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11章 来呀,互相伤害呀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1章 来呀,互相伤害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只一眼,钱老就认出了楚容的身份。

    “小丫头,没想到这碧玉山庄的主人是你。”钱老看了一下身上满是颤动银针的人,一时间没有觉察什么,而是看着楚容笑道。

    碧玉山庄这些人可谓是打眼得很,将不起眼的花花草草做大,叫很多从来没接触花草之人习惯了逢年过节买一盆花摆在家中。

    似乎变成了一种风俗。

    也有不少人跟随着栽种花草,但样式总没有碧玉山庄出来的精致好看,经过细心雕琢的花草,带着美好的祝愿走进人们心中。

    碧玉山庄成为不可代替的存在。

    谁也没有想到,神神秘秘的碧玉山庄背后,竟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丫头。

    楚容抬起头,汗哒哒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皱着眉片刻,道:“可是当年救了我爹和小哥哥的神医?”

    当年楚开霖中了蛇毒,是一个苍老的神医出手,才拉回来两个人的性命。

    后来楚容却再也见不到他。

    钱老捋着胡须点头,道:“正是老夫。”

    楚容忍不住道:“你家公子近年可是安好?”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位神医和望月哥哥关系匪浅,当年才会提及欠下一个人情,可望月哥哥现在命在旦夕,老头子似乎没有发现躺着的几乎死去的人就是他家公子?

    钱老面色微微僵硬,眉宇之间飞快趟过一丝疲惫,道:“公子自然安好…起开吧,老夫不知道你这针法何处学来,有几分精髓,却不够力道。”

    楚容毫不犹豫的抽身,不管望月哥哥为什么落到这种地步,会不会仇人是什么人,也不管这老头子心中什么猜想,会不会谋害望月哥哥,此时,只能相信老头子。

    钱老一诊脉,脸上的神态瞬间变了。

    附身,轻轻撩开粘在额头、脸恻的长发,钱老脸上浮现了激动之色,喃喃自语道:“公子…公子…可找到您了…”

    当下不再有任何保留,拼尽全力施救段白黎,同时,以男女有别为借口,将楚容打发了出去。

    见状,楚容知道老头子认出了望月哥哥的身份,暗暗松了一口气,赌对了,神医老头子这激动得好似找到亲生爹娘的模样,看来是不会谋害望月哥哥的,心口担忧一放,顺势离开了。

    刚踏出房门,就看到平叔搓着手,焦虑的来回走动,似乎有什么急事,碍于她在里面忙着,而徘徊在门口。

    楚容微微挑眉,扭头看向玉儿:“去给打点热水来,我要沐浴更衣。”

    玉儿忙点头,急匆匆跑了出去,片刻又跑了回来,手中厚厚的披风穿在楚容身上,道:“小姐进屋等着。”

    苍白虚弱的模样玉儿并不是第一次见,但每一次都心惊肉跳的,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少爷知道。

    楚容点头,叫了平叔走进旁边的厅堂。

    一杯热茶下肚,楚容抬起头,道:“平叔有什么事你说吧。”

    平叔低着头,恭敬道:“小姐,今日花卉已经装车可以送到花房去,我就让人去花房送个信,好腾出位置来安放,可是这人一去不复返,我担心…”

    楚容接话道:“担心出事了?”

    平叔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紧皱的眉头泄露他的焦灼不安:“后来我又拖了人去看,却依旧没有消息。”

    就像一颗石子落入大海之中,什么都得不到回应。

    楚容捧着茶杯沉默,片刻后道:“你让人准备一下,一会儿带着要送出去的花跟我走。”

    平叔面露不赞同:“小姐打算亲自前往?”

    楚容点头:“我大哥在花房。”

    所以要亲自去看看,确定没事才能放心。

    平叔无言以对,叹一口气道:“那我跟小姐去吧。”

    兴许还能帮上什么忙,花房这地方人鱼混杂,进出的人特别多,小姐一个小姑娘,没人看着不太好。

    楚容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想了一下便点头同意了。

    热水仔细清洗身上的汗渍,一碗热腾腾的鱼肉小粥下肚,楚容便带着整整一车的花盆朝着城里去。

    ……

    “这盆也给我抱走,还有这盆!”

    一白纱遮面的少女行走在花房之间,细腻的手指随意点着几盆花,叫身边跟随的一群人将它抱走。

    身后,楚开翰始终面带微笑。

    少女回过头:“还有什么好看的花么?还是只有这一些?”

    楚开翰拱手一礼,不卑不亢道:“小姐心中有何喜爱之花可言明,在下好找出来送到小姐面前。”

    少女美眸一瞪:“我什么花都喜欢,只要长得好看,我就会将它买下来,你也不用担心我没有银子,我一定会付银子的。”

    楚开翰忍不住笑了,道:“是,小姐所言极是,那在下这就让家里人送花来?”

    “去去去,快去!好看的花都送过来!”少女仓皇转身,好看的眼瞳浮现一层水雾,眼底深处带着羞恼。

    楚开翰笑了笑,转身招来人吩咐了一句。

    这时,一人跑了进来,在楚开翰耳旁说了几句,只听楚开翰道歉道:“小姐且看着,看中的交给身边伙计,家里送花来了,在下去安置一下。”

    少女却是不信,只是送花来,会叫这个好看的少年眉开眼笑?一定不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送来的花中还有一朵少年喜欢的!

    “既然到了新花,那本小姐就跟你一起去看,若是看上了直接搬走,免得再浪费来回搬动的功夫。”说完也不等楚开翰回答,直接绕过他,大步而去。

    楚开翰无奈一笑,跟在身后走了去。

    另一边,楚容看着花房外等候的家仆,一时间了然于胸,道:“你们进去通报一声,带几个兄弟来把花卸下来摆放,若是大哥在忙,只需告诉他一声送花来了便可,若是不忙,就告诉他我来了。”

    平叔点头,亲自下了车跑进去通报。

    很快,小伙计训练有素的搬运花盆,楚容眯着眼睛打量花房。

    花房完全交给了楚开翰,楚容便很少搭理。

    奢侈的琉璃铸就而成,清晰看到里面摆放两旁的花卉,五颜六色,色彩缤纷,来往的人很多,不久之后就是过年,含苞待放的水仙花和花开艳丽的三角梅、金灿灿的观赏橘尤为受欢迎。

    楚容微微一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逢年过节的,三里镇的人习惯摆上一盆好看的花,寓意美好的祝愿。

    “小妹,你怎么亲自来了?”

    楚容转身,脸上的笑容深刻了三分,道:“大哥不忙么?看门外这衣着不俗的家仆,我猜测里面来了大人物,大哥忙着招呼,竟然还能够抽身?”

    楚开翰却是沉了脸,皱着眉道:“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伸手一抓,才发现自家小妹的手冰得像冬日里的水,面带责怪道:“怎么回事?你老实交代!”

    楚容轻咳一声,道:“大哥不必担心,我没事真的!”

    楚开翰眼神一扫:“身体不舒服为什么还跟着来?给我回家躺着去。”

    楚容嘿嘿两声,视线一动,一个纤细美丽的少女映入眼帘,果断转移话题道:“大哥,这位是…”

    楚开翰瞪了楚容一眼,而后解释道:“这位小姐前来买花,要的量大,正好你送了新的来。”至于身份几何他还真的不知道。

    少女面带微笑,隔着轻薄的白纱,都能感觉到甜甜的笑容,上前一步道:“原来是楚公子的妹妹,有劳你亲自跑一趟,家中长辈爱花,这一次看到此地花房种类繁多,便驻足停留,多买了些许。”

    楚容含笑点头,扭头看着两三辆精致的马车,依稀可以看到大小不一的花盆,这叫多买了些么?明明差点搬空了整个花房好么?

    不过人家出钱买,管她买多买少,笑道:“大哥你忙着,我到处逛逛,黄昏时分回来找你,我答应了小哥哥回去吃晚饭的。”顿了顿补充道:“带上你。”

    楚开翰面露不赞同,小妹现在一脸白色,一个人在外面闲逛,真叫人不放心。

    似乎看出楚开翰的担心,楚容直接道:“我带着人的,平叔会帮我赶车。”

    楚开翰看了一眼平叔,终究是点头了,道:“你乖乖的别乱跑,找间茶楼喝茶,买点胭脂水粉什么的,乖乖等大哥知道么?”

    楚容笑着点头,礼貌的朝少女行了一个礼,而后告别离去。

    “楚公子同令妹感情真好,叫人羡慕。”少女柔柔道。

    楚开翰笑道:“一起长大,血脉相连,怎能不好?”

    呵,多少一起长大、血脉相连的兄弟姐妹斗得你死我活?少女心里闪过一丝悲凉,面上却带着浅笑,目光柔柔的看着楚开翰。

    也许,这个男人真的可以助她脱离苦海。

    楚容真的听话,找了间茶楼喝茶,平叔面带羞赧,道:“是我没打听清楚,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劳累了小姐。”

    原以为花房出了事,才会叫派出去的人了无音讯,现在看来却是来了个大主顾,人手不够被留下来帮忙了。

    这么一个大乌龙,是他失职了。

    楚容摆摆手,道:“平叔不要自责,现在时间尚早,平叔去逛逛吧,难得进城一次,我记得玉儿喜欢吃街尾那家的烤红薯。”

    平叔眼带几分湿润,恭敬退了出去。

    没人之后,楚容身躯一垮,大咧咧盘腿坐在宽大的软榻上,手里抓着一把瓜子,目光透过窗户看向自家的花房。

    真是不容易,花房的修建严卿可是出了大力气,走关系,送礼物,打通了城里的魑魅魍魉手中要道,还要到处寻找她口中玻璃,花了重金才建起这么一座花房,冬暖夏凉,独一无二。

    得找个机会好好请他吃饭,嗯,叫上姐姐好了。

    楚容胡思乱想着,就在这时候,一道胖胖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楚容面色一变,想也没想,果断扔了瓜子追上去!

    这人是曾经抱走的胖女人,当年拐走孩子的帮凶之一。

    几个闪动,楚容便接近了胖女人,而街上的人只是觉得一股莫名其妙的风刮了过去。

    “不了不了,我再也不敢了,当年那些孩子被拐,后来京里贵人相救,老娘差点吓死,要不是我跑得快,早早离开了三里镇,早就变成一捧骨灰了,心有余悸,我不敢再做拐卖孩子的事了,还请几位另请高明吧。”

    胖女人的声音带着后怕,楚容攀着窗台,透过缝隙看了进去,五个人,男男女女都有,一个个气势内敛,显然身手不凡。

    而胖女人惶恐拒绝,在一把刀架在脖子上之后,歇了拒绝的话。

    “你没有拒绝的资格,实话告诉你,若是不找到五十个,那你家里那十来个小子就补上空缺。”冷漠的话语砸在胖女人身上,满是横肉的身躯一颤,竟是跪坐在地上,一脸绝望。

    “你们,你们完全可以买人,每年卖儿卖女的多得是,何苦去抢好人家的孩子?”胖女人垂死挣扎,当年的事闹得太大,在外躲了很多年,才敢带着家人落叶归根,现在,又要重操旧业了么?

    她心里是不愿意的。

    楚容悄悄的离开了,直接朝着县衙奔去,三里镇的县令还是不错的,风评很好,相信把消息透露出去,县令大人一定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结果。

    报了信,楚容安心的回到茶楼等候,没等到楚开翰,倒是等到了一个从小打到大的冤家。

    出身屠户之家,几个哥哥先后接手杀猪,现年十五岁的小胖子从小伙食就好,小时候胖乎乎,长大后人高马大,十分的壮硕。

    此时,拎着一把杀猪刀,气势汹汹的瞪着楚容:“你一个丫头片子不好好呆在家里,到处撒野像什么话?简直就是野丫头,我爹说得对女人不收拾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男人的话就要听从!”

    楚容淡定的喝茶,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

    这小胖子小时候被她无数次揍,几乎是见一次打一次那种不死不休的交情,后来忙着碧玉山庄的事,倒是很少看到小胖子。

    “给我滚回去,听到没有?”小胖子…现在的大胖子怒气冲冲瞪着楚容,见她表情没有一丝害怕,不由得放大了声音,脸上横肉颤抖着,煞是凶悍。

    要是别的小姑娘,定然当场放声大哭。

    但楚容明显不是,你大声,我一定比你更大声!

    猛地一拍桌子,楚容站了起来,大声道:“你是哪棵葱?哪瓣蒜?姐姐喝杯茶碍着你毛事了?”

    来呀,互相伤害呀!

    当年能够撂倒小胖子,现在一样能够撂倒大胖子!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