂子送了一块肉来,我给送到厨房去了,你…”

    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刘氏眼睛亮了起来,瞬间往厨房走去,周氏面色一惊,生怕自己藏起来的肉被发现,急急忙忙追了上去。

    被晾下来的两个人一个忐忑不安,一个羞恼尴尬。

    还是方佳怡见过世面反应的快,面带恰到好处的温柔浅笑,道:“王嫂子见笑了,娘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厨房炖着汤呢,这时候才想起来,也不知道熬干了没有…嫂子请坐!”

    大胖子的娘、王嫂子笑得有些僵硬,十分听话的坐下去,没话找话道:“看你面生得很,是婶子的亲戚么?”

    方佳怡道:“实不相瞒,我是海哥的女人,那会儿海哥游学在外,偶然相遇,之后相知相许了。”

    说道最后,脸上带了羞涩又苦涩的笑容。

    王嫂子点了点头,楚长海带了个女人回来的消息村子里早就传得沸沸扬扬,有人咒骂楚长海不是好东西,也有人觉得他风流倜傥,因为足够好,才能带回来貌美如花的小妾。

    没错,只是小妾。

    “你也别难过,开始正妻不接受也是正常,之后就好了,男人啊,是女人的天女人的地,心里不舒坦,过段时间就好了。”王嫂子并不反感方佳怡,一是方佳怡脾气好,对她也好,印象上自然就好。

    二是幸灾乐祸,乐于看好戏,她要忍受家中多出来的贱女人,也希望别人和她一样倒霉!

    方佳怡眸光闪了闪,笑着转移话题,道:“不知嫂子此行所为何事?需要佳怡将二嫂请出来么?”

    王嫂子忙摆手,道:“这是其实婶子答应就行了,孟嫂子这会正忙着呢,定然没空搭理我,我改日找她一说也是一样,是这样,我家小儿子也快到了年纪,觉得幼儿时候同你们家小五玩得好,算是那什么梅什么马的,想问问你们家的意愿。”

    方佳怡愣了下,小五?也就是五丫楚容么?

    这孩子她多次听海哥说话,说二房最讨人厌的就是这个五丫,仗着背后一个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师傅扬武扬威,骗得老爷子团团转,偏偏老爷子顾虑家人而只能忍气吞声。

    那时候她曾经说话,有没有师傅一事一查便知,所以专门请了人回家告诉她爹,叫他帮忙探查。

    相信很快就有了结果。

    心中百转千回,面上却带着赧然:“王嫂子,你知道的,我的身份做不了主,我们家小五可是二哥家捧在手心宠爱的孩子,公爹也从小护着她,什么活计也不叫她干,我一个…可无法给你回复,只能等到娘回来…”

    王嫂子不在意的摆手,道:“这事不急,孩子们年纪还小,等两年也是可以,只是这时候定下亲,叫孩子早早接触,培养培养感情,也好缓解儿时一见面就打的坏习惯。”

    方佳怡笑着点头。

    “娘,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偷切肉,你看,厨房就这么大,我真切了能藏在哪里?对不对?再说了,切了藏起来也要找时间煮熟了,那时候一样闻得到气味,不是么?所以,娘你不能冤枉我!”

    “嘿!老娘还不知道你的死德性?十之**会将肉送到你娘家煮,然后偷偷吃了!老娘了告诉你,这肉是我们家的,和你们周家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你敢偷拿我们家的东西,我就敢和你拼命!”

    婆媳两个的争吵声传来,方佳怡俏脸瞬间涨得通红,早就知道农家女人为了鸡毛蒜皮的事能吵得不死不休,真正见识到,只觉得一张脸燥得慌!

    硬着头皮,面带歉意道:“王嫂子,真是不好意思,你来的时间太过凑家,家里人很快陆陆续续回家,娘亲大嫂…忙着做饭呢,招待不周,还请王嫂子宽恕。”

    王嫂子忙站了起来,暗暗吃惊,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是嚼文嚼字的听听这口气,叫人无端挨了一头,道:“那我就不打扰了,这事你给婶子和孟嫂子提提,我找个日子再登门。”

    说罢转头就走,还朝着厨房看了一眼,清楚的看到两个女人对着一块肉指指点点说着话,暗暗嘲笑这楚家人上不得台面。

    院门被重新关上,方佳怡松了一口气,捂着通红的脸颊,眉宇之间带了几分不耐烦。

    还要等多久,她才能名正言顺?还要等多久,才不用再窝在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还要等多久,这几个小家子气的女人才能离她远远的?

    才刚到,她就厌倦了,这可如何是好?

    “娘亲,可以吃饭了么?焰儿腹中好饿好饿,想吃香香甜甜的绿豆糕!”腿上一热,将方佳怡松了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喜气洋洋的小脸。

    方佳怡笑了笑,眉宇间带着宠爱,伸手将楚开焰拽入怀中,柔声道:“焰儿再忍忍好不好,这里又脏又穷的,可没有绿豆糕吃,焰儿忍忍,过两天娘带你回家,吃很多好吃的,好不好?”

    楚开焰乖乖点头,而后扬起小脸,笑得满是恶劣,道:“娘亲,那两个野种被我收拾了一顿,可怜巴巴的哭都不敢哭,焰儿是不是很厉害?”

    方佳怡笑容更加深刻了,两个不该活下来的野种,平白得了六年的光明,是时候归还偷来的时光了!

    还有赵氏!这个早该死掉的疯女人!

    心中冷意澎湃,面上却是笑道:“焰儿乖乖,和两个哥哥玩耍可以,但是要小心不被欺负,知道么?”

    楚开焰笑着点头,笑容太过灿烂,清楚的看到磨牙上几个还没长出来的红色牙床。

    娘的意思是…欺负了人也要站住立场,告诉别人,他只是被欺负了所以反手了。

    小小的孩子,脸上带着丝丝疯狂兴奋的情绪,一个又一个的坏主意爬上心头。

    楚容和楚开翰并肩而归时,厨房的争吵还在继续,稍稍一过耳朵,便知道婆媳两个为了一块肉吵得你死我活。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并不打算掺和,就这么停顿的功夫,外出的楚老爷子和楚长海竟然一起回来了,也不知道办了什么事,两人脸上俱是一派喜色。

    “二郎和五丫回来了?”看到两个人,楚老爷子轻咳了一声,却怎么也掩饰不去眉宇间旳喜色。

    楚容昂着脑袋,丢下一个近乎炸弹的消息:“爷,师傅说,晚上过来找你喝一杯酒水。”

    你不是一直想见师傅么,晚上就来了。

    楚老爷子愣住了,有些不确定道:“你的意思是,你师傅要来我们家?”

    楚容点头,笑道:“师傅说,过段时间要离开,临走之前来我们家坐坐,见见自己人。”

    楚老爷子扭头看向楚长海,眼带询问。

    楚长海温雅一笑,道:“那可真是赶上了,今日我还请了姐姐和小妹带着孩子相公过来,正好一家人整齐了。”

    楚容挑眉,抬眼看了一眼即将没入山顶的红日,已是黄昏将尽,夜幕将临,会不会太晚了?她‘师傅’孤家寡人一个,来去自由无牵挂,但两位姑姑可是有家室的人啊。

    似乎知道楚容心中所想,楚长海面带暖色:“难得一次相聚,姐夫家和妹夫家都是同意的,晚上留在我们家,倒是委屈五丫将床让出一半了。”

    以多子多孙为福气,楚春花和楚春燕的孩子好几个呢。

    楚容笑了笑,不置可否。

    大姑家的孩子是土匪,仗着年纪大些什么都敢作为,尤其喜欢欺负表兄弟妹们,倒是小姑家的孩子,一个个宛若书卷子浸泡出来的一样,言行举止从学会走路学会说话开始就一个模子。

    这时候,楚老爷子似乎才听到厨房的争吵声,脸色黑了下来,大声吼道:“都给我住口!滚出来!”

    声音一下子停滞,紧接着吵得面红耳赤的周氏和刘氏先后走了出来,刘氏只是脸红脖子粗,双眼带着怒气,悍然之气还没有消退,手里还抓了一块肉。周氏就凄惨多了,梳理得整整齐齐的头发被扯乱了不说,脸上还带了伤痕,血印子清晰,显然刚刚才被抓出来的。

    两人的模样落在楚老爷子眼中,气得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恨不得甩巴掌,两个蠢妇人,就知道吵吵吵,烦死个人!

    等到弄清楚争吵的原因之后,楚老爷子只剩下颤抖着身躯喘粗气:“那屠夫家的女人为什么送肉,你们两个知道么?”

    把人丢下了吵个不停,甚至连人家的目的都不知道,简直是丢人丢到家里头来了!

    两人怔愣住,随即转头看向恭敬立于一侧的方佳怡,齐声道:“她应该知道。”

    方佳怡忙道:“爹,相公,我的确知道…”

    好看的眼睛看向楚容,犹豫了下,仿佛不知道该不该在楚容面前开口。

    楚开翰眉心一跳,下意识抓紧了楚容。

    楚容看了他一眼,笑容晏晏道:“你说吧,事无不可对人言。”

    心下却是发沉,该死的大胖子,还真的叫他家老娘上门说亲了,不知道家里人知道了,会不会因为屠夫家吃不完的猪肉应下这门亲事?

    方佳怡面带担忧道:“王嫂子有意聘我们家小五为儿媳妇。”

    聘为妻,纳为妾,许正妻之礼,目的何在,羞辱与否,不足外人道,至少表面上礼数分毫不差。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