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09章 我,也想保护你们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9章 我,也想保护你们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四弟这话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两个孩子可怜,父母的矛盾恩怨,不该牵扯孩子,这才给予几分关注,要是你不愿意,直接说出口就是,何必用话刺人,我可比不得你们读书人,说话弯弯绕绕的。”楚长河很生气,严卿这么一解释,他就明白了。

    大概就是觉得他这般关心孩子,其实同四弟妹有染的意思吧?

    简直…简直荒唐至极!

    “二哥何必激动?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曾做亏心事,还怕别人说道?”楚长海笑道,眼底深处却是浓浓的讽刺,之前只是猜测,现在却隐隐肯定了。

    楚长河气得大喘粗气,身体本就不好,一下子白了脸,孟氏更生气,好端端,自家男人被扣了帽子,正想说什么,却听到自家小女儿道:“四叔说得对,身正不怕影子斜,而且举头三尺有神明,想要推卸责任,想要无辜冤枉别人,那也要考虑能不能承受后果,对么,四叔?”

    孟氏拧眉,看着楚容面露不赞同,大人说话,小孩子插嘴是一件极为不知礼数的事,一些德高望重的老者,最是厌恶,觉得没有教养。

    五丫她…

    然而,不待她多想,楚老爷子道:“都住口,一家人吵吵闹闹像什么话?没看到严公子在这里了么?老二媳妇,带着五丫回去,还有老二,身体不好就不要出来晃荡,至于七郎八郎…”

    楚老爷子呷了一口,吐出白烟,道:“就跟着你们回去吧,晚上送回来。”

    楚容闭了嘴,眸光微闪,看来老爷子有心偏帮楚长海啊,所以,才会送走孩子,想要借此机会拿下赵氏,叫她同意方佳怡的入门。

    果然,所谓的礼义廉耻,在喜爱的孩子面前完全退避三舍。

    而且,方家方员外可比一个酸秀才当亲家,来得好多了,毕竟他们家没什么银子,科举路需要源源不断供应,打点铺路都是需要银子的,有了方家支持,楚长海的路会平坦很多。

    但是,有一就有二,谁知道抛弃糟糠妻之后,会不会在京城遇上什么美色,进而抛弃第二次?

    不管怎么样,楚长海的事与她无关。

    楚容不再说话,跟着孟氏,同严卿、楚长河一起离开了。

    阳光已经西斜,将影子拉得老长,斑驳树影投射缤纷光斑,璀璨夺目。黄昏的阳光没有一点热度,冷风钻入脖颈之中,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冷么?”孟氏牵着楚容,低头温声道。

    楚容揪着衣领子,挡住冷风的侵袭,摇头道:“不冷。”

    只是深秋而已,最冷的冬天还没有来。

    孟氏点头,只是将手紧了三分,将温度传递过去,楚容昂首轻笑,她娘的温度还是那么温暖。

    回到家中,楚云立刻迎了上来,麻利的将两个孩子抱走,而后送来了热腾腾的水。

    一碗水下肚,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

    “孩子爹,你进来,我有话对你说。”孟氏高冷的看着楚长河,传递夫妻之间的默契,生气,她在生气。

    楚长河咧了咧嘴,朝几双亮晶晶的眼睛扫了一遍,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而后跟着孟氏踏入房间。

    啪!

    帘布被重重放下,发出沉闷的声响。

    嘭!

    门被重重关上,外门几个人下意识跟着颤抖了一下。

    “我丈母娘生气还挺可怕。”严卿一来就挤在楚云身侧,面容都缓和了下来。

    楚云担忧道:“啊卿,你说,你说娘会不会打爹?”

    这么多年,爹娘从来不曾出现这种事,乍然需要关起门来解决,定是有他们不知道的事在,不过娘应该会顾忌爹身体不太好,不会打他的吧?

    心有担忧,小眉头就拧了起来。

    严卿跟着揪起了心,忙道:“不会,不会,小百合不要担心…”

    说罢,还用手指去抚平楚云的眉头,一脸心疼坏了的模样,丝毫不考虑旁人,简直不忍直视!

    楚容嘴角抽了抽,果断而直接的拉着小哥哥楚开霖走人,这伤眼睛的一幕不适合小孩子看。

    严卿余光目送两人离开,再看一眼紧闭的房门,心念一动,伸手将楚云抱入怀中,忍着上扬的嘴角,道:“我们四叔啊,有意拿两个孩子说事,以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小百合,之后家里不会太平,你随我回府怎么样?”

    楚长海的目的仅仅是接纳方佳怡么?定然不是,还有二房,二房这些年的地位迅猛提高,当中藏着多少事,楚老爷子等人也许看不到,也容易被蒙蔽过去,但楚长海不会,这人心眼子多得很。

    也许,楚长海知道了二房某些事,才抓着不放。

    心思百转,严卿最担心的就是小百合了,这丫头被保护得单纯,虽然偶尔有点小调皮,但都是无关痛痒的小打小闹,哪里玩得过别人的算计?

    还是带在身边放心些。

    楚云毫不犹豫的摇头:“我不,我的家人在这里,就算真的有什么事要发生,我们一家人也要在一起面对。”

    “那我怎么办?小百合…”严卿忍不住叹气,意料之中的拒绝。

    这家人最奇怪,旁人兄弟姐妹多了,那都是恩怨矛盾多多,甚至恨不得对方去死,而这家人,简直就是没了兄弟姐妹活不下去的架势。

    不可理喻!

    楚云仿佛才发现自己坐在严卿怀里一般,小脸蹭的红了起来,直红到脖子,僵硬着身躯,结巴道:“我、你…什、什么你怎么办?严公子名头响亮,谁敢欺负你?”

    严卿轻笑出声,指尖擦过她红得滴血的耳朵,轻声道:“你啊,敢欺负我的人小百合当得魁首…”

    外面的粉红泡泡被一道门挡住了。

    楚容抱着厚厚的楚氏字典,脸上不由自主带了惊讶与骄傲,抬头赞道:“小哥哥好生厉害!”

    字典之中有拼音,有对应的文字解析,还有一首诗,每一首都不一样,最重要的是,整本翻阅下来,竟然想不到一个错别字。

    楚开霖淡淡看了她一眼,随手抄起一本书,静坐无声读了起来。

    楚容突然道:“小哥哥打算科考么?”

    楚开霖摇头,直言不讳道:“不想,我想写书。”

    写书?是她想得那个意思么?

    楚容惊疑不定,一本书页装订整齐的蓝皮书出现在楚容面前,上面写着几个字:三里志。

    翻开一看,第一个地方便是香山村。

    楚容隐隐有了猜测,道:“小哥哥可是想要将每个地方的风土人情汇集于册?”

    楚开霖点了点头,随即又拿出一本,相对于三里志显得耀眼,上面是手绘人像,上书:青容传。

    翻了几页,大概是讲一棵树成精之后取名青容,而后行走人间的故事,楚容兴趣大涨:“小哥哥写志怪小说?”

    “小说?”楚开霖微微挑眉,唇舌咀嚼这两个字,而后道:“对,闲来无事随意之作…”

    而后是一沓不算薄的银票。

    楚容微微瞪眼:“……”

    不知不觉,家里的小哥哥竟然不声不响的赚了这么多银子?什么时候银子变得这么好赚?

    却听楚开霖道:“卖了两本书和一幅画,此为所得报酬。”

    楚容捂着心口,人家两本书和一幅画,可比她风吹日晒雨淋好几天所得的要多得多,简直人比人气死人!

    还好,这人是她哥!

    “小哥哥…”楚容想不出话语来赞美,直接而果断的竖起来了大拇指。

    原本以为小哥哥会科考,毕竟,当今圣上可是对寒门学子照顾有加,加上实打实的好处,读书人不科考的人除了那些考不上的,还真没什么人了。

    似乎知道楚容所想,楚开霖道:“我曾说过,有朝一日荣耀与光华照射于身,小妹,后来我知道了,所谓的荣耀与光华,并非旁人所给,而是自己争取。”

    秀才,他会去考,仅仅为了一个名头,为了一个身份。

    但之后便不会再涉足,且不说能不能玩得过那些奸诈多变的官员,就说眼下,他的身体也不容许多加操劳。

    楚容一脸懵逼:“……”

    突然变得高深莫测是怎么回事?

    楚开霖摸了摸她的头顶,道:“我,也想保护你们。”

    屋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楚容心有所感,楚开霖兀自看书,倒也温馨和谐。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被窝里爬不出来的楚容就被疯狂的争吵声吵醒了,顶着一头乱发,一肚子火气,楚容扭曲着脸冲了出去。

    楚云眼疾手快将她捞了回来,急忙道:“小妹乖,再去睡觉,外面没什么事,就是四婶和小四婶吵了起来而已。”

    小妹的起床气似乎更加严重了。

    楚容晃了晃脑袋,烦躁得不行,却还是听话的回了床,蜷成一团,将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然,并没什么用。

    土块加稻草做成的屋子,根本没什么隔音效果。

    争吵声声入耳,还伴随着砸碎了锅碗瓢盆的声音,这架势,能睡得着那就是死人了。

    认命的爬起来,穿上衣裳,三两下将头发束了起来,打着哈欠走了出去。

    空荡荡一片,只有她一人。

    不用想也知道,家人都去外面看热闹了…咳,是帮忙劝架去了。

    果不其然,远远的就看到爹娘和姐姐、小哥哥,严卿那个不要脸的男人已经回去了。

    “姐姐,我只是想要给海哥做一顿早饭,我们在家都是这样的,再说了,孩子们还小,不能饿肚子,会长不高的。”小四婶方佳怡声音柔美,带着委屈。

    赵氏已经疯了,声音尖锐而高亢:“谁是你姐姐,我爹娘就生了我这么一个闺女,可当不起你这声姐姐!还有,饭菜轮不到你来做,给我滚去洗衣服,没看到一屋子的衣服没洗么?你眼睛瞎了么?”

    “姐姐,礼数上你就是佳怡的姐姐,衣服我已经吩咐下人清洗了,姐姐你不必记挂。”方佳怡温柔道。

    与之完全相反,曾经温柔的女人,在七年的惶恐畏惧之下,生生变得敏感多疑,并且粗俗不堪:“再叫一声看看?老娘不宰了你!还有你那对野种!全都不得好死!”

    “你够了!胡闹也要有个度!”楚长海急匆匆而来,掠过赵氏,将方佳怡揽入怀中,还贴心的询问有没有受伤,而后,怒吼赵氏。

    争吵之中,楚容也算听明白了,大概就是方佳怡想要做饭不想洗衣服,偏偏赵氏拿捏着方佳怡,逼着她去洗衣服,于是就闹了起来,激动之下,厨房里的锅碗瓢盆遭殃了。

    啧啧两声,楚容环胸看戏。

    然而,有心看戏却不见得不会成为戏中一员。

    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在飞快靠近,楚容下意识往旁边侧开了身躯,然后就看到一坨影子扑倒在地上,紧接着便是撕心裂肺的哭喊:“啊啊啊!爹!娘!救我,焰儿好疼!”

    “哎呦!我的心肝肉啊!”楚长海和方佳怡还没反应过来,刘氏就先炸了,老太太步伐很快,抱起摔得结实的楚开焰,一阵心肝肉的叫,而后抬头,满是厌恶与仇恨的看着楚容:“你个赔钱货,小贱人,这么小的弟弟不知道爱护,竟然还恶毒的将他推倒!摔伤了可怎么办?杀了你都不足以补偿!果然是野丫头片子!”

    “奶奶,我好疼!姐姐好坏,竟然把我踢到了,肚子好疼!好疼!奶奶,焰儿会不会死啊?”小孩子,不过五六岁的年纪,搬弄是非的本事却是不小。

    扬着眉,用刘氏看不到的角度,对着楚容龇牙咧嘴,得意的笑。

    楚容面露吃惊:“……”

    这才安定了多少年?动不动骂人的性子怎么就回来了?

    扭头,看着姗姗来迟的楚老爷子,眼中带着意味深长。

    楚老爷子看懂了,抹了一把汗水,道:“五丫别当真,死老婆子有口无心的,你不要和她计较。”

    开玩笑,这孩子背后可是站着一尊杀人如麻的大神啊!不过想到昨夜老四说得话,心里又带了疑惑,是啊,这么多年从没看到什么师傅,没准是这死孩子胡说八道的。

    可楚容那疾如风的速度,着实叫人无法忽视,也只有背后有高人师傅教导,才能解释一身出神入化的奔跑速度。

    纠结了一会儿,楚老爷子还是决定先安抚楚容。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