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第208章 狐假虎威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8章 狐假虎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楚容绷着脸,道:“狐假虎威。”

    大哥忙着过年各种花卉的售出,这段时间很忙,能抽出时间回家已经是最大的让步,她爹的身体比不得旁人。

    只能借助严卿的力量。

    严卿这些人收敛了很多,但严氏公子的名头依旧响亮,包括楚老爷子在内,哪怕严卿是他们家未来的孙女婿、女婿、侄女婿,对他还是本能的畏惧。

    纨绔之名太过深入人心了。

    严卿眼珠子一动,面露几分幸灾乐祸,道:“你那四叔提前回来了?带了一窝魑魅魍魉回来,将家宅弄得不甚安定,需要本公子去镇场子?”

    楚容点头,在外人面前,好面子的楚老爷子不会将事情闹大。

    严卿乐了,昂首挺胸,手中折扇啪的一声打开,姿态翩翩的煽动两下,带了几分高傲道:“那本公子就屈尊降贵,勉为其难陪你走上一遭,小妹。”

    楚容呵呵两声,转头就走,看了还在发热的段白黎一眼,叮嘱几句,这才离开了庄子。

    玉儿看着严卿欲言又止,然而,严卿从不会去留意一个婢女,倒是将段白黎的存在忽略了。

    此时的楚家的确闹开了。

    “我不同意,我们家什么光景,哪有闲钱纳妾养野种?”赵氏几乎疯狂,双目赤红得吓人,一头青丝微微凌乱,就这么凶狠的瞪着跪在地上的人。

    楚长海、方佳怡,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楚长海丝毫不在意赵氏,这种事只要楚老爷子同意了,赵氏一个妇道人家只能忍着。

    拱手,一脸浩然正气、理直气壮道:“爹,世间好男儿三妻四妾是为常,儿子同佳怡两情相悦,后来同甘共苦,心心相印,儿子需要给佳怡和两个孩子一个身份,一个交代。”

    楚老爷子脸色铁青,农家子泥腿子出身的他,从来只知道一夫一妻,从没想过有遭一日自己的儿子会出现这种美色共拥之事。

    第一反应就是乡亲们怎么看他们?

    当年楚长海案首加身,多少眼睛盯着游学归来的楚长海,想看他如何继续书写辉煌,然,却是这等冷落糟糠妻之丑闻,简直是,简直是…

    楚老爷子手脚气得发抖,烟袋子里的烟丝抖落下来都没有注意到,这会听到楚长海理所当然的话,额头更是突突直跳。

    “你同甘共苦,我和儿子算什么?儿子,过来!”赵氏喘着粗气,凶狠的瞪着方佳怡,恨不得上前将她撕碎,同时伸手,招呼蹲在墙角、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已经七岁,却是一副惊弓之鸟的性子,听说自己父亲回来了,不是高兴,而是害怕,害怕有一个像他们娘的爹。

    听到赵氏的呼唤,俩孩子竟是扯着嗓子哭了起来,哭声惊天动地,隐隐有撕碎屋顶的架势。

    “嘁,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这么胆小,你们是属耗子的么?”楚长海带回来的两个孩子一脸鄙夷的看着哭得撕心裂肺的兄长,其中,男孩子更是出口讽刺道。

    楚长海斥道:“焰儿住口!”

    声音大,语气中却没有多大的指责意味,反而隐隐听出一种骄傲,看,这就是我亲自带出来的孩子,比别人养出来的强太多了。

    “是,爹。”焰儿,楚开焰恭敬抱拳,笔挺的行了个礼。

    楚长海更加满意了。

    小小的孩子,一本正经的模样着实叫老人家稀罕,这不,楚老爷子铁青的脸色微微缓和了,刘氏更是露出了笑容。

    十指有长短,反正都是自己的孙子。

    “焰儿是么?来,过来奶奶这里,叫奶奶看看。”刘氏笑得满脸皱纹,自以为慈祥和蔼,却不知,那张脸随着皱纹的加深,刻薄之相更加明显。

    然而,楚开焰却仿佛没有看到一样,露出天真的笑容,看一眼自家母亲,得到允许之后,才朝着刘氏走了过去,双膝跪地,甜甜的喊了一声:“奶奶,孙儿拜见奶奶!”

    奶音,带着欢喜,叫人疼入了骨子里。

    刘氏笑容更加灿烂,直接抱起了楚开焰,一阵心肝肉的好,完全忘了曾经也是宠爱入骨的双胞胎孙子。

    “你们两个是哑巴么?看到人不会叫?我让你们装哑巴!让你们装哑巴!就会哭,哭哭哭!哭丧呢哭?!”赵氏恼恨至极,尤其是别人家的孩子表现得这么好,显得自己的孩子更加入不了眼,当下抓了孩子,往腿上一按,啪啪啪就打了起来。

    “啊!”孩子惨叫连连,哭声刺入人心。

    楚长河皱了眉,看一眼四弟,只见他面色柔和的看着娘怀里的孩子,转过来看四弟妹腿上挨打的孩子时,那是一种嫌弃。

    身子一动,却被身边的孟氏按住了,扭头,只见孟氏摇头道:“你要知道,你这四弟狡猾得很,这会说不定在等你出头,好将我们家拉下水,你是家中一份子没错,有力气应该出一把,可是你想想身后的儿女,这些年他们容易么?帮不了他们,就不要拖后腿。”

    孟氏这话完全可以说冷血。

    但这话现实,这么多年过来,家中糟心事还少么?要不是几个孩子争气,在楚老爷子眼前有那么一席之地,他们家怎么可能拥有独立的厨房、独立开火做饭?怎么可能不用下地干活,甚至家务事少做很多?

    一切都是孩子们撑着。

    孟氏看得清楚,欣慰的同时也心疼。

    然,她一个妇道人家,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努力为孩子们守好后方,免去他们的后顾之忧。

    楚长河犹豫了,随即摇头,道:“别忘了,七郎、八郎也是我们家的孩子,流着楚家的血脉,断不能叫旁人欺负了去。”

    说罢,扯开孟氏的手,站了起来,果断走到赵氏身边,将两个孩子抢了过来,一手一个,安慰道:“别哭了,孩子,二伯在这里。”

    “二、二伯…”七郎楚开琉,八郎楚开璃,得楚长河的照顾并不少,也是家中少数不惧怕的人。

    这会被抱起来,只觉得跳到嗓子眼的心,重新落了以来。

    楚长河又安慰了几句,这才转身看着跪在地上的楚长海,面带几分嘲讽,道:“四弟这书可是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忘恩负义说得就是你这种人!”

    楚长海飞快的闪过一丝羞恼,而后挺直了腰背,道:“二哥这话什么意思?小弟自认不曾同二哥有过纠葛?”

    “嗤,你是不曾同我有纠葛,可是这孩子呢?生了不养,为什么要生?生下来了就该为他们的一辈子负责任!再者,你这些人从家中拿走的银子还少么?回来却是给家里一个沉重的打击,这个女人进屋,你想过四弟妹该怎么办么?你想过两个不曾见过父亲的孩子该怎么面对突然多出来的兄弟姐妹么?你想过家中能否帮你养着妻儿么?”楚长河鄙夷不屑,读书人,在他心中那就是神,圣洁无比,纤尘不染,却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畜生行径。

    和楚老爷子一样,泥腿子出身,骨子里只知道一夫一妻,拈花惹草了,那就是畜生!

    “你拿走的银子多少是四弟妹一针一线缝出来的?你却转头去养了别的女人,你置她何地?你还记得你老丈人是你启蒙恩师么?你对得起谁?”楚长河很少这么大声说话,也很少说这么多话,但是实在是憋不住了,这两孩子哭得人揪心揪肺的,不为他们争取一点,说不定会被赵氏折腾死!

    “二哥这话有失偏驳,海哥的银子我从来不曾动它半分,养孩子、养我自己的银子,全部都是我爹娘给我的!”方佳怡怒瞪楚长河。

    楚长海羞恼侵蚀了心肺,这个二哥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没有哪个男人喜欢从自己女人口袋里拿银子,拿了也就算了,偏偏还要叫所有人知道,简直就是羞辱:“二哥慎言,佳怡她是…方员外的闺女。”

    这话犹如一个炸弹,平地而起,轰炸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方员外,楚家人熟悉入骨的,曾经赠送一百亩良田的方员外,没想到这个方佳怡竟然是他们家的闺女!

    “哦,方员外怎么了?来来来,说与本公子听听,本公子和方员外倒是有几分交情呢。”严卿吊儿郎当的声音从门口穿了进来,打破了突然安静的场面。

    紧接着,门被推了开,严卿一掀袍摆,大步流星迈步而入,眼波流转,在众人脸上一扫而过,却停留在楚长河脸上,闪烁了片刻。

    楚容紧随其后,一言不发。

    严卿大咧咧扯了椅子一坐,随手塞给楚容一块小凳子,王霸之气流淌了出来,笑道:“嘛,再说一次啊,本公子没听清楚,方员外怎么了?方员外的闺女又怎么了?嗯?这位看着似乎哪里见过,可是…四叔么?”

    当年严卿和楚云的定亲可是沸沸扬扬,严卿这个地地道道的纨绔子弟更是深入人心,只要是三里镇的人,就没有不认识严卿的。

    楚长海更是记得家里有这么一位未来的侄女婿。

    只是…

    “严公子安好,小可楚长海,算起来…的确是严公子未来的四叔。”楚长海从没想过严卿会出现在家中,甚至觉得,二哥那女儿只会被严卿糟蹋,毕竟一个和他年岁差不多的纨绔子弟,最多也就玩玩而已。

    扫一下规矩坐在小凳子上,垂眸不语的楚容。

    楚长海心口一跳,这二哥家的孩子,比他心中的计较要更加难以对付。

    还有就是这严卿。

    “什么未来不未来?四叔客气了,你是小…云儿的四叔,自然就是本公子的四叔!四叔说说看,方员外可是得罪你了?严卿别的做不到,惩治一个小商户还是可以的,四叔想要怎么对付方家?嗯,关入地牢吃蟑螂、老鼠?还是安插个罪名满门抄斩?”这样大咧咧蔑视国法家规的人,也只有严卿一个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叫方佳怡吓得面色惨白,所有的底气,这么一瞬间轰然倒塌。

    这位严卿公子,还是记忆中那么可怕。

    楚容暗暗一笑,似乎出现的时候刚刚好,这女人拿方家压人,逼着一家人同意方佳怡进门,穷苦百姓可是抵抗不过一个员外,十之**会点头同意,但是严卿可以,县令都要给几分面子的人,方员外可没这么大的脸。

    楚长海面色一变,严卿的出现,完全打乱他的计划,扭头看一眼脸色惨白的方佳怡,觉得后续的事还是重新商量过,定下计划再说。

    心思百转,楚长海道:“严公子听岔了,并非方员外…开罪于我,而是同家人说起当年方员外的知遇之恩,说人不可忘恩负义。”

    严卿似笑非笑的看着楚长海,手中折扇煽动,怎么看都是风流倜傥的模样,偏生眼中的情绪叫人心惊胆战。

    不愧是大家族出身,哪怕在三里镇这个小地方长大,也抹不去骨子里那份尊贵与高深莫测。

    楚长海心中更加慎重。

    “这样,倒是本公子失礼了,老爷子,本公子难得上门一次,极为想念丈母娘手中的厨艺,能否给个恩典,叫丈母娘做一桌好菜?”严卿不再搭理楚长海的事,这人一看就是心有城府的人,楚家人肯定玩不过,最后的结果还是如了楚长海的意,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白费力气?

    不如和小百合亲亲爱爱,多好?

    楚容绷着小脸,好歹相处了这么多年,怎么会看不出严卿的死德性?

    不过她此行的目的不过是叫楚长海知道,想要算计二房,也要考虑后果能不能承受得住,目的已经得到,可以带着父母撤退了。

    看一眼趴在自家爹怀中抽抽搭搭的孩子,楚容隐隐头疼,这两个孩子又该怎么处理?

    两人心思各异,楚老爷子已经发话:“去吧,老二媳妇,诚如严公子所言,难得来一次,你且用心些,缺少什么东西到这边来拿。”

    孟氏笑了,恭敬道:“爹,儿媳知道了。”

    楚长海笑着看向楚长河,道:“二哥,既然你这般喜欢七郎、八郎,就带着孩子一起去吧,第一次见我,孩子陌生得很,倒是对二哥亲近有加,你这二伯可比我这亲爹来得管用啊。”

    似自嘲,似讽刺,楚长河觉得这话当中藏着话,可是他想不出来。

    严卿哈哈大笑,道:“还真是,不说清楚的话,还以为我家老丈人是俩孩子的亲爹呢,也难怪四叔吃醋,不过四叔可是有一对出色的儿女呢,断然不会在乎两个胆小如鼠的小破孩子,就接我们玩玩好了。”

    楚长河脸色瞬间就黑了,肩头两坨热热的小东西突然变得沉重而滚烫。

    【未完待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