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10章 给他最后的体面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0章 给他最后的体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老头子!我说的话哪里不对?她一个丫头片子这么凶狠的残害幼弟,难道不该好好收拾一顿么?”刘氏鼓着双眼,抱着楚开焰,一手指着楚容,眉宇之间凶悍无比。

    楚老爷子一个头两个大,孙女不是省油的灯,这个老太婆还只会虚张声势的大吵大闹,吼道:“那你想怎么样?狠狠打她一顿?还是杀了她补偿?”

    能杀了当然好!

    但是刘氏对楚容还存在着恐惧,那年那小小孩子杀气腾腾的模样深深刻在灵魂之中,每每看到她就忍不住想起来。根本不敢对楚容动手,最多也就过过嘴瘾罢了,而且也要有身边人存在才敢张口咒骂,否则,她怕死得不明不白。

    心中转了好几圈,却只能暗恨着,面上坚定道:“自然是教育!她才多大的孩子?心思这么恶毒,简直不像话,家里孙子孙女可都大了,要说亲的,有这么一个恶毒残忍的孙女,我怕没人刚上我们家?!依我看,叫她跪大堂三天,只喝水,好好反省,叫她知道天高地厚,知道什么是害怕!”

    这时,楚长海和方佳怡赶了过来,抢过楚开焰认真打量了下,然后抓着他擦伤的手,痛心疾首道:“爹,你看,焰儿是调皮了些,可是这么多年来,从来不曾受到委屈,你看看,不过刚回来就受伤了,沙子藏的那么深,这该多疼?我这当娘的心疼啊!”

    楚开焰十分配合,小嘴一瘪,想开口,哇哇大哭起来:“爷爷,好疼!焰儿好疼!是不是要死了!?焰儿是不是要被疼死了?”

    这一哭可把楚长海心疼坏了,楚开焰可是他亲自带在身边教养的,手把手看顾着从摇摇欲坠,一步步学会走路的,什么时候哭得这般撕心裂肺?

    楚长海冷着脸看向楚容,沉声道:“五丫,四叔只问你一句话,你如实道来。”

    楚容心里冷笑一声,这个四叔啊,面上却是恰到好处的疑惑:“四叔请问。”

    “焰儿可是你推倒的?”

    “不是。”

    “那你怎么解释他一个五岁的孩子说你推的他?”楚长海似乎知道楚容会矢口否认,上前一步,目光直逼楚容,想从她眼中看出什么。

    楚云挤了过来,仗着比楚容年长,身高差别大,直接将她挡在了身后,道:“四叔这话好生有趣,楚开焰为什么摔倒你要去问他,小妹怎么会知道?”

    “就是她推我的!就是她!”楚开焰年纪小,又是从小被宠爱长大的,向来说什么就是什么小霸王,只觉得所有人、包括新出现的兄弟姐妹,那也都要听他的话。

    他说楚容推了他,那就一定是!

    方佳怡抱紧了他,哭的梨花带雨,带着凄楚与委屈道:“海哥,算了,都是我的不是,要不是我…怎么会出现这种事?罢了,我带着焰儿、月儿回娘家好了,这样海哥就不必为难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楚长海打断了:“你胡说什么?这事我会解决的。”

    方佳怡一脸感动又为难的看了看楚容,最终咬着牙默默垂泪,美人娇弱如花,欲言又止的模样叫人为之动容。

    楚长海轻轻搂着她,道:“爹,娘说得对,五丫年纪还小,却也是不小了,妻贤夫祸少,何人敢娶?反倒累了一众兄弟姐妹,据我所知,大郎正相看人家了吧?若不加以管教,今日敢推倒焰儿,明日就杀人放火了,为家中招致大祸,还是还小惩大诫一番为好。”

    口中这么说,眸光沉了又沉。

    本不该为了一个孩子计较,然,二房的猫腻太多,若是不撸清楚了,根本无从下手。

    他,更想知道,背后的师傅究竟存在与否!

    楚老爷子点点头,大孙子可是心头一牵挂,断不能误了前途,正想开口,一脸苍白之色,身躯消瘦的楚开霖走了过来,十二岁的孩子,眉宇之间一股叫人无法忽视的清贵之气。

    明明只是个泥腿子!

    楚长海心惊不已,七年,足够改变很多,但农家人最多长了身高变了容貌而已,但是这二房的孩子…

    一个比一个叫人招架不住。

    “四叔此言差矣,小妹年幼不懂事,爹娘自会管教于她。”你一个四叔而已,还管不到兄长房中之事!

    楚开霖看向楚开焰,冷静的眸光深处,看不出波澜起伏,仿佛眼瞳之中倒映的人只是一个外人:“且,说谎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从小受宠,回了楚家,爷奶疼爱关心,叔伯婶子们碍于楚长海读书人前途不可限量而给予几分宽容,堂哥堂姐对他好奇多于排斥而让着他。

    叫楚开焰生出一种错觉,所有人都应该疼着他,让着他,乍然看到一个苍白得像鬼一样的堂哥,还用阴气森森的目光看着他,楚开焰狠狠吓了一跳:“我、我没有说谎!真、真的是她推我!”

    楚老爷子心疼极了,老四的孩子,也带着老四的天分,他怎么忍心看他这般无措?

    忙开口道:“五丫,这事终究是你这个做姐姐的不对,弟弟刚回来,没道理冤枉你,而且你也不小了,很多事你爹娘纵容你不曾教导你,反而害了你,这一次,爷爷罚你跪大堂…一日夜,好好反省,你可服气?”

    服气?

    简直荒谬!荒天下之大谬!

    “爷爷宁愿相信一个刚见面的孙子,也不愿意相信从小看着长大的孙女…是了,孙女哪有孙子值钱?不过…”楚容面带自嘲,而后面色一动,变得冷漠,道:“我这人最讨厌被人冤枉,所以…楚开焰是么?我眼中可没有不能打孩子的认识,你给我记住了,是我推的你,所以我一定会推你一次,但是推倒的结果是伤了残了还是死了,那就不是我能够控制的,小心了,孩子。”

    邪恶无比的话在楚开焰耳朵里炸开,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我、我才不怕你!”

    不怕你哭什么哭?

    楚容翻了翻白眼,其实就是一个熊孩子!

    扭头,笑道:“真是抱歉,爷,师傅今日有急事召见,跪大堂什么的押后吧。”等她真的将熊孩子推倒了在接受惩罚。

    楚容意味深长的看着楚老爷子,多年的接触,老爷子看懂了楚容的深意——不曾做过的事不承认,等她做过了一定认。

    楚老爷子只觉得一张老脸被扔在地上踩!

    老四不在家,家里需要二房几个孩子的帮衬填补无以为继的收入空缺,所谓拿人手短,这些年便睁一眼闭一眼过去了,任由二房的孩子争相冒头乱窜,但是老四回来了,昨夜父子秉烛夜谈,还给他…

    当下,大家长威风拿了起来:“怎么?长辈的话你敢违逆么?”

    楚容挑眉,这是底气回来了?

    “不敢,爷爷,不过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傅他老人家再三言明有急事,我不能违逆,待我归家,再接受爷爷责罚,如此可好?”

    接受惩罚?不过是说着玩罢了。

    楚老爷子与楚长海这一番说唱,不过是想要探听她背后的师傅吧?既然如此,便如了他们的意又如何?

    “师傅说了,教了我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出师了,我猜测,不久之后,师傅定然会来到家里一趟。”

    楚老爷子眉心一跳,急忙去看楚长海。

    楚容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的记在心里。

    楚开霖抿着唇,掩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握了起来。

    楚云皱着眉,抓着楚容的衣角,目光闪过一丝光芒。

    “一个野种而已,怎么就没摔死?人贱命也贱!”赵氏刻薄的话语讽刺的插了进来。

    楚长海面色立刻黑了下来,扭头,毫不犹豫甩过去一巴掌!

    啪!

    鲜亮的五指印在赵氏苍老的脸上瞬间肿胀了起来,赵氏愣了下,随即张牙舞爪的朝着楚长海撕了过去,因为读书而娇生惯养的楚长海哪里受得住?当下被扑倒了,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爪子。

    方佳怡大惊失色,连忙出手去帮忙。

    这女人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又哭又嚎,惊慌失措,下手却是极为有分寸,专门阻扰赵氏,反而叫羞恼至极楚长海得了机会,揪着赵氏一阵打骂。

    刚刚被威胁了一番、手掌伤口进了沙子、疼得不行的楚开焰扯着嗓子哇哇大哭。

    刘氏心疼得心肝肉的叫,楚老爷子脸色铁青,微微弯曲的身躯激烈颤抖着。

    一时间,叫骂声,哭喊声,惊天动地,一些村民闻声而来,攀爬在围墙上、门缝上,想法眼睛看大戏。

    楚容呵呵两声,其实不用她出手,这四叔就会将自己玩死,一个秀才老丈人,一个家财万贯老丈人,两方都不是好惹的,加上已经被逼疯了赵氏,绵里藏针的方佳怡,简直不要太热闹。

    唯一叫人心疼的就是两个双胞胎弟弟了。

    抬眼一看,果见两个七岁的孩子八爪鱼一样分别缠住楚长河和孟氏,小身躯颤抖着,叫两人急得团团转却又不忍心将他们撕扯开。

    看来,今天理不清楚两个女人的关系是不会罢休了,楚容动了动脖子,抓着楚开霖的衣服往下拉,在他半蹲下来后,附在他耳旁道:“小哥哥,我就离开了,今晚和大哥回来吃饭。”

    楚开霖点了点头,脸色苍白的他这会已经带了困倦之色,道:“大人的事我们插不了手,各自安好便可…早些回家。”

    楚云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了一个鸡蛋,直接塞到楚容手中,温温热热的。

    ……

    碧玉山庄。

    刚踏进来,就感觉的一股浓郁的焦灼之气。

    楚容加大了步伐,抓住了急匆匆捧着脸盆的玉儿,道:“发生什么事?这般惊慌失措?”

    想来也只有望月哥哥出了什么事吧?

    果然…

    “小姐你可算来了,昨夜开始,这个人就高烧不退,汗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掉,一大早我爹请了大夫回来,还动用了银针,最后摇摇头说,‘老夫无能为力,你们准备后事吧’,小姐,这人就要死了,爹娘说给他留点最后的体面,换上干净整齐的衣服,清清白白的走…”玉儿含着两泡泪,说得又快又急,隐隐又带着解脱。

    楚容皱了眉,大步走了进去,同时道:“再给我请大夫,让他带上最好的药材,吊着命的好药。”

    玉儿愣了下,随即跺了跺脚,着急道:“这人都要死了,还浪费银子干什么?能给他一份体面,入土为安已经是最大的恩德了,小姐你…”

    只是,门口已经没了楚容的身影。

    玉儿咬了咬牙,终究还是跑去叫大夫了。

    房内,楚容看一眼面色成灰白色的段白黎就知道大夫说的话没错,这人根本就活不成了。

    “小姐,你怎么进来了?快出去!这等晦气之地,你一个小姑娘还是不要沾染得好。”玉儿的娘,碧玉山庄唯一的厨娘忙挡住了楚容的视线。

    开玩笑,出了意外而死的人处处都是忌讳,怎么叫小姐看了去?

    眼前都是胸脯,楚容后退了两步,轻咳了一声,道:“平婶子过虑了,一个将死之人还能把我怎么样?平婶子去门口守着吧。”

    主家命令不可不听,但是这将死之人…再三劝说了没有用,平婶子只能放弃,带着沉重的心事走了出去。

    算了,等着人死了之后,再请人看看风水,洗去这晦气好了。

    门开了又关,楚容也卸下了掩饰,毫不犹豫爬到床上去,从墙角摸来一个小布包,嘀咕道:“反正你都要死了,死马当成活马医,这些年我别的学得懵懂不知,就这套救命阵法还算拿得出手,但愿我全力以赴,能够留住你的小命,望月哥哥,你可要争气啊!”

    到底不是专业医师,楚容会的也就是当年付出大代价拯救了三婶陈氏的那针法,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救下段白黎,但…死马当活马医了。

    深吸一口气,楚容瞳孔变了几变,一股十分古怪的暗茫在她眼中流淌,视野之中,几道微不可查的红色小点落在段白黎身上。

    扯开被汗水浸泡湿透的宽大里衣,毫不犹豫的下针,每一针落下,楚容的脸色就白上一分,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汗水滂沱之人换成了楚容。

    而这时,大夫也来了,还是一个熟人,有过一面之缘的熟人。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